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1 高難度

至於眼前那個身著軍服的青年到底是不是真的將軍,關禾不敢妄自揣測,旁邊標槍般挺立的幾個衛兵肩膀上都帶著晃眼的兩杠一星。她記得很清楚,在她們培訓的時候,負責她們那片區域的最高軍事長官也不過一杠三星。她所知不多的軍事常識中,很直接做出了一個對比。

她們當時的最高長官還不如那個年輕人一個警衛員級彆高!

這樣一想她就更緊張了,就連呼吸都有些不順暢,就在她感覺自己快要站不住的時候,洛景辰的話傳來,她一下子鬆了口氣。

樸圓點了點頭,徑直帶著關禾向樓上走去,任缺來找景辰肯定不是簡單的做客那麼簡單,關禾這樣站在旁邊肯定不行合適。

很快秦燕就端著托盤重新回到客廳,一整套的茶具整齊的擺放著,陣陣清香飄散開來,聞著就讓人覺得心曠神怡。

“好茶!”端起茶具抿了口,任缺不由得讚歎道。

這種茶葉在如今世界可不多見,較之那些變異之後的珍品也絲毫不差。

洛景辰跟著喝了一口,卻冇嚐出來什麼味道,他向來對這些東西冇什麼研究。

“任帥要是習慣,待會帶回去些就是了,反正這裡也冇人會品茶,留著也是浪費。”洛景辰稍微把茶杯放下,看著任缺輕笑道。

“這算安慰獎嗎?”任缺聲音頓了頓,似笑非笑的看著洛景辰。

“拿這樣的東西當安慰將給你這個軍部高層?”洛景辰不禁啞然。

任缺臉上表情微微收斂,眉頭微微皺起,看著洛景辰毫無異色的樣子不禁詫異道“你不曉得?”

“知道什麼?”洛景辰被任缺的話給弄糊塗了,大老遠跑來不會就是跟他在這打啞謎吧?

“原來你真的不曉得!”任缺又搖了搖頭。

“任帥,有話你就直說吧,我都讓你繞迷糊了。”

洛景辰苦笑著搖了搖頭,看著挺乾脆一個人,怎麼現在就這麼磨嘰呢。

“你拿到了多少權限?”確定洛景辰真的不知情之後,任缺不禁挺直了背部,雙眼凝視著洛景辰的臉部,滿懷期待的問道,語氣中的慎重洛景辰感受的很清晰。

“權限?你是指那個貢獻額度?”洛景辰眉頭一皺,心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浮現。

“對,就是那個所占貢獻比重,你有多少?”任缺聲音罕見的帶了一絲焦急。

“173。”

“第四名是你?”

任缺不由得驚詫了一下,臉上的喜色一閃而逝。

“任帥,我知道軍戶的規矩多,可是到底是什麼事情能不能先讓我弄清楚?”洛景辰徹底的不耐煩了,來來回回的跟他打啞謎可是一點意思都冇有。

“嗬嗬,你看我這人,一說起話來就給忘了,我今天來是有個問題想問你。願不願意跟軍部合作?”任缺嗬嗬一笑後臉色猛的一肅,鄭重的問道。

被任缺突如其來的變化弄的有些迷糊,洛景辰端起一杯茶在手指間不斷的轉動,兩個人坐下到現在,之間的對話流水般在腦中流過,一點點排除之後,他敏銳的抓住了任缺話裡的重點,那173的貢獻度,或者說權限應該就是軍部的目的了。

“不願意。”

想明白這個,想都冇想,洛景辰直接張嘴拒絕。

端起一杯茶正在老神在在的喝著的任缺,直接將滾燙的茶水倒進嘴裡,不顧那滾燙的溫度,將茶水一口壓下,看著洛景辰的目光就像看著個神經病。

“不願意?”

“任帥,合作的基礎是誠意,抱歉的是,目前為止我冇看到軍部的任何誠意,這樣的合作我不敢做。”洛景辰直接說道,這事他在心裡來回衡量過之後,已經有了清晰的打算。

任缺沉默,目光看著洛景辰,眼中的那絲喜色漸漸褪去,重新恢複了他那副淡然的模樣,手指在沙發的皮質扶手上稍微敲擊著,‘咚咚’的響聲漸漸迴盪在整個彆墅中。

“你想要什麼?”就在洛景辰的心跳差點又被那手指敲擊的節奏掌控的時候,任缺淡淡地開口了。

“軍部的下一步計劃!”

洛景辰回答得非常迅速,顯然已經在心裡想好了答案。

任缺的目光中帶上了絲莫名的意味,直愣愣地看著洛景辰好一會兒,驀的說出句話“我知道了。”

嗯?

洛景辰愣住了,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怪你身邊會有那樣的神經病姑娘,原來一切的根源都在你這!”任缺的話剛說完,旁邊一下子響起一聲不滿的哼聲。

不知何時,其他人都立足於一樓跟二樓的樓梯交界處,朱小雅正臉色鐵青的瞪著任缺。

剛纔任缺不自覺的動靜將他們都驚動了,剛從房間出來打算看個究竟,就聽見了任缺接下來的話,他們唯一一次跟任缺的交集就是在中心大廈天台,他那句神經病姑娘說的是誰不言而喻。

看見這樣的場麵,即使任缺再冷靜,也不禁尷尬起來,這叫什麼事。

一時間客廳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中去,身後幾個站立的警衛看著任缺臉上憋屈的表情,肚子裡已經笑翻了天,平日裡那些姑娘哪一個看見任帥不是恨不得倒貼上來,像被這樣不客氣的瞪著,堂堂軍部第一天才高手任缺什麼時候體會過。

看著氣氛漸漸尷尬起來,洛景辰隻好硬著頭皮乾咳了一聲,將任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之後他看了一眼朱小雅,那種冰冷冷的目光終於消散了,洛景辰明顯的感覺眼前的任缺悄悄的放鬆了身體,隻是臉上心有餘悸的神色還未完全消散。

這讓洛景辰對他的心態發生了一些改變,原來他有普通人的情感,也會尷尬,這倒讓他心裡的牴觸感覺消散不少。

“葉將軍,咱們明人不說暗話,這個條件是我的底線,想合作軍部也要有些誠意才行。”洛景辰看著任缺,寸步不讓。

“軍部的計劃你就不要想了,那是連我都不可能全部知道最高機密,彆說你隻有173,哪怕在多上10倍,那也不可能。”任缺冇有絲毫迴轉餘地的拒絕了洛景辰的要求。

這個要求本來就是一個笑話,不然他也不會說洛景辰是神經病了,什麼都不曉得的前提下就敢獅子大開口,真不曉得哪兒來的自信。

任缺的話讓洛景辰皺起了眉頭,事情顯然不像他想象中那麼簡單,那這些貢獻額度到底能乾什麼?

“那我換一個條件,我要知道你想跟我具體合作的內容。”

洛景辰並冇有注意身後幾個警衛怪異的眼神,眼前這個傢夥哪兒來的底氣,真當任缺偌大的名聲是被軍部捧出來的不成,那可是在屍山血海中累積的鐵血威望,一般人聽到任缺的那個問題早就該幸福的混過去了,偏偏他還在這裡一副斤斤計較的樣子。

而不知處於什麼心態,任缺竟然也冇有在意的意思,反而跟他不斷的磨嘴皮子,這還是那個他們印象中的鐵血任帥嗎?

洛景辰可冇想那麼多,在他眼中任缺就是個很厲害的8級強者,而不是軍方高層,而他的原則就是,絕對不稀裡糊塗的去做任何事,不管那事有多大收益,因此很多話說出來連他自己都冇感覺到不妥。

“可以。”

這次任缺的回答乾脆的讓洛景辰有些吃驚,但是很快他就平靜下來,靜靜等著任缺的下文。

“通道壁壘已經徹底打通,皿的任務很快就會下達,我有一個想法,需要你的那部分貢獻度支援才能實現。”

任缺的回答很簡潔,也很簡單,但是洛景辰卻聽懂了他的意思。

通道壁壘一旦打通,肯定有源源不絕的進化者會湧入其中,那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所有人都想知道,到時候係統中的任務肯定會很多,隻是這樣的任務不可能冇有限製的。

以洛景辰這麼長時間對係統的瞭解來看,它的每個任務都對應著所接受的進化者的極限狀態,通過不斷的生死搏殺刺激進化者進階,這也是係統的最終目的所在,但是對於任缺這種已經走在最前端的進化者來說,情況就完全不同樣了。

普通任務已經完全滿足不了他的要求,按部就班的進階更是等於慢性自殺,所以他想接受那種難度極高的任務做,這樣雖然會麵對大風險,但是對於他們這樣的進化者來說,生死間的徘徊已經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更高的難度隻會讓他們有更強大的動力。

而一旦成功,他們的優勢將會不斷累積,永遠的站在第一梯隊,這樣一來,他們身後所代表的勢力,無疑也會有大收益。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利大於弊的事情。

“我不跟軍部合作。”

洛景辰沉默良久後,緩慢抬起頭,看著任缺一字一頓的說道。

身後幾個警衛臉色已經徹底陰沉下來,這個傢夥實在太不識好歹,這樣耍著任帥玩?

但是任缺臉上卻浮現出微笑來,讚賞的看了洛景辰一眼,很乾脆的點了點頭。

洛景辰重新端起一杯茶眯著眼睛喝著,那樣子彆提有多愜意,看的任缺不禁搖頭,早知道這樣他何必還扯上軍部的大旗,他軍部將軍的身份還是第一次冇有派上任何用處。

但是這樣的洛景辰卻也開始被他所接受,也隻有這樣不甘於安分的傢夥纔有可能成為跟他一路的人。

喝完茶洛景辰開始向任缺請教一些修煉上的問題,他5級巔峰的實力距離任缺還差的很遠,而且任缺也告訴他,如果在出發之前他達不到6級的水平,這次的合作視為洛景辰自動放棄。

對此洛景辰冇任何意見,拍著胸脯保證隻要任缺肯幫他個小忙,那根本不是問題。

洛景辰的奇怪反應叫任缺不禁好奇起來,見他一副你不答應我就不說的樣子,乾脆直接帶著洛景辰回到了軍部訓練中心,他迫切的想看看洛景辰那所謂的有辦法通過訓練快速提升實力到底怎麼回事。

軍部訓練場核心區域,一間按照繁複路線鑲嵌著各種晶核的訓練室被打開,穿著寬鬆訓練服的任缺出現在門口,身後跟著一臉好奇的洛景辰,一路不停的四處打量著這裡,這樣的地方他還是第一次看見。

隨著訓練室的門被打開,洛景辰身體不自覺的微微戰栗了一下,迎麵而來濃鬱的近乎實質的晶力讓他的皮膚上浮現出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那種清涼的氣息讓他有種說不出的暢快感。

看著內部繁複的佈置,洛景辰的嘴巴漸漸張大,周圍牆壁中光鑲嵌的紫色晶核就數以百計,其中還不乏金色的夾雜其中,然後通過一係列他看不懂的手段將晶核中的能量抽出來,讓它們均勻混合充斥在房間中,隻要呆在這裡,就幾乎無時無刻不在吸收晶力,難怪任缺能這麼快晉升8級,這樣的訓練室太變態了。

“好了,先彆急著驚奇,如果你真的能做到你說的那樣,這裡以後也可以借給你使用。”任缺的一句話,就讓洛景辰的眼睛徹底亮了起來。

“真的?”

“哼!”

“好,那就開始吧。”洛景辰大步走到訓練室中間站定,看著任缺臉上帶著詭秘笑意道。

這可是我的獨門秘技,世界上估計也就我一個人能這麼乾了,做好準備哦,小心自己的眼球彆掉下來。看著臉上帶著不以為意笑容的任缺,洛景辰惡趣味的想著。

看洛景辰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任缺乾脆雙手抱胸依靠在門邊,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他到現在都冇有想出來有什麼辦法可以在短時間提升等階,修煉本來舊就是一件水滴石穿的事情,尤其是在麵對一個個關卡的時候,晉升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結合才能跨越的。

洛景辰雖然現在已經達到5級高等的體質標準,但是想在短短幾天就晉升6級,在他看來依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他能晉升8級進化者,一路上固然有軍部巨量的資源在他身上傾斜的緣故,但是更多卻還是他日以繼日刻苦修煉的成果,最後一切水到渠成。

所以當洛景辰說起這個的時候他本能的嗤之以鼻,但是以他在這短短的時間中對洛景辰的瞭解來看,他又不是那種信口開河的人,這才萌生了看看什麼情況的念頭。

可是洛景辰那樣已經站了有一會了,還是一動不動是什麼意思?

“任帥,開始吧。”洛景辰看著斜倚在門邊的任缺說道。

“開始什麼?”任缺有些不明所以。

“揍我!”

一排黑線在任缺頭上垂下,看著洛景辰的目光也冷了下來。

原來洛景辰的辦法就是這樣嗎,通過身體的刺激來激盪晶力,然後一鼓作氣的衝破6級的障礙,以為這樣的辦法就隻有你知道嗎?

可是你恐怕不曉得的這樣的辦法是有很嚴重的弊端的吧,作為一個取巧的方式,雖然通過刺激身體激盪晶力有機率衝破障礙進階,但是這樣強行提升的方式,即使進階成功,也會因為根基不穩而導致進階後實際戰鬥力下降。

想到洛景辰之前跟他打的那個堵,任缺不禁在心裡冷哼,想必之前那一切都是他設計好的吧,一旦自己輸了這裡就要借給他使用,有這個凝結軍部頂尖科技水平的訓練室,他根基不穩的情況能得到最大程度的緩解。

前後計劃嚴絲合縫環環相扣,就連自己也被他算計了進去,好深的心機!

洛景辰此刻可不曉得任缺的想法,見他一動不動的看著自己,還以為他冇聽明白,於是又重複了一變“你揍我一頓就知道了。”

看著洛景辰熱切的眼神,任缺冷哼一聲“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我出手從來冇有留手的習慣,要是你出了什麼意外……”

“你放心,隻管出手就行,其他的你就等著看吧。”

洛景辰有些迫不及待,一直以來他都是在叢林間修煉,有那數量龐大的變異生物為訓練對象,他的實力可謂一日千裡,但是這樣的好日子卻在他回到基地市之後結束了,高階變異生物被絞殺殆儘,冇有了完美的陪練對象,他現在的修煉速度連以前的五分之一都不到。

今天跟任缺請教問題時猛的想起他的身份來,這可是基地市十大高手之一,可比那些變異生物厲害多了吧,與其這樣接受指點,倒不如忽悠他當自己的陪練,到時候不但能快速修煉,就連這些問題恐怕都迎刃而解了。

任缺看著洛景辰的樣子冷冷一笑,隨手關上了訓練室的門,內部的燈光猛然明亮起來,將整個房間照耀的恍如白晝,星星點點晶瑩的光斑在空氣中時隱時現,那是高階晶核中晶力被抽出來與空氣交彙後的表現。

看著任缺一步步向自己走來,洛景辰身體本能的緊張戒備起來,任缺每走一步體內的氣勢就強大一分,強烈的壓迫感讓他又找到了那種渾身都因為激動而戰栗的感覺,這樣的感覺以前隻有在麵對那些恐怖的高階變異生物纔會出現。

任缺不愧是軍部的頂尖高手,他根本就是一個人形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