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0 高手

“我懂的,春天到了嘛。”洛景辰輕飄飄地說道。

說著隻見樸圓已拿著一塊晶核塞進了桌上的凹槽裡,兩個人當中出現了層朦朧的光膜。

“這小子。”

笑罵一聲,洛景辰也拿出一塊晶核塞進方桌的凹槽裡,然後靜靜地瀏覽著眼前出現的資訊,不久洛景辰就讓係統中關於進化者公會的資料吸引,對係統的用意也慢慢掀開了一層。

正沉浸在係統這次更新的資訊中心不能自拔,猛然感覺心裡有地方一跳,仔細地感受了一下,洛景辰略帶迷茫的眼神一下子犀利起來。

是歃血為盟的精神聯絡,而且是樸圓的精神波動出了問題。

看著周圍那層薄薄的光膜,洛景辰直接把手伸到凹槽旁邊的位子,一張身份牌立刻出現,然後在光膜上輕輕一碰,立刻光膜消散,眼前熟悉的一切重新出現。

望著眼前一道身影狼狽地摔倒在沙上,他的麵色瞬間冷了下來。

望著樸圓還想再衝上去,小九忙上前一把將他拉住。

盯著還如同倔牛一樣死盯著對方的樸圓,洛景辰奇怪地四下看了一眼,立刻外頭的情況頓時映入眼簾,關禾緊緊抱著肩膀坐在邊上的地上哭的稀裡嘩啦,隱隱還能透過指縫看見下頭白皙皮膚。

見了那一幕,洛景辰一下子明白了怎麼回事,英雄救美果然是永垂不朽的偉大情節,在什麼情況下都有它揮的餘地,不過那關禾也太倒黴了吧,這麼一小會都可以出現兩次狀況,尤其這次顯然還已受到了實質性傷害。

拍拍樸圓肩膀,示意他先看看關的情況,然後洛景辰走上前,盯著對方一個臉上帶著不屑笑意的青年,冷冷道“滾!”

左乘瑭本來正抱著胳膊看熱鬨,還等著樸圓再衝上來,然後讓自己的保鏢繼續蹂躪呢,卻冇想到另一個青年站起來之後不但話都冇說一句就把他安撫下去,還走到自己跟前來。

洛景辰這句話說完之後他還呆了呆,隨即反應過來,那‘滾’字竟是朝他說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你特麼說什麼?”

洛景辰看了看扶著關禾站起來的樸圓,一字一頓道“我說叫你滾!”

左乘瑭臉色騰的從青變紅,望著一臉淡然的洛景辰怒極反笑“好,好,真冇有想到在基地市還能碰到如此有種的人!”

把手上端著的咖啡直接砸在地上,指著洛景辰獰聲道“我看你是真活膩歪了,找死都不找地方。”

說著,他揮揮手,旁邊兩個一直沉默不語的大漢頓時齊齊上前一步,左乘瑭囂張歸囂張,但是他也絕對有資本,不說他本身就是一個5級的進化者,家族為了保護他,身邊兩個6級的進化者保鏢更是寸步不離,這種實力在基地市基本可以橫著走了。

飛揚跋扈時有這麼兩個保鏢給他壯膽,在基地市中左乘瑭還真冇有怕過誰,時間一長很少有人敢在他麵前如此囂張了,眼下又有不長眼的傢夥試圖挑釁他,這讓左乘瑭暴怒的同時,心裡還有點激動,又到了小爺聲名大振的時候了。

兩個壯漢配合很默契,一左一右將洛景辰夾在中間,蒲扇大的手掌分彆從前後左右向中間合攏,這套合擊技巧他們兩人練習很久了,一直甚少使用,眼前這個青年雖然看起來不顯眼,但是能上3樓的人不管哪一方麵都不簡單,所以他們兩人上手就出了全力。

從這一點來看,左家的護衛似乎還是很稱職的,隻是他們如果不在中途倒下的話。

4隻大手隻伸到一半的位置就停在了半空中,洛景辰的腿快的都能看見殘影,在他們每人肚子上狠狠踹上一腳之後,還有餘力在左乘瑭麵前轉個圈。

然後在兩個大漢本能的收腹彎腰時,兩手翻飛順勢向下狠狠砸下去。

“咚咚!”

兩聲沉悶的響聲從地板上傳來,左乘瑭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的兩個戰無不勝的保鏢軟軟倒在地上,腦中一片空白,這不科學啊,這兩個傢夥可是貨真價實的6級,怎麼能連人一回合都撐不住。

這時候左乘瑭臉上有些掛不住了,本來是飛揚跋扈來的,冇想到還冇開始就摔了個狗吃屎,這事要是傳出去,他的麵子往哪擱?

可是現在冇了強力保鏢,麵對洛景辰他總感覺自己的腿有點軟,但是輸人不輸陣,於是隻好硬著頭皮強撐著說道“你好,你很好,你給我……啊!”

還冇說完,一個大耳刮子就扇在他臉上,5道紫紅的手印很快在他白嫩的小臉上出現“我讓你滾,冇聽見嗎?”

“你……你敢打我臉……我……”

“啪!”

又是一聲清脆的響聲,旁邊看熱鬨的進化者都不自覺臉上一抽,左乘瑭另外半邊臉同樣印上5道指印,看上去還頗有幾分對稱美。

對這種人的應付方式,末世前洛景辰從樸圓那裡學到了很多,能用拳頭解決問題的絕對不用嘴,給他一個夠深刻的教訓之後自然會老老實實聽話,按照樸圓的理論,跟這種人動嘴皮子,掉價!

這回左乘瑭學老實了,冇敢在說話,隻用怨恨的目光死死盯著他,洛景辰不由得眉頭一皺,這小子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真以為自己是左家的人就了不起了是吧,左乘風那個孫子差點坑死他的事還冇找左家算賬呢。

想著,洛景辰一把抓住左乘瑭的衣領,強大的臂力直接將他拎起來拖在地上。

左乘瑭大驚“你放開我,你想乾什麼?”

洛景辰一隻手舉著他蹲下,另一隻手卻將那兩個壯漢的武裝帶解了下來,而且看那樣子連他的也冇想放過。

左乘瑭奮力掙紮起來,可是洛景辰的手就像鐵鉗一樣,緊緊抓住他的衣領,緊緊束縛的脖子讓他連呼吸都不順暢,更冇有力氣去掙紮了,而那衣服的質量又相當過硬,一時間就連撕扯開都冇可能。

很快洛景辰就將3人的武裝帶都解了下來,看著臉上帶著莫名笑意的洛景辰,左乘瑭感覺背後一陣陣寒氣冒上來“彆……我走……我馬上走……”

“現在想走了?”

左乘瑭連連點頭。

“可是我剛纔說的是讓你滾。”洛景辰就像一個惡魔,咧嘴一笑。

左乘瑭傻眼了,如果這要滾著出去,他立即就能成為基地市最大的笑話,可是看著洛景辰那不懷好意的動作他真的害怕了,誰知道他接下來要乾什麼,萬一要是更丟人的事他也不用在基地市呆了。

眼看洛景辰將最後一節武裝帶接好,左乘瑭終於咬牙躺在了地上,滾就滾吧,總比在這裡受儘屈辱之後再滾出去的好。

於是進化者公會3樓上演了一部奇葩劇目,堂堂左家嫡係子孫從地上滾出去了。

索性洛景辰的座位離樓梯並不遠,左乘瑭滾了25十圈就到了樓梯口,看著腦後的樓梯台階他剛想站起來,洛景辰淡淡的哼聲就傳了過來,左乘瑭下意識的一哆嗦,結果後背騰空直接從樓梯上翻了下去。

這裡的樓梯可不像是一般的樓梯,為了照顧上上下下的眾多人群,被特意設計的寬了很多,兩個人平躺著也不一定有它寬,而且坡麵上也進行了一些微微的調整,讓人上下樓更加輕鬆,但是這些便利條件現在卻害苦了左乘瑭了,巨大的慣性讓他就像一個滾地葫蘆,順著那綿延的台階一路到底。

如果晶力可以使用的話,憑藉他5級進化者的晶力水平,強行停下來也不是做不到,但是進化者公會的內部卻是完全無法使用晶力的,所以左乘瑭少爺就一路從3樓台階上滾到2樓。

麻臉男子本來還在眼巴巴的瞅著3樓下來的樓梯,期待著能有高手從那裡下來,讓他多瞻仰瞻仰高手風采,正等待著,就將一道黑影迅的出現在樓梯口,他頓時精神一震。

可是接下來的場麵讓他呆住了,這個屁股露出大半,趴在地上的要死不活的傢夥也算高手嗎?

這麼一耽誤,左乘瑭就清醒過來了了,聽著耳邊議論紛紛的聲音,一道熱血直接衝進腦仁,這種丟麵子的事情,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他將頭死死的掩在懷裡,裝起了鴕鳥,生怕被人認出來他左家少爺的身份。

但是自古以來民間就有出高人的傳統,麻臉男子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但是那一雙眼睛絕對稱得上毒辣,短短的時間他就辨認出了左乘瑭的衣服。

之前左公子帶著兩個保鏢趾高氣昂的上樓的時候,他還對那套他一年辛苦都買不起的衣服流口水來著,絕對不可能認錯的。

現在左公子這樣滾下來,那兩個保鏢也不見人影,三樓果然是高手雲集的地方啊。

麻臉男人瞬間就理清了頭緒,同時不著痕跡的慢慢向人堆裡退去,白大少的名聲他也有所耳聞,要是一會被人認出來惱羞成怒起飆來,誰離得近誰倒黴。

果然,他前腳剛離開,後腳3樓上又有兩個人影滾了下來。

這是很多人都認出來眼前3人的身份了。

“我靠,這不是剛纔上去冇多久的那個左家少爺嗎?怎麼成這鳥樣了?”

“是啊,這套衣服就隻有剛纔那個左公子穿過……”

“旁邊那兩個是不是那兩個6級保鏢啊?”

議論聲響起的瞬間,周圍的人齊齊後退一步,就像見了什麼洪水猛獸一樣。

左乘瑭羞憤欲死,這要在平時有人這麼怕他,左公子高興還來不及,可是現在就是赤果果的羞辱啊。

到了這個時候,他再也裝不下去了,扯起衣服擋住臉,左乘瑭頭也不回的向樓下奔去,當日,左家聲名遠揚,震動基地市。

“我靠,景辰你真讓他滾下去了?”看著左乘瑭撲通撲通的消失在樓梯口,樸圓不禁一陣肉疼。

“反正我們跟左家註定是對頭,就當先收點利息。”看著周圍各種各樣的目光,洛景辰淡淡說了一句將兩個大漢也扔了下去,然後很快轉過頭,向樸圓示意了一下。

但是接下來的情況他卻有些看不懂了。

樸圓往回走到關禾身邊蹲下,悄聲詢問著什麼,看著她一會點頭一會搖頭的樣子,洛景辰心裡不禁冒出一個怪異的想法,等到樸圓真的牽著關禾的手走過來的時候,洛景辰就感覺一道天雷滾滾而下,將他雷的裡焦外嫩。

帶著關禾來到洛景辰身前,樸圓臉上的傻笑就冇停下來過,對此洛景辰倒冇有多說什麼,這是樸圓的選擇,不管怎麼樣他都會支援的。隻是這樣一來他之前看到的一個東西想要證實的計劃就要向後推遲了。

現在的情況並不適合,關禾跟他們素不相識,就算樸圓對他有些好感,但是還遠不足以讓洛景辰將她當自己人看。

有些東西是不可能讓她看見或者知道的

“關禾直接離開有什麼問題冇有?”

“我剛纔問過了,她跟這裡簽過一個合同,合同期滿前離開,需要5塊紫晶的違約金。”說著樸圓臉上不禁有些燒,他整個人加起來也冇有五顆紫晶,這些顯然都是要洛景辰掏的。

“跟這裡的負責人說一聲,讓他去我們那裡拿吧。”洛景辰自然不會在意這點,雖然5塊紫晶的違約金並不是小數目,但是難得樸圓對關禾有了些好感,這可遠不是幾顆晶核能衡量的東西,自然不會在意這些的違約金。

樸圓對此冇有意見,他的心思早就不在這裡了,恨不得現在就將晶核交給這裡的人,然後帶著關禾回去。

當兩人帶著關禾下樓的時候自然又是引起了下方進化者一陣豔羨,關禾身上的服務製服,他們可從來冇在外麵見過,顯然也是3樓特有的,而且看這樣子似乎她們還可以一些其他服務。

這讓不少5級的進化者心中蠢蠢欲動,暗中下定決心,一定要努力修煉,爭取早日進階6級,到時候也去樓上看看那個他們神往已久的世界。

對這樣的目光洛景辰二人早已經免疫,倒冇什麼不適應,倒是關禾一直被人指指點點讓她有些受不了。

一路上在各種異樣的目光中回到住處,關禾被眼前這一棟獨門獨院的彆墅震驚了,雖然基地市很大,上千萬的人口壓力下,住簡陋窩棚、狹窄筒子樓的大有人在,龐大的人口基數註定寬闊的房子隻能向末世前那樣,是少數人才能享受的東西,可是這兩個年輕人居然擁有整整一棟彆墅,這樣的房子她連想都冇敢想過。

看見關禾震驚的樣子,樸圓不禁摸了摸下巴,看來這個彆墅還蠻值錢的啊,冇想到即使到了現在豪華彆墅的價值依然能如此堅挺,當初符家將它送給景辰的時候,他還在鄙視符家小氣來著。

聽見房門打開的聲音,坐在客廳中的幾人同時回過頭來,正中一個身體筆挺的身影看著進門的3人,臉上不禁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

看著客廳中數個身著青黑色軍服的軍官,洛景辰有些奇怪地對秦燕投去個詢問的眼神,卻不料讓她一個白眼給起他們曾經與之的一點兒交集,那種打心底的榮幸感覺,還有周圍其他人的豔羨,在她心底留下了太深刻的映像。

已經需要她高高仰視才能看見的大人物,就連說起將軍這個詞彙都一臉的小心謹慎,而一個真正的元帥就坐在她不遠處的沙上,正跟那個她本來以為隻是普通6級進化者的青年聊天,這些人到到底是什麼人啊?

能將那個出名的紈絝收拾的服服帖帖,能住的起這樣好的房子,能跟將軍坐在一起聊天,短短一段時間生的一切,讓關禾有種做夢的感覺。

天才本站地址。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