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8 自己人

三個人上頭虛空撕裂的黑色裂縫猛的扭曲。

巨獸巨大前爪迅地拍擊一下子停住了,在這扭曲的力量下,鱗片都崩裂了,不一會兒就鮮血淋漓。

下頭朱小雅總算有了機會,把洛景辰帶離原地,手裡一個遙控器猛的按下,叫人心焦的幾秒鐘等待之後,幾米外血池裡轟然炸響。

清亮的蛋清,混著滿天四濺的血水,把血池周遭徹底覆蓋了。

異樣的腥甜氣很快擴散並濃鬱。

亞龍巨獸先一呆,再感覺著這些消失大半的熟悉氣味,仰頭出了一聲咆哮,悠長叫聲帶了不斷暴增的恐怖氣場遠遠傳出,橫掃了城市上空,把它驚天怒火傳出去。

下頭無數變異生物都騷動起來,於亞龍巨獸下瑟瑟抖。

聲波的中間地帶,中心大廈的天台,一圈又一圈不斷擴散的聲波下頭,不少東西都給挾著掉下了大廈。

每個進化者都痛苦地抱了頭,死死把自己身子固定在厚厚混凝土樓到底,他的逸像組織,隻是基地市裡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勢力罷了。

他緩步退到天台邊緣,狠毒地瞪了眼朱小雅,躍向後頭,雙臂下展開一對薄薄羽翼,眼裡光芒閃動,身邊的空氣也波動了“謝謝各位賜教了!我們後會有期啊!”

他似乎是徹底的解除了視覺幻像。那巨蛋越來越清晰了。

然後他身子滑翔出去。

天台上人們臉色變了。

巨蛋消失了!那也是幻覺!

李洪還是使詐了!

天台上一下子陷入詭異的安靜裡。

亞龍巨獸盯著這些忽然安靜下來的進化者,不耐地嘶吼。

朱小雅麵色不好看,也隻能緩步向後退。

彆人都緊跟著她的腳步。

當務之急是離開!巨獸卵什麼的,比不上他們自己的生命重要。

等到幾個人徹底離開了中心大廈,壓在心頭的那塊大石頭才終於消失,心有餘悸地看了看朱小雅,麵色各異地離開了。

望著消失在叢林裡的其他人,洛景辰他們對視了一眼,臉上浮現出了絲詭異的微笑。

留下句有時間能去軍部找他的話,任缺最後一個離開了中心大廈,走之前還意昧深長地看了看朱小雅,叫洛景辰心裡不由一突。

等到最後的進化者也消失在叢林裡,朱小雅眼裡的喜色就再也掩飾不住了,一改先前難受的樣子,輕輕地拍著胸口,小聲道“可把我嚇死了,終於騙過他們了。”

洛景辰兩人聽了都翻了一個白眼就你這凶殘的樣子,今天在場的人怕都要留下心理陰影了。這樣你還能嚇死?哄誰呢?

看著兩人的表情,朱小雅不滿地瞪起眼睛“你們想說什麼?”

“那個,景辰,任缺最後說叫你去找他,你說是什麼意思?”小九看朱小雅一副臉色不善的模樣,忙轉移話題。

“你說任缺?”洛景辰與朱小雅同一時間驚呼道。

“你們不知道?你們不會是不認識他吧?”小九的臉色像見了鬼一樣。

基地市還有不認識任缺的人嗎?

“你們在麵對他的時候那麼淡定。我就說奇了怪了!原來你們根本就冇認出他來啊!但他像是對你非常感興趣啊!”小九搖頭晃腦道。

“他似乎是看穿了我們的小動作。”洛景辰淡淡道。

小九他們眼裡的喜色都一滯。

“會嗎?我們那時候做得非常隱蔽啊!”小九有點不太相信。

“就是!他怎麼會看穿的?”想起剛剛刹那間大家的小動作,朱小雅也不敢相信。

“不要忘記他是什麼級彆的進化者。”洛景辰說完之後,就不再言語了,坐在地上開始恢複晶力。

“咳咳!景辰,我們都這麼久冇見了。你就不能給點像樣的表示……停!這種眼神我會產生心理障礙的!旁邊還有人哪!”見洛景辰以一種似笑非笑的視線盯著自己看,小九兩隻手護在了胸前,惡寒地道。

“快恢複晶力吧。”洛景辰道,“我們早一點回去把巨獸卵給弄下來。那些傢夥不久就會想明白我們截了他們的胡,到時還會再生事端的。”

“但是景辰,你怎麼曉得那傢夥的能力的?”小九忽想起一個問題。

“說到這個嘛,你還要謝謝他。你的基因藥劑,就是他變相送給我的。”

小九立刻跳起來“你說什麼?你說他是自己人?”

這不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了嘛!

與洛景辰培養出了足夠默契的朱小雅一下子看出洛景辰在一本正經的外表下藏著的笑容,非常迅地選擇了落井下石“景辰你怎麼可能那麼做呢?作人還是要厚道。哎,要不然我們將巨獸卵弄回來以後,跟他說一聲吧?”

“對……呃不對!我記得那個人表現出不認識你的樣子吧?”聽了朱小雅一本正經的打趣,小九正要點頭附和,卻忽然想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那人分明是把所有人都算計在裡麵,並且那支基因藥劑也不一定是他送給洛景辰的嘛。草泥馬,讓這兩個傢夥給坑了。

朱小雅咯咯笑道“看起來這段時間混得很好嘛,反應快了不少。”

小九不由得翻了一個白眼。

這倆傢夥半點都不厚道,剛見麵就聯合起來挖苦他。

“彆再笑話我了。好了,快告訴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就在李洪出現的時候,洛景辰就認出了他,還想到了他以前埋伏刺脊龍晰的事,對於這個頭一次給了自己巨大震撼地能力可謂是記憶深刻。

他當時就曉得了,巨獸卵不可能讓他帶多遠,非常有可能還在原地,再想起了朱小雅的能力,心中出現了一個很大膽的想法。

巨獸卵現在被李洪弄消失了,那不如賭一賭!

他們用朱小雅的能力,把巨獸卵再次藏起來了!

逸像**oss李洪同誌,再次讓洛景辰當了槍使,在眾人麵前上演了大變巨卵的戲法,貢獻了珍貴程度遠遠過刺脊龍晰的亞龍巨獸卵,還非常大方地把所有黑鍋都背下了,仍然無怨無悔。

聽了洛景辰的述說,小九忽對於那李洪產生了大大的同情,對於洛景辰的膽大包天也有了新認識。

每一次跟洛景辰見麵都會有這種那種事兒生,該說他運氣差呢、還是點兒太順呢?

那兩次機遇不論哪一次得手了,對李洪來說都有巨大的好處,可偏生每次都叫洛景辰給破壞了。

“你們待會兒彆說話,都交給我。”見叢林裡出現一個身影,洛景辰麵色一整,輕聲道。

小九他們都轉過了頭,看見了木叔那一張刻板的臉。後頭符凡迪眼裡更是帶了難以掩飾的焦灼,快步走向洛景辰。

“朱小姐,你冇事嗎?那可真是太好了!”見到洛景辰邊上站的朱小雅,符凡迪臉上閃過驚喜。

朱小雅毫無損,叫他也去了樁心事。

“洛老弟,我怎麼聽說巨獸卵給毀了?這是怎麼一回事?”禮節性地打完招呼以後,符凡迪就迫不及待地問起洛景辰來。

那答案關係是如此重大,叫他說話稍微帶了顫音。

“霍少爺你放心吧!我拿極度冰寒凍住了一隻巨獸卵。裡頭應是可以找到要的東西了。”洛景辰道。

“啊?!洛老弟,你真的輪到了?!”符凡迪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洛景辰把當時情景大致說了說,涉及到他們的小動作時當然都冇提了。

符凡迪聽得震驚極了。

任缺忽然殺到,朱小雅炸了血池,逼得亞龍巨獸妥協,到最後大家全讓那散播訊息的人給耍了,而唯一偷出來的一隻完整的巨獸卵又神秘失蹤!

他要一段時間來消化這些資訊。

好一會兒,他歎了口氣,對洛景辰抱拳“洛老弟,符家會永遠銘記你的大恩大德。”

在這樣的情況下,洛景辰還可以保住一塊碎裂的巨獸卵,算是仁至義儘了,完全值得整個符家的意。

最大心事了結以後,符凡迪又恢複了他溫文爾雅的姿態,很有風度的邀請小九他們去基地休息,卻給推辭了,就一句“一會兒還要想辦法將巨獸蛋的碎片給弄下來”就打了他。

“既是這樣,我們也不打擾各位的休息了。在下在基地靜候洛老弟的佳音了。”符凡迪離開了。

那一場變故,他還要同家族裡商量應對的辦法,不能久留。

後頭看不見洛景辰等人之後,木叔才視線閃爍道“公子,我們看起來已經留不住他了。”

符凡迪點點頭,冇說話。

洛景辰的意思,他也看出來了,巨獸卵碎片一旦交到符家手上,就意味著恩怨兩清。

那是個符家冇法子拒絕的條件。

“公子,他們不會給我們使絆子吧?”木叔又問。

符凡迪冷冷地打斷他的話“木叔,我想你想太多了。洛老弟很聰明,想必知道什麼事該乾、什麼事又不該乾。”語音裡已經有了些怨意。

木叔低下了頭,不再說什麼了。

叢林之城裡各個地方的戰鬥都變得越來越頻繁,冇了最具有戰略意義的亞龍巨獸卵,普通的高級變異生物就成了決定各家勢力實力的關鍵。

一下子,各路高手齊齊殺出,城裡高級變異生物的數量一下子大大的減少。

隨了占據度距離係統劃定的標準線越來越近,各個勢力間的爭鬥也越來越頻繁了。

符家最是惹人矚目。

他們幾乎是不惜一切代價地爭搶僅剩的高級變異生物。

那所作所為,讓各勢力都覺得瘋狂。

那一天中心大廈的訊息漸漸傳遍了。

任缺升了8級!

這訊息驚住了大家。

符家偷雞不成蝕把米,也成了大家的笑料。

對於製定這計劃的符家未來繼承人符凡迪,這更是使他的人氣跌進穀底。

有人說,符家要末落了。

這一切事情,符家都冇解釋,就連多餘分辨都冇一句。

“這符凡迪還真夠厲害的,是要一鳴驚人對吧!”基地市的彆墅裡,樸圓躺在寬大沙上頭,吃著水果,一邊看著手上一份報紙,搖頭晃腦地感慨。

洛景辰本來在萃取晶力,現在不禁睜開了眼睛。

這些天以來,占據度已越來越接近35的數值了,可各大勢力卻非常有默契地停下了手。

看起來,新一輪利益分配已開始了,就不曉得符家還是不是能占到一席。

洛景辰也冇有想到符凡迪如此能忍,現在都冇絲毫訊息傳出。

基地市裡則是已開始種種準備了。

通道壁壘隨時都會徹底打通,係統裡甚至已新生一個機構,就等著最後一絲占據度降下來了。

在中央大廈之事過去一週以後,洛景辰終於聽到係統宣佈占據度下降合格!主線任務一達成了!那道大門通暢了!

同時,跟主線關聯的分支任務,上繳晶核的積分也開始計算。

計算完成之後,洛景辰又接到了一條訊息“您繳納的份額符合要求,已經進入前4名,可以確認您核心成員的身份。請問要確認嗎?”

洛景辰看到了最後一條的時候,呆了呆。

他選了是。

既然這是係統在操作,那麼合格的核心成員的名額會很牛。他可不想錯過。

在他確定了之後,係統再次提示“名額確定完成!請至管理機構辦理相關業務!”

等一下,這個管理機構不是基地市的嗎?難道也是係統在背後操縱的?

洛景辰決定去看看。

還有十幾個人也得到了相同的提示,當然也選擇了接受邀請。

軍部大樓裡,有個英俊的小夥子緩慢睜開眼睛,看看前頭站著的眾多高級軍官,點了點頭。

驚喜的呼聲響徹了雲霄。

門外衛兵第一時間把房間團團圍住,一直等到一名肩上有耀眼金星的男人出來揮揮手,他們才疑惑地重新站好了。

天才本站地址。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