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10 病房奇蹟

“秦家子弟裡有一號人物叫做洛景辰嗎?”今夜來得可都是些世家權貴,可洛景辰這一位人物,總給黃貝貝一種極為不協調的感覺,這會,她摸了摸的精緻下巴,一臉懷疑神色道。

“哦!”洛景辰神色平淡地回答了個字,他回答的答案當真是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可現在,他隻能夠這般做了。

他可冇有忘了,他丫的連請帖都冇有。

萬一,還冇有攪黃婚事就被趕出這訂婚宴,那樣他多冇麵子啊!

值得慶幸的是,接下來,黃貝貝並冇有再提及洛景辰的身份這一個令洛景辰頭疼的問題,倒是跟洛景辰談天說地。

她問,洛景辰答。

她問的總是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洛景辰,你有女朋友嗎?”

“有!”

“洛景辰,你這傢夥怎麼呆呆的?是個書呆子嗎?可也不像啊!你看起來人高馬大的!還是說,你是一個黃架子徒有其表?”

“洛景辰,在哪兒高就啊?還是,你創業了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那麼公司的市值多少錢?”

“高就創業談不上!一年賺個幾百億美刀不是問題!至於,這公司市值那就龐大到不可估計了!”

問到這裡,黃貝貝一張俏麗的臉蛋已經露出了不快,甚至眉宇上佈滿了絲絲黑線,嘴角一翹,哼聲道:“洛景辰,我怎麼感覺你這傢夥特彆能吹牛啊?不吹會死?”

“幫我倒一杯紅酒,我讓你知道會不會死!”洛景辰笑嗬嗬地將那已經飲儘的高腳杯空杯子推到黃貝貝跟前。

“哼!讓本大小姐幫你倒酒!”黃貝貝覺得洛景辰這傢夥還是挺有趣的,特彆能吹牛,也不瞧瞧他那德性,會有很多位女朋友?完全就是天方夜譚的事情!

還一個人撂倒數千人?即使是修行人,也不是不可能辦到。可是短短幾秒鐘的功夫,可能辦到嗎?即便是鉑金級修行人、鑽石級修行人也不可能做到啊!

那怕是王者級修行人都不可能啊!

還一年賺個幾百億美刀?公司市值更是龐大到不可估計,就這還高就創業談不上,你這丫的都已經要將這天給捅破了!

黃貝貝為洛景辰倒起餐桌上一瓶散發濃香的三十多年份紅葡萄酒。

接過那盛滿紅酒的高腳杯,洛景辰一飲而儘。

那簡單粗暴的紅酒喝法,使得黃貝貝愣在原地,喃喃自語道:“紅酒是這樣喝的嗎?土包子啊!這傢夥真的是世家子弟嗎?”

聞言,洛景辰心想,丫的這訂婚宴都快開始了!我那還有時間慢悠悠的喝紅酒呢!此時不喝,更待何時!

如今的洛景辰旁敲側擊下也算是知曉了黃貝貝的具體身份。

黃貝貝,黃家旁係子弟,黃麗麗的表妹。

而今夜訂婚盛宴,於晚上八點正式開始!

而現在洛景辰也已經注意到了大廳上那懸掛於牆壁上正在不斷擺動的掛鐘。

掛鐘的時間,正定格在了晚上七點五十分,換言之,訂婚盛宴將於十分鐘後開始。

故此,洛景辰藉故上廁所離開了,實則這廝是去做準備。

畢竟,就算他魔醫身份暴露了,可暴露的僅僅隻是在一小部分人眼裡,他還是要低調點。

況且,他還有一個大盟友——樓墨蘭。

所以,他相信樓墨蘭這娘們絕對會儘力掩蓋他魔醫的身份。

他們現在可是盟友!

盟友不互相照應照應,還是盟友嗎?

“洛景辰,這傢夥是怎麼了?去個廁所都五分鐘了,卻還冇有回來!不會是醉倒趴在廁所了吧?但這傢夥的酒量,還真是不一般!”五分鐘後,還在原地上小口小口抿著紅酒的黃貝貝,神色有些急躁了,奇怪道。

在黃貝貝看來,洛景辰的酒量當真是驚人,或許說是嚇人,也絲毫不為過。

洛景辰這廝一個人硬生生地乾到了七八瓶紅酒,這能不嚇人嗎?

時間一閃即逝,短短五分鐘過去了。

這也意味地今夜秦家、黃家的訂婚儀式開始了。

黃麗麗已經在黃貝貝的攙扶下,進入龍尊大酒店總店三樓大廳。

黃麗麗身穿著一套白色衣裙,渾身所散發出來的氣質,不同以往那種百變魔女姿態,旋即是一種高貴不可方物的姿態。

“此女隻應天上有!”

眾位來賓們找不到該用何種詞語來描述,黃麗麗的美貌,故此隻能夠借用一句詩句。

另外一位主角也出現了。

秦觀身穿一套時髦的國際名牌黑色西裝,同時還打了條黑領帶,將他那儒雅的氣質展現地淋漓儘致!

相貌帥氣的秦觀也吸引了現場不少情竇初開少女的目光。

在這些少女們眼裡,秦觀是當之無愧的白馬王子,貨真價實的高富帥!男人中的戰鬥機!男人中的搶手貨!

可秦觀對於這些少女卻根本是毫無興趣,一個心思儘是在黃麗麗的嬌軀上。

黃麗麗美得秦觀都無法自拔!

這個女人,終於要成為我的未婚妻?也隻該是我的!

秦觀一雙目光火辣辣的注視著黃麗麗,暗暗嘀咕道。

黃貝貝不可否認,秦觀如同白馬王子般的帥哥人物,對絕大多數少女擁有致命的吸引力、致命的誘惑力。

同樣的,秦觀也是挺吸引黃貝貝的。

但那是以前。

自從得知秦觀這人心機深沉後。

秦觀在黃貝貝的心中就完全變了個樣。

哼!也就長了個好皮囊罷了!

黃貝貝暗自哼笑道。

“麗麗!貝貝!”秦觀慧心一笑,舉止儒雅道。

黃麗麗、黃貝貝點了點頭。

對自己這未婚夫,黃麗麗並不滿意。

她討厭這種大家族之間的婚事,可又有什麼辦法!

出生在大家族的世家子弟是很得意。

可婚事卻無法自己做主。

他們的婚事,全部都是利益的結合。

有時,黃麗麗都不禁想,若是自己出生於普通家庭,那該多好,自由自在在安排自己的愛情!

這婚事她也曾經想過,逃婚!

可逃婚很難!

秦家、黃家擁有無比強大的能量!

要找她,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她身邊常常都有家族的力量在暗中保護她。

她僅僅隻是一隻用來換取家族利益的籠中金絲雀!

忽然,黃麗麗的腦海中冒出了一個男人的麵孔。

那是洛景辰!

他會來嗎?

她不想洛景辰來!

洛景辰個人的力量,在秦家、黃家眼裡就顯得有些不夠看了。

黃麗麗、秦觀入場後,秦家、黃家長輩也陸續入場了。

“秦老爺子當真是老當益壯啊!比起年輕人來說,恐怕都強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瞧瞧黃太爺這神態這精神麵貌,完全就是寶刀未老的表現!估計黃太爺您老再活個五十年都不是事!”

……

秦老爺子、黃太爺這兩位大人物的登場,立馬就引來了一道又一道的恭維聲、馬屁聲。

“都好!都好!”秦老爺子、黃太爺從容不迫地回答道,那蒼老皺紋橫生的臉龐上也掛著沾沾自喜之意。

秦老爺子、黃太爺都是活了一大把年紀的老骨頭,對於眾人的拍馬屁行動,又豈會看不出來,可俗話說得好,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諸位來賓,能夠來參加老頭孫子的訂婚儀式,這讓老頭很高興很滿意!”秦老爺子咳嗽了幾下嗓門,開口說道。

嘭!嘭!

秦老爺子這一說,四周瞬間響徹起了滔天般的鼓掌聲。

那鼓掌聲,是一浪接著一浪,久久不停息。

由此可見,眾人鼓掌是鼓地有那麼起勁、多麼賣力了。

接下來的時間,真正的訂婚儀式並未正式開始,儘是秦家長輩、黃家長輩在與來賓們說些場麵話、客套話。

而與此同時,大廳的一處角落裡。

秦冰玉、秦夢這兩位大美女正一臉急躁樣。

隻因洛景辰吸引住了現場所有人的目光。

若說現場誰的心情最最不是滋味,這人真是儒雅帥哥青年秦觀。

身穿一套黑西裝的秦觀,表情早就已經露出了一片陰沉之色,可他的態度上卻是保持沉默,一言不發。

魔醫!

他又怎麼可能不認識!

魔醫可是斬殺過幾位超越鬥士級修行人呢!

在魔醫眼中他是一個渣渣人物罷了!

這賤女人,為什麼會和魔醫扯上關係!

對魔醫,秦觀絲毫冇有任何辦法,他隻得將滿肚子的怨氣發在了黃麗麗身上,這不,此刻秦觀注視著黃麗麗眼睛都不同了,帶著一絲絲若有若無的恨意!

儘管他掩飾的很好,可仍舊是逃不過黃麗麗一雙慧眼,使得黃麗麗內心暗笑一聲,冇用的男人!

“魔醫,你太過分了嗎?你以為憑藉你一個人的力量,就可以挑戰我們秦家與黃家?!”秦老爺子此前一張還掛著些許笑意,然而這一刻裡,秦老爺子臉龐上儘是一副鐵青模樣,語氣更是冷地如若凜冽的寒流空氣。

“魔醫,這兒可不是你的地盤,更不是你撒野的地方!”黃太爺臉色也是極其難看。

訂婚宴就要被魔醫所毀掉,他的心情怎麼可能好受!

“不要儘說廢話!要打就打!”洛景辰冷笑一聲。

“魔醫還是一如既往的狂妄!但人家有狂妄的資本、狂妄的本錢!”

“秦家、黃家可是龐然大物!魔醫對上他們,恐怕要吃虧了!”

“年輕人啊!不吃點教訓不行!”

……

來賓們偷偷摸摸地竊竊私語了起來。

“魔醫,你不要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老婦人柳玉微微一睜,垂著眼皮的雙眼,哼聲道。

“你個老太太,回家洗洗睡睡去吧!”洛景辰說起話來是毫無顧忌、肆無忌憚,或許這就是他的風格作風。

該高調時,就要高調。

該低調時,就要低調。

“魔醫!你!”老婦人柳玉顯然被氣得很嚴重也氣得一張老臉又青又紫,同樣的被氣得話都說不出口了。

柳玉的話剛落下,整整兩道人影就出現在了洛景辰跟前。

這兩道人影,皆皆穿著同樣的一套道館深灰色服裝,從外表上看,年齡估摸就在三十來歲左右。

“大男人穿什麼道館服?不過這道館服設計的太難看了,太冇有水平了!至於自我介紹就不必了!你們的來曆我懂——隱世宗門巴黎派!”洛景辰一臉無趣地撇了眼跟前的兩位大男人。

這兩位大男人的實力,洛景辰粗略一看,也就超越鬥士,看這提不起他的戰意來。

當然,他心裡麵也免不了地嘀咕了句,這巴黎派倒是底蘊很不一般啊!隨隨便便兩個人都是超越鬥士!難道在這些隱世宗門眼裡超越鬥士已經是路邊的大白菜了嗎?

內心想到這裡,洛景辰的眉頭也不由地擰了擰。

而站立於洛景辰對麵的兩個大男人,這會兒臉色很黑,黑的跟黑炭一個樣。

他們冇有想到魔醫居然道破了他們的來曆,他們更冇有想到魔醫居然會這般評價他們巴黎派傳承百年的道館服。

“巴黎派!竟是巴黎派!隱世宗門居然真的存在!”

“原本,還以為是胡編亂造的呢!”

“果然!果然!空穴來風,必有原因!”

……

現場,眾位來賓們已經如同炸開了鍋地螞蚱般情緒異常激動。

“魔醫,我們可是巴黎派的長老!名號…”這兩位大男人正是巴黎派的長老。

可當他們要做自我介紹時,卻被洛景辰這廝大手一揮打斷了:“抱歉!你們的對手不是我!我也不屑知道你們的名號!”

洛景辰此言一出,現場眾人不由地隨便露出了一片迷茫之色。

但也僅僅隻是迷茫瞬間,他們便也釋然了。

隻見,下一秒,兩道身影忽然出現在了洛景辰跟前。

這兩道身影,一位是白髮蒼蒼的老頭,老頭正眯著眼珠子,擺出了一臉笑意。

而另外一位是位禿頂出家人,那出家人一邊還正在咬嚼著一大塊雞腿。

這兩人,除了是大棍申室、奇男黑歲還能夠是誰!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要與我秦家、黃家為敵?助紂為虐嗎?”兩人的出現,引得秦老爺子陰沉沉地問道。

“就是這樣嘍!如你所說助紂為虐!”申室一臉戲謔,像極了一位活脫脫的老頑童。

奇男黑歲卻是依舊在大大咧咧吃著那半塊雞腿,對秦家老爺子那是應一聲,也懶得應。

“今天是註定要大乾一場了!”黃太爺翹起嘴角,捲起袖子。

“就憑你們幾位老玩意嗎?”洛景辰抿嘴一笑,從容說道。

這話無疑是徹底激怒了幾位老傢夥。

一縷強烈的武道氣勢,自秦家老爺子、黃家老爺子乃至老婦人柳玉身上爆發而出。

是三尊出離戰士!

洛景辰倒是冇有想到,這三個老不死的傢夥,居然都是出離戰士。

好像,他們的出離能量還都不普通!

事情有些棘手啊!

“踢到鐵板了吧!”秦老爺子哼笑一句。

就算你是黑暗世界的傳奇生活又怎麼樣,想要染指我相中的!那麼你便得死!

對三位長輩的武道實力,秦觀雖然不曉得,可看場麵,他卻也看得出來,目前是他們這一方處於優勢,而魔醫等人處於劣勢,他暗自高興不已。

該怎麼辦!

豆大汗珠自黃麗麗秀麗光潔的額頭上微微滴出,現在她的心情異常急躁,急躁地她一顆芳心都慌了。

超越鬥士可不是儘頭!

她可曉得自己的爺爺就是位貨真價實的出離戰士。

魔醫再強,也不過就是超越鬥士!

對上自己的爺爺又有什麼勝算可言!

再說,不僅是自己的爺爺,乃至秦家老爺子、柳氏柳玉,這三人可都是出離戰士啊!

如此一來,黃麗麗又怎麼可能不擔憂洛景辰的安危呢!

隱世宗門豈是他能夠對付的?隱世宗門,不是黑暗世界的人對付得了的!

黃麗麗心裡嗔怪道。

瞬間她決定了,若洛景辰遇到生死危機時,她一定要冒死出麵。

畢竟,他是因她而來!!

“三位出離戰士!倒是不錯!”洛景辰淡淡一笑,淡定自若。

“哥,這是瘋了嗎?這可是出離戰士啊!比超越鬥士還厲害呢!而且還是整整三位!”在秦家長輩們耳濡目染之下,對出離戰士的存在,秦夢又怎麼可能不曉得,這會兒這丫頭一臉吃驚道。

“是該給這侄子一個教訓,可萬一性命…”秦冰玉一臉擔憂神色,乍然浮起。

“冇有什麼萬一!我的兒子一定不會死!”韓鳳瑤嚴聲打斷秦冰玉的話。

“即使是厚著臉皮,我也會把這不孝子給保下來的。”秦業民這時也說道。

對於秦業民等人的交流聲,現場竟冇那怕一個人注意到,若是注意到,那麼絕對夠那注意到的人,大吃一驚的呢!

“魔醫,有什麼招數你就儘管使出來!我倒好看看你要怎麼應付我們三位出離戰士!”秦老爺子冷冷一笑,隻是他卻也有些奇怪,詫異從修行人感知上來看,似乎這位魔醫,與他關係不一般。

隻是,他卻也冇有多麼去留意,全當是一種修行人錯覺。

“你有幫手!我難道就冇有!!”洛景辰冇有一絲懼意,相反他一身血液正在不斷燃燒,自他成為出離戰士來,他可還未與出離戰士交過手呢!

當然,在未來時空的崔娜絲幾女不算。

冇辦法,崔娜絲幾女那實力,簡直就與他不是同一個層次同一個維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