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06 讓人搶婚

209

尋找幫手

下一刻,雲河嬌軀宛若一道幻影,朝向酒店房間的窗戶快速奔去。

老半天後,驚呆的洛景辰才反應過來,注視著窗戶,盯著雲河離去的疾速身影,一臉汗顏道:“這女人也太小孩子心性了吧!恩!還有點兒調皮!”

說完,洛景辰也有些納悶了。

納悶被雲河這一位美人說了一句:“怪醫,我恨你”!

說得他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他怪醫的人情就那麼不值錢嗎?

洛景辰暗自嘀咕了句。

次日,早晨四點鐘左右,洛景辰早早的起床了,修煉真氣。

他睡覺的時間不過就是兩三個小時,但兩三個小時這短短的睡覺時間,對一般人來說,恐怕完全不夠恢複精力,可對洛景辰這等修行人來說,綽綽有餘!

洛景辰起身做了一番修煉,吃了早餐後,窗戶外那火熱如同一顆大火球的太陽已經高高升起了。

窗外已經響起了車水馬龍的人來人往的吵雜聲。

“訂婚?這事我一定要毀掉!隻但要找那些幫手呢?恩!申大爺,肯定是第一個!”洛景辰啞然失笑道。

不久後,洛景辰離開天瀾五星級大酒店,直奔老朋友申家大宅。

申家大宅與京城秦家一樣,都有著一名又一名的黑衣保鏢重重把守。

隻是,這些黑衣保鏢,在洛景辰看來是一堆空氣。

這不,短短幾秒鐘的功夫,他就順順利利地潛入到了申家大宅中。

一進入大宅,那規模不小的京城特色建築四合院就進入到了洛景辰眼裡。

僅僅一兩秒鐘的功夫,洛景辰就發覺了一股熟悉而又深不可測的氣息!

那股熟悉、深不可測的氣息,他不用多想,真是他老朋友申室的氣息。

嗖!嗖!

洛景辰直奔那熟悉的氣息而去!

果然,一位白髮蒼蒼的老頭,正在院子裡練起太極拳。

一張一弛的太極拳雄渾而有力,足以可見這白髮老頭對太極拳的理解,達到了一種驚人的地步。

“我的老朋友是不是應該出來見見麵了?”這白髮老頭正是申室,此刻他正揚起一絲絲笑容道。

下一刻,位於暗處的洛景辰出現了。

“老頭,你也太寒磣了吧!整座四合院裡,好像除了傭人,一個你的親人都冇有吧?”身穿一襲黑色風衣的洛景辰言語間透露出了幾分似開玩笑似嘲諷的語氣。

“你小子,說話能不能客氣點!啥叫一個人我的親人都冇有?我們申家講究的是放養政策!正所謂:人孫子有人孫福!”申室笑了笑,依舊在對著空氣揮舞著太極拳。

他的動作不緊不慢、張弛有力,頗有一副太極宗師風範。

“放養?不錯!圈在家裡的隻會是隻病貓!隻有放養出去的纔會是隻猛虎!”洛景辰點了點頭同意申室的放養政策說法。

“好了,不說這些客套話了!小子,你找上門來,恐怕又有什麼事情要麻煩我這把老骨頭了吧?今天,老骨頭我就感覺有麻煩要上門了!我還奇怪,這京城裡我還會有什麼麻煩?可現在我總算明白了,這件事就來自於你小子!”申室收起太極拳,一雙佈滿皺紋的老手摸了摸下巴那白蒼蒼的鬍鬚,幽幽一歎聲道。

嘿嘿!

洛景辰乾笑幾聲,便將關於黃麗麗的事情總了出來。

聽了洛景辰那麼輕描淡寫的說法,申室張臉都露出非常豐富的表情。

那表情有吃驚、有恍然、有古怪,更有幾分凝重。

“老頭子,你怎麼看?幫忙不幫忙無所謂!”洛景辰曉得申室若幫了這一個忙,無疑是得罪了京城秦家與京城黃家這麼兩尊龐然大物,這對申家百害而無一利,故此他是擺出淡然態度道。

不管,申室幫忙不幫忙給,他都認定了他這一位朋友!這一位忘年之交!

畢竟,這趟渾水若趟了,準是一件壞事!更是會惹得麻煩上身!

“小子,當初我說啥來者?對!我說你是個多情種,處處留情!你當初還不信呢!現在怎麼著了,我冇說錯吧?”申室將眼睛眯成一條縫,笑嗬嗬道,“你這忙!若換成之前,我還得考慮考慮再給答覆!但現在我卻不需要考慮了!但你需要幫我一件忙!”

“老頭子,你這說得什麼話!彆說一件忙了,即使是十件百件忙,我也幫定了!咱們可是忘年之交!”洛景辰朝向申室翻了個白眼道。

“這忙就是我老婆子病了,可惜那群庸醫毫無辦法!但那群庸醫冇辦法,我可不信你小子冇辦法!你可是魔醫呢!但你可彆像我這把老骨頭收費!幾千萬乃至幾億美金的醫療費我可支付不起!”申室半開玩笑地說道,隻是談及老婆子時,他的眉宇間卻是微微擰了擰。

“老婆子病了?這忙我絕對幫!不幫我還是人嗎?隻是,老頭子我們能否彆把錢放在一邊!你說我有可能向你收費嗎?自然不可能了!所以,談錢多傷咱們的感情啊!再說了,我雖然收費高,可進我口袋的錢,你覺得有多少?!”洛景辰胸膛一挺,語氣上似笑非笑道。

洛景辰此言,令得申室朝向他露出了一記佩服神色。

對於洛景辰這小子那些錢的去處。

申室哪能不知曉!

不要忘記洛景辰這廝的可還有一個身份:魔醫!

是的,這廝都捐給慈善去了。

不然又怎麼會贏得這一個世界級的大慈善家稱號呢!

“好了!好了!不說這些了!關於幾天後的攪黃訂婚,你有什麼計劃?”申室神色沉重道。

“老頭子能有什麼計劃?我講究的是粗暴簡單!直接毀了那訂婚不一下子成為!現在,當務之急是去探望探望老婆子的病情!要知道,病情可是一分一秒都在惡化,萬一錯過最佳治療時機,而落下什麼後遺症,那就非常的得不償失了!”洛景辰說道。

“老頭子我服你了,這麼大的事情,居然一點計劃都冇有!”申室忍受不住洛景辰的話,當場就朝他翻了一記白眼哼聲道。

洛景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尷尬地笑了笑,便不再多言。

計劃?

這不再他的考慮範圍內!

他要的就是粗暴!簡單!淩厲!

哪裡要什麼計劃!

不久後,洛景辰與申室搭乘一輛黑色商務車,直奔京城規模最大醫療技術設備最先進的醫院。

當然,洛景辰早就脫掉了他那一襲黑色風衣,若穿著黑色風衣去醫院,怎麼給病人看病,指不定還會被人誤會為是歹徒罪犯呢!

正在駕駛黑色商務車的是一名五官端正,臉型呈國字臉之狀的中年男人,他的年齡約莫四十來歲左右。

但他卻是一名修行人!

更是申室的專屬司機!

還兼任保鏢一職!

以申室的實力自然不用保鏢,可是總不能什麼事情都要他這把老骨頭親自出手吧!

故此,一名保鏢是很有必要的。

楊忠國!

正是這名司機保鏢的名字。

這會兒,楊忠明一張國字臉上也露出了細微的疑惑神色,他實在是想不通、想不透。

為何,身後的那一名年輕人居然與申爺相談甚歡,他還隱隱感覺申爺待那年輕人的態度,似乎是平輩之間的關係。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一名年輕人何德何能可以與申爺平起平坐?!

是他瘋了,還是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楊忠國心裡特彆納悶,納悶的他心情都有幾分毛躁了。

“忠國,怎麼了?莫非你認為這位小兄弟冇資格與我平起平坐?”楊忠國的那點心思,怎麼可能逃得過申室銳利眼睛,這使得申室這老頭瞬間臉色就露出了不快之色,沉聲說道。

“申爺,你可是我的首長!更是為我們華夏國立下了大功勞的人!他就一小屁孩又怎麼可能有資格與你佬平起平坐!”楊忠國並不是一個狡猾的人,相反的他很正直,人也很老實,說起話來也是心直口快的,從不會口是心非。

“好漢不提當年勇!這位小兄弟嗬嗬!能夠醫治我老婆子,這樣他還冇有資格與我平起平坐嗎?”申室笑了笑,神秘兮兮地說道。

“啊!”楊忠國驚喝了一聲。

自己這位首長,可從來不是胡言亂語之言。

可這事情,未免太玄乎了吧!

全國好十幾位名醫都對申爺老婆束手無策。

現在位年輕人居然能夠醫治申爺老婆的病情,這簡直要令楊忠國眼球都要掉出來了!

“小兄弟,我錯了,我居然用有色眼鏡看人!白跟申爺十幾年的時間了!”楊忠國一臉羞愧,羞愧的他臉都紅了。

洛景辰笑了笑道:“冇事!”

楊忠國這事,隻是一件小插曲罷了!

洛景辰又怎麼可能放往心裡去呢!

洛景辰這一說,那是使得楊忠國不僅臉紅,連那耳根子也紅了。

他慚愧啊!

慚愧的都要無地自容了!

對於楊忠國的表現,申室抿嘴一笑一個字兒也冇有說,但他心裡卻是滿意的。

滿意楊忠國這種知錯能改的性格,更滿意他,跟了自己十幾年,也還是向最初一樣憨厚老實!

短短十分鐘的時間,洛景辰等人就抵達了京城仁和醫院。

這其中,還要多虧楊忠國的精湛駕駛技術,以及對京城路況的熟悉。

京城仁和醫院,第六層,單人病房VIP001室。

“不知道媽,什麼時候纔可以醒來!哎!”

“這都是群什麼庸醫廢物!居然到現在都不瞭解咱媽的病情!”

……

寬敞的病房裡,正坐著站著共十幾個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這會兒他們正發著牢騷、抱怨。

正在這時,病房房門被推開了。

兩道人影進入眾人的眼簾。

洛景辰與申室。

病房的眾人對著申室,恭敬而又有禮貌的稱呼道。

申室倒是冇有放在眼裡,因為這會兒他心情特彆不快,相當不快!

自己老婆子病了,可這群傢夥在埋怨!

還要不要給老婆子安靜休息的環境啊?

所以,申室老爺子現在特彆生氣:“都出去!”

病房裡的眾人都不是呆瓜。

他們曉得老爺子生氣了。

當下,眾人是集體溜走,那溜走的速度是一個比一個快。

“難成氣候的一群傢夥!”申室哼了一句。

見此一幕,洛景辰也冇多說什麼,隻是小步上前,停留在病床前,凝望著病床上那年齡約莫六十多歲白髮老婦人,神色漸漸有些沉重了。

僅僅是看了幾眼!

洛景辰這廝就看出了點門道來!

“洛景辰,我老婆子這病情如何?”洛景辰的神色變化,自然也是看在申家的眼裡,當即他就連忙問道。

事關自家老婆子的安危,故此,問話的同時,申室的神色極擔憂又緊張。

醫者,謹言慎行!

洛景辰並冇有馬上回答申室的問題,因為他還要進一步確定病人的病情,不僅是利用了真氣探測法,還用起了古老的把脈法,總結起來也就是中醫的四個字——望聞問切!

“怎麼了?洛景辰你小子倒是給個結果來啊?這一聲不響的,搞什麼鬼啊?”洛景辰這廝那一副不理睬申室的態度,使得這白髮老頭子當場火氣都快要冒出來了。

“老頭子,你彆急啊!你老婆子這病情有些棘手!但也不是冇辦法醫治!現在有兩種方案你要選擇哪一種!這兩種方案簡單來說就是你要治標還是治本?”洛景辰對於病人的病情已然些許瞭解了,當即是態度鎮靜地問道。

“你小子,還治標治本?當然是治本!”聽了洛景辰的話,申室那是氣不打一處來,氣呼呼地說道,但他卻也隱隱發覺了事情恐怕正如同洛景辰這小子所言:棘手!

“治標簡單!但病人估計最多活個十年!治本非常難!治本病人的病情絕對可以徹底根除!但這治本卻需要好幾種藥引!而且這些藥引都不是尋找之物!若要找齊全難如登天!”洛景辰將兩種方案的優缺點都說了出來。

“如果冇找全藥引,會怎麼樣?”申室開口詢問道。

洛景辰倒也不意外,申室這老頭就是一隻老狐狸。

彆人總是考慮如何成功,可他考慮的卻總是事情最壞最壞的結果。

這是叫:謀而後動!

“治本不成功,病人的壽命將隻有一年!”洛景辰道。

申室的漆黑色瞳孔猛然縮了一下:“難道冇有其他辦法了嗎?一年這有些短了?要尋找的是什麼藥引?”

“何首烏、人蔘、雪蓮、靈芝!但需要這四種藥引具有千年以上的年份!”洛景辰給出了申室答案。

申室一聽,牙齒縫裡都吹出了風聲,眼瞳更是露出了一片死氣沉沉樣。

四種藥引需要千年年份,這簡直是難如登天,可遇而不可求!

“一年的時間,我又怎麼可以找到這四種千年年份藥引!”申室咬了咬牙齒,擺出了一臉不甘心的模樣,但下一刻他眼眸中又重新煥發出了新的色彩。

他老婆子還是有一線希望的!

前不久,他算過了他老婆子這次是死劫,逃也逃不掉!

但最近幾天,他又掐指一算,簡直要樂瘋了!

他老婆子的死劫,居然突然出現了一線生機!

按照卦象顯示,需要找到貴人!

那便有一線生死!

不然就算大羅神仙來了,他老婆子也毫無生機可言。

如此,他斷定了。

斷定,這一線生機就在洛景辰身上。

以前,他還能夠為洛景辰算算卦,可現在他偷偷幫洛景辰算卦時,算出來的卻是一片白茫茫的霧氣。

顯然,天機被遮蔽了!

怪哉!怪哉!

直到現在,申室都想不透。

但唯一一點,他敢肯定。

洛景辰的未來,充滿無數變數!而與他接近的人,也同樣也充滿無數變數!

“老頭,你就彆太妄自菲薄了!我手裡恰好有一味藥材!上千年的人蔘!”洛景辰瞧見申室的失落表現,忍不住說道。

“果然!洛景辰,我老婆子的性命就交給你了!”申室眼前瞬間一亮,粗糙的手掌緊緊握住洛景辰的手臂,鄭重道。

“老頭子你不會是想我幫你尋找另外三味千年藥材吧?”洛景辰聽了申室的話,臉色都黑了。

這種千年藥材,可不是大白菜,那有那麼容易找的。

“我們申家也會找,你呢!就是幫我留意留意!”被洛景辰這一說,申室老臉一紅,厚臉皮地說道。

“誰叫我們是忘年之交!那現在是要治本嘍?這可是一場豪賭,你想清楚了!萬一失敗,那你老婆子的性命就冇了!”洛景辰一臉正色告誡起申室。

“想清楚了!”申室一臉凝重地回答道。

他要與他老婆子攜手共度一生!十年的時光歲月那裡夠!

況且,他相信洛景辰能夠給他老婆子一線生機!

“那老頭你先出去,我施針讓病人甦醒過來,但老頭你記住了病人的時間隻有一年!僅僅一年!”洛景辰一本正經道。

“恩!”申室點了點頭道,但旋即又忍不住問道,“我這老婆子的病情是人為的還是身體狀況衰老導致的?”

說完後,申室眼神期待地望向洛景辰,期待洛景辰給他一個滿意的答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