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05 辣味嗆鼻

“不錯!”雲河大大方方承認了,有怪醫這一位大助力在場,她那是壓根就是有恃無恐、毫無畏懼,“他是我請來的幫手!怪醫!”

申眸與文映容兩女聽聞雲河口中“怪醫”二字,那是皆皆露出了驚慌神色。

統聖十大神級殺手的怪醫,實力也相當可怕,自怪醫出道以來,所接過這差使有難有易,卻統統毫無例外地全部一一完成了。

傳聞曾稱,怪醫想要完成這差使,誰也無法阻饒!

這傳言還不足以令申眸與文映容驚慌。

她們驚慌失措的是怪醫的個人武力!

在統聖裡,怪醫的個人武力,絲毫不輸給即將踏入超越鬥士的統聖刀把子樓墨蘭!

“怪醫嗎?我倒也想會一會!看看有傳聞中的那般厲害!”申眸此刻已經將明眸的目光集中落在了洛景辰身上,那一雙具有洞察力、穿透力的雙眼,看著洛景辰渾身不舒服。

申眸這雙美眸太過於邪門了,仿若要將他裡裡外外看穿似的!

“眸眸……”事情到了這種地步,文映容難以想象自己這好閨蜜為何還如此淡定。

“映容姐!一切有我!”申眸白嫩嫩的纖手一揮舞,語氣霸氣十足道。

文映容的內心卻也是心安不少。她明白好閨蜜絕對不是一個無的放矢之人。

“申眸,你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如若不然,就交出千年人蔘,否則嗬嗬!可彆怪我們無情!”雲河翹起了那高高的嘴角,擺出高傲如白天鵝的姿態道。

洛景辰真有種無語感。

他們現在的身份可是殺手,做事就應該乾淨利落,哪來的那麼多羅裡吧嗦的話!

哎!

女人啊!果然是一種不可理喻的動物!

這一刻,洛景辰表麵上淡定自若,但心中卻是暗暗嘀咕了句。

“怪你們無情?嗬嗬!手下敗將,你也就是逞逞口舌之能罷了!否則我們打個賭?”端坐於黑色沙發上的申眸此刻雙腿併攏,神色一副波瀾不驚之狀,嘴角勾勒起一絲絲詭異的弧度,似笑非笑地說道。

“打什麼賭?”申眸的話,吸引住了雲河,使得雲河想都不想的就脫口道。

幾乎是瞬息之間,申眸眼眸裡閃爍過了得意之色。

可正當申眸欲輕啟朱唇說話時,久久不語的洛景辰卻是用著那冷漠的聲音突如其來的說道:“申眸,你很聰明,依我看來,這所謂的打賭是個幌子,你在拖延時間!對!你一定是在拖延時間!”

“怪醫,果真是有兩把刷子,絕非浪得虛名之輩!不錯!我確實是在拖延時間!”洛景辰這一說,申眸的臉蛋上閃過了一絲吃驚,但吃驚僅僅隻是暫時的,這不,此刻她一臉淡然徐徐道。

“好啊!你個申眸又在耍陰謀詭計了!但我想要告訴你!在絕對的實力前頭任何陰謀詭計隻是徒勞無力的無用功!因此我奉勸你收起那些鬼心思,乖乖投降,交出千年人蔘!不然下場可是很慘很慘的!”雲河撅起嘴角,哼笑道。

“是嗎?你認為你們擁有絕對的實力嗎?做人可不要太自大!更不要太張狂!小人得誌,隻不過是得意一時而已!”申眸淡定的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此刻,申眸相當淡定,淡定地這女人都在一旁邊說話,邊喝起了美味而又可口的頂級名茶大紅袍。

見狀,洛景辰微微挑了挑眉頭,事情在他看來好像有些麻煩了。

因為,身為修行人他已經敏銳地發覺了好幾股實力不俗的修行人氣息,正圍繞於他的四周。

在真是申眸請來的救兵!

可是呢,雲河這女人壓根就是一副一根筋模樣,全然不知道對方的救兵已經埋伏於彆墅四周了。

難怪,這女人鬥不過申眸,這是智商問題!

洛景辰暗忖了一句話。

可這話他冇說出來,若說出來絕對會得罪雲河。

這廝,那是秉持著一個原則:寧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

咻!咻!

也就在這時,雨凝軒彆墅內的大客廳裡,毫無征兆地出現了整整十道人影!

而這十道人影,都王者級修行人。

而且!你還說不是一般的王者級修行人,他們都是經由千錘百鍊、身經百戰,含金量十足的王者級修行人!

“二小姐,我們該死,我們來遲了!”這整整十人,全部都身穿著一套黑色服裝,隻是這黑色服裝上卻有著一處明顯的圖案。

那圖案是一黑一白融合再一起的圖案。

這圖案正也是太極圖案!

對這十人,單膝跪地,異口同聲、聲震如雷的回答,申眸滿意地點了點頭:“都起來吧!該死、來遲這些事情現在就不用說了!現在我給你們這差使很簡單!活捉這兩隻小螞蟻!”

“你纔是螞蟻!你全家都是螞蟻!”雲河聽了申眸那語氣那聲調,頓時就是氣不打一出來,如此,惡狠狠地說道。

隻是,這會兒她的心神也微微有點緊張了。

整整十位王者級修行人!

她與怪醫兩人聯手,能不能擊敗對方那都是一個未知數呢!

雖然心裡冇底氣,但輸人不輸陣!

氣勢上絕對不能輸!

不然鐵定會一敗塗地!

相較於她這麼多玲瓏心思,洛景辰倒是冇有想這麼多了。

他內心那是幾近崩潰的。

全家都是螞蟻,真不中聽的啊!

魅神!申眸可是我的未來老婆呢!

洛景辰心裡憤憤不平的說,但臉上卻依舊是擺出不動神色的模樣。

他心裡話說出來,絕對會被在場所有人視為神經病院出來的神經病患者!

“要打能不能出去外麵打?我可不想你們破壞了我的住所!”就在這時,文映容好似鼓起了勇氣,聲音洪亮又悅耳動聽的說道。

“冇問題!”雲河回答道。

雨凝軒彆墅,綠草茵茵的大草坪院子。

洛景辰、雲河與那十位黑衣人對峙。

雙方打鬥,一觸即發!

雲河身若幻影,不斷向十位黑衣人發起攻勢。

洛景辰也參與到了打鬥之中,遊刃有餘。

這些可是他未來老婆的手下,他捨不得下手!

他隻想伺機奪取正放於文映容手上的千年人蔘!

下一刻,圍觀戰鬥的申眸忽然,笑吟吟地說道:“怪醫,你若想要趁機奪走我閨蜜手裡的千年人蔘!那麼恐怕你的如意算盤可是要打空了!你好好瞧一瞧你的好隊友魅神吧!”

申眸這一說,洛景辰幾乎是隨便將心神注意到了不遠處的魅神身上。

隻可見,雲河這女人給擒住了。

還是被活捉的!

而她身上的黑色麵具也已經給人給拿了下來。

她那一張漂亮的臉蛋也已經全然暴露了。

“這…”洛景辰都無語了,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這尼瑪纔開戰不到一兩分鐘的時間,自己唯獨的一名隊友就被對方給活捉了。

哎!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望著洛景辰瞧來的目光,雲河也流淌出了萬分尷尬的神色,但她卻還是硬著頭皮解釋道:“這些黑衣人都是女人!我的武道天賦對她們毫無作用!所以就冇有所以了!”

對雲河這一解釋,洛景辰無奈地搖了搖頭。

對統聖十大神級殺手魅神,他也有些許瞭解。

魅神!

之所以稱呼為魅神!

正是由於她的武道天賦與魅力有關!

她的武道天賦可以直接控製修行人的心神,更可以將修行人化為自己手中的棋子。

可她的武道天賦卻有著一大缺陷,對女人她的武道天賦微乎其微,幾乎是無限的接近於零。

這一大缺陷知道的人並不多,洛景辰恰好是其中一個。

可看情況,申眸百分之百也知道這一大缺陷。

不然事情就不會發展成如今的局麵。

“怪醫,你的隊友,可真給力!現在,你還不乖乖束手就擒嗎?放心,我不會取你們的性命!我可不想與統聖為敵!”申眸鎮靜,鎮靜的臉蛋上冇有起那怕是一絲一毫的波然。

“要我束手就擒,你們認為就憑藉你們這群烏合之眾辦得到嗎?”洛景辰被自己未來老婆申眸這般鄙視,當下也發起了小脾氣來。

可洛景辰的話冇有起任何效果,反倒是引得申眸、文映容兩女嬌笑連連,笑得如黃般燦爛,笑得黃枝招展,惹人眼球。

我去!

這是在嘲笑嘲諷小爺嗎?

看來,小爺不拿點真功夫出來,恐怕會被這兩個女人笑掉大牙了!

洛景辰心裡隱隱有些不痛快了。

轟!

下一刻,一股驚人的滔天氣勢,自洛景辰的身軀迸發而出。

這股氣勢,令得在場所有人呼吸都緊促了不少,她們更是個個臉蛋瞬間蒼白,蒼白的隻有一點點血絲。

“怎麼我的身子骨都動彈不得了?”

“究竟是股什麼氣息氣勢?”

“怪醫,果然這傢夥不是一般的神級殺手!找他來!找對了!”

……

女人們討論的聲音,乍然響起。

對於女人們的表現,洛景辰很滿意。

這股氣勢這股氣息!

正是他的出離能量——帝王出離能量!

帝王出離能量一出,唯我獨尊!女人們隻有臣服的份!

稍後,洛景辰也不墨跡,直接輕輕鬆鬆地取走千年人蔘,並且帶上雲河這女人,從容不迫的離開了雨凝萱彆墅。

待洛景辰離去後,那股強大地令人幾近窒息的氣場氣勢,總算是消失地無影無蹤了。

“是他!一定是他!”雖然申眸被洛景辰奪走了千年人蔘,可她的臉蛋上竟冇絲毫怒意,反倒是嘴角上噙了一抹古怪神色,驚駭道。

“是他?怎麼了?眸眸認出了那黑衣男人的身份?”聽了申眸那驚駭之聲,文映容眼眸中閃爍過了好奇的目光。

那黑衣男人太古怪了,古怪地都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特彆是那黑衣男人所釋放出來的氣勢!

那氣勢幾近令人窒息!

都使得她心中生不出一點反抗之意!

可怕!

真的太可怕了!

越想,文映容的心情半陣後怕。

申眸眉頭微微蹙了一下,手臂一揮。

頃刻之間,在場的十位黑衣人嗖嗖,瞬息消失地無影無蹤,不留下那怕是一絲一毫的蹤跡蹤影。

“映容姐,我前不久應該跟你說過我見到過一個黑衣男人吧!”待下人離去後,申眸神秘兮兮地突兀般地說道。

申眸這一說,文映容幾乎是運行起她那靈活而又聰明的大腦,片刻間便神色震驚地脫口說道:“眸眸,前不久你說的那個黑衣男人是魔醫,莫非剛纔那黑衣人也是魔醫!?”

“映容姐,你說得不錯!剛纔那黑衣人恐怕有八成的可能是魔醫!”申眸摸了摸那精緻下巴,淡淡開口道。

文映容的大腦都快像計算機一樣死機了,當也就幾個呼吸間,她就飛速地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神色凝重地詢問道:“眸眸,這話可不能亂說!凡事要講究證據!證據!”

“證據我倒是拿不出來!我之所以判斷那男人是魔醫,一切都源自於女人的直覺!女人的第六感!而且他的身高身形氣息與當初我所見到的魔醫太相似太接近了!相似地是一個模子裡印出來的!”申眸沉吟一聲後,緩緩道。

“第六感嗎?但眸眸魔醫竟然見過你,那麼他為了掩飾自己的身份,至少會改變氣息改變身高身形吧?否則豈不是暴露了?魔醫會犯下這一個低級的錯誤?”文映容一臉沉思,提出了心中的疑惑。

修行人改變身形氣息,並不是難事,故此,對於文映容的疑惑,申眸很理解。

但申眸馬上給出了回答:“他會害怕暴露?他與我爺爺可是至交好友!這低級錯誤,肯定是他故意暴露出來的!他不信我爺爺會找他麻煩!可惡!居然奪走了我的千年人蔘!”

文映容微微也有些呆了。

關於申室與魔醫的關心,她也略知一二。

兩人那是實打實的忘年之交、生死之交!

千年人蔘這玩意,固然是件不錯的寶物。

可絕對不可能令兩人交惡,千年人蔘這事頂多算是他們枯燥無味生活的調節劑罷了!

“咦!眸眸,統聖十大神級殺手怪醫,竟然是魔醫!這訊息絕對可以震動整個殺手界的!要知道,統聖刀把子樓墨蘭與魔醫兩者間的關係,可不大好呀!”驀然之間,文映容眼前一亮道。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申眸朝向文映容遞了一個佩服的肯定眼神,嫣然一笑道。

與此同時,天瀾五星級大酒店。

洛景辰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關於身份被申眸識破這一件事,他卻是想都冇有想過。

再他看來,他不過就是與申眸見過那麼一兩次麵而已,如果這樣都會被他識破身份那也太不科學了吧!

若被申眸識破身份,他也可以咬緊牙關不承認。

申眸這小妮子鐵定冇有證據,就算識破身份又何妨!

但洛景辰這廝卻也疏忽了一點,有些事情,並不需要證據!

這廝現在冇有再想這事,因為他又遇到麻煩了。

他發現了這千年人蔘靈對修行人修煉擁有異常強大的輔助修煉。

但若一分為二,那麼其修煉效果絕對會大打折扣。

所以,洛景辰不打算與雲河平分千年人蔘了,而是答應對方一個他力所能及的條件。

可手頭上的肥肉居然在自己眼前飛走了,雲河當然不樂意!

“怪醫,人情這種東西太虛無縹緲了!我們殺手一秒天堂一秒地獄,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死亡!所以,你這人情我恐怕無福消受!”雲河鼓起勇氣說道。

是的,現在她是在鼓起勇氣說話。

因為,怪醫若想將千年人蔘占為己有她也毫無辦法!

畢竟,兩者間實力懸殊!

她隱隱覺得,自己的武道天賦對怪醫的效果可以微乎其微。

洛景辰聽了雲河的話也不惱怒,隻是嘴角勾勒起一絲絲冷笑道:“雲河,你覺得今夜奪取這千年人蔘你有什麼功勞嗎?完全是個拖油瓶!若不是有我在,恐怕嗬嗬!你恐怕不會好過!雖說申眸不會取你性命,但折磨折磨你還是有可能的!換句話來說,我救了你!”

這!

一時間,雲河語塞了。

語塞之下的她,半個字兒也說不出來。

可她卻是目光中充蕩著淚光,炯炯有神的眼睛直勾勾地注視起了洛景辰。

此刻,雲河那副委屈的模樣,連洛景辰這廝都看不過去了。

“收起你那委屈的表情!”但洛景辰語氣硬朗道,“我怪醫的一個人情!足以抵那半株千年人蔘!而且你提供的僅僅隻是千年人蔘的情報!若你自己去取,嗬嗬!一百次一千次,你都無法從申眸中奪得千年人蔘!”

洛景辰話帶著一股諷刺意味。

雲河像是一隻鬥敗的公雞般露出垂頭喪氣之狀,生不起任何爭辯之心!

今夜的她完全就像洛景辰所言:完全是個拖油瓶!

雲河哭了,哭地特彆傷心。

嘩啦啦的眼淚不斷從那漂亮的美眸中流淌而出。

見狀,洛景辰手扶住了自己的額頭。他如今都不知道該說什麼話好了。

這真的統聖十大神級殺手嗎?

不會是冒牌的吧?

這他娘是什麼心理素質?

隻是,稍微說了那麼一兩句不客氣的話,就哭了?

這心性,也是冇誰了!

可當真洛景辰要說幾句安慰話時,雲河卻是率先開口發話了:“怪醫,我恨你!”

話落,雲河更是朝向洛景辰擺鬼臉表情,隻是她這一個鬼臉表情,並不嚇人,反倒是很可愛很吸引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