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麗老婆,這誰啊?蒼蠅嗎?放心好了,這蒼蠅我肯定會把他給趕走的!”洛景辰瞥了眼黃麗麗,但目光的注意力卻是集中在了跟前這位身材挺拔高大的西裝型男身上。

這位西裝型男年齡應該和我差不多,這不會是我的情敵吧?該怎麼應對呢?

洛景辰暗自琢磨起對策。

可西裝型男下一句話,就幾近令洛景辰淚崩。

“麗麗表姐,這男人哪兒來的?簡直就是叫我無言以對!”黃麗麗的表弟花千軍這一刻,表情古怪的望向洛景辰。

麗麗表姐?

我去!

原來是一家人啊!

敢情,我錯了!我還以為人家是蒼蠅呢!

幸好,大水冇有衝了龍王廟!

洛景辰暗自尷尬,尷尬地一時間他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為好了。

“彆管他!我們走我們的陽關道,他過他的獨木橋!”黃麗麗擺出冷臉,語氣冷聲說道。

說完,就與花千軍離去了,完全視洛景辰為空氣。

“小爺我就這麼冇有存在感嗎?”洛景辰注視著黃麗麗離去時的妙曼身影,感歎道。

但黃麗麗所說的話,洛景辰有可能遵守嗎?

不可能!

洛景辰尾隨上了黃麗麗與花千軍的腳步。

洛景辰如此大搖大擺的跟著,黃麗麗與花千軍兩人怎麼會不曉得呢!

花千軍的神色更加古怪了。

以往麗麗表姐視男人為蒼蠅!就算她的未婚夫她也視其為蒼蠅,可身後這男人,麗麗表姐對她的態度好像有些不同啊!

花千軍暗自嘀咕,卻不動聲色。

對於洛景辰這傢夥,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一切還得看麗麗表姐表態呢!

可是黃麗麗完全無視尾隨的洛景辰,腳步輕輕移動,來到了一間不夜城包廂前方,推開了包廂門,映入黃麗麗眼簾的是一片鶯歌燕舞之狀。

“麗麗!”包廂裡的幾位公子哥們,瞧見黃麗麗的大駕光臨,嬉皮笑臉的說道。

唯獨一位相貌英俊瀟灑的年輕男子,對著黃麗麗的目光儘是一種曖昧。

這位年輕男子,相貌帥氣英俊,高高的鼻梁,顯得特彆奪人眼球。

“麗麗,來這邊坐!”他親切地稱呼起了黃麗麗,並非一雙大手拍了拍身旁空曠的座位,淡淡一笑道。

黃麗麗隻是微微凝了凝明眸,語氣上冷冰冰的回答道:“我可冇有閒工夫陪你玩這種無聊的遊戲!還有,最後我想警告你們一句話!彆在我這不夜城鬨事!不然有那麼好受的!”

隻是呢,黃麗麗這一番警告話,幾位公子哥們,依舊是冇有聽進去。

“看來麗麗果然是個辣椒啊!夠秦觀哥你受的了!”

“秦觀哥,這樣的,你覺得你拿得下來嗎?”

“秦觀哥,咱們男人可萬萬不能被女人給壓過去啊!”

“秦觀哥,你這位未婚夫可得要重振一下雄風啊!彆讓女人瞧不起!更彆讓自己的未來老婆瞧不起!”

……

幾位公子哥們對著高鼻梁年輕男子,笑嗬嗬地說道。

高鼻梁年輕男子,名叫做秦觀!

而秦觀!

正是黃麗麗的未婚夫!

對於公子哥們的話,高鼻梁青年輕男子秦觀高傲的翹了翹自己的嘴角,道:“你們放心好了!女人能翻起什麼浪花來!男人,纔是真正的一家之主!”

咳咳!

就在這時候,一道咳嗽聲響了起來。

那咳嗽之人,能夠是誰,正是洛景辰!

唰唰!

一個呼吸間的時間,洛景辰成功吸引住了在場所有人的眼光與目光。

瞬間,成為了現場矚目的焦點。

然而,接下來洛景辰的話更是引爆全場!嗨爆全場!

“你就是麗麗的未婚夫?那我可得跟你說聲抱歉了!麗麗可是我的未來老婆!”洛景辰一本正經的說道,說話的同時也突然大手一動,一把將黃麗麗擁入懷中。

靜!

此刻,現場非常的靜!

誰也冇有料想到洛景辰會有這般舉動!

連杯洛景辰擁入懷中的黃麗麗,也是露出吃驚到合不攏嘴的表情。

她想不到,洛景辰這廝膽子居然如此大。

居然還在自己的未婚夫麵前擁自己入懷,可為什麼自己缺反抗不起來呢?難道,自己會愛上他?不!不可能!

黃麗麗此刻心緒想法萬千。

與此同時,一乾公子哥們都呆愣住了。

而黃麗麗的未婚夫秦觀,此刻一張臉那是被洛景辰的舉動,氣得又青又紫。

他冇有想到,一名無名小卒也感將注意打在他的未婚妻身上,這實在叫他忍無可忍!

“小子,你很有膽子!敢打我未婚妻的注意!嗬嗬!今天你絕對走不出不夜城!”秦觀聲音低沉,張臉瞬間煞白,心裡更暗自罵道,黃麗麗這臭女人,自己對她態度那麼好,可卻連個手也不讓自己碰,可對這一位陌生男人如此鹹豬手的行為,卻也冇有過多的反抗!狗男女!真是一對狗男女!

刹那間,秦觀的眼眸裡閃過了毒辣猩紅的目光。

“多謝你的告誡!但你放心好了!這不夜城我絕對會走得出去的,還真是多謝你的關心!隻是呢,麗麗可是我的未來老婆,至於你這個所謂的未婚夫有多遠滾多遠吧!”洛景辰說起話來,毫不客氣。

他如何能夠客氣的來。

居然有人光明正大的挖他牆角,他不當場動手打人就已經是很不錯了。

“你!”秦觀氣,非常氣,氣得臉色通紅也氣得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氣歸氣,但他一雙冰冷的眼睛卻是始終盯著洛景辰。

冰冷的眼睛裡,儘是充溢著一股滔天殺氣!

滔天殺氣,隻因為洛景辰!

洛景辰這傢夥他必處之而後快!

“想殺我?這可是法治社會!動手前,你可得先考慮考慮後果!”秦觀的表現,儘是落在了洛景辰眼裡,使得洛景辰這廝,用著玩味兒的笑容,道。

噗嗤!

洛景辰此言引得現場公子哥們一片鬨堂大笑。

“還法治社會?這傢夥不會是腦袋瓜秀逗了吧?”

“難道,這就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嗎?”

“秦觀哥莫要動怒,這種小人物,何必要與他計較呢!”

“這種小人物,絕對活不過明天,更不可能見到明天的太陽!”

……

幾位公子哥們安慰起秦觀,同時洛景辰這廝在他們眼裡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死的不能再死的死人!

要知道,他得罪的可是秦觀!

秦觀!

京城頂級家族秦家人!

敢得罪秦家人,那下場隻該是自尋死路!

“抱夠了冇有?放手!”黃麗麗感覺洛景辰這廝力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大,任她怎麼掙紮都始終無法掙紮掉洛景辰那怪力,這使得她臉蛋上頗為鬱悶道。

可心裡卻暗自再想,看來洛景辰這傢夥的武道實力,比起自己來隻高不低呀!

“怎麼抱都抱不夠!”洛景辰隨便按照本能回答道。

確實,他是怎麼抱都抱不夠!

嬌軀在懷!

那種舒適感!

那種舒服感!

那種成就感!

豈能夠用言語形容的!

兩人如此對方,落在一乾公子哥們眼裡卻好似情侶之間的打情罵俏。

秦觀!

這位秦家人!

此刻,臉色早已是鐵青的不得了。

儘管,他的臉龐上始終保持的鎮靜與平靜。

但傻瓜都看得出來。

這種鎮靜、這種平靜!

但就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夕!

麗麗表姐,難道真的看上了這一位男人了嗎?可這男人,好像也冇有什麼特殊之處吧!不!他的特殊之處!應該是厚臉皮!這臉龐厚地也是冇誰了!

佇立於黃麗麗身邊的花千軍皺了皺眉頭,暗自想道。

若洛景辰能夠知曉,黃麗麗這位表弟花千軍對他的評價看法,指不定會吐血而亡。

啥叫他的特殊之處是厚臉皮!

這特麼的,簡直就是在誹謗!誹謗!

可惜,對這些,他一概不知。

“麗麗老婆,我們走吧!待在這臭地方,感覺呼吸的空氣都受汙染了!”洛景辰這時候忽然間開口說道。

呃!

一乾公子哥們傻眼了,呆住了。

這特麼連老婆都稱呼上了?

這冇有將秦觀哥這位正牌未婚夫放在眼裡啊!

哢嚓!

秦觀此刻手臂青筋暴起,五指併攏,拳頭緊捏,發出了一道劈裡啪啦的骨骼響聲。

他怒了!

怒的不行!

“你絕對冇有機會看到明日的太陽!”盯著洛景辰等人離去的背影,秦觀惡狠狠的說道。

“秦觀哥!彆多想了!麗麗可是京城有名的妖女!指不定,剛纔那男人就是她找來的擋箭牌!”

“是啊!不過這擋箭牌也是夠可憐的!活不到明天了啊!”

……

秦觀點了點頭,但旋即卻起身離去了。

眾位公子哥們曉得。

秦觀起了殺意!

而殺意一起,他本人卻不會自己親自動手。

代替上動手的正是秦家死侍。

秦家死侍,秦家一股神秘力量。

也是因為有死侍的存在,使得京城秦家成為了許多家族忌憚的對象。

要曉得,這所謂的秦家死侍,個個都是實力不下於鑽石級的修行人!

而且,秦家死侍有著極其重要的兩點。

第一點,死侍,是連死都不懼!

第二點,死侍對秦家擁有絕對的忠誠!

但能夠調動秦家死侍的唯獨秦家的嫡係子弟,至於那些旁係子弟冇有資格動用死侍。

不夜城,一處陰暗的角落裡。

秦觀正依靠於一處欄杆,對著身邊的一名黑衣人,語氣極度冷漠陰冷道:“石叔,我要剛纔那個男人死!死!死!”

“觀少爺,在爭風吃醋這種事情上,動用我們死侍,這不合常理吧!”被秦觀稱呼為“石叔”的黑衣人,微微皺起了眉頭,平淡道。

“怎麼了?我們秦家死侍對付一個人,還怕了不成?若不是我不方便動手,我還用得著你們動手?石叔,你可不要忘記,你可是由我親自提拔起來的秦家死侍!”秦觀冷聲一笑道。

“觀少爺,哪裡要你親自動手!剛纔那男人!絕對見不到明日的太陽!我就不至於辜負了觀少爺的栽培!”黑衣人石叔是位中年男人,此刻他聲音一沉,沉聲宣佈。

“好!”秦觀滿意地點了點頭。

原本還頗有不快瞬間一掃而過。

洛景辰這傢夥?

哼!

他不可能放在心上!

一位將死之人,他又何必要去再意呢?

“敢動我的,可是要付出血的代價!”秦觀注視著遠方燈火通明的京城,喃喃自語冷冷一笑道。

可就在這時,他的電話響了。

接完電話,通話僅僅二十幾秒鐘,電話的另一頭就掛掉了。

“父親,這大晚上的到底有什麼事情找我?聽父親那緊迫的語氣,好像事情還挺嚴重的。到底什麼事呢?”秦觀一臉沉思。

與此同時,洛景辰與黃麗麗、花千軍正在一間帝王包廂中,品嚐著美味佳肴,喝著小酒。

“洛大俠,你到底與我麗麗表姐什麼關係?難道是男女朋友關係?可我應該是第一次見到洛大俠你吧?”花千軍也喝了不少酒,這使得他鼓起膽子來,問道。

花千軍之所以稱呼洛景辰為洛大俠,原因不難。洛景辰這廝年齡上比他大,但最重要的是酒量。

洛景辰這廝那酒量,簡直就是海量!

海量到花千軍這位有“小酒神”之稱的大酒量人都自愧不如!

“表弟,這俗語說得果然冇錯!酒壯慫人膽!這喝了酒,膽子都大了起來了嗎?連表姐的事情,你也要打聽!”洛景辰這話都還冇有說出口,一旁正在淺飲紅色葡萄酒的黃麗麗就冷聲說道。

黃麗麗這話,花千軍這位人高馬大的青年,立即猛然打了個激靈,連忙脫口道:“麗麗表姐,我該死!該死!我不打聽了!不打聽了!”

“千軍,你這膽子是不是太小了啊?連一個女人都怕,將來還什麼娶老婆?難道,還要娶個妻管嚴的老婆!那樣的話,這以後的日子可得什麼過啊!”花千軍的行為,令得洛景辰長歎道。

花千軍聽了,那叫表情一個瞥屈。

自己這位麗麗表姐,整就不是一般的!

他又怎麼可能不怕!

更何況,在武道這方麵上,麗麗表姐簡直就是完虐他十八條街呢!

故此,花千軍那叫一個有苦難言啊!

隻能夠,緊緊閉著嘴巴,喝起悶酒來。

“洛景辰,我們是不是該說正事了!”黃麗麗冷眼掃視了下洛景辰道。

“正事?恩!是該談正事了!這喝完酒,是該去滾一滾床單了!可麗麗老婆,滾床單這種正事你能不能說得隱晦點!你這麼光明正大的說出來,我有點害羞呢!”洛景辰一邊淡定的說著話,一邊臉色還浮現起了幾分紅光。

我去!

洛大俠,特麼也太無恥了吧!

但好像自己的麗麗表姐特彆吃洛大俠這種無恥的行為啊!

難道,洛大俠就是麗麗表姐的剋星?

花千軍暗暗為洛景辰翹起了大拇指來,同時心中也好奇的想道。

“洛景辰!你!”洛景辰那無恥般的話語,令得黃麗麗這位百變魔女,俏麗的臉蛋上都忍不住露出了層層慍怒之色,同時她更是氣得咬牙切齒說道。

“好吧!麗麗老婆,到底談什麼正事呢?你且說來聽聽,你這麼跟我打啞謎,我那會曉得!”洛景辰攤了攤雙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無奈道。

對麗麗老婆這稱呼,黃麗麗是一百個一千個的不願意聽到,可她也無可奈何。

洛景辰這廝那臉龐實在是太厚太厚了。

有時候,黃麗麗都會不禁想道,難道這就是臉皮薄吃不著,臉皮厚吃個夠嗎?

“你知不知道我未婚夫什麼來曆?”黃麗麗收斂起了嫵媚動人麵色的,旋即是一臉凝重,徐徐說道。

“不知道!”洛景辰搖了搖頭道,對那秦觀,他還真不知道其來曆背景。

可就算知道了,他也毫無畏懼。

他有屬於他自己的底氣!

“洛大俠,那秦觀背景可是不一般啊!京城頂級家族秦家人!若是秦家旁係子弟,我花千軍也絕不可能放在眼裡!問題,這人可是秦家嫡係子弟!非同一般啊!”花千軍臉上頗為鬱悶的喝著小酒,品嚐著桌麵上精緻而又美味的菜肴。

這還真是巧合!小爺我似乎也是秦家嫡係子弟!

洛景辰暗自嘀咕了句,臉上卻也是風輕雲淡的回答道:“然後呢?管他什麼嫡係子弟,像這等紈絝子弟我可不會放在眼裡!”

“洛大俠,秦觀可不是隻知坐吃等死的紈絝子弟!他擁有卓絕的武道天賦!如今的他,年齡不過二十五歲,實力估計已經達到了王者級修行人!同時,在軍事上,他也為咱們華夏國立下了諸多汗馬功勞,甚至還獲得了不小的軍銜。至於是什麼功勞什麼軍銜,這就不是我所能夠瞭解的了。”花千軍一臉感慨道。

愈說,他就愈是感覺有些羞愧。

與秦觀相比,他各方麵簡直就是被完爆。

當然,他唯一比過秦觀的,好像也就隻有身高了。

身高比秦觀高了點,可是這有什麼卵用呢!

“王者級修行人!軍銜!還行!還不錯!”洛景辰評價了句。

花千軍聽了那是猛然間瞪大了一雙虎目,表情更是展露出驚呆之狀,內心暗忖一聲道,洛大俠這特麼叫做還行?還不錯?這簡直就是吊炸天了啊!完爆百分之九十九的同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