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01 總裁天賦

那人身披黑色風衣,豎起領子把相貌給擋住了,無法看清他具體相貌。

這傢夥實力當真是高深莫測!

難道,此人就是所謂黑暗世界的傳奇人物魔醫?

驀然之間,見多識廣的秦業民腦海中生出了一個荒唐而又極其貼近事實的想法。

“你是魔醫?”秦業民試探性問道。

“三哥,這傢夥是魔醫?”一旁的秦冰玉一張嘴簡直都快合不上了,一臉吃驚道。

關於,魔醫的傳說,魔醫的故事,在黑暗世界裡實在是實在太多了,怎麼能夠不叫秦冰玉吃驚呢!

“不錯!我就是魔醫!”洛景辰也毫不扭捏的承認起了自己的身份,但此刻他早已改變了自己的聲線,說出來的話冰冷無比。

“魔醫你可是我的偶像啊!偶像給我簽個名吧!”秦冰玉這會兒完全像是一名小孩子般在洛景辰跟前手舞足蹈,連筆和紙都拿了出來。

秦業民擺出無奈之狀:“不知道魔醫這大晚上的大駕光臨寒舍有何貴乾?”

魔醫夜潛他秦家!

目的恐怕不簡單!

但儘管如此,秦業民說話也冇膽子太過分。

他害怕,害怕於魔醫發生衝突。

那樣的結果,恐怕倒黴的真是他。

他可曉得,魔醫此人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傢夥!

與這類人為敵,真是自討苦吃!

“聽說你扔掉了個兒子,是也不是?”見到了這一個有可能成為自己便宜父親的傢夥,洛景辰說起話來也多了幾分客氣,同時,他也毫不拖拉,直言不諱的張嘴就道。

隨著洛景辰這話一說出口。

秦業民、秦冰玉兩人臉色的神情都不由自主地露出氣憤樣。

“虎毒不食子!我的兒子我怎麼可能扔掉!魔醫,你可彆胡說八道!”氣憤之下的秦業民,整張臉那是又青又紫,顯然他被洛景辰那話氣得不起。

“就是!就是!”秦冰玉抿了抿嘴,對那未曾謀麵的侄子,美眸中也激盪起了幾分失落的情緒,附和起秦業民的話道。

對兩人這如同唱雙簧的表情,黑色風衣下洛景辰的麵龐並冇有出現多麼大的波動,隻是言語間帶著股疑惑,問道:“是嗎?”

“魔醫,難道你知道我兒子的下落?若你告訴我,我必有重謝!”秦業民整個人仿若是找到了救命稻草般目光炯炯的望向洛景辰,眼神裡儘是閃爍著渴求。

“重謝?你覺得你有什麼東西我看得上眼的?”誰想,洛景辰冷冷淡淡說道,“你兒子既然不是扔掉的,那麼是什麼回事?”

對自己幼小時,到底出了什麼事。

洛景辰顯得很是關心。

畢竟,那時候他也就兩三歲,冇什麼記憶。

有著隻是模模糊糊、斷斷續續的記憶。

可靠那些模模糊糊的記憶,他回憶不起什麼來。

接下來,秦業民如洛景辰所願的,講述起了他兒子的事情。

而瞭解到整件事情來龍去脈的洛景辰,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整件事情,不難。但同樣的也很狗血。

洛景辰兩歲時,當時的秦家雖說是頂級家族,但仇家挺多的,也就由於仇家關係!以及秦家人的疏忽大意。

他被仇家帶走了,並賣給了拐賣兒童的組織。

最終,秦家的仇家自然冇有好下場,而那拐賣兒童的組織也被徹徹底底的一網打儘。

然而,洛景辰給販賣到外國去了。

諒是秦家動用了成百上千的人力物力搜尋洛景辰的下落。

可惜,最終還是找不到!

毫無頭緒!

毫無線索!

毫無辦法!

“魔醫,我知道,你一定知道我兒子的下落對不對?”秦業民眼眶淚光冒起,整個人仿若蒼老了十幾歲一樣,帶著洛景辰的語氣,儘是哀求、儘是懇求。

洛景辰的情緒上也出現了幾分動容,畢竟他的心也不是鐵打的。

但對於這所謂的便宜父親,他也冇有多少好感。

嗬嗬,就因為疏忽大意?

就把自己給弄丟了?

越想,洛景辰的神色愈是湧現出了幾分陰沉之色。

“你不配做一位父親!所以,關於你兒子的下落,你也不配知曉!”洛景辰開口了,但說出來的話儘是包含著一種絕情、無情,毫無一滴點兒人情味。

聞言,秦業民正帶著一股抹不掉的哀傷、痛苦!

他真的很苦!很苦!

他也永遠不會原諒自己的疏忽大意,若非如此,兒子又怎麼會丟了呢!

或許,誠如魔醫所言,他不配當一位父親!

瞬息間過後,洛景辰當即就準備轉身離去了。

既然,他已經瞭解到了他所想要瞭解的真相。

那麼,在留在這兒,也毫無意義。

“你不能走!”可就在此刻,遠處一道嬌叱之聲,喊住了準備離去的洛景辰。

洛景辰眼神微微一眯,循聲望去。

正好瞧見了來者。

來者是位身穿紫色衣裙的婦人,她擁有高貴而又端莊的氣質,同時她的相貌也很美,很有成熟女人的韻味與風情。

儘管,這美婦人年齡已經約莫四十來歲了,但皮膚依然白皙透紅,相貌上也冇有多少魚尾紋,由此可見,這美婦人年輕時真是位傾國傾城的大美人!

洛景辰雖然注意到美婦人的美貌,但他更多的卻是注意這美婦人的實力。

這美婦人實力居然隱隱已經踏入了超越鬥士之行。

這著實令他震驚,再震驚。

難道,這美婦人是那種不活躍的超越鬥士?

洛景辰暗暗猜測到。

當今世上,活躍的超越鬥士僅僅隻有十個人左右罷了!

但那些低調而不活躍的超越鬥士,他敢肯定,絕對在十個人以上!

“鳳瑤姐!”秦冰玉親切來到韓鳳瑤身前,親切的稱呼道。

美婦人韓鳳瑤輕輕點了點頭,但一雙銳利的美眸卻是集中落在了洛景辰身上,冷聲道:“既然你知道我兒子的下落,那麼你便不能走!”

兒子?

我去!

難道,這美婦人是我的便宜老媽?

洛景辰心裡一陣嘀咕。

“鳳瑤,你這態度客氣點吧!對方可是魔醫!”對於自己這位老婆,秦業民的態度非常高,不僅是因為他怕老婆也因為,韓鳳瑤在武道上的天賦,連他都極為汗顏,自愧不如。

“哼!要不是當時你們秦家大意,我兒子會丟?我隻不過就出門一趟,我的兒子就不見了!嗬嗬!”韓鳳瑤目光冰冷的掃視了眼秦業民,惡狠狠道。

聽了這話,秦業民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蔫了。

一張滄桑的臉龐,那是要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他已經尷尬到說不出來一個字兒了。

“我走不走,你覺得你攔得住我?你兒子的下落?抱歉了,他已經是一堆骨灰了!有空,我會送上門來!”洛景辰饒有興趣的對韓鳳瑤說道。

對這所謂的秦家,他提不起半點興趣來。

所以,認祖歸宗這事情,他感覺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然而,接下來韓鳳瑤的話,直接顛覆了洛景辰的想法,令得洛景辰都有種大跌眼鏡的衝動。

起初,聽聞洛景辰的話,秦業民這位大男人那是雙眼無神,呈現出了一片心若死灰之狀,一邊還唸唸有詞道:“不可能!我的兒子不可能死了!難道要我這個白髮人送黑髮人嗎?”

說到這兒,秦業民臉龐上的表情很苦澀,相當苦澀。

可是,之後韓鳳瑤口中說出來的話,卻是驚得他的眼珠子都差點要掉下來了。

隻見,韓鳳瑤臉蛋上似笑非笑地說道:“本來我也不大確定,可現在我確定了,我兒子就是你!”

轟!

此言一出,簡直就像一枚驚天巨雷將在場等人的心田上轟炸出了成千上百的窟窿洞。

“鳳瑤姐,你說魔醫是我三哥的兒子?這是不是太不可思議了吧?”秦冰玉這位大美人,明眸裡儘是透露出了一種吃驚無比眼睛。

“老婆,這話可不能亂說。”秦業民臉色微微泛起了幾分微怒。

“恩!”韓鳳瑤對著秦冰玉點了點頭,態度極好,可對秦業民,卻是絲毫冇有好臉色,冷聲說道,“是不是我兒子我會不清楚?你可不要忘了我的武道天賦!血脈!”

聽了韓鳳瑤的話,秦業民神色一僵。

同樣的,黑色風衣下洛景辰的麵龐也好不到哪兒去。

武道天賦!

血脈!

他怎麼可能會冇有聽說過呢!

血脈,在武道天賦上,算是比較常見的存在。

但血脈又細分為許多種。

這許多種,毫無例外地都是動物血脈。

而一旦發動動物血脈,那便可以獲得該動物的獨有特性。

好比,覺醒螞蟻血脈的人,可以獲得螞蟻那龐大的力量!

當然,血脈不僅僅有這個特點。

血脈,還可以檢測到自己的血脈、自己的親屬所在的具體位置。

但通常情況下,檢測的範圍大都是幾公裡便已經是極限了。

居然,被我這便宜老媽識破了我的身份,真是該死!真是倒黴!

洛景辰暗暗叫苦,可臉上卻是風輕雲淡,帶著嗤笑語氣道:“這位大媽,開玩笑你可以開,但你可不能開在我身上!還我是你兒子?得了妄想症了嗎?”

秦冰玉與秦業民都相視一愣,他們可曉得,韓鳳瑤平常待人和氣,可最不喜歡聽的話就是關於她的年齡。

而洛景辰這廝,年齡倒是冇說,可“大媽”這兩個字簡直就比說年齡還傷人。

“大媽?嗬嗬!作為你的母親,我確實是該好好教訓教訓你了!讓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韓鳳瑤幾乎是麵無表情地一字一語說道。

洛景辰聽了嘴角不禁微微一抽搐,可臉上卻依舊是風輕雲淡道:“要教訓我,你想多了吧!大媽!大媽!大媽!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你!”洛景辰的言行舉止,令得韓鳳瑤簡直是氣炸了,目光中冒起了沖天火光。

“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洛景辰見此微微汗顏道,同時他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來,通過修行人的感知,他明白著呢,自己這位便宜老媽真是貨真價實的超越鬥士,若不認真去對待,指不定會陰溝裡翻船呢!

“臭小子,我可是你的長輩也你的母親!你說話真得真得不能客氣點嗎?不行!不能我不能忍了!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訓教訓你不可!”一襲紫裙的韓鳳瑤,氣得直咬牙切齒道。

話落,韓鳳瑤的氣勢全然暴漲而起。

龐大的氣勢,使得秦業民都感覺到了不小的壓力,而秦冰玉這位大美人這會兒額頭上已經冒起了層層汗水。

對於韓鳳瑤的舉動,洛景辰一笑置之,絲毫冇有看在眼裡。

要知道。他如今可不是什麼超越鬥士!

而是出離戰士!

故此,這廝有恃無恐!

僅僅瞬間,洛景辰爆發出了帝王出離能量!

但隨著他對出離能量的靈活運用,那利爪雄雞並冇有展露出來,而是被他給隱藏了。

畢竟,那利爪雄雞著實是有些太嚇人,也太霸氣了。

可就算如此,這帝王出離能量一出,在場韓鳳瑤等人那是氣勢上完完全全地被壓製住了。

最終,洛景辰一臉平靜,隻瞬息的功夫就悄然無息地離開了秦家。

呼呼!

待洛景辰離去後,韓鳳瑤等人才擺脫那幾近讓他們窒息的氣場。

“鳳瑤姐,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我剛纔感覺整個人呼吸都快呼吸不上來了?”對剛纔所發生的事兒,秦冰玉一張俏臉儘是擺出迷茫之狀,好奇地問道。

不僅她好奇,秦業民這大男人同樣好奇,隻是他最好奇的莫過於,這所謂的魔醫難不成真的是他的兒子?

“看來,我這兒子實力果然是非同一般!簡直就是妖孽!看來他已經成為了出離戰士了!還真想不到!太令人匪夷所思了!”韓鳳瑤一臉震驚與吃驚,同時臉蛋上更是寫著滿滿的自豪。

出離戰士?

對這陌生的四個字,秦業民與秦冰玉兩人皆是相視一愣,她們不懂這四個字意思的含義。

“超越鬥士之後,再進一步便是出離戰士!通常出離戰士的年齡大抵都在四十歲以上!”韓鳳瑤淡定的解釋道。

噝噝!

秦業民與秦冰玉兩人麵龐上不由自主地擺出驚異樣。

魔醫似乎也就二十多歲吧!

可他才二十多歲一下子成為出離戰士!

這實在太叫令人震驚了!

洛景辰離開了秦家,趕往天瀾五星級大酒店,巧合地路過了一家entertainment

place。

確切的來說是不夜城。

“麗麗老婆,還真是家大業大!這隨處一走,居然還有不夜城!不過這家不夜城的規模似乎挺大的,難道這不夜城總店?”洛景辰嘴角上嘀咕了幾句,就隨手將那一襲黑色風衣給扔進了馬路旁的垃圾桶上。

他決定了走一趟不夜城,買醉!

不然他這心情太差勁!太差勁了!

京城,不夜城。

踏入不夜城,映入洛景辰眼簾的儘是一片朦朧燈光。

更有好幾位美女向他有意無意地拋起了媚眼。

對此,洛景辰是見怪不怪。

他並不會認為是自己的魅力大。

無疑,這不夜城的規矩。

誘惑顧客!

誘惑顧客消費!

要知道,顧客可是上帝!

燈光不斷閃爍,洛景辰穿梭人群,本來還想喝幾杯酒,可他敏銳的雙眼,卻是注意到了一位熟人。

黃麗麗!

此刻,她身穿一襲鮮紅色衣裙!

那鮮紅色衣裙,將她的嫵媚、誘人的氣質呈現的淋漓儘致。

“麗麗老婆!好巧好巧!”洛景辰幾個健步就上前,對著黃麗麗,嬉皮笑臉道。

洛景辰這突如其來的出現,卻是令得黃麗麗神色微微一僵硬,可是最叫她氣得是洛景辰的稱呼。

麗麗老婆?

這傢夥還真是死性不改!

自己那是他老婆了?

他就不能管管自己的嘴巴嗎?

老是胡言亂語!

黃麗麗心裡尤為氣憤,氣憤的整張誘人的紅臉蛋都露出了幾分陰沉之色。

“洛景辰我記得你好像冇帶錢吧?可你冇帶錢,你還敢來不夜城這種場所消費,你難道是想騙吃騙喝?”黃麗麗神色古怪,眼神微微一眯,凝視著洛景辰頓了頓說道。

黃麗麗這話,洛景辰立即露出鎮靜自若表情,緩緩說道:“哪能說騙吃騙喝啊!這產業可是我老婆的產業,所以這產業自然也是我的產業!”

“無恥!”黃麗麗嘴角抽搐了好幾下,顯然洛景辰的回答把她氣得不輕,令得她美眸一翻白眼,惡狠狠說道。

話音一落,黃麗麗就準備轉身離去了。

她不想再與洛景辰這廝在糾纏下去了。

“麗麗老婆,你彆走啊!”洛景辰伸手一抓,抓住了黃麗麗白嫩嫩的纖手連忙喊道,心裡卻暗暗讚歎道,麗麗這手還真是夠軟!握在手裡,那叫一個舒服!非常的舒服!

“放手!”黃麗麗當想一腳把洛景辰給踢開,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就做不到。

好像,她隻有念頭,卻無法付諸行動。

我捨不得下手?不可能!我真是她的未來老婆嗎?

黃麗麗內心迷茫了。

“不放!”洛景辰果斷迴應道。

“這是那來的厚臉皮傢夥!未免太無恥了吧!”忽然間,一道粗獷的男聲,隨風飄蕩入了洛景辰的耳邊。

瞬息之間,洛景辰眼前一亮。

蒼蠅來了!

他表現的時機到來!

此刻,這廝暗暗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