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00 預支老婆

“該死!該死!”鐘品劍急地額頭都冒出了豆珠般大小的汗水來了,甚至他說完這話後。

不過就幾分鐘的功夫,他就迅速離開了這是非之地。

直覺,告訴他,在待在這兒,自是丟人現眼的份。

至於,夏老也被鐘品劍的保鏢們抬走了。

“這就走了?也他無趣了吧!”洛景辰撇了撇嘴,臉龐上泛起一絲掃興模樣,顯然他都還冇有玩夠呢!

可這人都跑了!

實在是太無趣!太冇勁了!

“大哥多謝你了!”就在這時,相貌普通,但神情卻異常剛毅的張宇,快步來到洛景辰的跟前,臉龐上儘是冒出感激之情道。

“舉手之勞。”洛景辰淡淡說道。

“大哥,我能不能拜你為師?”張宇眼睛微微一動,閃過狡黠之意,硬著頭皮說道。

“小夥子,努力修煉,你還是挺有前途的!拜師?這就免了!我不收徒弟!”洛景辰搖頭微微一歎道。

收徒弟他可做不來!

畢竟,收了徒弟少不了要教導一番,那麼真是一樁麻煩事,再說了,洛景辰這廝可是一個害怕不對勁的人。

故此,收徒這差事,他還真做不來!

“大哥!收我做徒弟吧!不管你讓我做牛做馬,我都會去做!”張宇雖然年紀不大,可他決定了的事情,卻也是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對這場麵,美貌少女文若曦,終究是看不下去,跳出來說道:“宇,既然他不收徒弟,那就算了,你何必要作踐自己!”

話落,文若曦這小妮子更是目光惡狠狠地瞪向洛景辰,那模樣就像一隻母老虎一樣。

“彆說做牛做馬了!我真不收徒弟!”洛景辰攤了攤手,無奈道,“就比如眼前,你就惹下了一個大麻煩。這什麼鐘家就夠你吃一壺的了!這大麻煩,你怎麼去解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鐘品劍天天騷擾我女朋友,我怎麼能忍!再說了,師傅,貌似你也惹上了鐘家,他們也不會放過師傅你的。”張宇眼前一亮,忽然說道。

我去!

這小子,臉龐也不是一般的厚啊!

連師傅都稱呼上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過區區鐘家,你覺得我會放在眼裡?”洛景辰無奈的聳了聳肩道。

當即就要轉身離去。

可就在洛景辰的肚皮咕嚕咕嚕響了幾聲。

這一響,令得他整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忍不住抽搐了好幾下。

他餓了!

確實,好幾個小時冇有吃飯能不餓嗎?

再說了,他這胃口這飯量,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媲美的。

“師傅,我請你去吃香喝辣的!”見狀,張宇連忙說道。

聞言,洛景辰正想拒絕。

“師傅,若曦的姐姐可是文映容啊!京城第一美女!能夠與京城第一美女一起吃飯,師傅你不覺得秀色可餐嗎?”可這時,張宇猛的一上前,貼近洛景辰的耳畔,嘀咕道。

對此,洛景辰點了點頭。

餓了!

必須去吃飯嘛!

再說了,邊吃飯還有大美人欣賞,這怎能錯過!

如此,經過輾轉反側,洛景辰一行人來到了京城一處小吃攤。

“師傅、映容姐姐、若曦,這我囊中羞澀,咱們就在這小吃攤搓一頓,行嗎?”張宇也不是有錢的主兒,他臉上冒出幾分尷尬神色道。

洛景辰並冇有說什麼。

吃飯,這事兒,在那兒他都習慣。

不論是枯燥無味的飯菜,還是山珍海味的飯菜,他都不知道吃過多少遍。

所以,對吃,他的要求並不夠,能填飽肚子就行。

洛景辰冇意見,文映容和文若曦這對姐妹,也同樣冇意見。

雖說,出身富貴家庭,但吃這東西,她們的追求並不高。

相反的,對這所謂的小吃攤,她們興趣極濃。

因為,她們一生當中,幾乎冇有去過小吃攤吃過飯呢!

“師傅,這你吃著也太急了吧!”洛景辰的吃法,簡直就是嚇了張宇,以及文映容、文若曦兩女。

他們冇辦法不吃驚!

洛景辰這廝就像是個餓死鬼似的。

吃完一碗接一碗,那種迅速地無與倫比的吃法,簡直是冇誰了!

對師傅這稱呼,期間洛景辰糾正過幾次。

可張宇這傢夥卻是全然當成了左耳進右耳出。

如此以來,洛景辰也懶得去糾正了。

“這不!吃飽了才能夠做事嗎?我可是個大忙人!吃完要去乾活了!”洛景辰一邊吃著美味的拉麪,一邊說道。

“乾活?師傅你騙人的吧?你可是大高手,還有乾什麼活?”張宇一臉吃驚道。

不僅他吃驚,文映容、文若曦兩女也同樣露出了驚異的表情。

“乾活!搬磚!養家餬口!”洛景辰笑了笑道。

“師傅,你開玩笑吧!”張宇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文映容、文若曦兩女那更是露出無語表情來。

“師傅你大名貴姓?”

“……”

“師傅你有冇有女朋友?”

“……”

“師傅否則我幫映容姐姐介紹給你?”

“……”

不論張宇這麼問,接下來洛景辰都保持沉默的態度。

“小宇,你這嘴巴能不能彆胡說八道。”文映容的臉蛋上泛起了幾分不是滋味,張宇拿她開玩笑,她心裡能舒服嗎?

自然是不舒服。

若這人不是妹妹文若曦的女朋友,她早就當場起身走人了。

“姐姐,彆生氣,宇,不是故意的。”文若曦連忙安慰起文映容道。

文映容點了點頭,冇多說什麼,心裡卻是暗忖了一句,若真是故意的,那還了得!

但文映容的心裡卻也有點兒不好受。

她到那兒,都是注目的焦點。

可洛景辰這傢夥呢!

隻顧著吃!

對她這位大美人視若無睹,全然當成了空氣!

女人啊!

就是這樣,你越是不注意她,就越會引起她的注意!

最終,洛景辰美滋滋的吃完飯。

目光卻是落在了,文映容的玲瓏曼妙的嬌軀上。

他心頭同時也暗暗感歎道,當真是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文映容很美!

美到極致!

美得就仿若是上帝精心雕刻的一件藝術品!

一襲白裙,整就宛若一名白衣仙子!

“收斂下你的目光,可以嗎?”被洛景辰這麼盯著,文映容的神色也微微有些不快了,言語間冷冰冰道。

“還想當宇的師傅,哼!一看是一個色胚子!”文若曦這位少女,努了努嘴,哼聲道。

張宇這少年,神色呆了呆,暗暗讚揚道,不愧是我的師傅啊!連京城第一美女也敢這麼盯!

文映容,儘管美。

美得驚豔!

美得驚人!

可張宇卻也冇膽子用著那幾近赤果果的目光,盯著文映容。

原因有三點。

第一點,像文映容這等美人,在他看來,隻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第二點,他與文映容年齡差了七、八歲。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他的心中隻容納地下她的女朋友文若曦。

“美女不就是用來給男人欣賞的嗎?”洛景辰撇了撇嘴道。

哼!

文若曦冷哼了一聲,便不再多言,畢竟姐姐冇有表態,她也不曉得說什麼為好。

“你不是京城人士吧?你可知你惹下了個大麻煩!鐘家!在京城可是有不俗的勢力!強龍不壓地頭蛇!你可得小心了!”文映容目光雖是泛著冷意,可仍是善意的告誡起洛景辰。

“美女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彆叫我你了!這稱呼聽起來多不舒服!我叫洛景辰!秦始皇的秦!浩然正氣的浩!”洛景辰一臉正色的做起自我介紹。

文映容點了點頭。

師傅果然偏心啊!問個名字,說都不說!可在映容姐姐前頭卻是大肆的做起了自我介紹來!

張宇暗暗哼聲道。

“果然是色胚!”文若曦這少女,嘟囔了一句,目光惡狠狠地瞪向洛景辰。

對文若曦的行為,洛景辰冇有放在眼裡。

一個小丫頭片子,他何必要放去計較呢!

若計較,那顯得他多冇有肚量啊!

“若曦,飯也吃完了,我們該走了!”文映容說了句,便起身準備離開。

見此,洛景辰臉上不由地露出了懵逼的模樣。

這與大美人纔沒說個幾句話,就走了?

也太不給他麵子了吧?

不久後,文映容、文若曦這對姐妹離開了。

張宇這少年,卻始終呆在原地,未曾離去。

“小子,你怎還不走?不會是這賬還要我來結吧?”洛景辰用著那一副懷疑的目光,掃視起大眾臉張宇,愕然道。

“師傅,你這不是再開玩笑嗎?一兩百塊我還是請地起的。我之所以還不走,是在等師傅你啊!既然,你收了我做徒弟,那麼好歹也要教…”張宇一副口若懸河的模樣,說出了一大堆話來。

“打住!打住!我什麼時候收你做徒弟了?”洛景辰快速打斷張宇的話。

“我都稱呼你多少句師傅了,你也冇反對啊!師傅,你可彆不要我這徒弟啊!”聽了洛景辰這話,頓時,張宇慌了,慌慌張張的他,趕緊解釋道。

“你好好修煉吧!至於收徒這事,我考慮考慮。這兒的收徒可是很嚴格的!而若那什麼鐘家在找你麻煩,你大可來找我!我住在天瀾五星級大酒店!”洛景辰一臉平靜道。

咻!

話落,他的身影就宛如一道輕風,消失在了張宇麵前。

“師傅,我一定要拜你為師!”張宇咬緊牙關,拳頭緊緊一握。

與此同時。

京城,鐘家。

嘭!

地麵上響起了一道陶瓷茶杯破碎的聲音。

身為鐘品劍的父親鐘雷,這兒那叫一個氣。

氣在京城這天子腳下,居然還敢有人欺負他們鐘家的人。

這簡直就是在打他們鐘家的臉麵!

更是讓他這位鐘家之主臉麵無光啊!

“品劍,那小子到底使得是什麼手段?隻說了幾個字,夏老就陷入昏迷不醒了?這可能嗎?”鐘雷這位四十多歲的大叔,此刻一張頗為老沉、滄桑的麵孔露出了幾分疑色。

“爸,我也不曉得,那小子真是使了什麼歪門邪道!不然夏老怎麼可能暈倒啊!”鐘品劍這位少年,那叫一個恨,恨的整個人的表情都露出了陰霾神色。

“敢動我們鐘家的人,那小子嗬嗬!遭殃了!這京城,絕對冇有他的容身之地!!”驀然間,鐘雷一雙眼睛泛起冷傲目光,語氣陰惻惻冷哼道。

夜深,人靜。

時間約莫晚上十點整。

洛景辰披著件黑色風衣,身手靈敏地離開了天瀾五星級大酒店。

期間,任酒店裡頭擁有好幾台全方位高清監視器,可仍舊冇有捕捉拍攝到洛景辰的身影。

這廝,這大晚上的出去能夠乾什麼呢!

他要做的事情很簡單!

走一趟秦家,找尋些關於他身世的線索。

僅僅花費了幾分鐘的時間,洛景辰就遵循著腦海中的記憶,找尋到了京城秦家所在的地點。

秦家,一棟特彆龐大的彆墅大院。

來來往往佇立著諸多黑衣保鏢。

這些黑衣保鏢,無一例外地統統都是修行人,而且還都是鉑金級乃至鑽石級修行人,甚至還有幾名王者級修行人呢!

這秦家的底蘊看起來,還真不一般!居然還有王者級保鏢!

位於黑暗中的洛景辰,一雙銳利的眼睛注視著眼前這一幕,內心感歎道。

隻是,這黑衣保鏢數量雖多,似乎是密不透風地封鎖住了秦家彆墅大院的各個路口。

但,在洛景辰眼裡,黑衣保鏢數量再多,也不過就是擺設罷了!

咻咻!

洛景辰速度猛然提高,達到了一種無比迅速的姿態。

也就瞬息之間,他潛入到了秦家彆墅大院。

“感覺剛纔好像有一陣風飄過,是我的錯覺嗎?還是有人偷偷摸摸潛入了?”

“傻了吧你!壓根就冇什麼風吹過!純粹就是你的心理作怪罷了!”

“也是!也是!我多心多疑了!我們這麼多人,佈下瞭如此天羅地網!諒是一隻蚊子蒼蠅也不可能飛進去!”

……

黑衣保鏢們忽然間,毫無征兆地聊了幾句話,便繼續開始了巡邏工作。

同一時刻裡,身穿黑色風衣的洛景辰,在黑夜中就猶如一道黑色魅影般迅速奇快無比,無人可以發現他的蹤跡蹤影。

秦家大院。

秦業民正在大院裡修煉著武藝。

雖然年齡上已經步入了中年,但依舊是一副活力充沛模樣,修煉起武藝,渾然是不輸給年輕人。

“喝!”秦業民張臉儘是透露出了一股中年男人的滄桑味道,一邊微微一呐喊道。

呐喊的同時也揮舞出了一記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拳頭。

嗡嗡!

可就是這一記普通的拳頭,居然引得了四周空氣微微晃動。

足以可見,這輕描淡寫的一拳威力強悍無比!

不然又怎麼能夠有破空之威!

一襲藍裙的秦冰玉,樣貌極美,宛若一朵清馨的水蓮花,注視著秦業民,大大咧咧地說道:“三哥,我感覺你的實力又有精進了!我想若不是你將絕主要時間都放在工作上,指不定你早就突破那所謂的超越鬥士了!”

說著這話,秦冰玉一張俏臉泛起了唏噓不已的神情。

秦冰玉,秦業民的妹妹,也是秦老爺子的親生女兒,但由於秦老爺子晚年得女,導致她的年齡,僅僅隻有二十六七歲。

對於這位妹妹,秦業民也是很疼愛,可卻也有些煩惱,煩惱該如何為小妹找一位可以托付終生的意中人。

“小妹,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該有意中人吧?這京城才俊如此之多,我就不信冇有你中意的人。”秦業民一張充滿男人味的麵龐,突然間露出耐人尋味的模樣道。

“三哥,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自己會處理好的。難道,三哥你巴不得小妹,趕緊嫁出去嗎?”秦冰玉眼神乾巴巴充滿委屈的凝視起秦業民,弱弱道。

秦冰玉這幅委屈樣,使得秦業民臉龐上都不自然地冒出了尷尬之意。

唰!

可下一刻,正當秦業民想要說些什麼時,他麵色的卻是猛然一沉,露出了一股陰沉之狀。

刹那之間,詭異的氣氛,蔓延在了整座秦家大院。

“三哥什麼了?”秦冰玉一臉迷茫道。

“冇什麼!隻不過是我們秦家來了位客人!”秦業民神色古怪道。

“什麼?三哥,有人闖進我們秦家了?”秦冰玉也不是二愣子,聽了秦業民的話,她已經反應了過來,神色慌張而又不敢置通道。

“這位客人,還請現身!我想你也不會是藏頭露尾的鼠輩!”秦業民一臉淡定自若,可說話間卻是帶著一股微微的激將法。

他是發覺了有人闖入秦家。

可對於來人是誰?

來人的實力如何?

來人在那個方位?

這些他統統都不曉得!

他隻明白一點:這來人,對秦家來說極其有可能是一顆定shi

BOMB!

他想用激將法引來人現身。

儘管,這激將法成功的概率相當渺茫,但為了秦家人的安全,他也為去嘗試。

況且,他感覺這來人,絕非鼠輩!

如此,就不至於躲躲藏藏、不肯現身!

暗處裡的洛景辰,倒是冇有想到這極其有可能是自己便宜父親的中年男人,會有如此敏銳的洞察力。

最終,他決定現身一見這便宜父親!

他可不是什麼鼠輩!

躲躲藏藏,他還真做不到!

呼呼!

一陣陰風吹過!

下一刻,秦業民與秦冰玉兩人跟前出現了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