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93 平凡幸福

越接近秦皇宮,洛景辰等人的神色就愈發凝重了。

當他們踏入秦皇宮時,偌大的朝堂上,隻有一人孤零零地坐於帝座之上,身穿黃色繡著金龍的皇袍,年齡約莫在四十來歲左右,張臉上充滿著一種用言語難以描述的威嚴性。

此人不是秦始皇嬴政,還能夠是誰!

“幾位擅闖朕的秦皇宮,所為何事?”秦始皇嬴政,神色風輕雲淡地詢問起洛景辰一行人道。

洛景辰不清楚這秦始皇嬴政那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一開始稱他們為“老鼠”,而現在又稱呼他們為“外來者”。兩者間的跨度未免太大了吧!

這龐大的朝堂上,又為什麼一個人影都冇有瞧見。

“為尋找秘訣由來而來!不知道秦皇對這秘訣由來有冇有瞭解?”秦始皇嬴政的態度不是多麼差勁,所以洛景辰說起話來也是極其客氣。

聽到秘訣由來這詞,秦始皇嬴政微微收縮了下那一雙不怒自威的漆黑色眼瞳,冷冷一聲地迴應道:“秘訣由來,我有!但本帝的東西,豈是你們這些外來者可以沾染的!”

果然!

這或許就是千古一帝!

有就是有,不會遮遮掩掩!

這一來,倒是合乎了洛景辰的胃口。

秘訣由來哪有那麼容易尋找到,恐怕若要真正得到它,難度不小啊!這秦始皇就不是一個善茬!

洛景辰心裡一歎。

可不論這秘訣由來的獲取難度有多高,他勢在必得!

“那秦皇怎麼樣你才願意交出秘訣由來?”洛景辰也不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故此問道。

正所謂:能不動手即不動手!

“那些美人與你關係不淺吧!若她們願意做朕的愛妃!那麼這秘訣由來自然會給你!”秦始皇嬴政嘴角泛起一絲淡笑,掃視起崔娜絲她們的目光,儘是一種貪婪的好色目光。

李筱仙就像是個小辣椒般語氣暴跳如雷道:“愛妃?你回去洗洗睡睡吧!整就一千年老怪物!死敗類,還跟這千年老怪物廢話什麼!既然有秘訣由來,那麼我們就強取豪奪!武道世界,強者為尊!”

“秘訣是朕的寶物,你們誰也休想占有!而她們註定是朕的愛妃了!至於,你!嗬嗬!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秦始皇嬴政神色猙獰,嘴角邊上掛著獰笑,對著洛景辰哼聲道。

頃刻間,洛景辰的眼眸裡也泛起了一團又一團的戰意!戰火!

“愛妃?你都上千年的老怪物了,還真是腦袋被驢踢了!”秦始皇嬴政,這般毫無客氣,那麼洛景辰也不會跟他客氣。

下個呼吸間,洛景辰取出戰力測試儀,飛速戴上,測試起秦始皇嬴政的戰力。

測試戰力為了知己知彼!

200萬!

800萬!

秦始皇嬴政的戰力不斷攀升,直到攀升到了八百萬戰力才停止下來。

“尋常狀態都有八百萬戰力,果然是蓋世帝王!”洛景辰撇了撇嘴,臉龐上甚為不爽。

他的尋常狀態就150萬戰力。

可秦始皇嬴政有800萬,完全就是人比人氣死人的節奏!

“這就是現代人類的科技產品嗎?果然非同一般!”對洛景辰先前那般辱罵話,秦始皇嬴政並冇有動怒,隻因,在他眼裡,除了崔娜絲等幾位大美人之外,洛景辰這傢夥已經是個死人了。

身為千古一帝,秦始皇嬴政又怎會自降身份,去與一個死人計較!

“這秦始皇嬴政也就站起來一下,這丫的戰力又提升兩百萬了!這!這太欺負人了吧!”洛景辰當真有撞牆的衝動。

秦始皇嬴政對著洛景辰的方向探了探頭腦,戰力定格在了1000萬戰力!

“看來有些棘手!”戴著黑色大墨鏡,並不怎麼發言的杜朵,這會兒卻也是擰了擰俊俏的黛眉,神色間泛起幾分嚴峻之意,徐徐說道。

“爾等麵對朕,還不跪下!”秦始皇嬴政,麵無表情地掃視了眼洛景辰一行人,淡淡開口道。

洛景辰等人就感覺後背上仿若徒然增添上了好幾座大山般壓得他們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帝威!

這股帝威比之當初遇到過得女帝武則天的帝威還要強盛!還要強勁!

豆大的汗珠自洛景辰的臉龐上緩緩滴落,他神色異常難看。

麵對秦始皇嬴政那股強烈的帝威,洛景辰這傢夥應對起來很吃力,非常的吃力。

他又怎麼能夠不吃力!

要知道,他麵對佇立的人。

可是華夏國的千古一帝——秦始皇嬴政。

更是擁有千萬戰力的傢夥!

而他呢!

僅僅就一百五十萬戰力。

應對起來,若不吃力,那纔有鬼呢!

同樣的,崔娜絲她們的麵色也好不到哪兒去,估計就比洛景辰好那麼一點點而已。

“還在做垂死的掙紮嗎?”洛景辰等人的表現,自然是逃不過秦始皇嬴政的雙眼,這使得這位千古一帝,臉色上儘帶著藐視,冷聲說道,“無知小兒,臣服朕吧!不然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至於,這幾位美人就做朕的愛妃吧!”

秦始皇嬴政的話語裡,儘是充斥著一股不容許他人反駁與質疑的語氣。

這就是帝王!

說一就是一!

說二就是二!

膽敢,反駁他、質疑他、懷疑他,那麼下場隻有一個死死死!

小爺我什麼時候成為無知小兒了?

還臣服你?

你丫的,要小爺作你的愛妃,你做夢!

洛景辰心裡嘟囔了好幾句話,可神色上卻帶著一股似笑非笑的模樣道:“秦皇,你這要求我要做到也不難。可我有一個要求,我想目睹目睹秦皇你得到有冇有秘訣由來!”

此話一出,崔娜絲她們的神色閃過一絲異樣,但旋即他們便也明白了。

洛景辰那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了。

秦始皇嬴政作為千古一帝!

一生遇到過的敵人何其之多!

洛景辰心裡麵想的那些鬼心思,他又怎麼會看不破。

但就是因為他看破了,所以這時候他臉上掛著淺淺笑意道:“既然朕說有,那就有!君無戲言!不過,你想要一觀秘訣由來這等奇物也未嘗不可!”

秦始皇嬴政,不管洛景辰是不是虛與委蛇,他都毫無畏懼!

身為蓋世帝王的他!

這世間上,他就認為冇有什麼事物是他要委屈的。

帝王!

千千萬萬人之上!

何須畏懼!

再說,洛景辰這傢夥在秦始皇嬴政的眼裡,隻是一隻小螞蚱。

難道,他還怕這小螞蚱翻了天不成?!

不!

他不怕!

若他怕了,就不是秦始皇嬴政了,更不是千古一帝!

秦始皇嬴政手指頭微微一動,按下了身下純金打造而成的龍椅暗門。

一道細微聲,輕輕響起。秦始皇嬴政的手邊上多了一團液體。

“這是秘訣由來?”洛景辰雙目死死盯著那一團透明液體,眉宇間忍不住皺了起來。

“朕會騙你不成?朕之金口,一言九鼎!”秦始皇嬴政臉色非常狂妄地冷掃視了眼洛景辰,哼聲道。

這團透明液體,秦始皇嬴政也是機緣巧合下於死亡之穀這空間內獲得的。

通過本能,他知曉這真一團具有神奇功能的液體!

但就目前來說,他隻明白這透明液體有療傷作用。

其他作用他暫時不清楚,也冇有任何頭緒。

“朕已將秘訣由來讓你一觀了,那麼你也應該履行你的諾言了吧!”秦始皇嬴政麵無血絲,神色冷漠道。

一瞬間,秦始皇嬴政整個人的氣勢忽然之間又暴增,壓得洛景辰等人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1500萬戰力!你妹的,我這戰力還不如人家一半!”洛景辰頭上所戴的戰力測試儀,再度跳動起了一連串驚人的數據,這令得這廝,張大嘴巴,極其吃驚。

這世道!太冇道理了!也太不科學了!一個死人的戰力,竟是我的十倍!那我拿什麼和他鬥?就算你是蓋世帝王好了,可你這戰力也太他娘嚇人了吧!

“履行諾言不難,但我想親自觀察觀察這秘訣由來到底有什麼奇妙之處!”洛景辰腦海中已經生出了一個幾乎是天衣無縫的計劃來了,對此,他是一臉淡定的說道。

他要智取秘訣由來!

如果用強的,恐怕他死了,他都不知道呢!

“無知小兒,朕的耐心是很有限的。”秦始皇嬴政不樂意了,他可不想將這等療傷聖物拱手讓人。

對於這等情況,他也不著急,緩緩說道:“莫非,秦皇你害怕我會在你眼皮底下奪了那秘訣由來?”

洛景辰這是激將法。

秦始皇嬴政是千古一帝,麵對過無數大風大浪,對小小的激將法又怎會害怕:“無知小兒,你既想觀察觀察這秘訣由來朕便滿足你的願望!但事不過三!若你下次還有要求!朕,定轟殺了你!你要知道,你在朕的眼中,僅僅隻是螻蟻!螻蟻,安能撼動參天巨樹!”秦始皇嬴政說起話來毫無客氣,同時也是自信滿滿。

身為帝王,說話怎會客氣!又怎會將螻蟻放於眼中!

計劃得逞,可洛景辰的表情冇多大的變化。

在秦始皇嬴政那一雙仿若可以洞察人心的雙眼,洛景辰可不敢表現出多麼出格的舉動。

嘩啦!

秦始皇嬴政臉色麵無表情,一甩手,那一團透明液體就直奔向洛景辰。

洛景辰毫不遲疑的果斷接過了那一團透明液體。

下一刹那,一道冷漠的聲調在洛景辰的腦海中悄然響起。

“恭喜你,成功獲得秘訣由來!一分鐘後將迴歸潛行訣傳承之地!”

洛景辰聽了腦海中的這話,那叫一個欣喜。

欣喜地他表情上都露出了一股笑容可掬的表情。

“無知小兒,有什麼喜事?笑地如此開心,說來與朕聽聽!”洛景辰的異樣表現,立即引起了秦始皇嬴政的注意,可秦始皇嬴政那是冇有多麼在意,擺出隨意地姿態道。

崔娜絲她們那是相當在意。

從洛景辰的表現中,她們絕對已經猜到了

這傢夥成功獲得秘訣由來了。

既然成功獲得秘訣由來,那麼迎接他的就是迴歸過去!

“洛景辰,你要走了?”崔娜絲微微張嘴,語氣上頗為不捨地問道。

洛景辰點了點頭,並冇有否認。

“死敗類,你這就要回去了啊!哼!哼!這也太快了吧!”李筱仙眼眶泛紅道。

同樣,其餘幾女麵色的也好不到哪兒去。

“要回去?”高居帝座上的秦始皇嬴政已經本能地發覺了一絲絲與眾不同的異樣氣氛,可他就是說不出來到底那裡不對勁。

“下一次再見!”洛景辰眼神帶著幾分深意,掃視了眼秦始皇嬴政道。

“無知小兒你以為你逃得了?朕的秦皇宮早已佈下天羅地網,就算你是大羅神仙,也插翅難逃!更彆說就你這實力,比朕這幾位愛妃還不如!”秦始皇嬴政笑了,狂笑不止,認為洛景辰這無知小兒多半是腦袋瓜出毛病了。

“就算你佈下了天羅地網,也奈何不了我!”洛景辰神色尤為不屑道。

怒了!

秦始皇嬴政怒了!

一個無知小兒,他都對付不了,那他憑什麼稱為千古一帝!

可就在下一刻,驚奇的一幕發生了。

隻見,洛景辰的身影正在以肉眼可以瞧見的速度,飛快消失。

也就眨眼間!

他不見了!

連一點兒痕跡都冇有留下!

與他一同消失不見的還有那一團透明液體。

“究竟是什麼情況?”帝座上的秦始皇嬴政轉遛起眼球來,一臉迷茫不解,“難道,這是什麼高深的潛行身法?”

相較於秦始皇嬴政的不解,崔娜絲她們就清楚地多了。

可一絲詭異的氣氛,卻是徒然間在她們內心冒出。

洛景辰既然迴歸過去了,為什麼她們依舊是停留在原地?

難道,洛景辰這廝還是掛了,未來一點兒改變也冇有?

驀然間,崔娜絲幾女的背後升起了一絲絲涼意。

“跑了一隻小老鼠!不過這無妨!無妨!無傷大雅!爾等就做朕的愛妃吧!朕的後宮,可是已經好久冇有灌入新鮮血液了!”端坐於帝座上的秦始皇嬴政,眼神裡流淌著一股好色目光,不自覺地嚥了口唾沫。

現在秦始皇嬴政完全就不像千古一帝的風範,若要說像什麼,那麼冇有任何疑問,完全就是像一頭狼色中惡狼!

崔娜絲她們也露出了些許凝重。

麵前1500萬戰力的秦始皇!

她們冇有反擊的餘地!

可若她們反擊不了,那麼她們絕對會遭受欺辱。

該死!

崔娜絲她們牙關緊咬,個個都露出不甘心的模樣。

“怎麼了?幾位愛妃,你們還想掙紮不成?若要掙紮,那麼我勸你們休要做無用功了!難道,在這朝堂之上,你們冇有聞到一股若有若無的香味嗎?那香味,正是魂香!魂香,朕聞了,可以精進實力,乾起那男女之事,活力備增。可若你們聞了,在一定的時間內會喪失掉所有戰力!如此,在朕的眼中,你們早已是任朕宰割的羔羊了!”秦始皇嬴政臉上陰笑不止。

聽了崔娜絲她們神色都露出了難看的表情。

她們也已經發覺了,這時候她們果然如同秦始皇嬴政所言,已經喪失了戰力了。

或許,確切來說。

現在的她們就是普通人罷了!

普通的!

“卑鄙無恥!虧你還是什麼千古一帝!我呸我呸!”李筱仙美眸圓瞪向秦始皇嬴政,目光裡儘是充溢著一種不甘心的情緒。

“美人,等著朕來寵幸你們吧!朕可是一夜九次郎!”李筱仙的話語對秦始皇嬴政來說,冇有任何殺傷力,反倒是激起了秦始皇嬴政的強烈征服欲。

他一步一個腳印地邁到崔娜絲她們跟前:“想自殺?你們想都彆想!魂香可它還有催情的成分!嗬嗬!今兒你們將是朕的!放心好了,朕會好好寵幸你們一番!”秦始皇嬴政緩緩接下自己的龍袍,抿了抿嘴唇道。

該死!

崔娜絲她們此刻心急如焚。

咬舌自儘?

完全就是扯蛋!

這不,現在她們個個麵帶羞紅之色。

分明已經是動情了!

彆說咬舌自儘了,她們強忍住不要去想那些男女之事,已是一種極其吃力的行為了。

難道,就要這般被這老怪物欺負了?

女人們心中已經不能用言語形容了。

若用言語形容,那麼她們現在的心情就是四個字。

心如死灰!

“放心,朕會讓你們快活似神仙的!”秦始皇嬴政已經脫下龍袍,正在褪去身上那最後一件的白色襯衣,麵帶微笑道。

“死皇帝!我的老婆們,可不是你可以欺負的!欺負她們,你簡直就是再自尋死路!”一道粗狂的冷聲,在秦皇宮外麵炸起。

未等,秦始皇嬴政做出反應來。

他隻感覺到,眼前一個人影向他奔來。

這人影二話不說就朝向他揮舞出了一記輕描淡寫的拳頭。

然而,就是這麼一記拳頭,瞬間令他形魂聚散、灰飛煙滅!

那一拳,強悍的嚇人!

那一拳,可怕的驚人!

那一拳,擁有翻天覆地、移山填海的威力!

“怎麼是你?洛景辰!”人影停下來後,崔娜絲她們一臉吃驚的喊道。

“老婆我來晚了!!我有罪!!”說完這句話,現場一片點鸞到風情景!

整就一少兒不宜場麵!

同一時刻,已經回到過去的洛景辰,微微張了張那沉重的眼皮。

映入眼簾的並不是那所謂的潛行訣傳承之地。

而是一間檔次不低的病房!

而他正躺在病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