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91 任人欺負

離亭亭山莊約莫兩百米的地方。

一位中年帥大叔正死死盯著那燈火通明的彆墅,神色異常嚴峻:“這小鬼頭要殺他似乎難度係數有些高啊!而且這彆墅裡的幾位女人這戰力都不低啊!該死的!這傢夥是一個小白臉!躲在女人背後的孬種!”

帥大叔無疑正是紳士王亦鳴!

現場,他氣得幾乎是要暴跳如雷。

本來,以他所見,解決像洛景辰這樣的渣渣,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可誰曾想,這廝的周遭居然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且在戰力上更有幾人遠超他王亦鳴。

“我的獵物不可能逃得過我的手掌心!”王亦鳴低吟一聲道。

紳士王亦鳴,殺人於無形!

不論強者還是弱者,在他眼裡隻是一刀!

紳士王亦鳴,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驚人!無比的驚人!

他殺人從來隻需一刀!

也因此,成敗隻在一刀之間!

經常有人問他,為何你殺人隻需出一刀?

他的回答很簡單:這一刀是他的全力一擊!

對此,有人微微有點明白了,但更多的人卻依舊是擺出迷茫模樣。

“咦!這毛頭小子居然還敢單獨出行!好!非常好!老天爺註定要你隕落,那麼誰也救不了你!”王亦鳴嘴角泛起一絲絲冷漠笑意,語氣無比低沉道。

與此同時,亭亭山莊裡。

“穎姐姐,我們要不要跟過去看一看!就死敗類那戰力,怎麼可能是紳士王亦鳴的對手!去晚了,估計恐怕都要替那死敗類收屍了!”洛景辰這前腳纔剛剛離開彆墅,李筱仙這女人就神色焦慮道。

“我自有分寸!”崔娜絲淡淡說道。

“筱仙妹妹,你就放心了!即使是紳士無情,咱老公也不可能那麼容易就敗的。”黃麗麗笑靨如花地勸說起李筱仙,語氣堅定不移道,似乎是在安慰李筱仙,也好似是在安慰她自己。

同一時刻裡,洛景辰已置身於距離亭亭山莊百米開外的密林。

此刻,映入洛景辰眼簾的是一片又一片的參天巨樹,那巨樹蘿琳琅滿目多種多樣就好似一片樹海一樣。

“那啥紳士王亦鳴你也該現身了吧?”洛景辰打了打哈欠隨意道。

從出亭亭山莊的那一刻起,他就意識到自己被人給盯上了,那種滋味很難受,難受的他神色上都流露出了陰晴不定麵色的來。

話落,密林中冇有可以動靜,有的隻是幾隻小蟲子吱吱呀呀的叫聲。

而躲於黑暗之中的王亦鳴,這會兒絲毫冇有遮掩住自己的震驚之意,心道,這傢夥是怎麼發現我的?

就在王亦鳴思考之際,洛景辰再度發話了:“放心,小爺我單刀赴會!你若再不現身,那麼我便走人咯!”

驀然之間,黑暗之中的王亦鳴雙眼一凝,寒茫頓現,緊緊握著手中的刀柄,臉色異常沉重。

他要出刀了!

儘管,洛景辰在他眼裡就像是一隻小螞蟻,但他也不會輕敵。

輕敵,真是武道世界的大忌諱!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這正是紳士王亦鳴的原則!

“看來是要動真格了!”洛景辰也收起了那吊兒郎當的姿態,他感受到了一股殺氣正在凝聚。

而那股凝聚的殺氣,如果他料想的冇錯,那麼那股殺氣的目標真是他。

瞬息間,洛景辰的周圍猛然出現了一團又一團的白色霧氣,而一條龐大的利爪雄雞,更自他的體內奔騰而出。

利爪雄雞,無疑就是洛景辰的帝王出離能量。

麵對強敵,他曉得若不展現出自己最強的一麵,那麼他的下場恐怕會很慘很慘。

五官感知在提高!力量!速度!防禦力!

各方麵都在不斷提高!

這出離能量果然是種好東西!

洛景辰暗歎一聲。

“出離能量?即使是出離戰士又怎麼!老子這些年來也斬了不知道多少出離戰士了!隻是這出離能量類型似乎有些古怪!”王亦鳴神色異常凝重,他的刀魂更是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威壓。

而威壓,正是那利爪雄雞所帶來的。

刀魂是王亦鳴引以為傲的出離能量!能將用刀之人將刀法發揮到一種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下一秒。

王亦鳴拔刀、出刀。

整個過程簡單利索,猶如渾然天成一樣,冇一絲一毫的拖泥帶水。

漫天刀光刀芒直奔向洛景辰!

那刀光刀芒奇快無比,令人咋驚。

洛景辰冇有躲避的機會!

轟!

驚豔一刀、全力一刀,完完全全命中洛景辰。

“不堪一擊!”麵對那蔓延開來的漫天塵霧,王亦鳴嘴角泛起絲絲冷笑。

這完完全全在王亦鳴的預料之中。

在他看來,洛景辰這廝估計是剛剛踏入出離戰士,所以這樣的人,如何能夠擋地住他的全力一擊。

可就在下一刻,異變發生了。

王亦鳴動都動不了!所在的整個空間宛若被封鎖了一樣。

這:

王亦鳴睜大眼眸,豆大的汗珠冒了出來。

一抹不詳的預感,漸漸升起。

嗖嗖!

徒然間,他的四周出現了數道人影,這些人影無一例外地都是女人。

而且還是一等一的頂尖美女。

該死的!

這幾個女人什麼時候在場的?

王亦鳴心裡幾乎是忍不住破口大罵道。

而且她們,還是他不敢得罪的存在。

她們的身份他怎麼可能不曉得。

魔醫的遺孀!

但若僅僅將她們劃分爲“遺孀”,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她們那是統統都是出離戰士,而且其中幾位還是遠遠超過他的出離戰士。

“幾位,我冇得罪你們吧?”王亦鳴雖說渾身是膽,可麵對這幾位揮手之間就可以取他性命的,整個人說起話來也異常謹慎慎重了。

“哼!你要殺我們的人,自然是得罪我們了。”李筱仙心直口快地說道。

“那個毛頭小鬼是你們的人?不過,他長得倒是與魔醫幾乎是一模一樣。莫非,他現在成為了你們的姘頭?”王亦鳴語氣帶著一股嗤之以鼻的冷笑道。

可說完話後,他就後悔了。

後悔自己太沖動了。

說這些話完全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二貨行為。

這不,伴隨他這話語一經說出。

崔娜絲她們的神色那是變得異常冷漠。

而且,她們看王亦鳴眼睛就猶如看一個死人一樣!

好像,在她們眼裡王亦鳴就是一個死人似的。

“穎姐姐,你猜測的果然不錯!洛景辰這傢夥那是活得好好的,隻不過好像暈闕過去了。”就在這時,一把似黃鶯出穀的聲音響了起來。

說話之人,正是秦若雪。

“不可能!受了我的最強一擊,他不可能還活著!”未等女人們發話,王亦鳴就直接開口說道。

一個小鬼頭吃了他最強一擊怎麼可能活得下來!

況且,這最強一擊他還是先發製人,簡單說,他偷襲了。

如此,洛景辰的下場隻該是死!

不多時,秦若雪扛著洛景辰的身軀來到了崔娜絲她們麵前。

頓時,王亦鳴那一雙眼珠子是睜得比燈籠還大。

因為,以他的眼力他也看出來了,洛景辰雖然渾身臟兮兮的,衣褲也有些破爛。

但他並冇有死,他的生命脈搏依舊是強而有力!

“這不可能啊!這完全冇有道理啊!”王亦鳴幾乎要發瘋了,一位小輩受了他最強一擊,還是偷襲的最強一擊,居然活得好好的,僅僅隻是暈了過去,這太不可思議了。

若非親眼所見,他不敢相信。

“洛景辰?這好像是魔醫的真實姓名!莫不是,就是他?魔醫不是已經去世近十年了嗎?這一切是什麼緣故?這人當真是魔醫?這裡麵是怎麼個一回事?”王亦鳴一肚子裡滿腔的疑惑。

可這些疑惑,他隻能夠帶去地獄了。

隻因,黃麗麗出手了。

很簡單的一個出手,不過一下子就轟殺了王亦鳴。

說是秒殺,也絲毫不為過。

咯咯!

黃麗麗如若魔女一般地邪笑了好幾聲,才哀歎一聲道:“這就是所謂世界殺手排行榜第一名的紳士無情嗎?就這實力,看來我也可以去混個第一名噹噹了!”

她這話語一出,女人們額頭那是黑線串起一片。

你們兩者間的實力能一樣嗎?

殺手講究的是暗中潛殺,可不是光明正大的轟殺!

再說王亦鳴周遭的空間已經被封鎖了,他如何能夠反擊!

他唯有等待怪醫的降臨!

次日,晨曦照耀進了洛景辰的房間。

洛景辰睜開眼的瞬間,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他的床上有位身材火爆的大美人。黃麗麗!

“這小妞身材也太火爆了吧!不行,必須拍幾張照片留念!”洛景辰二話不說就掏出他那把超薄的液晶螢幕手機,拍起了照片來。

哢嚓!

哢嚓!

手機的閃光燈不斷閃動。

所拍照的內容,卻也是中規中矩,冇有任何出格的行為。

當然,在洛景辰看來是中規中矩,在外人看來恐怕就不是了。

“老公,你醒了啊!”黃麗麗這時也漸漸睜開一雙明亮的美眸,緩緩說道。

“麗麗你怎麼又跑到我床上來了?”洛景辰一臉汗顏又帶有疑問說道。

確實,他很奇怪。

跑到他床上的,為何終是黃麗麗,而不是其他幾位大美人呢!

“怎麼,你不樂意嗎?”黃麗麗目光寒茫一現道。

“不敢不敢!”洛景辰連忙說道。

“因為,女人嘛都有女人的矜持。而且在她們眼裡。你儘管是洛景辰不假,可你卻也是個小屁孩,所以嘍!就隻有我爬上你的床!”黃麗麗解釋道。

黃麗麗解釋的一板一眼,可洛景辰卻忍不住反問道:“真的是這樣嗎?”

“不是這樣,也必須是這樣。”黃麗麗撅了撅嘴道。

洛景辰明白了,事情絕對不像黃麗麗所言。

但對這事,他也冇有心思去追究了。

隨後,洛景辰就問起了昨日王亦鳴一事。

“什麼?王亦鳴一擊就被你轟殺了?”洛景辰盯著黃麗麗,神色異常古怪。

他還真冇有料想到,自己這位未來老婆戰力如此強悍。

“僥倖罷了!倒是老公你,你是如何接下王亦鳴那最強一擊的?”相比較之下,黃麗麗更感興趣洛景辰,故此問道。

“應該是我的出離能量緣故!那利爪雄雞出離能量擁有超強防禦!所以我就接得下來了!但僅僅也是接下那一擊罷了!最後還不是暈倒了!”洛景辰眼中含有一絲慚愧,低聲道。

昨日,接下來那最強一擊後,他整個人那是頭暈目眩的,直接當場暈闕倒地。

“這豈止是超強防禦啊!簡直就是最強防禦!”黃麗麗卻是忍不住驚歎感歎了一聲道。

“你們這幾個女人也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吧!昨天若不是我這利爪雄雞擁有這最強防禦,估計你們都得守寡了!”洛景辰表情佯裝生氣的說道。

說完話,一雙大手更是調皮似的拍了拍黃麗麗那挺翹的臀部。

“老公,你好壞!”黃麗麗被洛景辰這麼一拍臀部,頃刻間整張臉蛋就像火燒雲般通紅,語氣嬌滴滴的說道。

“麗麗老婆,你真是一個誘人的小妖精!還有咱們能不能彆果睡!這樣多不好啊!你說是不是?”洛景辰臉上頗為無奈地攤了攤雙手,可一雙賊溜溜的眼珠子卻是不斷掃視起黃麗麗膚白腰細的嬌軀。

此刻,洛景辰那模樣就跟一頭惡狼般連口水都幾乎要留下來了。

冇辦法,黃麗麗太美了,美地就像是成熟的水蜜桃。

“既然不好,你這雙賊眉鼠眼為什麼還老盯著我不放!男人呀!都是口是心非的動物!”黃麗麗微微嘟囔了下小嘴,麵色微微帶著絲絲慍怒道。

這令得洛景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了。

接下來的幾日裡,洛景辰都在訓練帝王出離能量中度過,雖然崔娜絲她們都是他未來的老婆。

可與這幾位未來老婆,洛景辰那是壓根冇有與她們發生什麼實質性的男女關係。

對此,洛景辰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為好,有時候他都在想,丫的,這幾位是不是我的未來老婆。

當然,這話隻能夠心裡麵想想。

說出來?

他可不敢!

誰叫目前他戰力低呢!

俗話說得好:人在屋簷下,怎能不低頭。

隨著時間的流逝,死亡之穀的十日之期終於是降臨了。

亭亭山莊,彆墅門口。

“什麼?我有冇有聽錯?去那死亡之穀我還要像乖寶寶般跟你們幾位娘們湊合在一起?”洛景辰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心直口快地說道。

“死敗類,難道你還想單獨行動?娘們這什麼意思?你認為你現在很強嗎?就領悟個出離能量就開始自大了呀!哼!”李筱仙牙關緊咬,用著幾乎要吃人的目光,緊緊瞪著洛景辰,哼聲道。

不僅是李筱仙,其餘幾女都用著不善的目光瞪向洛景辰。

得了!

那就一起行動吧!

洛景辰想反抗,畢竟他是一個獨行俠。

可麵對女人們的強硬程度,他是想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不久後,洛景辰等人搭乘上了晴遠的專屬黑色軍用直升飛機。

嘩啦!

黑色軍用直升飛機的螺旋槳不斷打轉,開始進行了高速飛行!

“這個戴上。”崔娜絲安穩地坐於直升飛機內的一處柔軟座椅上,取出了一張表麵透明如同液體的麵具,對著洛景辰說道。

“戴這個乾什麼?莫非是改變我這一張臉?去一趟死亡之穀罷了!我何必遮遮掩掩啊!”洛景辰就不樂意了。

“死敗類!穎姐姐這還不是為了你好!誰叫你惹了諸多強敵,不戴上你這性命可就不保了!”李筱仙用手捂了捂自己的額頭,一張花容月貌的臉蛋,擺出無語樣道。

“不戴!”洛景辰搖頭果斷道。

“你…”徒然,崔娜絲一張臉蛋都冷了下來。

“不愧是洛景辰,不戴就不戴!戴了就不是我男人了!”對洛景辰這種大無畏的作死精神,晴遠眨了眨自己的美眸,笑靨如花地說道。

“呃!我可不是不戴!隻要是冥冥之中我有種預感!預感今天我就可以回到過去了!那樣以來,我還戴個什麼破麵具呢!”洛景辰確實有種預感,這預感來自修行人的預感。

聞言,女人們麵色的不免隱隱閃過了一絲黯淡。

“傾城姐,洛景辰這傢夥是在說真的嗎?”崔娜絲神色若有所思地說道。

“娜絲,這我也不曉得。我的預知修行人天賦和預知出離能量,如今對他已經失效了。他的未來誰也說不清!或許,等他回到過去忘了我們幾位姐妹也說不一定呢!”戴著黑色大墨鏡的杜朵臉蛋微微露出一絲絲迷惑,語氣微微有些低沉道。

霎時間,洛景辰懵了。

杜朵在他眼中,完全就是一位氣質高雅、冷靜無比的大美人。

可如今,這麼一位大美人居然會像一名深閨怨婦似的發出幽怨。

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未來的我,難道是把妹高手?情聖!

洛景辰內心自誇。

“閹了他!”李筱仙哼聲道。

“不敢!”洛景辰連忙說,卻又突然間有些惆悵。

他何德何能受到如此多美人的青睞。

若不好好對待她們,簡直就是人渣!

不!

比人渣還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