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89 墓中死人

現場大舞廳,響起了一位又一位觀眾們的呐喊聲,若非是顧忌於不夜城的保安以及秦若雪的武道實力,指不定都有人直接衝上前來,想要與秦若雪一親芳澤了。

同時,由於秦若雪,洛景辰這廝卻是成為了現場矚目的焦點。

“一個普通小子,普通修行人,憑什麼坐在女神身旁!”

“似乎女神還請他喝酒!我不服!我不服!”

“這小子何德何能啊!”

……

圍觀人群們心中的妒忌之火,正在源源不斷地燃燒。

世界殺手排行榜第二?全球直播?

究竟是什麼世道?

洛景辰神色錯綜複雜、變化萬千。

他現在隻想問一句:為啥廿年後的世界變了,都他孃的變了,變化萬千啊有木有!

還是說,這隻是廿年後世界的冰山一角?

“雪雪,你果然在這裡!”就在這時,一道聲線儒雅的聲音響了起來。

唰唰!

眾人望去,來人是名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但一張麵孔上儘顯出了一股老成的氣概、老成的氣質。

總之,這中年男人長得很有魅力,舉手投足之間也散發出了一股滄海桑田的氣質。

帥大叔的出現,令所有人牙齒冷不防地顫了好幾下。

如果說秦若雪的狙擊能力天下無雙!這位帥大叔的刀術那就是舉世無雙、天下第一!

“我的眼睛要花了!竟是世界殺手排行榜第一的紳士無情!王亦鳴!”

“難怪都說不夜城常來一些大人物!傳言果然不假!”

“王亦鳴刀術無雙、無人匹敵!”

……

帥大叔王亦鳴這一出現,再次引起現場圍觀人群們的小聲議論。秦若雪隻是微微撇了一眼,並不搭理,便繼續輕品起了那一杯糊塗仙酒。

秦若雪不理會自己,王亦鳴一張帥氣無比、極具氣質的麵孔,並冇有露出任何不快神色,反而是依舊是臉帶儒雅之色。

當王亦鳴輕步移到吧檯前,眼神冷視了眼洛景辰,聲音卻是含著幾分笑意道:“小輩,走開!”

走開?

你妹的!

你纔是小輩!

丫的,連喝杯酒都不讓我靜靜的喝!

“彆煩我,我還在陪大美人喝酒吧!我現在隻想靜靜地喝酒!”洛景辰思考都冇有思考就憑藉本能地下意識回答道。

他這一回答。秦若雪神色愣了。

帥大叔王亦鳴的神色同樣也愣了。

總之,在場的每一個人無不是錯愕神色。

“我冇聽錯吧?這小哥居然說彆煩他?這可是紳士王亦鳴啊!”

“這小子莫非是活膩了不成?”

“都說王亦鳴在追求狙神,可你個電燈泡不走開,王亦鳴怎麼泡妞?”

“我打賭這無知小子會被王亦鳴斷了三條腿!”

……

現場再度響起一片議論連連。

“小輩,你很不錯!”王亦鳴心裡那叫一個氣,連一個小輩都不賣他的麵子,他如何能不氣,如此他是怒極反笑道。

“我本來就很好!”洛景辰淡淡迴應道。

聞言,這話。

王亦鳴這帥大叔真想現場就敲開這小輩的腦袋瓜,看看他的腦袋瓜是不是壞掉了。

他那裡說他很好很不錯了?這明明就是反話好不好!

可他忍住了。

在秦若雪這大美人跟前,他不想做出什麼粗暴的出格舉動。

再說了,不夜城背後的勢力可是不俗,就說不夜城的老闆娘,一身武道實力,連他都忌憚萬分。

“你說我長得像你朋友,真的是這樣嗎?”洛景辰突兀般地問道。

在他看來,他丫的在怎麼樣也比秦若雪高一層。

既然高一層,那關係怎麼著也不應該算是朋友吧!

恩!

在他看來,應該是前輩與後輩的關係!

“就是朋友!”秦若雪的臉蛋閃過一絲嫣紅,努了努小嘴嗔聲道。

“你臉紅了!”

“怎會?”

“騙人是小狗!”

“哼!”

……

接下來,完完全全就是洛景辰與秦若雪聊天調侃的時間。那所謂的紳士王亦鳴完全就被晾在一邊了,好似真正的電燈泡就是他一樣。

紳士王亦鳴怒氣正在不斷燃燒!

而那些圍觀人群也富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他們相信,那小哥肯定會倒大黴。

不!

應該是倒血黴!

估計,那小子絕對見不到明日的太陽!

興許,能不能活過今夜都是個問題!

“要不,我們去包間好好暢聊一番吧!”洛景辰隨意道。

秦若雪聽了竟是無言以對,暗歎,這傢夥太口無遮掩了!想說什麼就說什麼,難道他就不會用大腦好好思考一番嗎?

不過想真的,這傢夥為什麼與洛景辰那死敗類長得那麼像,而且說話的語氣也是極像極像!

若不是兩者間的年齡完全不一樣,他都要懷疑這傢夥就是洛景辰本人了。

可就算不是洛景辰本人,她都敢肯定,眼前這傢夥與洛景辰肯定關係密切。

難不成是洛景辰的私生子?

秦若雪心田上默默嘀咕了句。

“小子,你不要太過分了!”王亦鳴無法按捺住心中的怒火了,這小輩實在是太猖狂太猖獗了,自己看中的,他有什麼資格染指,居然還當著自己的麵要挖自己的牆角。

這樣的人,他王亦鳴被殺不可!

如今的洛景辰,在他眼裡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死的不能再死的死人!

“呃!這位大叔你在這兒你知不知道很妨礙我啊!做電燈泡有意思嗎?有意思嗎?”洛景辰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一臉搖頭感慨道。

洛景辰一連問了兩個有意思嗎,這可是令得紳士王亦鳴麵色的都僵硬地不能再僵硬了。

曾幾何時,哪還有人敢這般對他不客氣說話了!

這小子!

狂!

太狂!

太狂了!

“這小子當真是不知死活啊!”

“紳士也敢惹?!這世道!我服了!”

“我特麼也是醉了!這小子難道是鄉巴佬一個,連紳士都敢不放在眼裡?”

……

這一刻,圍觀的人群臉色上流露出嗤笑之意,嗤笑洛景辰的不知死活、嗤笑洛景辰的目中無人!

“小子,你找死!”王亦鳴僵硬麪色的漸漸緩了過來,渾身上下的殺氣猛然湧出。

殺氣一出,滿座皆驚。

轟!

那強烈霸道無雙的殺氣,更使得在場幾乎所有人都快喘不過氣來了,甚至還有幾名客人已經當場暈倒,被保安們攙扶去休息室了。

這殺氣,比起我來,似乎也差不多哪兒去!不愧是世界殺手排行榜第一名的紳士王亦鳴!

麵對,王亦鳴那肆無忌憚的狂暴殺氣,洛景辰並冇有感到有任何不適。

秦若雪對此並冇有說些什麼,隻是一雙晶瑩美眸,微微撇了眼洛景辰,心頭微微一歎,長得真像!像的是一個模子裡印出來的!

這小子到底何德何能,能獲得雪雪的青眼?

王亦鳴緊咬牙關,心裡特彆不爽特彆不是滋味。

好不容易,約了一次秦若雪。

誰曾想,居然跑出了一個毛頭小鬼來打攪他的兩人世界。

若不是忌憚不夜城背後的勢力,王亦鳴敢肯定這毛頭小鬼早已成為自己的手下亡魂!

“王亦鳴!這兒可不是你鬨事的地方!所以,請你現在立刻!馬上立刻!”忽然間,一道冷漠到極致的女聲突然響起。

唰唰!

圍觀眾人心頭一驚,因為這冷漠的女聲他們太熟悉太熟悉了。

當他們循聲望去時,說話的是位女人。

身段妖嬌的!

但女人的麵孔上卻是戴有一張繪有一朵栩栩如生的周莉嬌黑色麵具,這麵具一戴無法瞧見她的容顏如何,隻能夠看出來她有一雙極具魅力的眼睛。

那眼睛好似有勾魂奪魄的能力一般,完完全全是吸引住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洛景辰心裡也暗自感歎道,這真是一雙媚眼!若是心神不定者,絕對會被這一雙媚眼所迷住!

“嬌嬌好!”在場幾乎所有人恭恭敬敬地齊聲呐喊道。

周莉嬌麵具女隻是點了點頭,不再多言,但一雙攝人心魂的雙眼卻是漸漸落在了王亦鳴身上。

眾人心中那是為周莉嬌麵具女翹起了大拇指來,敢給紳士王亦鳴下逐客令的,或許也就隻有不夜城的嬌嬌了。

周莉嬌,也就是眾人口中的嬌嬌也不夜城的幕後老闆娘。

對周莉嬌這女人,王亦鳴也忌憚,可他好歹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被下逐客令了,他這麵子上往哪裡擱!

“嬌嬌,你…”紳士王亦鳴調整了下心態後,神色平穩道。

“滾!”周莉嬌言簡意賅地打斷了紳士王亦鳴的話,是一點麵子都不給。

紳士王亦鳴心裡那叫一個氣!幾乎是要怒火中燒了!

可他卻自己安慰自己,在雪雪表現要表現的有風度一點!再說了,周莉嬌就一個女人,自己與女人計較,那還算是個漢子嗎?

這麼想,紳士王亦鳴的心情就微微好了許多。

哼!

紳士王亦鳴鼻子重重地抽了一下。

咻!

下一刻,他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但臨走前,他卻是用那飽含深意的眼珠子撇了眼洛景辰。

無疑,周莉嬌他不想得罪!

可不表示的洛景辰他不敢得罪!

都是這小子害的,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他!

紳士王亦鳴暗自冷笑道。

王亦鳴那臨走前的一眼,洛景辰怎麼可能冇有注意到,他麵色抽搐了好幾下,心裡有些納悶道,該死的!我究竟倒的是什麼黴!纔來這不夜城喝杯酒就招惹上了這麼一位肚量小的修行人!似乎實力還不一般!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嬌嬌,想不到你居然在暖市的不夜城!不過啊!你可真是個大忙人!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秦若雪含笑地對徐步走來的周莉嬌說道。

“姐是大忙人!”周莉嬌淡淡一笑道,一雙媚眼卻是輕輕撇了眼洛景辰道,“雪雪,這傢夥是誰?你還請他喝酒,這不有些不科學吧!那有女人請男人喝酒的!”

“第一次見麵,難道嬌嬌還看不出來他是誰嗎?”秦若雪淡淡笑道,目光卻又落在洛景辰身上,“請我和嬌嬌喝幾杯酒怎麼樣?”

秦若雪並冇有要問洛景辰名字的意思。

因為在她看來,她與一名後輩冇什麼好交流交談的。

“這…”洛景辰有些猶豫了,請美女喝酒,他願意,可他口袋空空,喝毛線酒啊!

“怎麼了,這位小哥不賞我們的臉?還是說,我們不配讓你請我們喝酒?”周莉嬌眼眸裡閃過了一絲狡黠,語氣徒然間有幾分冷意道。

“這小子真是暴殄天物!不!是浪費機會啊!”

“必須的啊!請嬌嬌喝酒,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機會啊!”

“不僅嬌嬌,還有狙神秦若雪呢!這小子這運氣我服了!”

……

人群的議論紛紛再度展開,但更多的卻是嫉妒,是的他們嫉妒洛景辰,嫉妒洛景辰有美人相伴,更有與美共飲酒的機會。

而他們呢!

隻有乾瞪眼的份!

“給這兩位美女各來一杯五糧液!”洛景辰豁出去了,至於錢的問題,稍後再說,現在喝酒要緊。

黑色馬甲青年聽了這話,就連忙去備酒了。

至於,洛景辰到底有冇有錢,已經不再他的考慮範圍內了。

能夠讓自己老闆娘周莉嬌邀酒的人會是普通人嗎?

敢當麵嗆聲紳士王亦鳴的人會是普通人嗎?

如此,黑色馬甲青年已經斷定了洛景辰這傢夥真是在扮豬吃老虎!

越想,他越是為之前鄙視諷刺洛景辰的行為感到後悔,如此他那後背當真是冷汗直流。

希望,這位小哥大人不記小人過啊!

黑色馬甲青年心中默默祈禱。

若是洛景辰曉得了黑色馬甲青年心中的真實想法,不知道會如何感慨。

他丫的他怎麼是在扮豬吃老虎了!

他冇錢!

這不!

為了好麵子嗎?

他這是被逼上梁山啊!

兩杯五糧液不多時便被酒保小心翼翼地置放在吧檯桌麵上。

期間,洛景辰與兩女當真是有說有笑,飲酒不斷。

討論的期間,他也明白了許多東西。

比如,身份晶卡。

身份晶卡是廿年前身份證進化而來的產品,但身份晶卡比起身份證來,要多出了很多功能。

好比,身份晶卡可以當成銀行卡使用進行存取款,更可以當成信用卡使用進行刷卡。

同時,身份晶卡更是出國的必需品。

至於,世界殺手排行榜,全球直播。

這也很簡單。

隨著,全民習武時代的降臨。

殺手,儼然已經進入到了許多人的視野了。

殺手不再是見不得光的職業!而是眾所周知的職業!

而那全球直播,播的正是殺手間的較量。

也就因為它,才誕生了所謂的世界殺手排行榜。

洛景辰忽然問道:“那冇有身份晶卡會怎麼樣?”

“小哥,冇有身份晶卡自然是會被認為黑戶了!而黑戶嘿嘿!那可就不好了!”周莉嬌語氣平淡無奇道。

“怎麼個不好?”洛景辰趕緊問道。

“幾乎是什麼事情都做不了!而且若被白天裡的高模擬智慧機人盯上,那麼可就有得受了!”周莉嬌似笑非笑道。

“有得受?”洛景辰感覺未來廿年後真尼瑪坑爹。

“自然是白天出不了門了!一出門就會被高模擬機器人進行逮捕!”周莉嬌語氣含著幾分笑意。

“莫不是,你冇有身份晶卡?”秦若雪睜大她那一雙好奇的大眼睛,問道。

現在她感覺,這人不僅跟洛景辰有所關聯,甚至還是洛景辰的私生子。

對!

私生子!

他那該死的父親將他遺落在外頭!

否則這把年紀了怎麼可能連身份晶卡都不曉得!

哎!

可憐的孩子!居然攤上了這麼一個父親!

秦若雪心中默默哀悼。

半小時過後,洛景辰三人暢飲一番,也該到結賬的時候了。

“這我小哥你是要刷卡付賬,還是在線支付?還是其他支付方式!總共消費了兩萬三千塊!”黑色馬甲青年相當活躍地拿著賬單來到洛景辰前頭臉龐上掛著淡淡從容笑意道。

兩萬三千塊錢對洛景辰過去來說,是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但無奈,在現在。

他半毛錢都拿出來!

果然,不作死就不會死!

洛景辰心中哀歎連連,可臉上卻一臉淡定道:“我們還冇有喝儘興呢!你說是不是嬌嬌!”

周莉嬌點了點頭,洛景辰要喝她就必定奉陪到底。

秦若雪也感覺喝的不過癮,冇辦法,不夜城的酒水,質量那是相當地高。

全然不是其他休閒場所可以媲美的。

甚至,在整個華夏國,不夜城這三個字都是赫赫有名的招牌!

故此,三人又喝了大半個小時。

而這時,洛景辰藉故要上個廁所。

對此,兩女也冇有意見。

正所謂,人有三急。

尿急情有可原!

在相關服務員的帶領下,洛景辰來到了不夜城的男廁所。

“哎!隻能夠尿遁了!否則等等這局麵,想想都毛骨悚然!”洛景辰嘴邊微微一歎。

可他剛剛想從男廁所的窗戶遁走,一名不速之客卻是忽然而至。

來者正是戴著一副周莉嬌麵具的嬌嬌。

“呃!嬌嬌,這男廁所你怎麼跑進來了?”洛景辰依舊是保持地一臉淡定的情緒。

“男廁所?嗬嗬!你不會是想逃吧?”周莉嬌冷冷一笑道。

“我怎麼敢逃!”洛景辰連忙辯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