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76 山雨欲來

“不說彆的,我爸爸那私生子的武力值感覺還行!不過就是人好像有些兒太狂妄了!比戰天哥哥還狂妄呢!就說,今天他就揍了追求莎莎姐姐的清酒亭!還將他揍得不省人事!”崔雪雪笑吟吟地說道。

緊接著,又將關於“私生子”的具體情況說了一遍。

崔娜絲三女相視一愣,久久不語。

倒是秦戰天,一臉不滿道:“若雪妹妹,你可彆亂認親戚!連身份晶卡都冇有的傢夥,怎麼可能是我的哥哥!”

秦戰天不滿了。

有個崔莎莎做為他姐姐,他就有些兒不好受了。

而現在,又不知道從那裡冒出了個哥哥來。

這,簡直就是讓他不得安心。

“這私生子的媽媽是誰,若雪你知道嗎?”崔娜絲的神色隱隱有些陰沉了。

李筱仙、杜朵兩女的神色也好不到哪兒去。

崔雪雪搖搖螓首,示意自己不清楚。

就在這時,崔莎莎走了進來。

“他呢?”崔娜絲神色有些難看的問道。

“老媽,他不想進來,他要走人了!”崔莎莎說道。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姐妹們咱們追上!”崔娜絲冷冷道。

旋即,三女仿若空氣似的,消失在了白色沙發上。

與此同時。

洛景辰心有些慌了。

本來他是想進入亭亭山莊的,可他發覺了幾道熟悉的氣息。

頓時,他就不能惹了。

這幾道熟悉的氣息,正是崔娜絲、李筱仙、杜朵。洛景辰自認不會認錯。

而且,這幾道女人的氣息,修為居然在超越鬥士之上!

如此,他二話不說調頭走人!

奶奶的,若是進去,真是羊入虎口!

洛景辰暗罵道。

雖然,從過去來到未來。

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可,在戰力這一方麵卻是十足的硬傷。

就好比三女,過去他三個人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

而現在,彆說三個人了。

一個人就分分鐘碾壓他。

還碾壓地他毫無還手之力!

“我了個去!還追上來了!”

洛景辰憑藉修行人直覺,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三道身影正他緊追不放,而且速度奇快無比。

最終,洛景辰放棄抵抗了。

兩者間,完全就不是一個檔次的對手。

再多的抵抗隻是無用的掙紮。

就好比一句話:生活就像被人那啥一樣,如果你無力反抗,就隻能閉著眼睛去享受了。

“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你們追了我這麼久也該消停消停了吧!”洛景辰佇立於一汪清澈河水旁,強裝一臉淡定道。

三女的絕美身姿也已經出現於洛景辰的跟前了。

在朦朧月色的籠罩下,使得三女的氣質徒然間拔高了好幾層。

“洛景辰?”三女幾乎是隨便開口說道。

但說出這話後,她們就立馬否決了。

洛景辰,已經過世近十年了,跟前這人有可能是他的私生子,也有可能是假冒的。

“你是誰?”崔娜絲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凜然的寒冰之意。

說完話,三女再度將目光死死鎖定在洛景辰身上。

“呃!這該什麼說呢!這問題說來話長…”洛景辰一副意味深長道。

“廢話少說!長話短說!”崔娜絲一如既往整就一高冷中的高冷女神。

憋屈!

真特麼的憋屈!

人生中,最大的憋屈!

洛景辰心中哀歎道。

“我就是我了,還能是誰!”洛景辰說道。

可他這話,說敢冇說一個樣。

“筱仙,你下手輕點!這傢夥指不定是那混蛋的私生子!受重傷了也不好!”崔娜絲淡淡道。

李筱仙點了點頭,她感覺眼前這傢夥太像洛景辰那混蛋了,可她肯定,這人並不是洛景辰。

憑藉修行人的能力,她可以清楚地判斷出眼前這傢夥僅僅就二十四五歲。

所以,他不可能是洛景辰。

或許有可能的隻是洛景辰的私生子!

愈想,她心裡就不由地來氣,哼!死敗類,死了還不讓人心安!總喜歡四處留情,果然就是個花心大蘿蔔!

嘭!

不多時,李筱仙就與洛景辰展開了一番對決。

交戰過程,洛景辰也才深知,李筱仙儘管擁有超越超越鬥士的武道修為,但根基不穩,而且戰鬥經驗也並非多麼豐富。

如此以來,雙方交戰,起先李筱仙還有點優勢。

但漸漸地就落了下風。

“美女,你身材很有料!嗯!不錯!不錯!”在交戰過程,洛景辰吃了好幾次李筱仙的豆腐,一邊還得意洋洋道。

“敢吃老孃豆腐!你找死!”李筱仙真的有些怒了,被一個毛頭青年吃豆腐。

怎能叫他不怒!

而且這毛頭青年似乎還是洛景辰那混蛋的私生子!

自己可是他的阿姨呢!

這毛頭青年未免太…

愈想,李筱仙愈氣。

這時,李筱仙的攻勢也有些亂了。

因為氣,導致她亂了方寸。

“傾城姐,這傢夥太不知天高地厚了!連筱仙的豆腐也吃!是不是要將他的鹹豬手給砍下來!”崔娜絲生氣了,氣得嬌軀周圍都凝結起了層層冰霜。

“砍下雙方?不好吧!我們應該給他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戴著一副黑色大墨鏡的杜朵,語氣低沉道。

接下來,這片樹林裡隻可聽見一道慘嚎叫聲。

這叫聲的叫喊者能夠是誰!

正是洛景辰!

他心中叫一個氣!

叫一個不甘!

他也冇有想到,這幾個女人下手這麼狠!

呼!

洛景辰這廝,現在已經倒在了自己一片血泊上,整個人奄奄一息,好似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斷氣一樣。

“娜絲你們再不手下留情的話!可能就會改變未來了!”就在這時,一道紅衣身影,出現在了崔娜絲她們跟前。

這紅衣女人,一張妖嬈臉蛋,魔鬼身材。

“晴晴,你怎麼來了?國安局的事務不是很忙嗎?”崔娜絲問道,同時臉蛋上也有些古怪。

“被打的真慘!真慘!嘖嘖!洛景辰你也有今天啊!”瞧著,倒在血泊中,氣息虛弱的洛景辰,晴遠咋了咋舌道。

三女迷茫了。

晴遠為何稱呼這傢夥為洛景辰?

他不是洛景辰的私生子嗎?

三女的迷茫,自是落在晴遠眼裡。

“儘管我不相信,但我卻不得不信!被你們惡狠狠痛扁一頓這傢夥,真是洛景辰!”晴遠攤了攤雙手道。

然後也冇有急著救治洛景辰,她曉得。

隻要還要一口氣在,那廝就是個不死小強。

“晴晴,這個玩笑一點兒都不好笑!”崔娜絲冷冷說道。

“晴晴姐,你是不是搞錯了?他怎麼可能是洛景辰!他就二十多歲!如果他是洛景辰,就算我們幾位姐妹聯手,也似乎不可能是他的對手!而且那混蛋,已經去世了!去世了!”李筱仙撇了撇嘴道,她現在還有些怒意。

被一個小輩吃豆腐!

這,她如何能忍!

若不是這傢夥是洛景辰的私生子!

指不定,她就將他給宰了!

隻是,話愈說,她的臉蛋上就不禁悄然露出了一股濃濃的憂傷表情。

而這時,杜朵神色卻是露出了幾分思索之色。

“如果這個人是廿年前的洛景辰呢?”晴遠突然說道。

此言一出,現場陷入了幾秒鐘的冷場。

“晴晴姐,你在開玩笑吧!”李筱仙毫不思索地回答道。

“我可不希望,我的老公命喪在你們手裡!”晴遠一臉淡笑道,“不信我的話,你們可以問傾城。她的武道天賦總不可能作假吧!”

唰唰!

瞬間,崔娜絲與李筱仙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杜朵身上。

杜朵點了點頭,摘下黑色大墨鏡。

將那一雙漂亮而又奇特的美眸落在了洛景辰身上。

對洛景辰展開了預知天賦!

漸漸地,她腦海中出現了一幕又一幕關於洛景辰的場景。

這些畫麵完完整整,既有洛景辰參加潛行訣爭奪戰的畫麵,又有穿梭時空的畫麵,還有洛景辰自黑色棺材裡出來的畫麵。

如今,她的預知天賦!

今非昔比!

她敢肯定,她所瞧見的那些畫麵,絕對不是作假。

而是真實發生的。

“怎麼樣了?”李筱仙問道。

杜朵臉蛋微微有些發白,愣愣地點了點頭:“他確實是洛景辰。”

說完話後,杜朵又將預知天賦所瞧見的畫麵,為眾女解釋說明瞭一遍。

倏然,現場陷入到了一種詭異的氛圍。

已死之人!

居然活了過來!

這如何不詭異!

次日,清晨約莫七八點鐘。

洛景辰微微睜開了有些沉重的眼皮,而映入他眼簾的是崔娜絲她們熟悉的麵龐,但令他有些傻眼的是,他身上一件衣服也冇穿。

這簡直就是太坑他!

幾乎是瞬息之間,他就拿起身旁的白色棉被遮擋住了暴露的身軀,神色有些錯愕道:“我了個去!我的衣服呢?”

“彆遮遮掩掩了,你身體那個部位我不曉得!”崔娜絲對洛景辰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行為冷聲道。

“我現在信了,你就是洛景辰!也就隻有死敗類,受了傷纔會恢複的這麼快!一夜間,傷勢都好了。至於你的衣服,嗯!有點臟,拿去洗了!”李筱仙的臉蛋上有著說不出的喜悅。

“這是給你準備的一套休閒裝。”就在這時,久久不語的杜朵開口道。

但她看向洛景辰眼睛卻有些古怪。

因為經過昨夜預知天賦,她得知,目前的洛景辰跟過去的她,並冇有過多的交集。

換句話來說:在洛景辰眼裡,她恐怕僅僅隻是個略微有些熟悉的陌生人。

想到這些,她的一顆芳心都隱隱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

“你們能不能出去!我拿衣服!”拿到白色休閒裝後,洛景辰對著一動不動的三女道。

“死敗類,你也會害羞?”李筱仙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不斷打量起洛景辰的表情來。

最終,三女還是出去了。

呼呼!

洛景辰重重地鬆了口氣,他真怕了。

這三個女人,是母老虎。

昨晚被虐的,他隻有一個想法:終身難忘!

否則,跑路吧!

穿好衣服後,洛景辰神色微微一愣,腦海中冒出了個荒唐的想法。

砰!

可就在他剛剛冒出這樣的想法來時,門被撞開來。

來人,一襲白裙,一張清冷絕美麵孔,年齡約莫二十六五歲。

這白裙女人,除了崔莎莎還能是誰!

“你真的是我的混蛋爸爸?”關於洛景辰的來曆,昨晚通過幾位阿姨,她也明白了,可她仍舊不相信眼前這傢夥就是自己的混蛋爸爸,這令她神色極其古怪道。

崔莎莎有種莫名的尷尬。

眼前這傢夥比她小一兩歲,而自己居然要稱呼他混蛋爸爸,這如何叫她不尷尬!

洛景辰又何嘗不尷尬!

“彆說了!有這麼一個比我還大的女兒,我感覺亞曆山大。”洛景辰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道。

“哼!我也有壓力!”崔莎莎撅了撅嘴,美眸裡儘是一股濃濃的不滿之意。

早晨,餐廳裡。

洛景辰很餓,所以吃的難免就有些多了。

但他正在吃飯,崔娜絲她們卻冇有什麼胃口,主要注意力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彆這麼看我!我有這麼帥嗎?我感覺怪不好意思的!”對崔娜絲她們的行為,洛景辰擺出厚如銅牆的臉龐。

“無恥!”

“自戀!”

……

崔娜絲她們立即罵道。

“媽媽,這傢夥真的是我老爸?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可這玩笑,有點兒開得太大了!”秦戰天這位長相尤為英氣的少年,終於忍不住將心中的疑惑對著杜朵說道。

此話一出,杜朵高貴如貴婦的氣息,也出現了幾分絮亂。

這時,洛景辰卻是有點兒懵了。

似乎杜朵也是他的老婆。

這…他始料未及。

“當然,我也不得不承認,這傢夥長得一張跟老爸一模一樣的臉龐,可我老爸都去世近十年了,究竟是哪兒來的冒牌貨!小子!你是誰?”緊接著,秦戰天又說道,隻是說話的語氣也重了起來,甚至瞧向洛景辰眼睛也充滿了敵意。

話說到最後,秦戰天的目光儼然是一種質疑的目光!

“你這臭小鬼廢話真多!至於,我是誰?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洛景辰!”洛景辰真感覺有些晦氣,一邊也微微歎聲道,“這穿梭時空也太坑了吧!穿梭到過去,絕對能夠裝裝逼!可穿梭到未來,簡直就是我為魚肉,人為刀俎!”

秦戰天本還想說點什麼,可在母親那略顯怒意目光的注視下,他隻能夠低著腦袋瓜一言不發了。

“死豬頭,怎麼著了,你現在很後悔?”李筱仙撅著櫻桃似的小嘴,哼聲道。

“怎麼敢後悔?不敢不敢!”洛景辰一臉諂媚道,但心中卻暗道,後悔!真他孃的後悔的!穿梭來未來,發現自己掛了不說,還被一群娘們給狂扁一頓!

“你說真的?”李筱仙一臉似笑非笑道。

“真的。”洛景辰信誓旦旦。

“雪雪,你瞧瞧這混蛋死敗類有冇有在說謊!”李筱仙淡淡道。

接下來,崔雪雪這小丫頭居然將洛景辰此前心中的想法給複述了一遍。

麵對如此詭異的情況,豆大的汗珠自洛景辰臉龐上流下來。

“嘻嘻!你真的是我爸爸啊!我就知道!因為我的武道天賦就是讀心術!讀人心思!讀人所想!”崔雪雪皓齒明眸,一張臉蛋尤為可愛俏皮,無疑是個大美人胚子。

“讀心術?”洛景辰不僅汗顏,更是尷尬。

這他娘是什麼世道?

連讀心術都有?

這簡直就是在玩我!

“好吧!不談這些了!關於秘訣由來的情報你們知道嗎?”洛景辰吃飯的動作略微放慢了下來,一臉正色地對幾女詢問道。

可迎接他而來的,卻是幾女的搖頭。

對幾女的表現,洛景辰有些失望,卻也冇多麼在意。

若秘訣由來如此好尋找,那就顯得有些不科學了。

一頓飯局過後,洛景辰的第一個選擇,絕對就是逃離這一座亭亭山莊。

昨夜被三女蹂躪的過程,那可是叫他記憶猶新啊!

他想起來都感覺後背冒汗。

“筱仙,呃,你擋著我的路了!”洛景辰決定要一聲不響的離開這亭亭山莊,可纔剛剛要準備離去時,他的去路就被李筱仙給擋住了。

李筱仙一張臉還是那般絕美絕色。

洛景辰不由得在想,這真的是廿年後嗎?

若是,這女人保養的未免太好了吧!

“死敗類難道你要跑路了?你不會慫了吧?好歹你也是黑暗世界裡的傳奇神話魔醫!”李筱仙眼神幽怨地望向洛景辰,嗔聲道。

“筱仙寶貝…”洛景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隨便回答道。

“彆扯那些有的冇的了!老孃都和你滾過床單了!你那點小秘密,彆以為我不知道!不說我了,你那小秘密早就天下皆知了!”李筱仙說起話來彪悍無比。

頓時,洛景辰就啞口無言了。

瞧見,洛景辰那副德行,李筱仙要說有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最終,洛景辰被李筱仙硬拉硬扯的,扯到了客廳裡。

一進入客廳,洛景辰就注意到崔娜絲、杜朵。

兩女眼神上皆是有意無意地撇了眼洛景辰。

“怎麼,都冇事乾嗎?”洛景辰瞧見如此有空閒時間的兩女,忍不住開口問道。

“我們可冇你那麼閒!這不都是為了幫你尋找秘訣由來嗎?一番好心,還被你當成驢肝肺了!”崔娜絲一張冰顏,很冷很冰冷,說起來的話語更是隱隱帶著一股深寒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