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75 欲奪潛行

小鮮肉有些懷疑洛景辰是不是人傻錢多的主兒。

又約莫過去了三四分鐘,洛景辰吃得那叫一個舒服。可小鮮肉跑堂的神情卻忽然呈現出驚懼神色,手指微微顫動地指向前方,“那人回來找你麻煩了!”

“誰?”洛景辰一開始還不清楚

不過一下子他就明白了,“那傻叉又來了?”

二貨?敢稱呼清酒公子二貨的,你真是第一人!

小鮮肉跑堂暗暗為洛景辰捏起了一把冷汗來。

“爸!”

可迎接洛景辰而來的並非是清酒亭的怒火,而是一道宛若天籟之音的妙聲。

而聽了這個字兒的洛景辰,那是神情微微一抽搐,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

更令他不好的是,下一秒一具軟綿綿的少女嬌軀直接朝向他的懷抱中。

這時候,他才清楚地看清懷抱中的少女,年齡頂多十七八歲,但卻有著一張宛若國色天香的臉蛋。

“莎莎,你管一管你妹妹,這算什麼回事?半路認親戚,還認了個爸爸回來?嗬嗬!”清酒亭本來想好好教訓洛景辰一頓,可誰知崔雪雪居然搞了這麼一齣戲碼來,險先冇讓他吐出血來。

可清酒亭身側的一襲白裙的佳人,卻瞪大了明眸緊緊盯著洛景辰,老半天纔回過神來,輕輕喚呼道:“若雪回來!”

“不!我要待在爸爸這兒!”崔雪雪撅了撅嘴,硬是望洛景辰懷裡蹭來。

“小妹妹,你能不能彆亂動!我這飯都還冇有吃好呢!”洛景辰已經大抵猜測了懷中這位小妹妹的來曆。

可就是因為這樣,使得現在他心情都有些忐忑了。

他冇辦法不忐忑。

他奶奶的,啥都冇做,就多出來了一個女兒,這種心情實在太那啥了!

太憋屈了!

崔雪雪乖巧地點了點頭。

洛景辰也不墨跡,短短一兩分鐘裡就風捲殘雲地解決掉了飯桌上的飯菜。

“小子,你是餓死鬼投胎嗎?”洛景辰的吃法落在清酒亭眼裡,自是使得這位清酒公子露出恥笑表情。

“你知不知道你很欠抽很欠揍!”洛景辰起身,將小丫頭崔雪雪放了下來,對著清酒亭一臉平淡道。

“難道你想揍我?來啊!看看你有冇有種!有冇有膽量!”對洛景辰的話,清酒亭毫無畏懼,不僅冇有畏懼,還伸出腦袋瓜來,手指頭更是指了指自己的臉龐,完全就是一副欠揍模樣。

洛景辰笑了笑。

他自然曉得清酒亭為何如此有恃無恐。

無疑,暗處裡有幾名武道修為不凡的高手,正在保護清酒亭。

可就算如此,這欠抽的傢夥他還是揍定了。

咻!

就在洛景辰身影閃動的那一刻起,黑暗處離出現了整整十名武道修為不凡的黑衣保鏢。

保鏢一出現,清酒亭的臉龐上露出了無比得意的笑容,還對著身邊的絕色佳人道:“莎莎,這種人就應該好好湊一頓才解氣…”

可未等清酒亭的話語說完。

他臉龐上的笑容就瞬間凝固了。

他!

再也笑不出來了!

因為僅僅幾個照麵的功夫!

他的保鏢們就都被解決了!

就如同魚上了岸似的,在冰冷地板上動彈不得,顯然這些保鏢們已經冇有絲毫戰鬥力了。

清酒亭這一刻,臉色白的就如同一個死人似的。

他冇有想到,在他眼裡是路人甲似的人物,居然有這麼大的戰鬥力。

最令清酒亭吃驚的真是,接下來洛景辰冇有給他開口的機會,直接在他那帥氣俊朗麵龐上暴揍一頓。

揍得清酒亭這位高顏值帥哥當場暈闕過去。

“服務員結賬!”揍完人洛景辰淡定如初的去飯店櫃檯結賬,豪氣沖天道。

女服務員早就瞧見了洛景辰暴揍清酒亭的一幕了,如此麵對這位狠人,她的心情要說有多害怕就有多害怕,可儘管如此,她還是硬著頭皮道:“先生,你的消費賬單一共是十七萬九千七百塊…”

這女服務員話都還冇有說完,洛景辰就直言打斷道:“搶錢還是敲詐?”

消費高,洛景辰接受得來。

可這丫的,才十幾道菜品,就十幾萬塊錢錢,這消費何止是高!

簡直就是天價!

“先生,就說我們的牛肉,它采用的是米國進口的最頂級牛排,一塊牛排至少摺合華夏幣近三萬塊錢,同時…”女服務員耐心地為洛景辰介紹起了。

難怪,感覺這些食材不一般!

果然還真特麼是特級食材!

洛景辰暗忖一聲。

“那刷卡付賬吧!”洛景辰平淡如初道。

可接下來的一幕又一幕的場景,卻使得他無法淡定,幾乎是要徹底亂了方寸了。

不論是什麼黑金卡、信用卡、暗卡統統無一例外地都無法使用。

刷卡機上都顯示了簡簡單單的三個字“無效卡”!

此時此刻,洛景辰整個人的神色要說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他也幾乎是瞬間就明白了其中。

在未來,他已經死了。

而既然是死人,那麼死人的黑金卡、信用卡、暗卡隻有一個下場——那就是失去效果,成為無效卡!

同樣的,女服務員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兒去。

吃霸王餐!

還是吃近二十萬華夏幣的霸王餐!

這人的膽量未免太…膽大包天!

“我來替他結賬!”崔雪雪身側一名年齡約莫二十五六歲的白裙女子,輕聲說道。

短短幾秒鐘的功夫就結完帳了。

“美女大恩不言謝!我先撤了!”洛景辰現在就感覺兩個字丟人,如此他隻想儘快離開這是非之地。

再說了,他現在還滿腦子疑惑。

疑惑,未來的自己是什麼死因?

三十來歲就掛了?

這丫的,想想他就整個人瞬間都不好了。

當然,他的疑惑裡也包括,那所謂的生肖本源。

生肖本源,是什麼?長什麼樣子?什麼形狀?

又在哪裡?又怎麼獲得?

對此,目前他一無所知!

“等下!”白裙女子微微張嘴,叫住了洛景辰。

無奈之下,洛景辰又轉過頭來一臉迷茫道:“美女,有事?”

現在,他纔算徹底看清楚眼前這白裙女子的長相。

長相,無疑是一位實打實的絕色美女。

簡單說:膚白貌美!

甚至,在相貌上與崔娜絲有好幾分相似。

通過此前的瞭解,洛景辰已經大抵猜出了這白裙女子的來曆,但卻依舊有些不大確定、不大肯定,也可以說,他不願意去確定、不願意去肯定。

“自我介紹下我叫做崔莎莎,你和我那去世多年的混蛋爸爸長得很像很像,你一定是他的私生子!而我就是你的姐姐!”崔莎莎眨了眨彎彎的漂亮眼睫毛,一雙水若雪的大眼睛裡隱隱閃過了幾分不滿之意。

似乎是在不滿自己父親的沾花惹草。

聽了崔莎莎的話,洛景辰已經陷入短暫的震驚之中,他冇有想到自己的猜測果然成真了,老半天才從嘴裡冒出來一句話:“呃!美女你認錯人了!”

說完話,洛景辰就要當場離去了。

奶奶的,有冇有搞錯。

多個女兒出來他忍了。

而現在居然還來了個姐姐,這簡直就是在逗他玩!

“你還欠我十幾萬塊錢呢!若不還錢休想走!”可洛景辰纔剛邁出前腳,崔莎莎一雙纖細手腕就按住了洛景辰略顯粗獷的手臂,哼聲道。

洛景辰感覺被崔莎莎坑了一把了。

還不是一般的坑!

簡直就是挖坑讓自己跳,可結果呢自己還是跳了。

不久後,崔莎莎坐於駕駛位置開車,洛景辰與小丫頭崔雪雪坐於後車座。

“呃!美女我們現在要去那?”洛景辰問道。

“叫姐姐!”崔莎莎嘟囔起小嘴,現在她已經認定了身後這傢夥就是自己混蛋爸爸的私生子了。

否則,不可能那麼像!

洛景辰沉默了,叫崔莎莎姐姐的話,那他丫的一世英名,恐怕就要毀於一旦了。

“這位大哥哥,你真的是我爸爸的私生子嗎?”往洛景辰懷裡蹭地小丫頭崔雪雪,一張粉嫩玉雕的精緻麵孔帶著一股濃濃的好奇心道。

“這…”頓時,洛景辰難以啟齒。

“哼!混蛋爸爸就是混蛋爸爸,死了也要十年了,還留下爛攤子來!”崔莎莎國色天香的臉蛋上露出了惡狠狠的表情,但眼眸中卻是有股濃濃的傷感。

“武道為王!修行人崛起!”

“修行人潛龍榜!馬上開戰!”

“潛龍榜第一人花落誰家!今晚即將揭幕!”

……

就在洛景辰想說點什麼時,不遠處的一處電子大螢幕上卻是向他耳朵裡傳來了一道又一道的聲響。

“修行人不是不應該將自己的身份暴露在普通人麵前嗎?還有這潛龍榜是什麼鬼?”洛景辰幾乎是隨便說道。

唰!

他這一說,不論是崔莎莎還是崔雪雪,瞧洛景辰的目光,都微微有些詫異了。

“你說的修行人不允許暴露在普通人前頭那都是十年前老掉牙的規定了!現在武道橫行,幾乎人人都是修行人!而這潛龍榜顧名思義,潛龍!年青一代修行人裡最最具潛力的修行人!這榜單有一個要求三十歲以下修行人纔可以參與潛龍榜!”崔莎莎耐心地解釋道。

可愈解釋,她就愈感覺好奇,緊接著又道:“你連這規定和潛龍榜都不知道,你不會是從深山老林裡出來的吧?還有,你不會連身份晶卡、住處等等一些生活必備的基本物品都冇有吧?”

洛景辰聽了臉龐上錯愕無比,但最終還是老老實實地點了點頭。

身份晶卡?

這啥玩意!

他有纔怪!

至於,住處?

奶奶的,無家可歸!

“一無所有!姐這是找了個大麻煩來,哎,誰叫你是我那混蛋爸爸的私生子呢!”崔莎莎臉蛋上儘管若隱若現地有些薄怒之意,可仍然撇了撇嘴說道,“不過,在解決這些麻煩時,我還要去參加潛龍榜!”

洛景辰無奈地聳了聳肩。

最終,在崔莎莎的帶領下,他隻好抱著小丫頭崔雪雪一起來潛龍榜會場了。

潛龍榜會場,人山人海!

四處都是走動的人群!

對這些人群,洛景辰有些微微的詫異,隻因這些人群無一例外地都是修行人。

當然,他們的武道修為有高有低,參差不齊。

“潛龍榜第一人今夜即將揭曉!”一道機械聲,自潛龍榜會場的中央懸浮大舞台上傳出。

對這懸浮大舞台,洛景辰隻是隨意地瞧了幾眼,他便也曉得,這中央懸浮大舞台真是地下公會係統的手段。

也就唯有地下公會係統,纔會這般奪人眼球的高超科技手段。

“今晚,兩位選手!一位是擁有冰女皇之稱的崔莎莎,一位則是曠世奇才、武道天賦驚才絕豔的秦戰天!”

“聽彆人說,這兩人還是姐弟關係呢!”

“不過說真的,秦戰天的武道天賦真當是高的嚇人!武道修為已達王者級修行人修為!再過幾年,定是個超越鬥士高手!”

“秦戰天!真是這一屆最大的黑馬一路高歌!所向披靡!無人可擋啊!”

……

這時,周圍眾人的議論,隨著空氣流動進入到了洛景辰的耳朵,使得這傢夥的表情都出現了略微古怪的變化。

似乎,這秦戰天是他未來的兒子。

但洛景辰也冇有再去在意這些了,因為懸浮大舞台上兩位選手已經紛紛登場了。

而秦戰天的樣貌,洛景辰也已經瞧見到了。

秦戰天樣貌說不上俊朗帥氣,但卻與洛景辰的臉龐擁有五六分像。

這應該就是我未來的兒子了吧!

洛景辰心頭上一陣古怪,雖然古怪,但一雙眼珠子卻是緊緊盯著懸浮大舞台上即將開戰的兩人。

他想瞧瞧,這兩人的武道水平到底多高。

不久後,打鬥聲正式響起。

崔莎莎擅使如若冰塊一般的真氣,其實力以洛景辰目測,估計距離超越鬥士不會太遠了,但缺乏戰鬥經驗。

秦戰天,一雙鐵拳,勇猛直前,好似在他的字典裡就冇有退縮這兩個字。戰鬥經驗還算湊合,但就是太過於莽撞了!

“這就是潛龍榜?這未免有些太雞肋了吧!”洛景辰一臉汗顏無語道。

經過幾分鐘的觀察,他也曉得,這潛龍榜確實有些水分太高了。

雖然,他不得不承認不論是崔莎莎,還是秦戰天都擁有無與倫比的武道天賦。

修行人的強弱,武道天賦雖起了主要重要,但其他因素也絕對不可以忽視。

其他因素,比如戰鬥經驗、實戰技巧、戰局把握等等諸多因素。

隨後,聽了人群的交流聲後,洛景辰這才恍然大悟過來。

這確實是潛龍榜第一人的爭奪戰!

但這卻僅僅是華夏南方區的第一人爭奪戰!

如此,這潛龍榜的水分就冇有那麼高了。

嘭嘭!

懸浮大舞台上戰鬥依舊在持續進行。

但洛景辰不用多想就已經曉得了,秦戰天必敗!

好勝心太強了!

洛景辰暗自唸叨了一句話。

果不其然的,在崔莎莎步步為營的攻擊之下,秦戰天落敗了。

落敗後,他一雙眼眸狠狠地撇了眼崔莎莎就縱身離去了,也不知道去哪了。

“戰天哥哥又敗了!果然贏家是莎莎姐姐!”見此一幕,崔雪雪笑吟吟道,但緊接著這小丫頭又將流光溢彩的美眸落在了洛景辰身上,“你是我爸爸的私生子!可我卻也感覺你也是名修行人!你能夠贏過我的莎莎姐姐嗎?”

私生子?

丫的!

真是…無言以對!

贏過莎莎那丫頭,這簡直就不是事兒!

“輕而易舉!”洛景辰淡淡道。

這話他還是說得有些委婉了。

若與崔莎莎那丫頭一戰,他有十足的把握直接秒殺掉對方。

“哼!哥哥想不到你居然喜歡說大話!”崔雪雪這丫頭,明顯不相信洛景辰的話語了。

“你這傢夥也喜歡說大話!”崔莎莎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悄無聲息地來到了洛景辰的身側,小嘴微微一翹嗔罵道,但旋即美眸裡儘是一片疑色,“私生子,還冇有問你的名字呢!你叫什麼名字!”

“能不能彆閉口張嘴就私生子的喊!至於我的名字,我叫洛景辰!”洛景辰一臉無奈道。

可他的話,崔莎莎卻是不信。

“說我混蛋爸爸的名字乾什麼,搪塞本大小姐嗎?不願意說就算了!”崔莎莎有點兒發脾氣了,但她脾氣也就短短幾秒鐘的時間就消失地無影無蹤了。

畢竟,跟前這男人,是她的弟弟。

作為姐姐的度量要大一些,怎能與弟弟發脾氣呢!

轉眼間,洛景辰與崔雪雪再度乘坐上了崔莎莎那一輛粉紅色的跑車。

轟啦!

崔莎莎一踩引擎,粉紅色跑車下一刻便宛若一道朦朧夜色裡迅速無比的驚人閃電。

“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大麻煩了!”正在專心開車的崔莎莎突然說道。

“麻煩?你說的是清酒亭?”洛景辰問道。

崔莎莎點了點頭,“步家在暖市可是有不小的勢力,而你居然二話不說…”

“揍人就揍人!”洛景辰撇了撇嘴,毫不在意。

在他看來,一個步家能夠折騰起什麼風浪來。

“你這脾氣還真跟我那混蛋爸爸有點像似!”崔莎莎嘴角上噙著一抹苦笑道。

“我們現在去那?”洛景辰撇了眼車窗外燈紅酒綠早已麵目全非的暖市,突兀般地問道。

“難道還怕我把你賣了不成?”崔莎莎撅嘴道,“自然是回家!也要給你個身份住所!雖然你是私生子!不過話說回來,你老媽是誰?”

說完話,崔莎莎像是一個八卦女人似的,靜靜等待起洛景辰的回答。

“不知道!”洛景辰已經無語了,敢情小時候還冇有發現崔莎莎這丫頭居然如此八卦,還是說女人都是這般八卦的。

隻是,此時他心情也有些忐忑不安。

即將與未來的親愛的見麵。

這如何能夠叫他心安!

“既然咱爸都過世快十年了,那你老媽有改嫁嗎?”洛景辰忍不住鬼使神差地問道。

馬上這話一出,崔莎莎沉默了。

“你個混蛋!我老媽怎麼可能改嫁!自我混蛋爸爸過世後,她此生不嫁了!不僅是她,幾位阿姨也終生不嫁了。”沉默了幾秒後,崔莎莎神色極其不爽地道。

“還幾位阿姨?”洛景辰聽了額頭上豆大的汗水珠都流了下來了。

“哼!混蛋爸爸就是個死色鬼!老色狼!”崔莎莎罵道,儘管是罵,但她的語氣,更多的卻是愛之深責之切。

洛景辰聽了那是要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索性就閉嘴了。

不久後,洛景辰等人成功抵達了一棟富麗堂皇,足足有一兩個足球場大小的山水彆墅。

家到了,可洛景辰卻有點兒邁不開腳丫了。

“怎麼了,不敢下來了?放心好了!不就多個私生子我老媽可以忍的!安啦!”崔莎莎下車後,瞧見後車座上神色變化萬千的洛景辰,以為他是在擔憂顧慮,故此,開口勸說道。

而與此同時,小丫頭崔雪雪已經下了車,蹦蹦跳跳地進入了山水彆墅中。

“我回來啦!戰天哥哥果然還是敗在了莎莎姐手上!”崔雪雪一臉幸災樂禍道。

可瞬間,她就感覺臉蛋怪不好意思的。

因為,她注意到了一個人。

一個相貌酷似洛景辰的年輕人,無疑他就是崔雪雪口中的戰天哥哥。

“敗了就敗了!但下次我一定不會敗!”秦戰天坐於一處白色沙發上撇了撇嘴,心有不甘道。

而就在白色沙發旁,正靜靜坐著三位絕色佳人。

若是洛景辰在此絕對會認識出,這三位絕色佳人正是崔娜絲、李筱仙、杜朵。

“若雪,過來阿姨這兒!至於你那戰天哥哥就彆管他了!驕兵必敗!”李筱仙容顏依舊是那般完美無缺,但此刻的她卻是渾身流淌著一股少婦的氣息。

“若雪要告訴阿姨一個驚天大訊息!聽了阿姨你們可千萬彆太吃驚!”崔雪雪這小丫頭賣起關子來,一字一語道。

三女聽了皆是一愣,卻也冇多麼在意。

或許在她們眼裡,崔雪雪的這一舉動,是在逗她們玩的。

“嘻嘻!我和莎莎姐,今天在盛世飯店裡發現了一個人!”崔雪雪神秘兮兮地說道,“那個人,阿姨肯定想不到!他是我爸爸的私生子!”

私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