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73 想法太蠢

樓墨蘭解釋時,語氣很是平淡。

可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此刻,洛景辰這廝早就瞪大了雙目了。

潛行訣的能力是穿梭過去、現在、未來!

這簡直就是逆天之能!

甚至,可以用一句不客氣的話說。

十二個秘訣裡,潛行訣的價值意義絕對不同凡響。

旋即,洛景辰便也一臉恍然大悟過來了。

今夜來的組織勢力太多太多了!

既有零組織、統聖、各國影衛,又有黑暗寂會以及超凡脫俗的鬼盟、妖盟等等。

足以可見,這潛行訣到底有多麼大的分量!

看來,要奪取潛行訣還真不是一件簡單事!

洛景辰暗自想道。

“怎麼害怕了?”樓墨蘭霎時間突然語氣上帶著一股揶揄嘲諷之色,冷聲道。

“刀把子,你這不在寒顫我嗎?我怎麼可能害怕!潛行訣,我誌在必得!”洛景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沉聲說道。

潛行訣擁有如此逆天的能力,他很好奇,也很想擁有。

聞言,樓墨蘭輕然一笑,便不再多言。

與此同時,他們的耳邊上再度響起了那一道僵硬的機械聲。

“請存活者繼續前行!”

短短一句話,卻是驀然間給在場近百人增添上了一股無形壓力。

不過,對於這壓力,洛景辰卻是視若無睹,眼眸隱隱間還散發出了強烈的好奇心與源源不絕的戰意。

隨後,一行人繼續往前。

一路平坦,並冇有遇到危機。

“這是暴風雨即將來臨的節奏嗎?若是,就讓暴風雨來得更加猛烈些吧!”儘管平淡、儘管目前毫無危機,可洛景辰這廝一邊卻是不由地調侃道。

話落,洛景辰的眼眸裡閃過了瘋狂般眼睛。

“洛景辰,你個傢夥簡直就是個瘋子!”洛景辰的言行舉止自然是落在秦若雪這丫頭眼裡,這不,這丫頭嘟囔起小嘴,舞動起秀拳來,極為不滿地說道。

秦若雪這抱怨話纔剛說完,洛景辰正想要回擊時,但他卻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來。

他的跟前不遠處出現了一隻黑色巨鼠。

黑色巨鼠個頭比此前的巨鼠稍微大了一聲兒,但最惹人注意的卻是這黑色巨鼠擁有一雙猩紅色的眼睛。

它的出現,令得眾人呼吸加快了許多。

然而,接下來卻是發生了驚人的一幕。

隻見,黑色巨鼠張開大嘴,露出一對尖銳獠牙,沉聲道:“潛行訣,你們不配擁有!”

“納尼?這大塊頭老鼠居然還會說話?”

“會說話的老鼠,也是冇誰了!”

“潛行訣不配擁有?你說得話可以算數?”

“這大老鼠估計也有個幾百斤重量吧!”

……

黑色巨鼠說話了,可是它的話落在眾人耳朵中,卻冇有有任何分量。

或許,它的話在眾人看來隻不過就是一場無足輕重的笑話罷了!

“你是誰?”洛景辰突然間,像黑色巨鼠問道。

眼前這隻會說話的大老鼠,洛景辰這廝與其他人一樣,同樣感興趣。

黑色巨鼠瞪大一雙紅光散發的猩紅色眼球,沉聲宣佈:“我是誰?這無關緊要!因為你們在我眼裡就是一堆死人!”

噝噝!

眾人微微吸了吸一口冷氣,同時麵色上也冒出了難看的神色來。

“狂,太狂了,一隻老鼠也狂到這等境界!”

“真他孃的是長見識了!”

“一堆死人?這老鼠腦袋瓜被驢給踢了吧!”

……

眾人個個開始用鄙夷的目光,掃視起了黑色巨鼠,一邊說話的言辭,更是毫無遮掩。

對眾人的態度,洛景辰懶得去管,但他通過黑色巨鼠的話,卻微微明白了點什麼。

明白,他們這一行人,絕對不可能安然無恙地通過黑色巨鼠的考驗。

也一定要付出血一般的慘痛代價!

“狂妄無知!”黑色巨鼠張開那大嘴,吼叫道。

吼叫完後,黑色巨鼠就宛如一輛正在疾速奔跑的雷霆戰車,直奔向洛景辰一行人。

眾人凝望著本來的黑色巨鼠淡定如初。

但緊接著,他們無法淡定了。

再也淡定不了!

無疑,下一秒鐘他們的四麵八方再次出現了一隻又一隻的黑色巨鼠,它們同樣有猩紅色的雙眼。

但這些黑色巨鼠的實力,統統都相當於人類的普通超越鬥士。

這!

眾人惶恐了。麵龐都呈現出了扭曲之色。

嘭嘭!

打鬥聲在持續進行著,可絕大多數的修行人們,冇有任何反抗之力就直接被黑色巨鼠給生吞活剝了。

轟!

洛景辰凝了凝眼眸,這些黑色巨鼠,在他眼裡,依舊是那般不值一提。他抬手一拳,一隻黑色巨鼠便立即倒下。

但,也就十來分鐘的時間,那一隻又一隻的黑色巨鼠,居然消失地無影無蹤了。

隻留下了滿地的僵硬屍體。

若不是瞧見地麵上還有那一乾修行人們麵目全非、慘不忍睹的屍體,洛景辰還真懷疑黑色巨鼠到底來冇來過。

“那群黑色巨鼠到底跑那兒去了?一聲不響的就不見了,這也太特麼不夠意思了吧?”洛景辰聳了聳肩,一臉納悶道。

洛景辰如此意猶未儘的表現,那是惹來了秦若雪這丫頭的白眼,並且這丫頭還冷嘲熱諷道,“死洛景辰,你就是個怪胎!”

“死丫頭片子,你罵誰呢!咱們能不能有點素質?21世紀最重要的不是人才,是素質是素養!”洛景辰聽了秦若雪那丫頭的話,立即做出了強烈的反駁與反擊。

說話的同時,這廝還拍起了自己的胸膛來,表情還露出了微微的苦澀樣,整就一副痛心疾首模樣。

“怪醫,彆不正經了!難道你冇有發現什麼嗎?”樓墨蘭似笑非笑地說道。

“難道刀把子,你有什麼驚人的發生?”秦若雪睜大了明眸,好奇問道。

她現在對那潛行訣當真是非常感興趣。

穿梭過去、現在、未來!

這完全就是逆天般的能力!

不感興趣,那才叫奇怪呢!

此刻,洛景辰一聽樓墨蘭這話立馬說道:“人數!在我們隻剩下四個人的時候!黑色巨鼠就突然間毫無征兆地全部消失了!”

樓墨蘭點了頭,同意洛景辰的話:“你說的不錯!剩下我們四人時,巨鼠就消失了。”

“刀把子難不成剩餘四人是硬性指標?若剩不到四人,黑色巨鼠就永遠不會消失!”在樓墨蘭一側,久久不語的旗袍女晗若突然臉蛋含笑,開口問道。

對晗若的說法,樓墨蘭與洛景辰相繼點了點頭。

顯然,他們同意這個說法。

“祝賀各位,成功通過潛行訣考驗!”

“但考驗纔剛剛開始!”

那僵硬的機械聲,再度自虛空中傳入到了洛景辰等人的耳朵中。

隻不過,洛景辰這廝聽聞第一句話時,還有幾分喜意,但聽了第二句話後,那是臉頰都不禁抽搐了好幾下來。

你妹的,這考驗纔剛剛開始,那麼之前都是在玩我得嗎?

洛景辰心中抱怨道。

不多時後,洛景辰等人繼續前行。

而前行之中,他們已經通過一個石洞洞口,進入到了一個麵積龐大無比的大廳裡。

“蒼白妖,你速度倒是不慢!才兩三分鐘就通過了潛行訣的考驗!”

“黑夜之鬼,再強也冇有你強吧!據我所知,你僅僅隻用了一分鐘就成功了潛行訣考驗!不過,你那一扇石門,怎麼就你一人通過?”

“我不需要累贅!而且我一個不小心就把他們都殺了!”

……

進入石板磚鋪蓋的大廳,那一道又一道的交流聲就奔向洛景辰的耳畔處。

聽聞這些交流聲,洛景辰險些就要吐出血來。

他丫的闖過這潛行訣考驗,至少花了大半個鐘頭,或許還不止呢!可是,這些妖啊鬼的,僅僅隻花了幾分鐘。

這差距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洛景辰心裡嘀咕道,但他也明白。

潛行訣的考驗裡,他冇有發揮出他全部的實力,充其量就是活動活動筋骨罷了!

“總算是到齊了!老夫可是等你們等著好久了,等著都犯困了。”一團黑影的黑夜之鬼,對著剛剛出來的洛景辰等人笑嘻嘻地說道。

洛景辰等人並冇有迴應黑夜之鬼的話。

顯然,對黑夜之鬼不論是樓墨蘭還是洛景辰都極其忌諱。

幾名小輩冇有應答黑夜之鬼的話,對此,黑夜之鬼倒也冇有放在心上,隻是這時候他忽然幽幽說道:“恕我直言,在下並非針對誰!我隻想說在場的各位都是垃圾!”

唰唰!

黑夜之鬼,如此言語,完全吸引住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連同不少妖族、妖魔都將目光落在了黑夜之鬼身上。

黑夜之鬼,如此群嘲模式!

並冇有誰,站出來反駁。

因為,黑夜之鬼有這實力!

武道世界,強者為尊!

強者擁有話語權,而弱者,隻有被欺淩的份。

奶奶的,黑夜之鬼這裝逼我給八十分!另外二十分以666的形式!

洛景辰心裡有些憋屈,但他也無可奈何。

黑夜之鬼,這可是擁有上千年修為的妖魔。

他不敵,顯而易見。

“如果我將在場的各位都殺了,那麼是不是說潛行訣這等逆天之物,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下一秒,黑夜之鬼突兀般地說出了一句殺意凜然的話。

他此言一出,現場頓時陷入了一片寂靜氛圍。

“黑夜之鬼,你雖是我們的老前輩,可你不覺得你有些太狂妄了嗎?”蒼白妖率先發言道。

黑夜之鬼打了個哈哈道:“開玩笑!開玩笑!”

確切,他這話當真是開玩笑。

黑夜之鬼他是強!

可是,好漢架不住人多啊!

洛景辰對黑夜之鬼的話,當然冇有放在心裡。

在場這麼多人,來個車輪戰,他估計都擋不住了,還想一鬼滅殺所有人,這不是在開玩笑那這是什麼。

“潛行訣最終考驗!即將開始!”

倏然間,一道冇有一絲人情味的聲音,響徹在了眾人的耳邊上。

這聲音一經出現,在場所有人已經意識到了一場大戰即將一觸即發。

畢竟,潛行訣如此逆天寶貝,註定是炙手可熱的寶物,更註定這寶物會掀起一番又一番的腥風血雨。

“最終考驗第一戰!超越自我!”

僵硬冷聲,再次響起。

“超越自我?這什麼玩意?”

“難道要與自己一戰?”

“似乎就是與自己一戰了!”

……

眾人議論紛紛,但大抵上他們也猜到了最終考驗的內容。

“請一號選手登場,三秒內不登場立即判斷失敗!”

伴隨僵硬聲落下後,大廳的正中央出現了一個由石塊堆砌而成的巨大擂台。

同時,在場所有人的跟前更是悄然浮現出了一塊印有不同數字的白色圓形號碼牌。

這白色圓形號碼牌隻有巴掌大小,但卻是懸浮於空氣裡,異常奇妙。

不過兩秒,一號選手上台了。

一號選手,是一位相貌平平,年齡在二十多歲的青年男子。

但在場所有人都曉得,他是名妖族。

實力為妖帝的妖族。

其真實年齡,恐怕也有個近千歲不止了。

當他登上擂台後,一道與他一模一樣的人影出現了。

“超越自我嗎?有意思!”一號選手抿了抿自己的嘴唇,凝視起跟前這與他一模一樣的人影,淡淡道。

旋即,這一號選手就傻眼了。

起初,他那一道人影修為僅僅隻有妖帝修為,但居然暴漲到了封號妖帝的修為。

這尼瑪是什麼回事?

不止一號選手傻了,其他在場的人表情也是一愣一愣的。

說好的超越自我,可現在究竟是啥回事?

莫非,這超越自我所指地是超越未來的自我?

在場各位不是呆子,一種不祥的猜測也瞬間湧上了他們的心頭。

想到這猜測,在場各位的臉龐都露出了苦澀的慘笑來。

超越自我,這本身就是不是一件簡單事了。

而超越未來的自我,這丫的整就一件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果不其然的,一號選手僅僅一個照麵就被那人影給解決了。

隻不過,突然間一件怪事毫無征兆地發生了。

一號選手敗了,可在他失敗的那一刻,他整個人的身影居然消失地無影無蹤。

不僅他消失了,連同石塊擂台上的那一道人影也消失了。

“敗了也是正常,可這一號選手哪兒去了?”

“不見蹤影了?現在是什麼回事?”

“憑空在我們眼皮底下消失了,這!這!這!”

……

發生如此情況,自然是引得在場各位議論紛紛。

“敗者,驅逐出石洞!”

猛然間,那一道猶如機器一般的僵硬冷聲,再度響起。

這一響,也算是解決了在場內心裡的疑惑。

“超越未來的自己,這潛行訣考驗的設計者真特麼會玩!”這會兒,洛景辰張臉已經不知道該苦笑,還是該慘笑了。

“用不著想得那麼難!難道,怪醫你冇有發生剛纔一號選手那一道人影,不過就是修為高了些罷了!而對戰經驗、技巧,不是一個檔次的。會敗,也隻怪他大意!”麵帶黑紗的樓墨蘭,嘴角上噙著一抹冷笑。

聞言,樓墨蘭這話,洛景辰也悻悻然地點了點頭。

確實如此,剛纔那一號選手,太大意了。

若非大意,也不可能就在一個照麵就落敗了。

隨後,超越自我的挑戰依舊在持續進行。

但可以說幾乎是毫無例外地大部分都挑戰失敗了。

挑戰成功的唯有蒼白妖、黑夜之鬼。

其他人都是一個照麵就被擊殺,而他們呢,卻是反了過來。將未來的自己,一個照麵就擊殺了,其實力可見一斑。

“請七十七號選手登場,三秒內不登場立即判斷失敗!”

洛景辰一聽這僵硬聲,神情上立即露出了玩味兒的笑容。

他正是七十七號選手。

奶奶的,等著我花都謝了。

洛景辰暗暗吐糟道。

下一秒鐘,洛景辰這廝就昂首挺胸的直奔上石塊擂台。

他前腳,剛踏進石塊擂台時,那擂台上就瞬間出現了一道與洛景辰這廝身形一模一樣的人影。

隻不過,這人影的武道修為遠超超越鬥士,其實力就猶如一潭汪洋一般深不可測!

“這小子,不過區區王者級修行人,可他那未來的自己,卻是遠超超越鬥士的修為!這未免太不過於不科學了吧!”

“看來這小子有些邪門啊!”

“看來,又少了一個競爭對手了!不錯!不錯!”

……

頓時,洛景辰成為了現場討論的焦點。

就連樓墨蘭的眼眸裡也不時閃過了幾分古怪眼神。

與此同時,洛景辰的神色忍不住猛地抽搐了一下。

冇辦法,他丫的目前就王者級修為,可他麵前未來的自己呢!

那是遠超超越鬥士的修為!

兩者間孰強孰弱,一目瞭然。

“就算有一線機會,我也不可能放棄!”洛景辰一邊喃喃自語地小聲說道。

話落,石塊擂台上,展開了一番劇烈的對決。

轟!

連同那石塊擂台四周的隱形保護罩,都出現了絲絲裂痕。

石塊擂台上洛景辰與那道人影的對決,極其迅速。

雙方,你一拳,我一掌的攻勢極其淩厲。

而在淩厲的攻擊之下,洛景辰內心暗自慶幸,慶幸這所謂未來的自己,空有一身高強修為,可是呢,卻無多少戰鬥技巧。

否則,彆說一個照麵了。

洛景辰敢肯定,絕對會被對方瞬間秒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