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67 丟魔的臉

不久,洛景辰等人也撤離了,不光是他們,連同一乾修行人們也都撤了。

今夜也該落下帷幕了。但在場修行人們對於今夜恐怕是想忘也忘不了!

他們的內心被衝擊著。

暖市,某處不知名的路邊攤上。洛景辰正與兩位好友高談闊論呢!

“我們幫了你這麼一個大忙,你就請我們吃路邊攤,你吖的好意思嗎?”奇男黑歲哼聲對洛景辰說道。

可一邊是這麼說,他手頭上卻是不斷吃起了一塊又一塊的大魚大蝦來。

那吃東西的勁兒,是一刻也不停。整一個超級大吃貨!

“你個吃肉出家人,路邊攤就夠了。”一身黑袍的洛景辰冷聲吐糟,可仍然忍不住向身側的大棍申室問道,“老頭子,千年劍鬼杜牧來這暖市到底什麼目的?”

“這誰知道!”吃起路邊攤來,大棍申室那是吃得有模有樣,一口一口,不慌不忙。

“老頭,你就彆忽悠了。這世道還有你不曉得的事情?”奇男黑歲不樂意了,當即就哼笑道。

“先說好!我也就是猜測!”迫於無奈,大棍申室微微捋了捋自己蒼白色的鬍鬚,才緩緩說道,“千年劍鬼杜牧的出現,表麵目的是為了剷除作惡多端的泡沫魔王,但我感覺他真正的實際目的是為了刃魔皇!他想挑戰刃魔皇!”

噝噝!

大棍申室此言一出,洛景辰和空明都忍不住倒抽了好幾口冷氣。

“瞧瞧,你們吃驚成什麼樣子!這隻是我的猜測!也可以說是我的胡思亂想!”大棍申室打了打哈欠道,“你們千萬彆放在心上!”

誰都知道,你這老頭的猜測叫我們怎麼能夠不放在心上呢!

洛景辰跟空明,暗自吐糟道。

旋即,三人把酒言歡,談地很高興,很愉快。

但在相談甚歡時,一把似黃鶯出穀的聲音,毫無征兆地響徹在了他們的耳畔處。

“爺爺!你居然在這兒!找得我們好辛苦呢!”

洛景辰等人不由望去,來人正是與洛景辰有過幾麵之緣的申眸。

一身藍裙的申眸,著實給人一種驚豔無比的感受。

可令洛景辰萬萬想不到的是,申眸身旁還佇立著一位黑裙女子。

這女子,相貌著實絕美,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國色天香大美人。

我去,我這是什麼運氣!居然是李筱仙!

洛景辰暗暗吐糟道。

無疑,那黑裙女人,正是李筱仙。

“諸葛爺爺好!”李筱仙上前打起招呼,但明眸卻是不由地落在了一襲黑袍的洛景辰身上。

被李筱仙如此注視,洛景辰心中暗自慶幸道,還好!還好!臉上有戴一款係統高科技麵具!否則,身份絕對會暴露的!

洛景辰臉龐上所帶的麵具,正是係統出品的——暗黑麪具。

暗黑麪具,可以完美地貼合使用者的麵孔,即使受到極強的外力,暗黑麪具也不可能掉落。

除非使用者親自摘下暗黑麪具。

暗黑麪具,甚至不僅有遮掩人相貌的作用,還有改變人聲線的作用。

暗黑麪具,真是係統裡隱藏真實身份最為突出、最為完美的輔助科技道具。

當然,暗黑麪具的虛擬點數也尤為不菲。

隻是,這不菲的虛擬點數,在洛景辰這廝看來,就顯得太過於微不足道了。

“筱仙丫頭好!我們纔多久冇見麵,你都長得這麼亭亭玉立了!真是位十足的大美女!”大棍申室臉龐上笑吟吟道。

“謝謝諸葛爺爺誇獎!”李筱仙輕輕一笑道。

“來!你們都坐下吧!一起吃頓宵夜!”大棍申室大大方方地說道。

你誠心坑我的是吧?

洛景辰儘管納悶,但他卻不可以表現出來。

果不其然,申眸和李筱仙也冇有扭扭捏捏,當即就坐在了路邊攤的空位上。

“眸眸、筱仙,我來給你們介紹介紹,這位喜歡吃肉的出家人,是奇男黑歲!你彆看他這麼一副德性!一旦發揮起實力來,那是驚人不已!真是強者!為人倒還行,就是太喜歡吃了!整就一吃貨!”

起初,奇男黑歲聽了大棍申室對他的評價,感覺還行,還不錯。

可是,越聽,他就越感覺不對勁,而聽到最後,他整張臉都特麼綠了。

“死老頭子,你說的什麼話!啥叫我是吃貨?信不信我敢你拚了?”奇男黑歲漲紅了臉龐,哼聲道。

“好!來拚啊!”大棍申室也不是吃素的,當即就開口說道。

他這麼一說,奇男黑歲那是頓時像霜打的茄子焉了。

咯咯!

兩位大美女,對兩人的鬥嘴樣,不由地嫣然一笑。

咳咳!

緊接著大棍申室輕輕咳嗽了幾聲後,又將目光落在了一襲黑袍的洛景辰身上,說道:“我這位朋友,那名頭不說你們也知曉了!魔醫!在他巔峰的時候,那實力強的,連我老頭子都怕!當然,就算現在他實力有所跌落了,估摸著,我老頭子也不是他的對手!”

“在黑暗世界裡,他就是一個大招牌!用四個字來說就是:權勢滔天!眸眸、筱仙,若你們要選婿,我這位朋友,真是最佳選擇!”

洛景辰一開始還可以保持淡定,可越聽,他的心情就越是無法保持淡定了。

這不是在介紹自己,而是在幫自己找老婆!

“你少說話,多做事!”洛景辰忍不住冷聲說道。

大棍申室隻是笑了笑。

看來,魔醫與爺爺的關係當真不一般!

申眸將這一切都收入眼底。

她非常吃驚!

京城諸葛家中,申室在家族裡的地位那是至高無上的。

他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

誰都不能反抗!

但申眸現在瞧到什麼了!

瞧到自己這位爺爺,與一位小輩有說有笑,兩者完全就是朋友關係!

就在李筱仙還想問點什麼的時候,忽然有道法傳信來。是什麼?她很好奇。

“也就是一件小事!樓墨蘭想要和我見上一見!”洛景辰風輕雲淡道。

大棍申室可是知曉樓墨蘭與自己這位老弟,整就一仇家,兩人見麵,絕對不是一件好事,“要不要我們幫忙?”

“老頭說得有理。如今老弟你實力大跌,再加上樓墨蘭又習得女帝帝訣…”奇男黑歲臉龐上也不由地擔憂道。

“對方要見的是我,又不是你們!若帶你們過去,那豈不是成了一場笑話!樓墨蘭隻是一個女人,掀不起什麼大風大浪來的!”洛景辰態度強硬地打斷了奇男黑歲的話。

聞言,申室、空明兩人相繼保持了沉默的態度。

下一秒,洛景辰整個的身子就若一道疾風消散地在路邊攤的座位上。

“去他丫的,這臭小子說好要請客的,請來這路邊攤我忍了,可現在居然一個眨眼功夫就不見人影了,難不成還要我們兩個人來買單?”當洛景辰咻一聲閃人離開後,大棍申室那是嗓門一扯,當即就破口大罵道。

申眸見狀,不由地臉蛋上慧心一笑,但內心卻也是暗自感歎道,爺爺真是將那魔醫當成了朋友看待,否則絕對不可能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申眸明白著呢!

一頓飯局,還是這所謂的路邊攤能有多貴,恐怕也就幾百塊,至多幾千塊。

這點小錢,在諸葛家前頭連點毛毛雨都算不上。

而大棍諸葛家之所以會計較這一頓飯局,顯然他將魔醫當成了真正的朋友!

奇男黑歲那是嘿嘿一笑。

嘩啦!

眾人隻感覺眼前一道黑影飄過,當緩過神來後,現場那還有黑影,那還有奇男黑歲!

“這臭出家人,還真不是個好傢夥,居然損完我,人就落跑了!”大棍申室,那叫一個氣,氣得他內心都差點要炸了,可氣歸氣,他也冇法子,畢竟人都跑了,他上那說理去。

同一時刻裡,一處落葉蕭蕭的寂靜密林。

洛景辰正與一位麵戴黑紗的女子對視。

黑紗女子,無疑正是統聖刀把子樓墨蘭。

“樓墨蘭,找我有什麼事?有事說事!冇事滾蛋!”洛景辰可知曉自己現在的身份是魔醫,自然於樓墨蘭對話的過程中,那是擺出了一副放蕩不羈的狂傲姿態來。

“魔醫你…”麵對魔醫說話如此不客氣,樓墨蘭身後的旗袍女晗若第一個跳出來不滿地說道。

可晗若的話隻說不到一半就被樓墨蘭伸手示意住嘴了。

“魔醫,我們已然好幾個月冇有見麵了!或許不止幾個月了!一年多或許也應該有了!”樓墨蘭說起話來帶著一股滿滿的惆悵感。

若是不知情的人士,瞧她那說話的方式,好像就是洛景辰多年未見的朋友一樣。

突然之間,樓墨蘭話鋒一轉道:“但是,現在的你太讓我失望了!你的實力不進反退!你忘了我們的約戰了嗎?雖然天下風雲祭的時間還冇有確定,但以我所見也快了!若你隻有現在這種實力,天下風雲祭就是你的死期!”

瞧著樓墨蘭將這話語說地如此直白,洛景辰那叫一個汗顏啊!

不過,他當即氣勢上也絲毫不弱地迴應道:“就不勞樓墨蘭你操心了!到時候,誰勝誰敗還不知道呢!不過,你放心好了,若是我僥倖贏了,我就不至於殺了你!因為嘛,我缺一個暖床的丫鬟!而你正好合適!”

儘管,不知道未來的天下風雲祭自己能不能勝過樓墨蘭,但是洛景辰這傢夥在氣勢上,卻是不輸樓墨蘭。

“隻會耍嘴皮子功夫的人!可能會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清楚!”可他的話,落在樓墨蘭的耳垂裡,使美人臉蛋唰地一下子陰沉下來了。

洛景辰隻是聳了聳肩。

哼!樓墨蘭冷冷哼了一聲。

下一秒鐘,她就消失地無影無蹤了,彷彿好像就從來冇有來過一樣。

不久後,洛景辰回到了那一棟崔娜絲的白色彆墅。

“洛景辰,今天去哪了啊?”洛景辰這才前腳踏進彆墅大門,一襲白色睡袍的崔娜絲就開口詢問道。

那詢問的架勢,就好似一名妻子詢問夜不歸宿的丈夫。

麵對崔娜絲的詢問,洛景辰卻是眼珠子一下子直了起來。

無疑,眼前的美景實在是太過於美不勝收了!

崔娜絲雖然是一襲白色睡袍,但她胸前的凶器,卻是異常吸引人的眼球,而且以洛景辰的眼力來看,這睡袍之下,似乎是真空的。

咕嚕!

自己這位親愛的,未免太彪悍了吧!

洛景辰喉嚨忍不住嚥了口口水,心頭上震撼無比道。

“洛景辰你那一雙賊眼睛,往哪裡亂瞧!信不信再東張西望,我就把你那賊眼睛給冰凍住!”崔娜絲顯然也意識到了什麼,當下一張絕色臉蛋,那是冰冷地可怕,甚至她一雙纖手上還浮起了一層又一層的寒冰來。

明顯,對於並神訣崔娜絲又進步提高了不少。

“親愛的,這大晚上的我能去那!當然去暖市葬龍峰觀戰啊!若錯過了,那可是要悔恨終生的事情啊!難道,親愛的你冇有去觀戰嗎?”為了避免親愛的暴走,洛景辰立馬一臉正色地回答道。

“那一戰,我也去觀戰了!可好像冇有瞧見你的人影!你一定又去那些亂七八糟不三不四的地方鬼混了!哼!”崔娜絲明眸裡火光冒起。

說完話後,佳人就調頭離去。

親愛的不搭理我?究竟是什麼回事?我哪裡作錯了嗎?可親愛的,我若做錯了什麼事情,你得說啊!你這麼就離去,我怎麼知道我錯了?

洛景辰心中暗自抱怨道。

咯咯!

忽然間,一襲大紅色睡袍的晴遠自浴室裡信步走了起來,可邊走,她臉蛋卻是邊對著洛景辰露著笑容。

若這笑容是和藹可親的笑容,洛景辰倒是忍了。

可這你妹的笑容,居然是嘲諷般的笑容,這洛景辰如何能忍!

“晴妞,笑夠了冇有?”洛景辰冷不防地哼聲道。

“去照照鏡子,一切就明白了!”晴遠說出了一句令洛景辰懵逼的話來。

雖然,晴遠的話,洛景辰聽不懂,可仍然出自本能地前往浴室照起了鏡子來。

不照不要緊,這一照鏡子,他就瞬間恍悟了。

很簡單!

他的嘴邊臉頰上有一道淺淺的紅唇痕跡!

這紅唇痕跡除了是吻痕還能是誰!

“哎!離走先,還坑了我一把!”洛景辰內心那叫一個納悶,納悶地他滿臉苦笑道。

這吻痕正是來自芬裡斯嘉麗的離彆之吻。

吻,在外國人看來是一種禮儀的表現,可在華夏看來就不是如此了。

麵對如此情況,洛景辰隻得回到自個房間中,坐等自己這位親愛的消消氣了。

就在洛景辰想進入深層次睡眠時,房門被人給敲響了。

我去!大半夜的還不讓人睡個好覺嗎?這人是有多缺德啊?

洛景辰內心抱怨,還是老老實實地前去開門了。

門一打開,映入他眼簾的是位古靈精怪的少女,少女一身黑裙,相貌精緻可愛。

“秦若雪,大半夜的找我什麼事?難道你要和我滾床單?”洛景辰現在的心情是非常的不高興不樂意,自然而然地說出口的話來,也絲毫不客氣了。

“你想得美!”秦若雪向洛景辰翻了一記白眼。

“得了你少臭美!我就隨便說說罷了!就你這要身材冇身材,要臉蛋冇臉蛋的,白送我暖床我都不要!”洛景辰說起話來也絲毫不留情麵道。

洛景辰此言一出,那是氣得秦若雪這丫頭臉蛋又青又紫,更是不停地在原地跺起小腳丫來。

“丫頭,有什麼事情說吧!我困著呢!”洛景辰微微打了打哈欠,今夜與喬木爺爺一戰,那可是耗費了他不少精力。

“你與魔醫究竟是什麼關係?”秦若雪一臉疑惑問道。

聽了這話,洛景辰當真內心是有淚流滿麵的衝動。

你個丫頭,大半夜的就跑來問這麼個無聊問題,你是不是吃飽撐著了冇事乾?

洛景辰內心暗罵,可仍然一臉淡定地隨意搪塞道:“或許是朋友關係,或許是陌生人關係,這誰知道呢!”

吱呀!

話落,洛景辰就輕輕推了推房門,準備關閉睡覺了。

可誰知,秦若雪這丫頭卻是伸了半隻腳進來,使得洛景辰無法將房門給關閉上。

“小丫頭,你該不該真的要給我暖床嗎?”洛景辰一臉震驚無比。

“少做白日夢了!我有件事要找你幫忙!”秦若雪惡狠狠地瞪了眼洛景辰。

洛景辰臉龐微微一抽,苦笑道:“呦呦!終於捨得說正事了!說吧!什麼事!”

“就讓你幫個忙,你隻要問答幫或者不幫就行了!是個漢子就爽快點!”秦若雪用著催促地語氣說道。

幫或者不幫,這他得考慮考慮。

至少也要說說這是什麼忙吧?

否則指不定到頭來他被彆人賣了,還在替彆人數錢。

當然,這種事發生的概率不足千分之一。

“好吧!”洛景辰回答道。

在他看來,這丫頭秦若雪雖是統聖神級十大神級殺手狙神,恐怕要他幫的忙,絕對與打打殺殺有關。

既然如此,這忙他幫了。

打打殺殺,在洛景辰眼裡就是件猶如吃家常便飯的簡單事兒。

“好!非常好!”洛景辰答應幫忙後,秦若雪這小丫頭那是笑了,笑地神情彆提有多燦爛就有多燦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