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66 死局

泡沫魔王的言行舉止,如若一根細線牽動地在場修行人們的心思。

“佛法無邊,回頭是岸啊!”對於泡沫魔王的動怒表現,奇男黑歲臉龐上冒出了一副哀傷的表情,可話鋒又突然一變道,“彆逼老衲出手啊!老衲一出手,就連老衲自己都會害怕滴!”

丫的,你這哪裡是在勸說泡沫魔王回頭啊!你這分明就是在火上添油!而且你這出家人,也真是夠無恥、夠自戀的!

奇男黑歲這話,令現場修行人們心頭上幾近有種吐血的衝動,紛紛吐糟道。

當然,他們也就隻能夠在心頭上吐糟吐糟,可不敢說出來。

因為他們曉得奇男黑歲,就是這樣個不倫不類的出家人,若他不是這樣的出家人,那麼他就不是奇男黑歲了。

“臭出家人,你這是在找死!找死!你會陷入萬劫不複之地的!”身為黑色霧氣的泡沫魔王,吼叫道。

怒!

他非常的怒!

而他一怒,就要立即對奇男黑歲展開攻擊!

不管對方是人是佛是鬼是妖,既然是他的敵人,那麼他就會不遺餘力的進行擊殺!

嘩啦!

下一個瞬間,黑色霧氣成幾何式的倍增,倍增後的黑色霧氣那整就一大團龐大無比的氣體。

“聘命書!”泡沫魔王狂聲吼叫聲。

這吼叫聲,正是他施展了他的不世絕技。

傳言,泡沫魔王的聘命書一出,魔氣震天,風雲變色,魔氣所向之處,屍橫遍野!

“聘命書!這似乎是泡沫魔王的超級底牌啊!連超級底牌都出了,看來這泡沫魔王是要來個硬碰硬了!”

“大家看瞧,這葬龍峰的天空已經被一團巨大的黑色霧氣遮掩住了,遮掩住不要緊,居然特麼的連月亮都遮掩住了!”

“聘命書,魔氣遮天!天魔一出,誰與爭鋒!”

……

在場修行人們,此刻正不斷地議論紛紛,可議論紛紛地同時,他們內心上也生出了退怯之意。

不外乎,聘命書的名聲太大了。泡沫魔王的超級底牌。

死於聘命書的人類修行人們,冇有個幾萬也有個幾千呢!

“空明,你這傢夥有點太狂了?”大棍申室臉龐上也微微閃爍起了擔憂之意,目光略帶責怪地惡狠狠撇了眼奇男黑歲,哼聲道。

奇男黑歲眉宇間冇有一絲變化:“老傢夥你就放心好了!這泡沫魔王我能解決!聘命書!又怎麼!由我來親自粉碎!”

聞言奇男黑歲這話,大棍申室臉龐上微微抽了抽,正欲要說些什麼時,洛景辰這時候卻是跳出來,微微擺手說道:“老傢夥,你就彆擔心了!空明這傢夥是個做事有分寸的人!”

“嘻嘻!老弟,還是你瞭解我!”奇男黑歲露出了潔白的牙齒,嘿嘿笑道。

幾人的表現,在現場眾位的修行人們看來,那是都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來。

丫的,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們個個都擺出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你們丫的未免太不把泡沫魔王放在眼裡了吧?你們不知道有句話叫做陰溝裡翻船嗎?

“泡沫魔王啊!哪怕滿天瀰漫著無邊魔氣!你僅僅隻是在做徒勞無力的無用功罷了!”麵對天邊上漆黑無比的團團黑色魔氣,奇男黑歲擺出了毫不在意的模樣來。

那模樣那口氣,正是照應了他的封號——狂僧。

狂地幾乎是目中無人的出家人!

“狂!夠猖狂的!一個小輩居然如此目中無人!今天,我就來給你好好上一課,教你如何尊敬長輩!”泡沫魔王再度發話了。

當話語落下時,那漫天的黑色魔氣,就如若脫了韁的野馬,正源源不斷地朝向奇男黑歲的方向奔騰而去。

無邊的魔氣!

正在高速移動!

場麵異常震撼人心!

“老衲也不是吃素的!”奇男黑歲驚喝一聲。

驚喝聲一落,一道又一道的釋芒,自奇男黑歲的身上散發出來。

短短不過幾秒間,這釋芒就形成了一張金色大網,金色大網上寫著一個大大的佛字。

下一秒鐘,釋芒的大網,與漫天魔氣來了一個正對麵的碰撞,那碰撞所形成的巨大轟鳴聲,更是震地在場不少修行人們耳膜上隱隱有種疼痛感。

修行人們顧不上這些皮外傷痛了,現在他們迫切地渴望知曉,釋芒大網與那聘命書,到底孰強孰弱。

結果瞬間就出現了。

這!

麵對映入他們眼前的結果,這些修行人們臉龐上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但旋即卻又是釋然了。

這結果很簡單。

此刻,葬龍峰的天空那裡還有黑色魔氣,有著隻是漫天釋芒!

那漫天釋芒,簡直就是可以亮瞎眾位修行人們的眼球。

釋道,不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都是妖魔當之無愧的天敵!剋星啊!

眾位修行人們,心頭上惆悵萬千道。

麵對如此大勢已去的一幕,泡沫魔王那叫一個不甘心。

他可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了,可居然敗在一個後輩身上。

這如何叫他能夠甘心!

不甘!

非常的不甘!

“我敗了!但這纔剛剛開始!”泡沫魔王化身的那一團黑色霧氣,突兀般地說出了一句話來。

這一句話一落下,眾位修行人們完全是摸不著頭腦。

你丫的都承認你敗了,既然敗就是完了,何來所謂的剛剛開始?

眾位修行人們暗自吐糟道。

“怎麼了?莫非,現場還有潛伏且按兵不動的妖魔?”泡沫魔王成為了自己的手下敗將後,奇男黑歲,那是頓時語氣趾高氣揚道。

“哼!”泡沫魔王冷哼一聲,並不作答。

“泡沫魔王,我現在要逮捕你!”就在這時,有道脆的女聲,乍然響起。

唰唰!

如此突如其來的聲音,完全就是將現場所有人的目光給吸引住了。

眾位修行人們也瞧見了說話之人的模樣,她是一位戴著黑色墨鏡,身材玲瓏的。

“白髮帝女!杜朵!”

“泡沫魔王可是被通輯的妖魔中人啊!”

“與奇男黑歲一戰,泡沫魔王損耗不小啊!”

“零組織坐收漁翁之利的手段,當真叫人佩服!”

……

墨鏡女正是與洛景辰有過幾麵之緣的杜朵,她纔剛出現,就引起了廣大修行人們的討論。

“我敗在這該死的出家人手頭也就算了,我難不成還不會是你個小女娃的對手?”泡沫魔王語氣上怒極反笑道。

杜朵沉默不語,但沉默的同時,她身影如若驚雷地靠近泡沫魔王。

對杜朵這小女娃的靠近,泡沫魔王毫不在意。

一個小女娃,若他都解決不了,那活了一千多年的時間,豈不是白活了!

然而,下一刻泡沫魔王傻眼了。

不光是泡沫魔王傻眼了,在場所有人都傻眼了。

杜朵手臂微微一動,哐噹一聲,將一個類似枷鎖的東西,扣在了泡沫魔王身上。

那一團黑色霧氣漸漸消散。一名糟老頭出現了。

毫無疑問這就是泡沫魔王的本體形象。

現場修行人們,對於這一幕接受不了。

就連泡沫魔王也接受不來啊!

“這是鬼鎖!稀有專屬物品啊!”

“鬼鎖?鎖妖魔能力,諒你是魔君,在鬼鎖之下,實力也會被全部封印住,甚至鬼鎖還會使妖魔現出真身本體來!”

“看來這泡沫魔王還真是倒大黴了!怪就怪他大意啊!”

“白髮帝女的實力也不俗啊!難道,大家冇發現,白髮帝女的實力已經進階到了王者級修行人實力了嗎?”

……

對突如其來的這一幕,修行人們是議論紛紛,同時也驚歎不已。

泡沫魔王傻傻地望著手腕上那一副黑色枷鎖,臉龐不禁抽了抽,他知道了,他今天真的特麼徹底栽了。

栽在一個出家人身上,這倒也說得過去,畢竟釋道中人自古以來都是妖魔的剋星。

可栽在一個隻有王者級實力的小丫頭身上,這算什麼?

大意啊!

輕敵啊!

真是萬萬使不得!

死霧妖魔心中哀歎道。

“白髮帝女杜朵!居然敢單槍匹馬用鬼鎖逮捕泡沫魔王,這膽量這膽色,當真是巾幗不讓鬚眉!看來,今夜這一趟來地值了!依我看,今夜也該落下帷幕了。”同一時刻裡,正在觀戰的秦大連也是讚揚道。

“杜朵此舉的確值得誇讚,可今夜你覺得有可能就如此落下帷幕嗎?”晴遠卻是似笑非笑地神秘兮兮道。

對自己這心思玲瓏縝密的女兒,秦大連時常看不透,故此問道:“難道與泡沫魔王說的那句這纔剛剛開始,有所關聯?”

晴遠點了點頭,但明眸卻是密切地關注起這個戰局的戰況。

“不僅丟了妖魔的臉麵!更是丟了我的臉麵!”一道冷清的聲音,毫無征兆地響徹在了眾人的耳畔處。

接著,一道冗長的人影,出現在了眾人跟前。

下一個瞬間,眾人也看清了這位人影的模樣,他是位青年,相貌倒是挺俊朗。

但這青年卻是一襲古代服飾,同時他手中還有一壺小酒壺。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這青年輕輕掃視了眼葬龍峰上那一排又一排的柳花,漸漸地也將眼眸落在了天邊的月色上,輕輕沉聲宣佈。

這位青年是誰?

似乎來頭比泡沫魔王還大啊?

可你丫的,為什麼還要說詩句?

這貌似是詩仙杜牧的詩吧!

眾位修行人們心頭上一片茫然不知所措樣。

可唯獨洛景辰等人卻是曉得,這青年的到來,給予了他們精神上一種無形的壓力。

“不得了啊!這位小哥似乎是妖族中人!還是隻上千年的妖!”奇男黑歲打破了現場的寂靜,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此言一出,在場修行人們皆是陷入震驚之中。

千年老妖,在過去他們絕大多數的人,那是隻聽說過,但卻從未見過。

“主人救我!”被鬼鎖鎖住的泡沫魔王,發出求救聲道。

杜朵卻是微微擰了擰秀眉,直覺告訴她,眼前這位長相俊朗的青年,絕對不是什麼善茬。

“放了他!”青年輕輕開口說道,旋即又目光輕輕眺望起了天邊上明亮的月光,輕聲說道,“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大哥,你丫的是什麼來頭?

現在可是非常時期啊!

可你丫的倒好,居然在這種時期唸叨起了有關於月亮的詩句來!

莫非,大哥你是來賞月的不成?

眾位修行人們對這小哥,那是佩服不已。

就連洛景辰這廝,也折服了。

折服這位正在欣賞明月的青年小哥。

杜朵這時候陷入了遲疑之中。

直覺告訴她,要交出泡沫魔王,否則後果她承擔不起。

通過修行人的直覺,她可以曉得這位青年小哥危險!

相當的危險!

危險到令人髮指的地步!

這真是一尊封號妖帝的妖族!可他是誰?

杜朵心中默默想道。

內心權衡再三後,她還是交出了泡沫魔王。

冇辦法,若不交出泡沫魔王,後果她絕對承擔不起!

“這幾百年的光陰,你都做了什麼?”青年依舊正欣賞明月,可卻是冷不防地向泡沫魔王提問道。

“努力提高修為!”泡沫魔王避重就輕回答道。

“坑殺萬千百姓,這就是你所說的努力提高修為嗎?那這修為要之何用!”青年冷冷地說道,那聲音如若冰窟般冰冷。

泡沫魔王也不知道作何解釋了。

一道無邊劍氣自青年身上迸發出來。直接轟向了泡沫魔王身上。

泡沫魔王躲也躲不了,這劍氣太快太快了,這不,身中劍氣的他,下一秒鐘就吐出了大量漆黑霧氣來。

正是妖魔鬼氣!

鬼氣散,妖魔死!

幾個呼吸間,泡沫魔王整團黑色霧氣消散於這天地之中。

換言之:泡沫魔王身死道消了!!!

“泡沫魔王一代魔君強者這就掛了?”

“泡沫魔王死了?”

“這位小哥這手段,未免太…”

“當特麼亮瞎我的雙眼啊!”

……

魔君泡沫魔王,如此輕而易舉地就命喪青年小哥手中,頓時,人群裡的修行人們那是響起了一片軒然大波。

連同洛景辰等人,那也是神情一驚一乍的。

無疑,這位小哥青年,這實力,太可怕了。

可怕到嚇人的地步!

霎時間,洛景辰突兀般地向神秘青年小哥問道:“你是千年詩仙杜牧?”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圍觀的修行人們冇有不瞪圓眼睛。

不僅是他們,此刻位於係統觀戰的修行人們,那也是紛紛表達出了震驚之意。

華夏修行人。

“今夜真特麼的太刺激了吧!先有喬木爺爺,又有扶桑劍豪田下久道,還有魔君泡沫魔王,而現在我看到了什麼了?杜牧!詩仙杜牧!”

“杜牧這也太…”

“真特麼的想不到,我有生之年居然能夠親眼見到千年詩仙杜牧!”

“千年詩仙杜牧這修為貌似很高超啊!絕對遠超那些超越鬥士!”

……

米國修行人。

“上帝!這可怕的青年是什麼來頭?”

“華夏,真是個神秘的國度!”

“詩仙杜牧,居然活生生地出現在我麵前了,這也太過於不可思議了吧!”

……

扶桑區,係統修行人。

“八嘎!劍豪田下久道居然不戰而逃,真是丟了我們扶桑人的臉麵!”

“若田下久道不逃,恐怕結局真是淒慘的。華夏為何有這麼多高手!當真是高手如雲啊!”

“看來,我大扶桑對華夏,絕對不能采用武力,而是要采用經濟文化入侵方式!”

……

係統上討論聲絡繹不絕,可葬龍峰此刻卻是陷入到了一種寂靜的氛圍,能夠聽到的隻有微微一頓一頓的呼吸聲。

顯然,大夥人都在等,等待這位神秘青年小哥的回答。

“一篇詩、一鬥酒、一曲長歌、一劍天涯!”這青年小哥,卻依舊是欣賞著明月,可卻是唸唸有詞道。

當他唸叨完話用,現場修行人們幾乎都發自本能地緊緊縮了縮瞳孔。

神秘青年小哥雖然冇有正麵回答洛景辰的問題,但從他那一句話來判斷,就可以知曉,這神秘青年小哥真是千年詩仙杜牧。

但現場的修行人們仍舊是眉頭忍不住皺了皺。

他們在苦惱,苦惱於這千年詩仙杜牧的到來,到底有什麼目的。

“我更喜歡人們稱呼我為劍鬼。”杜牧眺望遠方,神色上依舊是擺出了一副淡定模樣來,輕聲開口道。

話音一落,再度輕輕抿了抿手邊上的那一個小酒壺。

“果然是如假包換的杜牧啊!”

“誰人告訴我,我這是不是在做白日夢?”

“連千年詩仙劍鬼的杜牧都出現了,那麼距離其他古代有頭有臉人物出現還會遠嗎?”

“地球真的真的太危險了,我要趕緊移居火星了!”

……

現場修行人們吱吱喳喳,同時他們臉龐上也少不了吃驚、震驚之色。

“人生得意須儘歡,莫使金樽空對月!”杜牧淡淡一笑道。

咻!

當杜牧話語落下後,他就仿若一道流光,直奔向天邊,速度奇快無比,令人乍驚。

“我去!杜牧大神,這就走了?”

“走了,你佬好歹知會一聲吧!”

“我特孃的,還想要杜牧的簽名真跡呢!”

“遺憾!真是遺憾!好不容易見到了現代版真人杜牧,可誰知,眨眼間,他就閃人了!”

……

杜牧宛如一道流星,恐怕就是超越鬥士也追不上他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