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62 低情商

“準備動身吧!前往暖市係統分部蒼龍大廈,準備接受忘川牢曆練。”洛景辰語氣有些低沉道,“你們已經不是新兵dan子了!迎新練習到此結束!現在,就地解散!”

結束了?說好的魔鬼訓練呢?

眾位參訓者曉得,真正的魔鬼訓練,正是那忘川牢訓練。

待參訓者離開現場後,洛景辰忽然發現,那刀疤大叔,還未離開呢!現在麵帶笑意的瞧著洛景辰。

洛景辰不由擦了擦自己的額頭,有些汗顏地說道:“大叔,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瞧著我!你知不知道你這麼瞧著我,我有些害羞!”

聞言,洛景辰這話,秦大連那是神情尤為古怪。

他敢斷定,洛景辰這傢夥根本不可能害羞。

彆所害羞了,憑藉秦大連多年以來所培育出來的直覺。

他可以斷定,洛景辰這廝絕對是個臉龐厚如銅牆的主兒!

“年輕人,咱們能不能正經些!我先做個自我介紹好了,我叫秦大連!或許你不認識我,但你一定知曉我的身份:影衛集團秦局,”秦大連一臉正色道。

說話間,他的眼球也在打量起洛景辰,試圖瞧出洛景辰這位青年,到底擁有什麼樣的來曆,與擁有什麼樣的修行人實力。

他失敗了!

一番打量!

秦大連根本就無法探查出什麼有用的資訊來!

洛景辰這傢夥就像是無縫的蛋一樣,密不透風的,完全就令秦大連這位大叔看不清摸不透。

“久仰久仰!”洛景辰這傢夥卻是說著客套話道。

對洛景辰這客套話,若非秦大連修養好,根本就要當場翻起白眼來了,但他還是耐得性子,緩緩問道:“你怕死嗎?”

“誰不怕?”洛景辰幾乎是出自本能地回答道。

這世上,他就冇有見過不怕死的人!

“大叔,那我現在麵臨這麼大的危險,能夠尋求你們影衛庇佑嗎?好歹我也是位大慈善家,你說是嗎?”片響,洛景辰眼光泛起一種真誠之意,對著秦大連請求道。

“庇佑你?你認為我們影衛有這麼大的能耐嗎?據我所知,你這小子現在已經成為了黑暗世界炙手可熱的人物了!諸多大勢力都要活捉你!”秦大連神色嚴謹無比道。

這就令秦大連,一邊納悶道:“小子,你不害怕嗎?要知道這些大勢力,即便是我們影衛也不敢輕易得罪!還是說你有所依仗?”

“大叔,我依仗個屁!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洛景辰倒是顯得相當鎮靜。

“年輕人,你想的也有幾分道理!”秦大連點了點頭。沉吟一聲,良久說道:“年輕人,你要知道你現在遇到的可是大麻煩!攸關生死的麻煩!若你想有一線生機,與我們影衛合作是最好不過的途徑,也是你唯一的選擇。”

當話語落下時,秦大連一顆心也舒暢了不少。

洛景辰是魔醫不假,可他此行的目標,並不是洛景辰。

洛景辰嘴角不由噙著一抹輕笑,心裡暗笑道,大叔你要合作就直說嘛,何必拐彎抹角呢?但我有必要與影衛合作嗎?

不!

洛景辰完全冇有必要!

與影衛合作,他隻會陷入到被動地步!

至於,一線生死?

完全就是這位老總在扯淡!

影衛幾斤幾兩重,他還不曉得?

若是對付一些尋常勢力,影衛完完全全是綽綽有餘。

但是若要對付黑暗世界裡最為強盛最為巔峰的幾個勢力,影衛應付起來,卻是相當吃力了,吃力都極其有可能會陰溝裡翻船。

“合作?冇必要吧!若是勞煩了你們影衛集團,那麼我可多尷尬多不好意思啊!”洛景辰摸了摸鼻子,一臉苦悶,但卻是果斷地回拒起秦大連的說法。

被拒絕合作了?

洛景辰的話完全是震驚到了秦大連。

這裡可是影衛集團啊!

完全擁有媲美那些黑暗世界大勢力大組織的實力啊!

可就是這樣的一個組織,洛景辰竟冇過多猶豫的拒絕了。

這傢夥,腦子莫非有病?

還是說,他當真不怕死?

無數種念頭自影衛老總秦大連的腦海裡冒出來。

“老秦,你居然在這兒!”可就在秦大連大腦還在思緒什麼法子來與洛景辰進行合作時,有道脆若銀鈴般的美聲,卻隨地空氣流動,進入到了他的耳畔處。

唰唰!

循聲望去,來人是位身材高挑的女子,身穿一件鮮亮的長裙,獲取一張絕色的麵龐,和一雙引人遐想萬千的漂亮美麗丹鳳眼。

這位女人,無疑就是晴妞晴遠。

“晴晴,我為什麼就不能在這裡呢?暖市現如今可是多事之秋啊!這你不會不懂吧?”秦大連一臉笑意滿滿地迴應道。

心智如蘭的晴遠,怎麼可能不知道秦大連話裡所包含的意思呢!

儘管如此,她還是態度強硬地回答道:“老總,就算遇到在麻煩的事情!我相信以我的能力,也一定一定會妥善處理好,難道你不相信我嗎老總?”

晴遠說到最後時,洛景辰感到一股奇特的感覺。

憑藉直覺,他感覺到了這晴妞好似在向這位老總大叔撒嬌一樣。

這兩人是什麼關係?絕對不僅僅是上級與下屬的關係!

洛景辰暗暗猜測,可一時間他腦海好似不好使似的,愣是冇有猜測出什麼有用的訊息來。

誰叫他對這位影衛集團老總知之甚少呢!

“晴晴我絕對相信你的辦事能力!但你應該也曉得,現在的暖市形勢如何了吧?它看似平靜,但實則這卻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夕。它越是平靜,我這一顆不爭氣的心臟就愈是害怕。害怕,無法抵禦這即將到來的暴風雨!”愈說,秦大連的神色間愈是露出了擔憂的情緒來,甚至說話的語氣,仿若一下子蒼老了好幾十歲一樣。

這是一位憂國憂民的老總啊!

洛景辰心裡默默地評價起秦大連來。

“即便是再強烈的暴風雨!我相信以我們影衛的實力!也一定可以阻擋下來!”晴遠卻有著一種強烈無比的自信心回答。

秦大連好似也被晴遠感染一樣,內心裡忍不住升騰起了一股巨大的自信來,一邊堅定道:“對!再猛烈的暴風雨,我們也一定能擋下來!”

滴!滴!

就在這時,秦大連的手機響了。

馬上秦大連神色有些陰晴不定了。

他公務費多,每次身上至少也要帶三四隻手機。

但他最為在意的隻有其中一隻黑色小巧的手機。

而每當這黑色手機鈴聲響起來,必定有驚天動地的事情發生。

這一刻他的呼吸,隨便緊張起來了。

“咋不接電話啊?”洛景辰根本猜不透秦大連為何神情突然有著如此顯得的變故,故此他緩緩張嘴說道。

另一旁晴遠卻也是陷入到了緊張的情緒之中,緊張到她的額頭都隱隱約約冒出了一層又一層的細汗。

這黑色手機她是知曉的。鈴聲就好比死亡之音!

響起來,準冇有好事情發生!

晴遠還記得黑色手機這死亡之音響起時,所發生的種種事情。

第一次,影衛集團因辦事不利,麵臨解散危機。

第二次,華夏多個特級隱秘資料,被他國竊走。

第三次,華夏在天下風雲祭取得五十年來最差勁的成績。

最終,秦大連還是鼓起勇氣,接起了黑色手機來。

通話時間,僅僅隻有一分鐘。

這一分鐘裡,秦大連的神色卻是變化萬千。

有酸甜、有不可思議……臉龐就像是一個表情大雜燴一樣,什麼樣的表情都應有儘有無所不有。

“老總,什麼事情?”晴遠知曉了一定發生了什麼重大事情,否則自己這位穩如泰山的老總,就不至於如此大驚失色了,故此她帶著好奇,擰了擰儘顯大方乾淨的黛眉問道。

秦大連搖了搖頭,臉龐上儘露一種苦澀的慘笑,緩緩說道:“麻煩!天大的麻煩!相當的棘手!”

大叔你倒是說給我聽一聽啊!你不說,卻一個勁兒說麻煩棘手,你這是在勾起我的好奇心啊!

一旁,洛景辰這廝早就好奇死了,對秦大連這等猶如賣關子的行為,他更是暗暗不滿地吐糟開來了。

“就在剛剛!暴力戰書出現在係統上!”緊接著,秦大連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才沉聲說道。

晴遠一臉沉思。

但洛景辰內心卻是冒出了一股不安的感覺來。

這暴力戰書不會是衝著我來的吧?

暴力戰書獲取途徑相當簡單:每一位超越鬥士都可以通過係統免費獲取一張,但僅此一張!

而它的作用,無疑是用來挑戰其他超越鬥士!

被挑戰者,一年未接到其他超越鬥士的挑戰,則可以發起挑戰,否則此挑戰會被係統直接拒絕打回,不予執行。

而且,還要知道被挑戰者位居那個國度,如此方可發起挑戰。

同時,獲勝一方,將獲得對方係統上的所有財富。

敗者一方,不僅失去係統所有財富,還會被剝奪掉超越鬥士的稱號,甚至敗者會失去性命!

暴力戰書,一封被挑戰者無法拒絕的戰書!

一旦拒絕,被挑戰方將失去係統保護,而被挑戰方到底所有資料將公諸於世,如此,係統會直接判決挑戰王不戰而勝!

隻因,超越鬥士,不容許退縮!

若是退縮畏懼退怯,又何談有資格稱為超越鬥士呢?

就算這暴力戰書是向我來的,我也不怕。倒要瞧一瞧,是那位超越鬥士吃了熊心豹子膽!

驀然間,洛景辰內心裡冒出了層層陰霾氣息,但他的臉龐上卻是始終保持著一副淡定、不為所動的模樣。

“老總,這暴力戰書的具體內容是?”晴遠忽然問道。

“環太平洋新晉超越鬥士喬木爺爺,挑戰魔醫,一週後,晚醜時整,約戰地點:暖市葬龍峰!”秦大連一字一語地說道。

呦!還真是挑戰我的!不錯!不錯嘛!居然還挑選在了暖市葬龍峰,難道這喬木爺爺已經把我當成是一位必死之人了嗎?

洛景辰心裡暗笑不止,麻煩既然已經上門來了,那他豈有拒絕的道理。

這麻煩,他是不接也地接!

雖然,他害怕麻煩。但,並不意味著他解決不了麻煩!

“老總,看來暖市到時候絕對會迎接來一股大風大浪!”晴遠沉思了一聲回答道。

她已經可以料想到了。

一週後,兩大超越鬥士對決。

絕對會吸引全球修行人的目光。

不僅是如此,那些鬼族、妖族的族群,絕對也會被吸引前來。

人族強者相鬥,而鬼族、妖族卻是坐山觀虎鬥,這類的美差事,他們巴不得天天發生呢!

“若不是這傢夥暴露出魔醫的身份,又怎麼會牽扯到魔醫!”可就在這時候,秦大連這位影衛老總卻是用著那怨婦的口吻,對洛景辰哼聲罵道。

丫的!我那曉得會有這麼多麻煩?

居然有超越鬥士要挑戰我?

不過無妨,新晉超越鬥士,即便我現如今隻有王者級實力,但殺他,如屠雞狗!

雖然,洛景辰並冇有正麵瞧過挑戰者喬木爺爺,但他卻依舊是自信滿滿。

旋即,秦大連離開了。

係統發生了這麼大一件事。他必須要著手已經去處理了。

否則,一週後的那一場大戰,暖市要亂成一鍋粥了。

“怪我咯?”洛景辰有些不滿道。

“不怪你怪誰?”晴遠惡狠狠地瞪了眼洛景辰。

起初她還擔心洛景辰魔醫身份曝光會給這傢夥帶來死亡的威脅。

可現在卻一點兒也不擔憂了。

一週後,絕對是一場舉世皆驚的大戰!

“呃!”洛景辰突兀般地問道,“晴妞,你與那老總大叔到底是什麼關係?我怎麼感覺,你們兩人關係不菲啊!他不會是你叔叔或者長輩吧?”

“還真被你說中了,他是我的父親!”晴遠一臉正色道。

話落,就腳步輕移離開了。

要知道,她的工作事務也同樣繁忙。

夜幕沉沉。

洛景辰也已經進入到了係統之中。

暴力戰書上,有一處清楚的時間指標:五天19小時。

正是血色挑戰所剩餘的時間。

“魔醫,看來慘嘍!”

“現今,魔醫受傷了,而喬木這日新晉封號修行人,滅掉魔醫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我彷彿已經見證到了一個傳奇時代的落幕,與一個傳奇時代的冉冉升起!”

……

這一場大戰,世人都在瞧著呢!

洛景辰無意間看見了新晉超越鬥士喬木的留言。

魔醫,由我親自來斬殺!我殺魔醫,如屠豬狗!

洛景辰退出了係統。

對於這一場暴力戰書,這廝內心卻早已冒出了凝重的心情。

新晉超越鬥士喬木的實力,他依舊是完全冇有任何頭緒。

能不能擊敗喬木,他也冇有多大把握!對手的資料,他根本就所知無幾,又何談其他!

“無論如何,喬木的人頭,我必須取!不得不取!”洛景辰瞭望遠方的黑色眼睛,騰起了一縷凝重的色彩,一邊唸唸有詞地說道。

說話的同時,他更是隨便緊握住了拳頭。

這場比鬥,他非勝不可!

若勝了,他可以威震四方宵小!

若敗了,他將陷入萬劫不複之地,更將一無所有!人生可以說就玩完了!

很簡單的道理。

超越鬥士間若有一方落敗,那落敗的一方,多半就隻有死亡的下場!

這是生與死的較量!

“我非勝不可!”緊接著,洛景辰氣勢如虹,低沉說道。

於是洛景辰整個人好像舒服許多似的,不多時後,便也躺在床上進入夢鄉了。

在洛景辰進入夢鄉後,整個暖市平靜的背後,卻是波濤四起,異常凶險。

龍隱基地,辦公室。

秦大連端坐於一張黑色老闆椅上,對著跟前一名英姿颯爽的紅衣女子問道:“晴晴,有查出什麼結果來嗎?”

紅衣女子,擁有傾城容顏,無疑她就是晴遠。

“老總,關於我查出來的結果,可能你無法接受,但這就是結果!”晴遠一身紅裝,臉蛋上閃過絲毫的猶如錶情後,便果斷道,“自魔醫的身份曝光後,就有極個彆黑暗世界的勢力進入暖市!但事態還在我們的控製範圍之內!但,就在今日係統上的那一封暴力戰書釋出後,就陸陸續續又有黑暗世界的勢力進入暖市了,而這些勢力個個都非同小可!”

晴遠緩了口氣後,緊接著又說道:“這些勢力有絕大多數修行人聞風喪膽的黑暗寂會、柳川劍盟、統聖、地下公會等等,幾乎是全世界的黑暗勢力都向暖市彙集而來了。其中,也有不少正在趕來的超越鬥士,諸如大棍申室、奇男黑歲、劍豪田下久道等超越鬥士。”

“棘手!未來的那一戰相當棘手啊!超越鬥士間的戰鬥,絕對是驚天地泣鬼神的!更彆說是生死之戰了!”坐於黑色老闆椅上的秦大連那是擰緊了眉頭,臉龐上冒出了一臉哀色。

超越鬥士間的戰鬥,秦大連也相當感興趣。

可他卻不樂意,這戰鬥發生在華夏!萬一出了什麼差錯,那絕對會給華夏帶來毀滅性的災害!

超越鬥士間的戰鬥,不是什麼小嘍囉間的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