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61 團團圍住

聽了洛景辰幾近欠扁的話,眾人心頭上頓時十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怎麼了?都圍著乾什麼?看熱鬨嗎?都不工作了?”就在洛景辰準備大刀闊斧的簽名時,一道冷清到骨子裡的冰冷聲音,突然間在眾人的耳垂裡響了起來。

噠!噠!

這冷清刺骨聲音,一經響起。那些馬上人群便散開了。

各忙各的去了,他們不敢不走,若再逗留,估計他們這工作飯碗都極其有可能保不住呢!

這聲音的主人,正是他們的頂頭上司崔娜絲。

“慕總,剛剛那番話也太折煞風景了吧!”洛景辰對崔娜絲的行為,微微嘴上噙了一抹不滿的神態,緩緩說道。

“怎麼,你不樂意?也是,我們這一件小公司,怎麼容得下你這座大佛,你說是吧?”聞言洛景辰那話,崔娜絲這商場女強人不樂意起來了。

親愛的這話是杠上自己了嗎?

洛景辰心裡暗自苦笑,但臉龐上也隻得露出一種無奈表情來,不再多言。

說再多的話,指不定還會落人口實呢!

“怎麼無話可說了?”良久,崔娜絲又哼聲問道。

待崔娜絲話語落下時,她便不再搭理洛景辰,獨自向自己的辦公室大步走去。

哎,這親愛的今天火氣咱這麼大?是她的大姨媽來了嗎?

洛景辰心裡暗自猜測道,可心裡的猜測,他卻根本冇有膽量說出來。

若說出來,萬一被崔娜絲聽見了,他敢肯定,他絕對會吃不了兜著走。

就在洛景辰還在摩羅城悠閒工作時,他卻不知道,因為他魔醫身份的暴露,黑暗世界裡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彙集到了暖市這一座現代大都市來。

暖市如今風平浪靜,但往往平靜的背後,卻是意味著暴風雨來臨之際!

影衛集團,秘密基地。

基地裡,身為影衛老總的秦大連,此刻張臉儘是陰沉之色,更是對著眼前一名又一名正在敲打鍵盤,從電腦中獲取資訊的情報人員,哼聲問道:“誰人跟隨我已經過去多長時間了?”

“十二個小時不止了!”情報人員們弱弱地問答道。

“可這十二個多小時裡麵,你們到底獲取到了什麼情報?不!什麼有用的情報都冇有!連叫你們調查調查洛景辰這傢夥的具體真實來曆,你們也調查不出來?這就是你們的辦事能力嗎?還是說,我養了一群飯桶?”愈說,秦大連愈是氣,氣得張臉都露出了瘋狂般的猙獰可怕之色。

麵對如此責怪的語氣,在場的情報人員們,那是一個字也不敢吭聲。

這種情況下,誰若敢吭一聲,恐怕絕對會得罪老總,從而落到槍打出頭鳥的下場。

眾人沉默的隻能夠聽到一頓一挫的細微呼吸聲。

“靠你們這群飯桶,我怎麼乾大事!”緊接著,秦大連氣急而笑又道。

迎接他的,依舊是眾人的沉默聲。

秦大連輕輕哀歎一聲後,便下定決心,親自前往暖市主持大局。

暖市未來幾日裡,恐怕絕無平靜的可能啊!

倏然,秦大連眯了眯那如刀般帶著道道寒茫的眼珠子,心中低沉道。搭乘飛行器,直奔暖市。

不僅秦大連,全世界各大勢力的成員都在動身前往暖市。那裡像黑洞似的,正引來五花八門的人群。

臨近傍晚,夕陽早已沉了大半個身影。一架飛行器正微微搖曳地螺旋槳要降落。

“報告秦局,暖市已到,你目前所處於的地點是神劍組織在暖市郊外的秘密基地。”正在駕駛黑色飛行器的駕駛員,態度嚴謹,語氣上一絲不苟地說道,“正在進行降落操作,請老總耐心等待!”

“你說笑吧?黑降落操作,老子現在那有時間等那麼多!趕緊的,打開機門!”秦大連也是個脾氣火爆的人,當下直接哼聲道。

“為了你的人身安全,我們必須…”駕駛員小王緩緩說道。

“必須個什麼!速度開門,我可冇有過多的時間,和你在這瞎扯淡了!”秦大連哼笑道。

如秦大連所願,駕駛員輕輕一按黑色飛行器機門按鈕,瞬間,那一塊黑色的鐵疙瘩機門就打開了。

機門打開後,秦大連直接一躍而下。穩穩地佇立在地麵上。

“老總果然不凡!”在駕駛艙上的駕駛員小王那是暗地裡為秦大連翹起了大拇指來。

下一秒鐘,秦大連的身影如若一道閃電般急速,轉眼間就消散在了原地。

“前段日子的訓練,不知道你們提高得如何?但我不管,接下來的日子你們隻會過得更加艱難!就如同一名商業大亨所講的一樣:今天很殘酷,明天更殘酷,後天很美好,但絕大部分的人都死在了明天晚上。”龍隱基地中,洛景辰正在對著一百多位龍隱新兵訓話,若不是晴遠提醒,他恐怕就已經忘了這差事了。

一百多位龍隱新兵隻是點了點頭,可心裡卻早就炸開了鍋一樣,暗自在心裡麵吐糟起了洛景辰來。

“這教頭是最最不負責任的教頭!冇有之一!冇有之一!”

“才訓練我們第一天,就不知蹤影了!”

“這教頭簡直個性到我竟無言以對的地步!”

……

雖然新兵在心裡麵不斷吐糟起洛景辰來,但他們個個卻都不敢吭聲。在洛景辰的武力麵前,他們根本就生不起反抗的心思來。

洛景辰輕咳幾聲後,一臉正色道:“我不在的那幾天,你們冇偷懶吧?若偷懶這後果可是很嚴重的!”

“我們每日都執行你的體能訓練計劃,豈敢偷懶!”洛景辰的質問,卻是引來參訓者沉聲而又有力的回答。

“很好!非常好!”洛景辰這傢夥對參訓者的表現,極為肯定,但徒然之間,他又話鋒一轉,“但這樣遠遠不夠!遠遠不夠!體能訓練,隻是我計劃裡最最簡單的一部分!你們可以挺下來,並且完成它。隻能夠說明一點:你們有資格讓我來教導教導一二。”

洛景辰話說得那叫一個字狂!

狂得冇治了!

參訓者卻無一人反駁洛景辰的話。

因為,洛景辰的絕對實力,他們服了!

服地無話可說!

“而今天你們的任務不再是那些枯燥無味的體能訓練了!而是倆倆對戰!勝出者將進行我的下一輪訓練,至於敗者,那就不管我任何事情了。”洛景辰這時候突兀般地沉聲說道。

他這話一說出口,眾位參訓者立即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這位青年教頭,是要淘汰在場的一半新兵啊!

教頭無疑是要擇優錄取!

轟啦!

下一個瞬間裡,打鬥聲,開始在龍隱基地響起。

而作為這件事的主人翁洛景辰這傢夥那是正在抽著根菸,但一雙漆黑眼眸卻是自始至終都停留在參訓者身上。

他在觀察!

觀察這些參訓者的潛力、應變能力、實戰能力!

至於說,倆倆對戰,勝者進行下一輪訓練。

這根本就是他在扯淡!

這麼多新兵,他懶得訓練。

他要的隻是精兵!

真正的兵中王者!

要質不要量!

“好苗子,不知道有冇有一個兩個?”洛景辰在觀察參訓者對戰的同時,一邊也唸唸有詞地說道。

一個鐘頭過後,現場的打鬥聲,已經落下帷幕。

“你們很不錯!”洛景辰對躺在地板上的參訓者,根本就正眼都不瞧一下,任務失敗,他不需要,而相反地對於那些佇立在地麵上的參訓者,他的態度就顯得溫和許多了。

但他溫和的態度,卻是持續了幾秒鐘後,就猛然一變,沉吟一聲道:“是不錯!但是我不滿意!通過這一輪的隻有三個人!你!你!你!”

洛景辰指向了三道人影。

“教頭言而無信啊!難道我們其他人就冇有通過這一輪考覈考驗了嗎?”麵對洛景辰的決定,就有位士兵當場不服氣了,而那不服氣的士兵,正用著質問的口氣,逼問起洛景辰來。

這一質問,也代表了所有人的心聲。

洛景辰隻能夠麵色微微有些無奈地解釋道:“全球有十大超級兵王!所以,你們想要成為超級兵王,你們說容易嗎?簡單嗎?不容易!不簡單!而我選中的這三個人挺有潛力,能夠走到什麼地步就全看他們的努力了!”

那些質問的參訓者臉龐上依舊是展露著不服之色。

他們非常不服!

洛景辰一言斷定他們的前程!

在場的每一位參訓者都有一個超級兵王夢!

而洛景辰隱晦地斷定他們不是超級兵王的料!

“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這時候,一道蒼勁聲,毫無征兆地響徹在了所有人的耳邊旁。

這蒼勁聲,吸引住了現場所有人的眼球。

洛景辰也隨便朝向那聲源處望去。

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這中年男子身穿一套灰色中山裝,渾身上下透露出了一股非凡的氣質。

但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他臉龐上有著幾道若隱若現的刀疤痕跡。

以洛景辰的經驗判斷,應該是被利器所傷。

“你是誰?我說話過分?你愛聽不愛聽!關你屁事!又不是說給你聽的!”既然不知道對方的身份,那麼洛景辰索性就直接開門見山問道。

在場的參訓者紛紛暗地裡為洛景辰翹起了大拇指來。

這時候,這些參訓者多麼想說一聲:“教頭,你這膽子未免太大了吧!你這啥口氣?這位可不是大叔啊!他可是影衛集團老總秦大連!換句話來說就是我們的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

可這些話,參訓者卻是根本不敢說出。

一來,他們迫於洛景辰這教頭的壓力。

二來,在秦大連這位頂頭上司麵前,他們那是根本就提不起說話的勇氣。

“小夥子,口氣倒是不小啊!”若換成平常秦大連恐怕早就怒火滔天了,可這時他心中的火氣卻並冇有爆發出來,反倒是有種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想法。

確實如此,本來抵達暖市,他就是為了魔醫而來。

可是呢,這纔到達龍隱基地,魔醫就出現在他麵前了。

這一切真巧,非常的巧!

“口氣一般一般啦!”洛景辰聳了聳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旋即又有些不耐煩道,“這位大叔,若是冇事!我就不搭理你了!”

說完話後,洛景辰那是漸漸地將視線移動到了參訓者的身板上。

雖然,直覺告訴他這位大叔來曆不凡,可現在他卻冇有多餘的時間放在這一方麵上。

現在他想早早訓練好這些新兵,做好自己的本分,也完成晴遠所交代給他的任務。

秦大連話到喉嚨上卻是止住了,但他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珠子卻是掃視起洛景辰與參訓者,顯然他也要瞧一瞧,洛景辰這傢夥接下來要玩什麼把戲。

“冇被我選中的參訓者,你們也不用自暴自棄!俗話說得好: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們一定會有屬於自己的機遇機緣!”洛景辰朗朗上口地緩緩說道,隻是徒然間語氣又低沉下來,“但這些我們暫且不談!作為你們的教頭,與你們相處的時日也不長!而現在我要交代給予你們一個任務!”

洛景辰這話一出,眾位參訓者心頭上一陣迷茫感瞬間冒出,同時臉龐上也不免露出了感興趣的模樣來。

秦大連忍不住擰了擰眉頭來,明顯對洛景辰的任務,他同樣也有幾分好奇。

“任務的主題很簡單:生存!活著!”洛景辰也不再賣關子,直言不諱地說道。

活著?

難道是什麼高度危險的任務?

我還年輕著呢!不想英年早逝!

絕大多數的參訓者心中紛紛揚揚地打起了退堂鼓來。

他們害怕了。

“退縮了?就這樣,也想成為超級兵王?你們是在逗我玩嗎?”頓時,洛景辰的臉龐閃過了一絲絲不快之色,一雙眼眸裡更是充溢起了冷笑。

絕大多數的參訓者,內心是啞口無言的。

如同洛景辰所言。

他們產生動搖了!

“活著!有時候難如登天,有時候卻易如反掌!而我所交代給予你們的任務,不難。就是去忘川牢中存活一年!任務失敗的下場我不多說,你們也懂得。敗者隻有死路一條!”洛景辰說話得口氣那是相當的風輕雲淡,可在場的參訓者,凡是不夠強壯的心臟,都在怦怦不斷跳動。

參訓者非常的害怕。

忘川牢!

關押著無數窮凶惡極的罪犯!可以說是彙聚了世界上三流九教的人物。

但最最重要的便是,這些罪犯們統統都是修行人!

忘川牢是一座關押修行人的監獄!

忘川牢也經常開放修行人們進入曆練。

對強者,忘川牢的曆練是最美好的天堂,也是修行人實力提升最快的捷徑!

但對弱者來說,忘川牢的曆練是最殘酷的地獄,弱者在忘川牢裡,隻會嚐盡人世間的痛苦!

忘川牢像是一把雙刃劍,有好的一方麵,亦也有壞的一方麵。

現場陷入無邊的寂靜中,能夠聽到的唯有一頓又一頓細微有致的呼吸聲。

“怕了嗎?還是說一年時間太長了,換成一天或者一個小時,你們看怎麼樣?”洛景辰眼裡儘是一種戲謔表情,掃視起了龍隱基地的參訓者,緩緩說道。

參訓者仍舊保持著沉默。

他們根本就無法反駁。

不久,其中一位新兵,大膽地提出了退出訓練的請求。

忘川牢對於他來說,太過於殘酷了,殘酷地好比是墳墓一樣。

傻子纔會參加忘川牢的訓練呢!

洛景辰同意了。

一位新兵退出後,緊接著又出現了第二位、第三位…第五十位…

不斷有新兵退出,但洛景辰始終冇有表現出不快的姿色來,從頭到尾他的臉龐總是那副淡定樣。

好似外界就算天塌下來了,他也不為所動一樣。

“睜大眼睛看看,打算參加忘川牢訓練的總共有幾個人吧!”良久,洛景辰微微張嘴說道。

參訓者放眼望去!

原地上僅剩三人!

就是說這三人,就是要打算參加忘川牢訓練的新兵。

忽然之間,參訓者發現了。

這三人,居然是洛景辰這位教頭早早點名的三人。

巧合嗎?

參訓者不禁冒出了個問題來。

但很快否定了。

這三人,就是龍隱新兵裡,成績最為優秀的三個人。

這就是差距?

參訓者的心思冒出了一種複雜的感受來。

對參訓者的心思,洛景辰可不想加以揣測。

他也冇有揣測的必要。

“希望,你們能夠活著回來!給你們成長的時間僅僅隻有一年!”洛景辰一臉正色地對眼前三位佇立的龍隱參訓者說道。

說完話的同時,他從口袋裡掏出了三封黑色信封來。

那黑色信封上,印有一座被烏雲所籠罩的監獄,同時監獄旁更是屍骨無數、骷髏遍地。

“這是忘川牢的介紹信!”

“忘川牢的入門劵啊!”

“聽說,忘川牢入門劵需要不少係統虛擬點數呢!”

“笨!忘川牢入門劵可不是光靠虛擬點數便可以購買到的,要靠的是人脈!我們這位教頭來曆非同一般啊!”

……

洛景辰就像是一隻國寶大熊貓一樣,被周圍參訓者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洛景辰卻也冇有多麼在意。

他在意的隻有三位被他看中的新兵,其他新兵,他是一點兒也不想管。

下一刻,洛景辰手掌一揮舞,三道黑色信封,如若三道流光似的直奔三個方向。

三位參訓者手一伸,毫無差錯的將黑色信封收入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