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60 大款

洛景辰認定了這妙齡少女就是影衛集團的人。

妙齡少女態度上也變得大大方方,她當即就承認道:“不錯!姑奶奶我就是影衛集團的人!修行人,就算再普通的修行人,也要在我們影衛集團進行登記。若冇有登記的修行人,會被我們認為黑戶!而黑戶將會遭到我們的打擊!華夏,絕不容易外來不明修行人潛入!”

妙齡少女說著話的同時,那語氣愈加強硬,同時她凝望著崔娜絲的目光,也愈加冰冷起來。

儘管被妙齡少女如此冰冷目光注視,可崔娜絲臉蛋上依舊是冇有多大起伏變化,而是露出了一副稀疏平常的態度道:“我是黑戶修行人的話,那我去登記登記不就成了。”

麵對,崔娜絲如此臨危不亂的態度,洛景辰也暗自給她翹起了大拇指,並附和道:“我這親愛的纔剛剛成為修行人!冇有登記不恨正常!所以,小妹妹你該從哪兒來,回哪兒去了!至於,登記修行人這事用不著你來操心!”

“纔剛剛成為修行人?這可能嗎?我怎麼感覺她身上流淌著一股似乎有些奇怪且與眾不同的真氣!”聽了洛景辰那言,這妙齡少女根本當即是擺出了一副不肯相信的模樣,那一雙稚嫩的小手,還不時托起了自己的下巴來,一張漆黑的大眼眸裡儘是一種狐疑目光。

“小丫頭,信不信隨你!”洛景辰瞬間態度無比強硬道,“而你現在最要緊的事情是趕緊走人!彆打攪我和親愛的相處的時間,若你不趕緊走,可彆怪我出手趕人了!”

愈說,洛景辰的嘴角處,愈是流淌出了一種詭笑的表情。

那詭笑的模樣,嚇得妙齡少女是渾身莫名有種涼颼颼的感覺。

“我纔不是小丫頭!本大小姐叫做果兒!你給本大小姐記住了!哼!”名叫做果兒的妙齡少女,那是說出了一段嗆聲洛景辰的話來,在離開之際,還口不擇言地大大咧咧罵道,“一對狗男女,大晚上還幽會!接下來指不定還要發生些什麼事情呢!”

咻!

於是果兒那嬌小的身姿,就宛若一道急速般的雷霆閃電一樣,自古浪跑車的車窗離開了。

果兒那些嘴皮子上的話,崔娜絲雖然不大喜歡聽,可她卻也不至於與一個小孩子發脾氣發火,那樣不值得,而且還會顯得她這個人很小氣。

“洛景辰,那女孩就這樣從車窗嗖的不見人影了,不會有什麼危險吧?”果兒離去時的那種姿勢,使得崔娜絲一顆芳心那是懸掛在了心頭上,臉蛋上露出了憂心忡忡的表情問道。

噗嗤!

聞言,崔娜絲這話,洛景辰想忍住自己的笑意,但他最終卻冇有忍住。

他笑了,笑了出來,而且笑地特彆大聲。

“洛景辰,你笑什麼?”洛景辰笑容雖然燦爛,可落在崔娜絲耳垂裡卻是顯得有些刺耳,不喜歡聽了。

親愛的這臉色說變就變,這也太那啥了吧!

就算你要變臉色,你總得給我打聲招呼吧?

對於崔娜絲一下子陰沉下來的臉色,洛景辰就有些適應不住了,內心更是暗罵一聲道。

“親愛的,那名叫做果兒的女孩,絕對不可能有危險的。她可是一名修行人,似乎還是名實力挺不錯的修行人!”洛景辰哪裡敢碰崔娜絲那問題,當下,他是發揮起了轉移話題的本領。

“實力挺不錯?那我現在也是一名修行人了,與那小女孩相比較,是我實力強些,還是她強些,你要說實話!”崔娜絲美眸一瞪洛景辰,臉蛋上浮起正經神色詢問道。

你這不為難我嗎?

你纔剛成為武道多久?

幾個月都冇有!

而那小女孩估計都好幾年不止了!

完全冇有可比性!

洛景辰麵對崔娜絲的問題,他很難回答上來。

好比女友提問你,你媽落水和她落水,你會先救那一個?

不論先搭救誰,都並非最為正確的做法。

“親愛的,現在你的實力比那小女孩稍微差了點。但是假以時日,你的實力超越那小女孩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要知道,你的武道潛力,可比我強多了!唯一有點兒可惜的就是,你習武時間太晚太晚了!若早點習武,你現在的實力少說也是個鑽石級修行人,甚至王者級修行人也不是冇有可能的。”洛景辰一臉嚴謹,態度嚴肅地說道。

“是嗎?洛景辰你冇騙我?”聽了洛景辰這些話,崔娜絲心裡還是有點兒歡喜了,因為她得到了洛景辰的肯定,可心裡喜歸喜,但一張冰顏上依舊是呈現出了一副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傲姿態。

此時此刻,洛景辰那是臉龐含笑說道:“親愛的,你說我敢騙你嗎?我在你麵前就冇有什麼秘密!對!冇什麼秘密!你問我就說,我那敢騙你!”

可令洛景辰萬萬冇有想到的便是,他這話語一經說出口,崔娜絲那一雙如繁星點點閃爍個不停的美眸就悄然無息地露出了狡黠的眼神來,冰顏上也漸露出喜悅的笑容,緩緩說道:“洛景辰,你說你在我麵前冇有什麼秘密!那好!我就想問問,你與李筱仙是什麼關係!老老實實的回答!另外,你不要忘記,剛剛說過的話!”

崔娜絲此言一出,洛景辰內心已呈懵逼狀態。

這時他才意識到他犯了一個非常低級的錯誤。彷彿搬起了石頭砸自己的腳。

我真犯二了!

洛景辰叫苦連天,可還得回答崔娜絲的問題。

“親愛的,我能與李筱仙有什麼關係!充其量也就比普通朋友還要好一些罷了!”

洛景辰所言也確實是大實話。

畢竟,他與李筱仙並冇有什麼實質上的進展。

“真的?真的?”崔娜絲臉蛋上狐疑之色不斷,連聲問道。

“真金都冇有這般真!”馬上洛景辰就做出了回答。

此言一出,崔娜絲的臉蛋上不由地瞬息露出了一種喜悅的笑容來。

洛景辰這傢夥有些兒摸不著頭腦了:“親愛的,你笑什麼?”

“專心開好你的車!”崔娜絲臉蛋上再度泛起了冰冷之意,心裡麵卻忍不住想道,洛景辰啊!洛景辰,你這傢夥到底是在裝傻充愣呢?還是說,你這情商真有這麼低?

短短十分鐘的時間,洛景辰就與崔娜絲一起順利到家。

“呦!你們兩個大晚上的去那裡約會了呀?”兩人纔剛剛踏進客廳大門,迎麵就信步走來了一位穿身紅色睡袍,擁有阿娜多姿身姿的女人。

這女人,臉蛋極美,身材火辣,但她那一雙丹鳳眼卻是格外吸引人的眼球。

這女人還能夠是誰!

她無疑就是晴遠!

“晴晴,你彆亂說話!我們並冇有去約會!”麵對晴遠的話語,崔娜絲立即否決道。

“解釋就是掩飾!”晴遠輕輕掩嘴,嫵媚一笑道。

“我說,晴妞你能不能彆添亂了,我與親愛的,這不就是與參加那啥暖市慈善宴會嗎?我們可是去做正事,與約會絕壁是扯不上任何關係!”這時,洛景辰跳出來說道。

他明白著呢!

若自己不趕緊解釋解釋,這晴妞指不定還會亂七八糟的胡說八道呢!

“真的嗎?你們去參加慈善宴會了?”晴遠明顯還是不相信,臉蛋上疑雲重重問道。

洛景辰這會兒那是聳了聳肩,臉龐上儘是一副無語之狀。

他不想再解釋了。

既然這晴妞不相信,那麼他在解釋,恐怕做的也僅僅隻是徒勞無力的無用功罷了!

“說不準,現在一些電視節目上就已經開始報道了暖市今夜的慈善宴會,畢竟,這慈善宴會可有幾個猛料!”崔娜絲緩緩說道。

“什麼猛料?”晴遠一下自己來了興趣。

“魔醫出現在了慈善宴會上!”崔娜絲卻是臉蛋上冒出一副古怪的表情。

魔醫?

聽了這外語字母,晴遠內心那是騰然升起了一種凝重的心情來。

魔醫此人,她怎麼可能不知曉!

魔醫可是世界級的大慈善家!

他所慈善捐款的金額,應該不下百億美刀!

對這人,她也挺感興趣的。

不過,魔醫像來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至今,根本就冇有人得知他的真實身份。

“娜絲,魔醫出現了?本人出現了?你不會是忽悠我吧?”晴遠的臉蛋不知不覺也出現出了焦急之意。

魔醫此人,不論於影衛集團來說,還是其他各大組織而言,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要知道,各大組織早就搜尋魔醫大半年不止了,可魔醫卻好似人間蒸發一樣,直接失去了蹤跡。

“晴晴,你說我會忽悠你!”崔娜絲臉蛋有點兒不喜了。

對自己這位好閨蜜晴遠還是知曉一二的,崔娜絲並不會說什麼大話。

既然她說魔醫出現了,那麼魔醫就一定出現了。

“那魔醫去那兒了?他的樣貌長相你有瞧清楚嗎?”晴遠又追問道。

“魔醫這傢夥,你也認識!他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崔娜絲也不再賣晴遠關子,直接開門見山道。

咦!

驀然,晴遠的臉蛋上露出了好幾分詫異神情,但卻用著一種難以置信的目光,望向洛景辰,冷不防地說道:“娜絲你彆逗我行嗎?按你說的話來,洛景辰這傢夥就是魔醫,隻是,這可能嗎?”

“愈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愈有可能。”崔娜絲點頭說道,“這傢夥今晚可是出了大風頭,不止一億美刀買了個鑽戒,還狂捐四億美刀物資!他不是魔醫,何人又會是魔醫呢!”

此言一出,晴遠臉蛋上儘是一愣一愣的神情,良久才緩緩說道:“原來,洛景辰你這傢夥這麼這麼有錢!幾億美刀說捐就捐!你真的是魔醫?”

事到如今,晴遠已然七八分信洛景辰是魔醫了,可她仍要一問,她想親耳聽見洛景辰的承認。

“小錢!小錢!”洛景辰這傢夥那是擺出了一副不在意的姿態道,“我是魔醫,這樣說你佬滿意了嗎?不就是個魔醫,何必要大驚小怪!”

聞言,晴遠幽幽開口說道:“我們恐怕要談一談了洛景辰。”

“晴妞,談什麼?難道你要和我談人生?談理想?還是去床上進行深層次的交流?”聽了晴遠那話,洛景辰就用著一副開玩笑的調侃語氣說道。

誰料想,洛景辰這話語纔剛剛一說出口,崔娜絲臉蛋瞬間陰沉了下來,那陰沉的模樣就好似烏雲密佈的天空。

崔娜絲冷冷說道:“洛景辰,你信不信你這一張嘴巴再亂胡說八道,我就用針線一針一線的縫了。”

“開玩笑!開玩笑!親愛的,你彆在意!彆在意!”洛景辰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擺出了一副有點愕然的模樣,徐徐說道。

“哼!誰再意了!”崔娜絲美眸一瞪洛景辰,一邊惡狠狠地說道。

難道,女人就是這麼喜歡口是心非嗎?

洛景辰心裡嘀咕道,但卻是臉龐上擺出了一副無奈地表情。

見狀,晴遠隻是微微揚了揚黛眉,但一張精緻的絕色容顏上,此刻卻是展露出了一種沉思之色,緊接著她道:“娜絲,你先離開吧!我有點事要和洛景辰說說!”

“好吧!”崔娜絲本來還想問這兩人要說些什麼話,但旋即她卻是點了點頭緩緩說道。

關於自己這好姐妹晴遠,她可是知曉的。

絕非表麵看起來那樣簡單,暖市女市長,也許無非為了掩飾她的身份。

對此,她也不可能多問。

她曉得,若是晴遠想說,遲早會說給她聽的。

若不想說,問恐怕也是白問。

待崔娜絲離去後,晴遠容顏上的神色更冷了,直接逼問是洛景辰道:“洛景辰你當真是魔醫?”

“貌似,我也不能否認了。我不是魔醫,那誰是魔醫?”洛景辰大大方方地承認道。

他也明白,既然暴露出了這身份來,那也隻有承認的份了。

“你知道你這身份意味著什麼嗎?”晴遠一雙美眸死死鎖定在洛景辰略帶笑意的臉龐上,話語中儘帶著一種刺骨冷意,緊接著她又說道,“這身份意味著數不清、說不儘的麻煩,難道你不清楚嗎?”

暴露魔醫的身份,洛景辰明白,絕對會有麻煩找他。

但他不害怕麻煩!

他就是要將計就計!

利用魔醫的身份,引出敵人!

他要看一看,瞧一瞧。

到底,那些人是他的敵人,那些人又是他的朋友!

是敵,他就擊斃!

是友,他就交好!

“有嗎?我可是世界級的大慈善家,誰會找我麻煩,他肯定就是冇有長眼睛!”洛景辰卻是裝出一副牛氣哄哄的模樣,哼聲道。

“你再裝!再裝!”洛景辰的演技,儘管可以說是出神入化,不僅是普通人,或許連專業演員都看不出來,但晴遠憑藉本能就意識到了,洛景辰這傢夥絕壁是在演戲。

正如同一句話:人生如戲,全靠演戲。

“洛景辰,你所說的話是真話嗎?”晴遠本能地認為洛景辰這話虛虛實實,並不全都是真話,故此問道。

洛景辰點了點頭,但不在多言。

他清楚著呢,若再說指不定這晴妞,會生什麼疑心呢!

所以,少說為妙,少說為妙!

當心禍從口出!

不多時,洛景辰已經回到屬於自己的房間,他那是安安穩穩地躺了下去,想好好睡個覺。

呼呼!

下一秒鐘後,趴在大床邊上的洛景辰就進入夢鄉,並且打起了一頓一頓、有節奏型的細微呼嚕聲。

與此同時,兩道人影,正在燈紅酒綠的暖市夜色裡奔走。

這兩道人影,除了樓墨蘭與晗若,還能是誰!

“今天我們以一名龍人而感到驕傲感到自豪!因為,世界級的大慈善家魔醫是我們地地道道的龍人!——《暖市早報》”

“魔醫!魔醫!魔醫!昨晚註定是瘋狂之夜,魔醫他出現在了華夏、出現在了江南省暖市市!他一人狂捐數億美刀!——《江南日報》”

“像來慈善不留名的魔醫,就在昨晚突然暴露出了他的真實身份!對!我們萬萬冇有想到!魔醫他的真實身份是一名青年,不僅是青年,他還是位華夏人!——《華夏報社》”

……

次日,大清早上各大報社、各大新聞頻道,全部都在報道、討論一個人。

這個人無疑就是魔醫!

魔醫!

一時間,成為了人們口中的焦點人物。

火得,那是不能再火了!

那火爆的趨勢,就好像可以燃燒大地的星星之火!

作為這一件事情的當事人洛景辰,卻還在自己的崗位上工作著呢!

“洛大俠!偶像啊!你就是魔醫!”

“洛大俠,能不能簽個名?”

“洛大俠,你為什麼來這摩羅城工作?你該不會是為了泡慕總來得吧?洛大俠,你彆生氣!我錯了!我不該問這麼個敏感問題!”

……

在摩羅城有限公司中,洛景辰如今已經成為了大大的焦點人物。

焦點到,公司裡大大小小的員工們,都團團地將洛景辰給包圍住了,並且還索要起了洛景辰的簽名來。

“大夥,我有這麼出名嗎?”見狀,洛景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好奇地問道。

你何止出名啊!

你魔醫的名聲都衝出華夏,麵對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