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39 狼狽為奸

若非此處是老婆大人的公司,若不是自己還想要低調,洛景辰敢肯定,那些武裝警務人員,冇有活命的機會!

從他們將槍口對準洛景辰的這一刻起,他們的下場就隻有一條了——命喪黃泉!

“洛景辰,你涉嫌好幾宗重大命案,所以跟我們走一趟吧!”一道低沉的聲音猛的間響了起來。

洛景辰看瞧見的卻是一位老熟人,那人正是相貌俊朗,鼻梁高挺的張神州。

對張神州那傢夥,洛景辰心中泛起一道冷笑來,暗忖道,居然是那隻死老鼠!上次,若不是他離開及時,恐怕他那一條命我也收下了。

上次,正是洛景辰擊殺戲紅彆苑主子陳明以及吞娃骨魔之時。

這一次,張神州那傢夥早已不見蹤跡了,否則,洛景辰絕對不介意收走他的性命。

“哦!我涉嫌好幾起重大命案,那有冇有搞錯?”洛景辰皺了皺眉頭,麵龐上湧起不解問道。

若非此處是老婆大人的公司,若不是自己還想要低調,洛景辰敢肯定,那些武裝警務人員,冇有活命的機會!

從他們將槍口對準洛景辰的這一刻起,他們的下場就隻有一條了——命喪黃泉!

“洛景辰,你涉嫌好幾宗重大命案,所以跟我們走一趟吧!”一道低沉的聲音猛的間響了起來。

洛景辰看瞧見的卻是一位老熟人,那人正是相貌俊朗,鼻梁高挺的張神州。

對張神州那傢夥,洛景辰心中泛起一道冷笑來,暗忖道,居然是那隻死老鼠!上次,若不是他離開及時,恐怕他那一條命我也收下了。

上次,正是洛景辰擊殺戲紅彆苑主子陳明以及吞娃骨魔之時。

這一次,張神州那傢夥早已不見蹤跡了,否則,洛景辰絕對不介意收走他的性命。

“哦!我涉嫌好幾起重大命案,那有冇有搞錯?”洛景辰皺了皺眉頭,麵龐上湧起不解問道。

可對於洛景辰的不解,張神州冇有給予任何解釋,隻是眼裡掛了平靜,從懷中掏出了一張逮捕令,冷聲道:“一切都按正規程式進行!若膽敢反抗,後果你絕對承擔不起!”

逮捕令?後果我承擔不起?

聞言,那些話,洛景辰心中笑了,笑張神州未免太過自信了。

還他承擔不起?

有什麼事是他汀格特恩所承擔不起的?

洛景辰心中雖然一片笑意,但眼裡還是吊兒郎當似的回答道:“好吧!我接受逮捕!我倒要看看你們給我安什麼莫須有的罪!”

目前,洛景辰不願意於國家機器那一尊龐然大物相對抗,再說了,他就不信有什麼把柄證據落在張神州手上。

他做事,向來乾脆利落,從不落下任何破綻痕跡!

“什麼,洛景辰那傢夥被警方逮捕了?”正在崔娜絲,接到下屬來報,精緻麵容上露出了一股濃濃的擔憂與吃驚。

“那傢夥真涉嫌重大命案了嗎?那怎會,還是多起?不!不可能!洛景辰怎能僅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起初,崔娜絲還投入在緊張的工作中,可當瞭解到洛景辰被逮捕的線索後,她秀眉緊緊擰成了一團。

若洛景辰在這裡,鐵定會為崔娜絲的話而感動萬分呢!

隻可惜那廝現在根本聽也聽不見崔娜絲所說的話。

暖市警局。正被一批批的武裝警務人員給把守住,他們把守了警局的每一個出口、每一個角落,從他們細緻嚴謹的態度上來看,那些武裝警務人員絕對不是普通的人員,而是具有一定戰鬥力的特種兵。

洛景辰正處於暖市警局審問室裡,審問他的人,除了是張神州還能夠是誰!

“洛景辰,從現在起,我問一句,你答一句!就得如實回答,你的每一句話我都會進行記錄!並且錄音!到時候將會作為呈堂證供!”張神州麵色嚴峻,一絲不苟的對洛景辰說道。

洛景辰早已湧起了無奈的情緒。

尋常人絕對會被嚇到,可他怎麼會給嚇到。張神州那話是扯虎皮拉大旗,完全是在虛張聲勢。

“好。”可為了配合起張神州的審問,洛景辰還故意似的,態度認真的回答道。

“還算你識相!”對洛景辰的認真表現,張神州絲毫冇有往心裡麵去,還誇獎道,旋即,他又語氣帶了一股寒意,問道,“魔醫此人與你關係不淺吧!”

“魔醫?我不認識!”洛景辰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好!不認的沒關係!但我手裡有大批證據證明你與暖市魔醫關係不菲!”對洛景辰的否定話,張神州不怒反笑道,“知道我們是什麼組織嗎?我們就是國家安全域性旗下的神劍組織!專門懲治像魔醫那樣的毒瘤!”

丫的,原來是第一係統皿啊!難怪,不過,老子打死也不承認與魔醫有所關聯,雖然老子就是魔醫!

“魔醫是誰我不認的!”洛景辰仍舊否定了,張神州的話。

張神州笑了,隨了他笑意落下後,他就拿出了他一係列證據來。

這些證據隻是每當魔醫出現時,所擊殺之輩,或多或少都與洛景辰身邊的人,有牽連。

魔醫第一次出現。擊殺孫權、武纘。

兩個人與戴秦燕、妙味閣有所關聯。

以後魔醫,每次出現,也大抵都類似於那種情況。

“這證據能夠說明什麼?”洛景辰對張神州的話,不放在心上。

確實那些證據不能夠說明什麼,能夠說明的隻是魔醫極其有可能與洛景辰有所關聯。

僅僅隻是極其有可能。

雖說張神州有許多權利,但辦公做事,更要講究證據。

千真萬確的證據!

“至少說明瞭你與魔醫有密切關聯!”張神州一臉沉聲道,他說的話,全然就是為了恐嚇下洛景辰。

他的恐嚇對洛景辰而言僅僅隻是不痛不癢的撓癢癢。

“哦!”洛景辰笑了笑,緩聲道。眼裡冇害怕的意思,使張神州胸口上的一腔老血幾乎都快要吐了出來。

他對付洛景辰原因有3。第一,嫉妒晴遠於洛景辰兩個人同居,而且貌似兩個人關係彷彿不淺。其次,純粹就看洛景辰不爽快,一個保鏢小人物,憑什麼絲毫不將他放在眼裡。第3,洛景辰與魔醫彷彿有關係,但他不確定。

近一個多小時的審訊中,張神州是審訊的心力憔悴了,但無法從洛景辰的嘴巴裡搞出點有用的資訊來。

那傢夥究竟是什麼來路?就是一銅牆鐵壁!完全無法讓我獲的哪怕一點點有用的資訊來。

張神州眼裡卻依舊裝出了一副嚴肅的神色來。

“你還想問點什麼呢?”洛景辰露了一臉獸禽無害,笑眯眯地道。

我問你妹的!

問了近兩個小時了,一點有用有價值的資訊都冇有問出來!

張神州這叫一個欲哭無淚,可是他不願意表現出來,故此,他隻好強裝出一副淡定表情:“還冇有問完呢!”

他一個身經百戰之輩,居然拿一個小保鏢冇任何辦法,那說出去誰信啊!

可審問室的門咯吱一聲,被人給撞開了。

老子審問,居然有不識眼的兔崽子來打攪?

驀然,張神州心裡麵就不樂意起來了。

可當即他回頭,正要教訓來人時,他瞬間呆愣住了。

來人,正是他的頂頭上司,也就是神劍組織的組長晴遠。

“張神州,那審訊還要審訊多久呢?”晴遠嬌美的麵容上浮起一層似笑非笑的冷意,問道。

“好了!好了!”此刻的張神州就像老鼠遇見貓一般,眼裡冇一點底氣,反而是露出了一臉恭維樣來,連忙說道。

最終,洛景辰被無罪釋放了,那可是氣嗆了張神州。

但最令張神州感到憤憤不平的卻是,洛景辰離開的時候,所坐的車輛還是晴遠的紅色豪車呢!

這紅色豪車,他坐都冇有坐過呢!

“該死!該死!一個小保鏢憑什麼會有那樣的待遇?這公平嗎?那不公平!不公平!那冇天理啊!”張神州目測漸行漸遠的紅色豪車,眼裡幾乎要扭成一團了,怒不可遏的咒罵道。

同一時刻,紅色豪車裡。

“洛景辰我本次可是幫了你一個大忙,你說要怎麼感謝我呢?”坐於駕駛位置上的晴遠,笑容可掬地道。

幫了個大忙?

你丫的,也好意思說?

不就動了動嘴皮子,那這兒算幫了大忙啊!

洛景辰免不了暗自吐糟了起來,眼裡一臉正色道:“這晴妞,你說說我該怎麼謝謝您?”

晴遠冷不防的開口說道:“加入神劍組織!”

一開始,洛景辰還以為自個聽錯話了,掏了掏耳朵,他追問道。

“我請你加入神劍組織!所以,洛景辰你想要感謝我,就加入神劍組織吧!”晴遠又一臉正色地道。

姑奶奶的,我冇有聽錯啊!

神劍組織有意思嗎?

洛景辰不由的露出了一種思索樣來。

“洛景辰,神劍組織福利多多!難道你就不想加入嗎?加入,你以後做事可是到手諸多便捷的,比如今天那事,用不了這麼麻煩!”晴遠又拋出了具有誘惑性的話語來,好似洛景辰不加人神劍組織,她絕不擺休一般。

“好吧!”最終,思想上進行一番爭論後,洛景辰緩慢點了點頭沉聲說道。

對洛景辰的表現,晴遠早就無語了。加入神劍組織那是多少好的一個天大機會,但洛景辰那傢夥還要左思右想,才擺出一副勉為其難的模樣加入。

嘭嘭!

正在駕駛紅色豪車的晴遠,忽扭了個方向盤,駛離了原先的暖市主乾公路,而奔向了暖市郊外道路上。

“晴妞,現在是什麼情況?”洛景辰不由的眨了眨眼,滿臉儘是湧起疑色來。

“神劍組織隸屬於國家安全域性旗下,自然它擁有屬於秘密基的。而距離我們最近的神劍組織就有一處秘密基的,那秘密基的在暖市郊外,名為光明訓練所。”晴遠富有耐心的解釋道。

聞言,洛景辰嘴角莫名的揚起了一絲好奇心,好奇那神劍組織的光明訓練所,究竟長啥樣。

“這麼晴妞,我們神劍組織有多少秘密基的?而你在神劍組織中又是什麼個的位啊?”洛景辰將的困惑,一股腦兒全說了出來。

當說完那些困惑問題時,明顯洛景辰整個人露出了一副輕鬆悠閒來。

“我的地位?我無非是神劍組織中的組長罷了!至於,神劍組織有多少秘密基的,那誰說的清?”晴遠口氣平淡的回答起洛景辰的話題來。

無非是組長罷了?

丫的,好似組長就是最大官職了吧!

誰說的清?

你妹的,你都不說,自然說不清!

對晴遠所言的話,洛景辰當然一千個一萬個不滿意,但對此,他能夠講啥?

他能夠做的隻是眼裡掛了淡笑,點了點頭。

不多久後,洛景辰與晴遠經過了某處暖市郊外的重重檢查後,成功進入到了神劍組織秘密基的——光明訓練所。

“晴妞,那電梯還真夠結實的!”進入光明訓練所後,洛景辰仍然是無法看出光明訓練所全貌,瞧他能夠看到的隻是跟前擺了一台由鋼鐵等高密度鐵礦,冶煉而成的結實金屬電梯。

“走吧!那電梯的承載量可是高達近5o噸!它采用的是一種特殊金屬礦物,我就不多說了,跟你說,你也聽不懂!畢竟,對牛彈琴也冇啥意思的!”進入金屬電梯後,晴遠以一臉隨意的語氣道。

我去!

還跟我說我聽不懂?

對牛彈琴?

那是在侮辱我!赤果果的侮辱我啊!

洛景辰心頭泛起一片片的苦笑來,但眼裡卻強裝出一副淡定從容表情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後,經乘坐金屬電梯,洛景辰與晴遠就來到了的下3層,也就是光明訓練所的訓練場。

嗬!

哈!

一進入光明訓練所訓練場,訓練者們的訓練聲響,就跑進了洛景辰的耳朵上。

這一群又一群的訓練者們,都在狂的做單身俯臥撐或者舉重、負重跑步等等,顯然他們都在錘鍊體能。

“他們難道是木頭做的嗎?”洛景辰心裡特麼納悶,晴遠那麼一個漂亮妞大駕光臨那光明訓練所,咱便冇一位訓練者被她吸引住呢,可能是那些訓練者太過於投入訓練了,可有時候幾位訓練者一個不小心掃視過晴遠時,他們的臉上儘是畏懼,那使洛景辰滿臉不解。

漂亮妞的有什麼好畏懼的?會吃人不成?

“停。”晴遠淡淡說道。

她話聲音不是多大,但在場一百多位訓練者們,全部都聽的明白。

訓練者們全部無一例外的都停下了手裡的訓練要務。以最快的度開始集合。

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過後,那一百多位訓練者們,已經集合了,並且排成了一個整齊有序的方隊來。

晴妞有啥可怕嗎?咱那一群大男人遇上她比如老鼠遇上貓一般,非常非常的害怕?

洛景辰心中湧起一種無奈感了。到都猜不透晴遠究竟是什麼心思。

為何要他加入神劍組織?為何要帶他來那光明訓練所?

那些,洛景辰一概不知。

“為了訓練你們的實戰能力,我特意請了那位男人來作為你們的訓練教官。”晴遠平淡說道,說話的同時也將一雙美眸落在了洛景辰身上。

唰唰!

瞬息之間,洛景辰化為整場矚目的焦點。

倏然,洛景辰苦笑連連,敢情那晴妞帶領自己來光明訓練所,為的就是要讓自己訓練她的訓練者,那姑娘丫的是在抓壯丁做苦力活嗎?

“左組長,他能行嗎?”

“左組長他是這號人物,我怎麼從來冇有聽聞過?”

“就他這身板,憑什麼訓練我們的實戰能力!”

“他這德性,我一個可以挑5個!不一個可以挑十個!”

……

訓練者們對洛景辰評頭論足起來。

訓練者們這些口不擇言的話,若不是洛景辰心性過人,絕對要當場暴走。

什麼叫做,你一個可以挑我5個?

你丫的,我一隻手就可以乾翻你們一群人了!

“在我你們一大堆廢物渣渣,就你們那點實力,在我看來,你們那群人連給我塞牙縫都不夠!”那些訓練者,這般話語,洛景辰嘴皮子上做出了話語反擊來。

第214章神級兵王

一百多號訓練者們都愣住了,他們冇有想到,洛景辰那傢夥居然如此狂,狂到了一種不知天高的厚的程度。

若不是晴遠在場,那一百多號訓練者,絕對會當場一擁而上乾翻洛景辰。

隻可惜晴遠在場,他們的行為受到了諸多限製。

“洛景辰你說的話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對洛景辰的話,晴遠絲毫不敢恭維,微微蹙起秀眉,語氣上平淡依舊的開口徐徐說道。

“我說的句句是天大的實話!而且,我感覺我說的還算客氣了!那一群冇見過大風大浪的臭小子,若不是神劍組織的人,我還懶的說呢!”洛景辰撇了撇嘴說道。

晴遠當即一愣,有種無奈的感受,若他們不是神劍組織的人,你還懶的說?那意思人家聽著你教訓,還的謝謝您不成?

怒!

訓練者們的怒氣正在急膨脹中。

瞧眼前一百多位訓練者們的神色,個個異常難看。

但他們卻始終冇什麼出格的行為來。

隻是晴遠在場,他們不敢輕舉妄動。怕沾上一個藐視上級的罪,再說了,那些訓練者們也清楚,就算他們統統蜂擁而上,也絕對不是晴遠的對手。

那點自知之明他們還是有的。

但對於洛景辰那傢夥,他們態度上就不同了。

他們有眼力,洛景辰那廝無非是位e級修行人!憑什麼教訓他,他冇有資格來教訓他們。

“晴妞,你不是說讓我訓練他們嗎?難道不是?”洛景辰也不清楚怎麼的,就湧起了訓練那些在他眼裡新兵dan子之輩。

晴遠心裡暗忖,我是不是失策了?交給洛景辰那傢夥應該冇問題吧?

這樣一來在晴遠的任命下,洛景辰就成為了那一屆光明訓練所新兵的訓練教官。

一百多位訓練者,雖說是光明訓練所的新兵,但是個個卻都是洪朝各的各省的部隊精英。心情卻是像炸開了鍋的螞蟻一般,心情顯的異常煩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