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38 重禮

令人大跌眼鏡的卻是李老頭笑容燦爛的接過了洛景辰的大紅包:“這份禮物,我滿意!”

李老頭敢肯定那大紅包裡的東西絕對不是俗物。

至於是金錢?

那是來賓們猜想。

猜想終究隻是猜想,不是事實。

“李老爺子,那大紅包拆開了看看吧!讓我們悄悄送了多少錢!”就在那時,禇領麵龐上掛了一幅淡笑,但是眼球中卻是閃過了一絲又一絲的冷笑。

李老頭卻是摸了摸大紅包,剛要打開時,卻又停了下來。

“李老頭打開來讓我們開開眼界唄!”的來賓們紛紛附和了起來,異口同聲的開口說道。

隻不過。那些來賓的附和聲,卻儘是帶了一股濃濃的戲謔語氣。

“林伯父,既然大夥人那麼想瞧瞧大紅包裡的東西,這麼打開一下又何妨呢?!”那時,洛景辰也驀的之間,站出來說道。

聞言,洛景辰的話。李老頭不由分說就將大紅包給打開了。

眾位來賓隻感覺眼前一道刺眼紫光閃爍而過。

那紫光正是來源於洛景辰的大紅包。

紫光逐漸消散後,映入眾人眼前的是洛景辰大紅包裡的一張渾身呈現紫色的晶卡。

那是一張係統紫晶色卡片。

這些識貨的來賓們,隻感覺大腦一片混亂、迷茫。

他們冇辦法不迷茫,要知道,那可是一張紫晶色卡片啊!

價值可是5千萬係統獎勵!

“不!我視線出問題了!我絕對視線出問題了!”一下子,禇領的麵龐流淌出了失魂落魄的神情來,對於眼前的那一幕,他不能置信,他也不願意去相信,瞧他瘋似的揉起了眼珠子來。

無論他怎麼揉眼珠子,眼前的畫麵仍舊是冇變動。

“為什麼會是那樣的結果!5千萬係統獎勵!他怎會會有那麼龐大的一筆係統獎勵!”隨後,禇領又自言地的喃喃地道。

他難以置信,會是那樣的結果!

對那結果,他不願去相信!

可不願他信不信,那都是他無法改變的事實、無法改變的現實!

李老頭也是個識貨之人,對那紫晶色卡片,他怎麼能不知曉呢!

就是因為知曉,的臉上儘是一副遮掩不住的吃驚表情。

要知道,那可是5千萬係統係統獎勵啊!

其簡直覺的不是5千萬金幣可以媲美的。

“小年青,你的禮物是不是太過於貴重了?”李老頭摸了摸山羊鬍,對洛景辰那份重禮,顯然他並不想收下來。

如此重禮,他受之有愧。

“李伯父,咱男人何必扭扭捏捏!不一張紫晶色卡片那有啥了不起的?又不是像某些人這樣,送禮就送個青晶色卡片,還把它當成寶來對待!”可洛景辰就不管那麼多了,用起一副爽朗的語氣,隨意說道。

洛景辰所指的某些人,除了是禇領還能夠是誰!

聞言,洛景辰的話,禇領隻感覺自己差點冇被他給氣死。

青晶色卡片,那可是價值5oo萬係統係統獎勵,不把它當成寶來對待,難不成還把它當成垃圾來對待?

再說了,又不是每一個都像你那麼豪,隨便一出手就是5千萬係統係統獎勵。

內心愈想,禇領愈感覺洛景辰那傢夥處處透露了古怪,甚至他都情不自禁的扣心自問道,洛景辰那人究竟是什麼來路?保鏢?那他不能置信。

一位保鏢怎會會擁有5千萬係統獎勵,還談笑風生的把它當成禮物。

那完全實在是令他太匪夷所思了。

那氣死人不償命的傢夥,真正秘密身份究竟是什麼?

禇領冒出了個困惑來。

“那豬頭,整個身家究竟有多少?”驀然之間,李筱仙的不由的嘀咕道,“一送禮就5千萬係統獎勵!那未免太多了吧!”

5千萬係統獎勵,對李筱仙來說,同樣也是一筆巨大的天文數字。

雖然她是一名修行者,但在係統上所賺取的係統獎勵,累積起來這是頂多也就一百來萬係統獎勵。

但洛景辰那傢夥一出手送個禮就是5千萬係統獎勵!

“我一定要從洛景辰身上挖點係統獎勵過來,他擁有係統獎勵實在太多了。”李筱仙置信洛景辰那豬頭會將全部身家給拿出來作為禮物,對此,她又微微翹起紅唇,緊捏起秀拳來,以一副嗔聲口吻說道。

連崔娜絲那位初入武道的新人,也懂的那5千萬係統獎勵這是一筆天文數字呢!

自然,晴遠、秦瑜淩兩姐妹也懂的。

這樣一來,那些漂亮妞的腦海裡都不有控製的冒出了一個問題來。

洛景辰究竟有多少身家?難道他就是隱藏富豪?

李老頭的壽宴依舊持續進行,洛景辰卻是成為了眾多來賓們相互交談的對象。

大多數人經過察言觀色卻也懂的,那一張紫晶色卡片絕對意義重大。

否則李老頭怎會在那一份禮物上說一句:太貴重了。

對諸多來賓們的攀談,洛景辰隻是禮貌性地笑了笑,隨意的胡扯了幾句,就閃人了。

於那些來賓們交流交談,他冇興趣。

“洛景辰,你還真是一位隱形富豪呀!”在洛景辰打掉眾多來賓們,李筱仙就腳踩起白色高跟鞋,穿了一件黑色吊帶裙,精緻的麵龐露出了幾分迷人的微笑,有些陰晴不定地道。

“你這傢夥又在泡妞了!”一道銳利的女聲,突兀般的響了起來。

說話之人,正是渾身青春氣息的秦瑜淩。

秦瑜淩,我開罪你了嗎?不就與我的蜜糖仙仙說幾句閒話,咱就成了泡妞了?而且泡妞那兩字是不是有些兒不太合適啊?蜜糖仙仙可是我家的,自家的漂亮妞,那這算泡妞?

洛景辰也冇有膽量將那話給說出口來。

若說出口來,那幾位漂亮妞絕對會活吃了他。

“左丫頭,你嘟囔個什麼勁!”洛景辰現自己這位老婆大人正與一些身了華麗服飾的女士攀談後,以一臉隨意,瞅了眼秦瑜淩,語氣不鹹不淡地道。

“果然是隻狐狸精!”但對洛景辰的話秦瑜淩卻是視若無睹,而是把視線落在了李筱仙嬌軀上,言語上帶了一股謾罵語氣緩慢哼聲道。

秦瑜淩那話語一說出口,洛景辰一個頭兩個大,好在周圍並冇來賓,要不然被他人聽見了,說不好他們秦瑜淩那漂亮妞會被掃的出門了。

李筱仙什麼人!

秦瑜淩的謾罵話,李筱仙絲毫不放在隻是輕啟朱唇,漂亮的麵容上從容不迫地道:“那位小妹妹你是在說我是狐狸精嗎?這豈不是在說我長的漂亮!多謝誇獎!”

秦瑜淩一愣,整個人的嬌軀更是顫抖不已,顯然她被李筱仙的話氣的不輕。

一山更有一山高啊!當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洛景辰也被李筱仙的回答,嚇了一跳。

秦瑜淩落了下風,自然而然的隨後就逃之夭夭了。

“豬頭,那位小妹妹倒蠻有趣的的嘛!”盯了秦瑜淩離去的倩影,李筱仙語氣上平靜的緩慢張開小嘴,用瞭如銀鈴般的聲音說道。

“是!有趣!”洛景辰附和起李筱仙的話來,可卻也暗笑,秦瑜淩與李筱仙的交鋒,李筱仙完勝,至於秦瑜淩那姑娘,敗的丟盔棄甲!敗的隻有落荒而逃的份!

才僅僅過去了兩分鐘的時間,洛景辰就忍不住猛的抽搐了一下。

敗逃的秦瑜淩,又捲土歸來了。

還把晴遠和崔娜絲給帶來了。

“呦?小妹妹去搬救兵了嗎?”李筱仙語氣上仍舊是強勢無比,嘴角間還不時掛了戲謔笑意。

我的姑奶奶,你就不能夠消停一會兒嗎?

聞言,洛景辰心中幾近崩潰。

姑孃的戰爭,他可不想攪合進去。

姑孃的戰爭,他是有多遠躲多遠。

“洛景辰,你好意思嗎?你居然聯合那姑娘來一起欺負瑜淩!”可是他躲不了,因為就在此時,崔娜絲猛的開口冷笑道。

好意思?

欺負瑜淩?

這算是什麼個一回事?

瞬息之間,洛景辰一愣,不清楚究竟生了什麼事情。

老婆大人絕對不可能給自己亂按一些莫須有的罪。

這麼唯一的可能,這就是秦瑜淩那漂亮妞捏造罪名,安在自己頭上來。

果然是那樣!秦瑜淩那娘們,是要將我往死裡整嗎?

洛景辰敏銳的觀察力,捕捉到了,秦瑜淩臉上閃過了一絲濃濃的笑意,使他心中大歎道。

“我的的盤我做主!”可就當洛景辰想要解釋時,李筱仙卻再一次強勢話了。

此言一出,崔娜絲的臉色徒然之間,冷了下來,這冷若寒冰、若冰霜、若冰山。

的了,那下連解釋都不用了。

洛景辰的摸了摸鼻子,早就溢位了一片苦水來。

也就才數秒鐘的時間,崔娜絲等女就轉身離去了,離去時她還交代給了洛景辰一句話:你可以安心待在那安樂窩裡享福了!

那姑娘,咋就那麼容易生氣啊?難道不知道。姑娘越生氣,越會長青春痘越會長皺紋嗎?

對崔娜絲臨走之前所留下的話,洛景辰隻好一副煩笑,不由的反問道。

“洛景辰,那冰塊女有啥好的,要不你來做我的保鏢吧?”李筱仙眨了眨這一雙誘人的美眸,動動唇,有些古怪道。

“彆了!若我做你的保鏢!我絕對會吃了你!”洛景辰微微抿了抿嘴唇,眼裡掛了一副邪笑表情道。

可誰料想,李筱仙居然微微挺了挺這凹凸有致的玲瓏身材,一張完美的麵容上似笑非笑地道:“好啊!來做我保鏢,我等了你吃我!”

那妞是不是太過於豪放了?

一時之間,洛景辰陷入了沉默狀態,心中不禁自問道。

“就知道,你是個有色心冇色膽的男人!”李筱仙惡狠狠的鄙視了洛景辰一眼,冷聲說道。

洛景辰隻能轉頭望向彆的方向,全然是將李筱仙的話當成空氣。

洛景辰的行為,令的李筱仙微微嘟囔了一句:“果然洛景辰,你就是個豬頭!”

很快李老頭的7o大壽宴會也正式宣告落幕了。

期間,洛景辰不僅與李筱仙有些許交流,甚至與李老頭以及過一番閒談呢!

閒談的內容全部都是有關於武道的內容。

其中,洛景辰的一番見解,可謂是令李老頭有種茅塞頓開的感悟。

李老頭還誇著洛景辰說,說他是習武的天才!天生就是習武的料子!

對李老頭的誇讚,洛景辰隻是淡淡點了點頭,完全一副寵辱不驚的模樣,叫李老頭對洛景辰那傢夥更是讚不絕口起來了。

當洛景辰欲要離去時,李老頭還神秘兮兮地道:“秦小子,若許你來做我那寶貝孫女的孫女婿,恐怕會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

李老頭此言一出,騰的一下,李筱仙的臉蛋就漲紅了起來。

“李伯父,為老不尊!為老不尊啊!”洛景辰不自覺的聳聳肩膀,笑罵道。

說完話後,洛景辰一股煙兒似的就溜走,離開李府豪宅了。

李府豪宅,李老頭書房中。

“拙孤,感覺秦小子怎樣?”李老頭摸了摸山羊鬍,對洛景辰今日的所作所為,記憶猶新,他猛然間開口詢問起身側的拙孤老管家。

拙孤老管家,說出了一箇中肯的評價來:“深不可測!”

“深不可測?”李老頭眼裡不由的怔了怔,但旋即卻也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樣來,“那秦小子確實是深不可測!非比尋常啊!他是我見過的年輕人最為詭異的一位!詭異到,他這把老骨頭都看不出來他城府的深淺!”

可回到彆墅的洛景辰卻是遇到了一個大麻煩。

那大麻煩無疑來自於崔娜絲。

瞧洛景辰纔剛剛前腳踏進房門,端坐於客廳上的崔娜絲就幽幽的道了一句:“洛景辰舍的回來了啊!我還以為你連本職工作都忘了呢!”

聽了崔娜絲的話,洛景辰隻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醋味。

老婆大人居然在吃醋?難道,哥的魅力真有那麼大嗎?

洛景辰心中不由的想道,愈想,他內心就開始暗暗偷笑起來,但眼裡卻裝出了一副感慨激昂樣來:“老婆大人,我怎麼會忘了我的本職工作呢?我可是老婆大人你的專屬保鏢!保護你的安全是我的要職責、要任務!”

“就會耍嘴皮子功夫!”洛景辰的話,使的崔娜絲的微微泛起甜滋滋的心情來,但一張冰顏仍舊是擺出了一副冷若冰山來。

對此,洛景辰隻的滿臉掛了苦笑,摸摸他的鼻子,便不再多言。

以他看來,老婆大人估計現在正在氣頭上呢!

所以,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就逃。

瞧下一個呼吸間,洛景辰就藉故有事離開了。

“那死洛景辰!”崔娜絲這一雙冷豔的美眸,死盯了洛景辰離去的背影,一張誘人的紅唇上忍不住嗔罵道。

晴遠、秦瑜淩兩姐妹對崔娜絲的表現,當然看在眼裡的。

可是,她們也說不上什麼話來,她們不傻,她們已經知道些,崔娜絲那姑娘中了洛景辰的毒了,而且還中毒不淺。

洛景辰居然拿的出來5千萬係統獎勵作為今晚給李府老爺子的壽禮,那傢夥究竟是什麼來路來頭?

頭腦自始至終保持冷靜的晴遠心中不由的想道。

若說洛景辰是什麼保鏢、海歸高材生,那她不可能相信!

那些身份,絕對不是洛景辰的真實身份!

連就連同怪醫那身份也僅僅隻是洛景辰那傢夥表麵透露出來而已!

他的真實身份究竟是什麼?

晴遠微微蹙起了秀眉,腦海中陷入了一片沉思之中。

阿嚏!

回到自個房間中的洛景辰忍不住打了個噴嚏來,使他微微有些奇怪,嘟囔道:“丫的,究竟是誰在罵我,或者想我,否則我為什麼會打噴嚏?”

第二天,陽光依舊明媚,依舊炙熱,炙熱的將的麵仿若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熔爐。

洛景辰在自己崗位上工作,忍不住打了打哈欠來,那種生活太過於悠閒了,使的他整個人的警惕性都大不如從前了。

在從前,不論是何時何的,他都會保持該有的警惕心。

可現如今不清楚是不是安穩的日子過多了,他的警惕心也降低了不少。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古人誠不欺我!”洛景辰出了一道由衷的感慨聲來。

“景辰,咱們公司不會是有人犯事了吧?怎麼一大堆警車停在我們公司門口?”依依不捨人高馬大的青年保鏢,對洛景辰開口詢問道。

洛景辰轉頭望向窗外,果不其然的摩羅城有限公司的大門口下停了好幾輛警車,這警車的數量洛景辰目測絕對不下於2o輛。

難道是老婆大人的公司又出現了什麼麻煩不成?朱家的事情纔剛剛解決,那麻煩怎麼還接踵而來了?

洛景辰暗歎。

但既然麻煩來了,這樣說來,他就會竭儘全力的幫助老婆大人解決麻煩。

萬萬令洛景辰意向不到的事情生了。

警車來了,自然而然的也少不了警務人員。

大批全身武裝警務人員,進入摩羅城有限公司的這一刻起,就直奔洛景辰的位置,短短一分鐘不到的時間,洛景辰就被一大堆武裝人員給團團包圍住了。

“那什麼情況?”洛景辰愣了愣,他冇有想到那些武裝警務人員的目標是他,叫他喃喃地地道。

說話的同時,他也在拚命壓抑住心中的怒氣與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