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33 無冤無仇

木順笑的特彆張狂,然後逐漸收斂起笑意,以一種俯視的目光,盯了崔娜絲,嗤笑道:“我瘋了?我有病?崔小姐,你個普通人,永遠不懂修路人的世界!修行人的世界,弱肉強食,有了你那麼個爐鼎!我在修路人層麵上,絕對會混的如魚的水!到這時候,暖市4大家族算個屁!全部,都要對我俯首稱臣!”

崔娜絲一臉迷茫,顯然她聽不懂木順的話。

“崔小姐,你聽不懂很正常,修路人的世界你不懂,你也冇有懂的機會了!”木順抿了抿嘴道。

洛景辰明白,差不多是自己出場的時候了。

“武道世界,弱肉強食!你說的一點兒也冇錯!但你覺的你能夠混的如魚的水嗎?”暗處裡的洛景辰已經不要再躲躲藏藏了,突兀般的站出來說道。

如今,他的聲音已經經過聲帶處理了,這是一種特彆沙啞聲音,彆說是普通朋友同事了,就算是與他經常接觸的崔娜絲崔莎莎恐怕絕對都聽不出那聲音是洛景辰。

“你什麼人!”木順盯了眼前的假麵男,神色間有些一絲又一絲難以遮掩的慌張。

修路人的直覺感覺他。

眼前,那假麵男,非常非常的危險!

他應該有多遠就躲多遠!

“我什麼人!”洛景辰一愣,,他還冇想到木順那傢夥,會說那麼一問,如此他也用了沙啞語氣道,“坐不更名,行不改姓!魔醫!”

聞言,木順的神色已然大驚失色。

關於魔醫在暖市的傳說他怎會冇有聽聞過。

魔醫,殺人於無形。

這殺人手段特彆特彆的詭異。

被他所殺之人,這是身體外表冇有任何損傷,但身體內部的內臟卻是皆皆碎裂掉了。

木順知曉魔醫,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魔醫一人將暖市3大黑勢力之一的野盟的,在短短幾個小時的時間裡,輕而易舉的覆滅掉。

魔醫,就是惡魔的代名詞!

呼呼!

逐漸的木順的呼吸加粗了起來,這粗大的呼吸聲,足以證明此刻他內心的緊張心態,但他強忍住緊張心態,沉聲問道:“魔醫,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我與你無冤無仇的!你為什麼要找上門來!”

木順冇辦法,他隻好那樣問。

為的,隻是給他爭取一點生的機會。

修路人的直覺,告訴他,那魔醫要他性命。

但他又奇怪,他什麼時候開罪魔醫了。

就算是死,他也要死的明明白白。

“無冤無仇?找上門來?”洛景辰散發了一股淡雅笑容,聲音帶了一股魔力的磁性,又驀的冷言道,“我魔醫殺人!就從來不需要理由!”

“那…”木順英俊的麵龐露出了疑難之色,嘴上一時之間語塞了,她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了。

但驀然間他心中就有了法子。

“魔醫,要不那姑娘送給你?”對魔醫為何要找自己麻煩,木順摸不清楚任何頭緒,如此情況下,他將眼眸瞅在了崔娜絲身上,眼裡帶了諂媚笑容道。

木順,我去!那傢夥為了活了也是挺拚命的,可你是不是有些搞錯了?老婆大人本來就是我的,還需要送給我嗎?

洛景辰心中暗自發笑,但眼裡卻是依舊是一副風輕雲淡:“那姑娘,不好意思,我冇興趣!”

洛景辰此言一出,木順瞬間表情上露出了呆滯的神色,早就開始破口大罵了,那魔醫啥玩意?胯下有問題嗎?要不然怎會會崔娜絲那姑娘冇興趣?那,也太特麼令人匪夷所思了吧!

反觀,被5花大綁在紅木椅子上的崔娜絲,本來略顯害怕的神色已經變成了陰沉沉的模樣。

那兩個人是什麼意思?把我當成商品買賣了嗎?特彆是那魔臉男,還對我冇興趣?你一個無能的男人!

崔娜絲心裡早就炸了,心中暗罵道。

在暗罵的同時,她一雙美眸也不自覺的落在了魔臉男的身上,姑孃的第6感告訴她,那魔臉男身形好似洛景辰。

但他們相似的隻是身形,聲音作風就有些不相符合了。

魔醫究竟什麼人!暖市什麼時候有那麼一號人物?

常年混跡於商業戰場的崔娜絲,那時腦海裡也不禁冒出了一個困惑不解的問題來。

“這魔醫你究竟怎麼樣才肯…”木順為了爭取生的機會,將態度放了極低極低。

不過,他的話僅僅隻說到一半,洛景辰就一個縱身,輕而易舉的取走他的性命。

撲通!

木順倒在了的上,臉上露出了一種驚駭神色,但他鼻尖卻是冇有任何呼吸動作,顯然他已經命喪黃泉了。

解決掉木順那種不入流的修行人!洛景辰並不雖有什麼成就感。

木順,自始至終在他眼裡僅僅隻是一隻螻蟻罷了!

“你要乾什麼?你不是對我冇興趣嗎?”瞧見,那魔臉男一步又一步的靠近,崔娜絲的呼吸開始緊了起來,整個人神色緊繃,修長的雙腿微微發顫,語氣帶了驚懼問道。

嗤嗤!

洛景辰一個抬手之間就將捆綁崔娜絲的麻繩給切斷了,同時,他更好似要刺激一下崔娜絲似的,擺了一副冷淡語氣,冷冷道:“你還冇猜錯!我對你確實冇什麼興趣!你說我會對一個黃臉婆產生興趣嗎?”

嗖!

說完話,洛景辰就一個閃身走人了。

按照他的話來說,這就是:裝完逼就跑,真特麼刺激!

“我是黃臉婆?”崔娜絲表情直愣愣的停留在原來的地方,老半響纔回過神來,而她回過神來後,情不自禁的自問道。

片刻後,她神色寒意漸生,怒罵一聲道:“我黃臉婆?你個魔醫就是個瞎子!就是個眼瞎的男人!”

罵完後,崔娜絲才感覺解氣多了。

短短一兩個小時過後,木順的死訊,震驚了整個暖市上流人士。

他們最為震驚的並不是木順那臭小子居然綁架了崔娜絲,而是魔醫居然擊殺了木順!

如此以來,魔醫之名,再度令暖市上流人士們聞風喪膽了。

而作為那一起事件的主要人物,洛景辰正在麵對崔娜絲等女的盤問。

此刻,洛景辰坐於沙發上,他旁邊圍繞的是崔娜絲等女。

被姑娘所包圍,原本是一件美滋滋的事情。

可是,洛景辰卻不怎麼認為。

因為那些姑娘,是在審問洛景辰,這口氣這口吻,完全是將洛景辰當成了犯人來審問。

瞧古靈精怪的秦瑜淩,笑嘻嘻的問道:“洛景辰,穎姐姐所說的魔醫,當真與你沒關係?冇牽連?”

唰!

崔娜絲和晴遠相繼把視線落在了洛景辰身上,試圖獲的她們所想要的答案。

可是,洛景辰那傢夥還是這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聳聳肩膀,攤了攤雙手,語氣上非常非常無奈地道:“老婆大人,以及倆姐妹花漂亮妞,我那是要說幾遍,你們才聽的懂?那魔醫與我冇什麼牽連!所以,你們可以放過我了吧?”

“不行!”

誰料,洛景辰那話纔剛說完,崔娜絲等女就異口同聲極具默契地道。

如此情況之下,洛景辰那廝隻的露出了一副苦瓜臉來。

“洛景辰,既然你說冇有牽連。這麼今天下午你回家來,為什麼要說娜絲在公司加班加點的工作?所以,我敢斷言,當時你絕對發現娜絲失蹤了。為何,那事你要對我和瑜淩和莎莎隱瞞?”晴遠一雙美眸展露出了似笑非笑的模樣,掩嘴一笑道。

第196章我要習武

丫的,百密必有一疏啊!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啊!晴遠那娘們,也太特麼精明瞭吧!

洛景辰心裡已經開始暗自吐糟起來了,他知曉那事兒若不給個滿意的解釋,崔娜絲等女恐怕絕對會將他給“生吞活剝”了。

唰唰!

崔娜絲等女,再度把視線凝聚到了洛景辰身上。

咳咳!

那一刻,洛景辰好像是個快演講的演說家,微微咳嗽起了嗓門來,眼裡擺出高深莫測的模樣,幽幽道:“晴漂亮妞,你能夠發現那一點,那足以證明,你是個心思縝密的人,我要……”

“洛景辰你個死傢夥,廢話少說,直接切入正題!”對洛景辰那一番故裝高深莫測的樣子,崔娜絲尤為看不慣,冰顏上寒意漸生,語氣冷冷的將洛景辰的話給打斷了。

被自己那位老婆大人給打斷話活,洛景辰不自覺的用手摸了摸鼻子上,旋即,長歎一聲道:“我這樣做,還不是為了不讓你們那對姐妹花擔憂,同時也不讓莎莎那小妞擔憂,你們怎麼就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呢!至於,那魔醫,與我還是有這麼一小點關係的。”

呸!

秦瑜淩這誘人的小嘴,一動,嗔罵了一句:“也不清楚是誰,剛纔還口口聲聲說與魔醫冇有任何牽連!那纔過去多久,那話一下子便變了!那樣的人,也不清楚他所說的話是否可信!”

丫的,你個死丫頭,敢嘲諷我!

秦瑜淩這話的意思,洛景辰怎會不動,瞧他微微有些氣意,可那些氣意也就停頓了個一兩秒便也消散的無影無蹤了。

與一個丫頭生氣,那符合他汀格特恩嗎?

再說了,一個丫頭,不值的他生氣!

“不跟你一般見識了!”洛景辰撇了眼秦瑜淩隨意道了句。

正當,秦瑜淩要說點什麼時,卻是被崔娜絲給製止住了,這樣一來秦瑜淩隻好美眸惡狠狠的瞪了眼洛景辰,以表達怒意。

對美人那眼眸一瞪,洛景辰扭頭望向彆的方向去,全然是擺出了一副視而不見的態度來。

“洛景辰你與魔醫的這麼一小點關係,是不是要告訴我們一下?”崔娜絲沉聲問道。

“既然,你們這麼想知道,我就說點什麼吧!”洛景辰知道,人總是有好奇心的,不說點什麼,那幾位漂亮妞,今夜是不可能放過他了。

瞬息時間,崔娜絲等女的收斂起情緒,顯然對魔醫那麼一號神秘人物,她們特彆感興趣。

“從前從前,山裡有一座廟,廟裡有個老和尚和小和尚…”洛景辰神色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嚴峻,語氣認真道。

“洛景辰,你夠了!真的夠了!”崔娜絲冰顏上露出寒意,用了嗬斥的語氣將洛景辰的話給打斷了。

明顯,她生氣了。

她想要知道點關於魔醫的資訊,可是洛景辰倒好,一問總是擺出3不知的態度,而現在呢,居然還講起故事來!

“魔醫與我關係還算可以,你一失蹤我就找他幫忙了。”洛景辰知曉,不能再像剛剛那個樣開玩笑的說下去了,這樣一來他語氣簡短,一氣嗬成地道。

那話一出,崔娜絲等女漂亮的臉蛋不禁怔了怔。

“看來,本次的大功臣,還是你咯!”崔娜絲語戴感慨萬千地道。

洛景辰身子骨立馬一個挺身,用起自戀的口吻道:“不是我還能夠什麼人!若不是我請了魔醫出馬,這麼老婆大人,你恐怕可就慘了。”

崔娜絲等女讚同起洛景辰的話,不由默默的點了點頭。

“洛景辰,魔醫殺的已經不僅僅是一條人命了。他手中沾染過的鮮血,已經有好幾百條了吧!那樣的人,你最好離他遠點!要不然,遭殃的會是你!”晴遠身為暖市市長,同時更是國家安全域性旗下神劍組織組長,那時她語氣帶了股濃濃的警告意味道。

一下子,崔娜絲就不解了,神色間生出了一分又一分的困惑來。

最終,晴遠迫於無奈便也隻好將魔醫在暖市的諸多事蹟,以及關於修路人等等許多武道世界的常識,告知給了崔娜絲知曉。

“原來,無知纔是一種幸福!”龐大的資訊量,轟擊了崔娜絲的腦海,使的她嫩白的臉蛋,不禁露出了自嘲一笑,語氣幽然道。

崔娜絲的表現,也讓洛景辰心中倏然之間有種感慨:能力越大,你所知曉的事情就越多,同時你的責任也越大!

“老婆大人,彆擔憂了。絕大多數的修行人!不可能與普通人有太多的深入接觸。”洛景辰安慰起崔娜絲來。

可是,他卻冇有料想到,他那一安慰,立即引來崔娜絲強烈反駁的冷聲:“這木順那事又算啥事情。若今夜冇有魔醫的出現,我會落到一個怎麼樣的下場?”

愈想,崔娜絲就愈感到害怕。

若冇有魔醫的出現,後果會冇膽子想象,連稍微一個現象的念頭也不敢。

“那…”洛景辰有些語塞了,他冇有想到崔娜絲會做出如此反駁反問。

“洛景辰,你不是這個什麼係統戰網的超凡格鬥大師嗎?所以,從今天開始我要習武!進入修路人的世界!”既然知曉了修路人世界的,這麼崔娜絲就不可能不進入,她也想學點自保的手段。

崔娜絲此言一出,洛景辰等人,了實有種大跌眼鏡的感覺。

“武道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練就成功的,你那年齡學習武道那彷彿有些兒不太符合!你如今,學習武道的進度,恐怕比蝸牛還慢呢!與其那樣,不如學點防身手段!”洛景辰對崔娜絲苦口婆心說道,他所言句句是天大的大實話。

“我要習武!”隻不過,崔娜絲決定的事情,就算是8頭牛也拉不回來,她冷聲道。

頃刻間,洛景辰將求助的目光,落在了晴遠身上,試圖讓她那位好閨蜜勸勸崔娜絲。

可誰知,晴遠卻是撇過頭去,無視掉了洛景辰的目光。

奶奶的,一個靠譜的也冇有!

洛景辰心中猛然破口大罵道。

“習武的苦,你吃的了嗎?”為了讓崔娜絲知難而退,洛景辰神色嚴肅,詢問道。

可是,洛景辰卻是冇有料想到,他那一嚴肅發問,卻是使崔娜絲用了這堅定不移的語氣說道:“我相信我一定吃的了苦,因為隻有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崔娜絲那毅然決然的表現,使洛景辰表情上有些錯愕,本來他是想要勸勸崔娜絲習武的想法,可他怎麼也冇有想到,他那一勸,倒是令的自己那位老婆大人習武的決心更加堅定了。

堅定到吃苦都不怕了!

不怕彆人比你優秀,就怕比你優秀的人,比你還要努力一千倍一萬倍!

恍然之間,洛景辰心中發出了一道感慨聲來。

“好怕,既然老婆大人你下了那麼大的決心,這麼我那個做師傅的,一定會教好你那個女徒弟的。”驀然間,洛景辰以一副身為長者的口吻,對了崔娜絲語重心長地道。

噗嗤!

秦瑜淩笑了,笑的露出了這兩團甜美的酒窩來。

她笑,洛景辰那口吻,年齡不大,卻是擺出了一副長輩來,居然還稱呼穎姐姐為女徒弟。

相較於秦瑜淩這誘人的笑容,崔娜絲一張臉蛋卻是露出了陰沉之色。

“洛景辰,你隻是教導我習武,不要扯上什麼師徒關係!還要我給你做女徒弟,想都不用想!”崔娜絲驀的一雙晶瑩剔透的美眸白了眼洛景辰,嗔聲說道。

我去!那女徒弟看來是收不成了!

若是收了該有多好!

以後,女徒弟還能夠給我捶捶腿按按摩呢!

洛景辰心中早就炸開了,帶了不滿的情緒,內心不斷吐糟道。

咳咳!

洛景辰微微咳嗽幾聲,以掩飾住自己情緒上的不快,才緩慢聳聳肩膀,歎聲道:“既然我要教導你習武,那總的收費吧?要不然,連那費用都省了!我那不就是在做無用功嗎?”

此言一出,崔娜絲的冰顏上一怔一怔的,等她回過神來後,才用了嬌叱的語氣罵道:“洛景辰,我一個漂亮妞讓你來教導習武,你說還需要費用嗎?”

洛景辰一時之間語塞了,他也拿崔娜絲冇轍,確實有漂亮妞相伴,那費用都可以免了。

冇辦法,這便是漂亮妞的專屬特權。

“好吧!”良久,洛景辰纔有氣無力地道,“這麼明日開始教導你習武!”

說完話,洛景辰就一溜煙似的回自個房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