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22 坑爹

洛景辰不明白,他的個人電腦怎麼讓崔娜絲給動了?而且laptop裡怎麼會有這科技蟑螂所拍攝的視頻?

小妞,究竟要坑我,坑到什麼時候啊!

洛景辰早已欲哭無淚,內心更是如同一座座龜裂崩潰的冰山。

“雖然打開你的個人laptop,那舉動很不妥當!不過呢,那些我不管!我隻管洛景辰你個死變態,居然是名偷窺狂!所以,你懂的!”崔娜絲冰顏猶如寒雪,非常冰冷,職場女強人的氣勢在那一刻更是凸顯的淋漓儘致。

“老婆大人,我懂什麼?我一千個一萬個不懂!”洛景辰麵帶苦澀,雙手一攤說道。

就在此時,禦姐氣場十足的晴遠,麵龐上沉思道:“娜絲,或許事兒並非是洛景辰搞出來的呢!有可能是被冤枉的。”

終於,終於!

有個明白事理的人了!

洛景辰心中感激的就差冇有號啕痛哭了。

“晴遠我會冤枉那傢夥?那傢夥完全一頭披了羊皮的狼!我們若不防了點!他絕對會做出一些出乎我們意料的事情來!”崔娜絲神色凝重說道,擺出了一副與洛景辰過不去的姿態。

我有那麼壞嗎?什麼叫做披了羊皮的狼?還要防我?丫的,哥雖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也絕不會乾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來!

洛景辰心中有些不爽快了,更多卻是無奈。

“老婆大人,我以我的人格擔保,那是絕對不是我乾的,我絕對是被冤枉的。”洛景辰神色沉重。吸了口氣,正色說。

“你的人格值幾分錢?”崔娜絲冷冷道。

洛景辰真是有種要血濺三尺的衝動,啥叫他的人格值幾分錢?

他的人格擔保,意義可是很重大的!

“娜絲,你彆再為難洛景辰了。莫非你是在吃醋?吃醋他與李筱仙兩個人間的關係不淺?”晴遠眼裡有些遲疑的問道。

誰料,晴遠那一問,崔娜絲原本冰冷聲龐出現一絲慌張,但卻被她給完美的掩飾下來。

但洛景辰、晴遠那兩個人是誰?

都是閱人無數的主兒,崔娜絲掩飾雖然完美,但兩個人仍舊是看出了點蛛絲馬跡來。

洛景辰心中早就進入到了亢奮狀態,他冇有想到,饒了那麼一個大彎,敢情是老婆大人吃醋啦。

想想也對,科技蟑螂那事,處處透露了古怪之處,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來洛景辰極其有可能是被汙衊的,而身為大公司大集團的總裁崔娜絲,又怎會看不出來。

“我這有吃醋!誰會吃那傢夥的醋!”崔娜絲心中雖然很吃味,但還是死鴨子嘴硬,嗔聲道。

“冇吃醋冇吃醋,我們家的老婆大人怎會會吃醋!醋那種東西特彆難吃!吃了對腸胃不好!”洛景辰那時也一本正經的附和道。

“你閉嘴!”崔娜絲白了眼洛景辰,嗔罵道。

“穎姐姐你們倆,彆在打情罵俏了行嗎?看的我都受不了了,還能不能讓人專心玩遊戲!”手頭上正在玩了手機遊戲的秦瑜淩,也忍不住發話道。

唰!

秦瑜淩那話當真具有十足的威力,看她這話一出,崔娜絲原本處變不驚的臉蛋騰的一下如同成了紅通通的紅蘋果。

恍然間,洛景辰冇想到老婆大人以及那麼小姑孃的一麵,他想笑,但卻不敢笑,若他笑出來,事兒恐怕收不了場了。

不多時後,洛景辰就悄悄離去,離開那令的他啼笑皆非之處。

“我那laptop,好像在今天冇有被人給動過呀!”洛景辰探查起個人laptop來,微微湧起愕然之意。

瞬息功夫,他就明白過來了。

敢情,老婆大人從來冇有動過laptop,此前她這番話,不過是為了套話罷了!

丫的,想套哥的話,那姑娘還真是夠瘋的!哥那般光明磊落,你怎會套出話來!

洛景辰心中正氣凜然,默默嘀咕道。

“小妞,那科技蟑螂又是從哪兒弄來的啊?”洛景辰對那問題完全一片迷糊,不知所雲。

既然不知道。他索性不去想了,隻好等待時機,好好跟小妞交流交流。

而且,要告訴他一個最最關鍵的事情。

這便是不能坑爹!千萬不能坑爹!

很快夜幕落下,黑壓壓的夜色籠罩於整片暖市上空。

唰!

正在進入夢鄉熟睡的洛景辰,耳畔處卻是驀的間響起了一道仿若輕風拂過的聲響。

那聲響一生出來,下一個瞬間,他就從熟睡中醒來。

“是誰?大半夜擾人清夢可是一件非常不道德的事情!不僅不道德,還非常惡劣!”洛景辰搓搓睡意朦朧的雙眼,打了哈欠說道。

他那一副狀態看似鬆懈,但實則他大腦神經線已經陷入到了高度備戰中。

大半夜的,居然有人的動靜,這麼所來之人,絕非善類!

果不其然,所來的人,確實不是善類,還是個大麻煩呢!

“刀把子,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覺,跑進男人的房間來,那彷彿有些不妥當吧?”來者,正是一襲綠色古典衣裙,麵帶黑紗的統聖刀把子樓墨蘭,對此,洛景辰聳聳肩膀說道。

倚靠在窗邊的樓墨蘭,對洛景辰的話置之不理,冷冷道:“死神我交代給你的任務,你為什麼冇有要去完成的跡象?”

“樓墨蘭你派人監控我?”猛然間,洛景辰雙瞳緊縮,背後涼意漸生,語氣低沉而又嘶啞道。

隨後趕來的樓墨蘭的力助手林晗若,姣好的臉蛋麵帶怒意,語氣裡儘是一股嘲諷之意:“你現在用的是什麼態度在與刀把子說話?難不成,你要以下犯上、犯上作亂?”

“晗若,那種莫須有的罪,你說適合我嗎?我怎麼敢反抗刀把子,至於刀把子所交代的任務,你這隻眼睛看到我冇完成?”洛景辰一臉哭喪樣說道。

“你…”林晗若挺胸,準備出言反擊洛景辰。

誰知,話僅僅說出了一個字時,眼裡帶了黑紗的樓墨蘭卻是冷聲嗬斥道:“晗若,那件事用不了你多嘴!”

樓墨蘭說得晗若臉色微微煞白一片,便也一個字都不敢在說出口了。

“死神,既然你有在做我交代給你的任務,這麼現在你是不是應該向我彙報下你的任務完成了多少進度了吧?”樓墨蘭聲音帶了一股陰寒與銳利,低沉道。

丫的,我怎麼完成任務?你個姑娘居然要我刺殺晴遠這位美人兒,你說我下嗎?畢竟她可是老婆大人非常非常要好的閨蜜。

再說了,我是誰?

我不僅是死神,更是暴君汀格特恩,若是任憑你一個姑娘指揮來指揮去的,這他這張臉麵往這兒擱。

自然,這種話洛景辰隻好在暗暗吐槽吐糟,他可不敢說出口來。

“刀把子,你交代給我的那任務,難度係數與以往大不相同,我必須要小心斟酌斟酌,正所謂小心駛的萬年船。”洛景辰滿臉正經,表情嚴肅地道,那會兒的他可謂是將他忽悠人的功夫發揮的淋漓儘致,甚為完美。

“是嗎?”樓墨蘭的語氣中帶了一股深深的懷疑,明顯她不能置信洛景辰那胡說。

洛景辰也清楚,若樓墨蘭真相信他那話,這纔有魔呢!這樣一來他隻好繼續表情鄭重道:“刀把子,我所說的話句句事實!那刺殺任務,我絕對會在近期內完成!”

“好!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否則後果哈哈”樓墨蘭聲音冷若寒霜道,“不要以為你擊殺了這吞娃骨魔,就可以目中無人!”

洛景辰心中尤為尷尬,他那番話是在應付樓墨蘭的,隻因事到如今他也無計可施了。

“我怎麼敢目中無人?至於我,我會緊緊牢記於心的!”洛景辰一臉正色道,心中卻暗自嘀咕,丫的,死神不過就是我的一個偽裝身份罷了!我會牢記於心隻會是暴君汀格特恩!

哈哈

樓墨蘭乾笑幾聲,但那聲音卻是給人一種悚然的感覺。

嗖嗖!

下一秒鐘,樓墨蘭與晗若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洛景辰跟前。

“那兩姑娘大半夜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完全就是在打攪我睡覺!”盯了窗戶外的黑夜星空,洛景辰哼罵道。

哼罵聲落後,那廝就躺在結實軟軟的大床上,睡起覺來了。

呼呼!

不時他還打了幾聲不大不小的呼嚕聲,顯然他已經進入熟睡了,但周圍空間,若稍有異動,他絕對會是第一個醒來的。

不論是這一刻這一時,洛景辰都不會少了警惕心。

他深知一個道理:在黑暗世界中,冇有警惕心的人,恐怕連自己怎麼死的都會不清楚不清楚。

清晨,陽光纔剛剛露出大半個頭來,可洛景辰手機的鈴聲卻響了起來。

“十年之前,我不認的你,你不屬於我……”

洛景辰瞬息之間睜開了這一雙如墨水般漆黑的雙瞳,咒罵道:“昨天大半夜樓墨蘭猛的來訪,搞的我覺都睡不好。可如今,特麼的大清早就有人打電話來!早知道就開飛行模式的了!”

他雖然吐糟不斷,可還是老老實實的伸手將床邊櫃子上方的手機給拿來了。

“蜜糖仙仙的電話!那大清早的有什麼事情嗎?”洛景辰定眼望去手機的觸摸屏,螢幕上正閃爍了一個他那身人,叫他瞳孔一縮,困惑自問道。

“喂,蜜糖仙仙有什麼事情嗎?”洛景辰接了電話後,用了這睡意沉沉的口氣,有氣無力地道。

“豬頭,大清早還冇有睡醒嗎?”一道尖銳女聲自手機的話筒中傳了出來。

“蜜糖仙仙,我確實還冇睡醒。有事說事,冇事我掛了!”洛景辰打了幾個哈欠後,如實說道。

“豬頭,你若掛斷我電話!信不信我讓你做洪朝的第一太監!”

李筱仙那話,瞬間使的洛景辰來了精神。

姑娘為什麼總要拿男人的胯下說事?那,完全是不文明不講道理呀!姑娘,果然是一種生物!

洛景辰更多卻是無奈。

“蜜糖仙仙,我怎敢掛你電話呢!給我千百來個膽子,我也不敢!”洛景辰一臉諂媚笑道,整個人的精氣神相當飽滿,可見李筱仙的警告話,還是有一定作用的。

“不敢最好!不過,洛景辰剛纔我隻是開開玩笑罷了!你彆往心裡去呀!我找你確實是有事。”

李筱仙話語柔弱了許多,如若依依不捨依偎在男朋友懷中的嫋嫋伊人。

做太監還是開玩笑?玩笑也開的太大了吧!

洛景辰心中有種5味雜陳的感受。

“蜜糖仙仙究竟什麼事呢?”洛景辰也有些好奇了,好奇大清早的李筱仙究竟找自己乾什麼。

“洛景辰……”李筱仙卻是話語上有些吞吞吐吐了,這模樣就好似結巴了一般。

“蜜糖仙仙,你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事情了吧?有事你就說事!彆那麼磨磨唧唧的。”洛景辰一臉敗給李筱仙,同時內心卻是愈發好奇起了李筱仙究竟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事情。

麻煩到,需要他來幫忙的。

事兒恐怕絕非是一件小事!或許還我要花點功夫來折騰呢!

洛景辰心中這樣想。

“洛景辰,我要你幫我…”李筱仙語氣上斷斷續續的又說出了幾個字來。

洛景辰當真有種哭泣的衝動,我知道你要我幫你,可幫你什麼,你倒是說呀?

或者你誠心來耍我的?

可今天又不是愚人節,若誠心耍我,未免也太吃飽撐的冇事乾了吧?

洛景辰心中早已經吐糟連連了。

“蜜糖仙仙,要我幫你什麼忙,你慢點說彆急!一個字一個字的來!”洛景辰儘量使語氣緩和,緩慢一字一語地道。

“洛景辰,我要你幫我買點衛生巾,我的衛生巾用完了。”從手機裡傳出來的是李筱仙帶了尷尬與害羞的聲音。

同時,這聲音喃喃般細微,若不是洛景辰聽力超乎常人,說不好他們還可能聽不見呢!

洛景辰表情怔了怔,好幾秒後纔回答道:“蜜糖仙仙,衛生巾那事是不是有些太小事一樁了,冇必要我出馬吧?再說了,衛生巾用完了,你自己去買不就好了?”

對買衛生巾那事,洛景辰還當真不願意去做。看來,幫姑娘買衛生巾,那是不是有些太過這個啥了。

而且,他一個大男人的買衛生巾說不好他們他都會不好意思呢!

連會被人誤認為是流氓、變態呢!

“豬頭,我大姨媽來了啊!懂了冇?”李筱仙憤憤不滿的嗔罵道。

洛景辰冇有經過大腦思考,不假思索的就說道:“蜜糖仙仙,什麼叫做懂了冇?我不明白。你大姨媽來了,你可以將你大姨媽去買衛生巾呀!她一個姑娘買也比較方便呀!”

洛景辰真不懂,那點破事,輪不到他來做啊!

對自己那番回答,他還是比較滿意的。

可誰知,他說得另外一頭的李筱仙卻是冷聲諷刺道:“洛景辰,你個豬頭有那麼純潔嗎?大姨媽就是姑娘每個月的這一個。速度買!我在家裡等你!限你半個小時內完成那個任務!不!20分鐘!”

洛景辰臉上非常非常的尷尬,他冇有想到自己會搞出那麼個大烏龍來,但他強橫無比的心態,卻使他麵色冷靜:“蜜糖仙仙15分鐘是不是太倉促了,我還要刷牙洗臉…”

“15分鐘內,那任務不完成,你死定了!”李筱仙卻是冷聲打斷洛景辰的話。

“嘟嘟!”

話落,李筱仙更是率先將電話給掛斷了。

“那姑娘還真是難伺候!”洛景辰眼裡揚起一股慘笑,但下一個瞬間,他就立即躍起身子來,準備刷牙洗臉穿衣。

僅僅花費用時不到3分鐘,他便以這敏銳的身手,躍過窗戶,離開那棟彆墅。

一出門,他就迅速找起賣衛生巾的場所。

索性他的運氣不錯,一下子就找到了一家規模不小的超市。

那種超市,冇有賣衛生巾,洛景辰打死都不能置信呢!

歡迎光臨!

洛景辰前腳纔剛剛踏入超市,超市裡的智慧歡迎係統就響起了一句機械式的僵硬話。

“請問,你們那有賣衛生巾嗎?”洛景辰吸了口氣,對了女收銀員緩聲道。

“有!必須有!那位先生,你是為你女朋友買的,還是老婆買的呢?現在像你那樣體貼究竟男人可真少。”女收銀員眼裡洋溢了一股淺淺的微笑。

“那…”洛景辰一時語塞,他與李筱仙的關係雖然不錯,但是貌似距離女朋友以及段距離!更稱不上老婆!

語塞僅僅幾秒後,他便是不要臉道:“老婆!”

經過一番小折騰後,洛景辰總算是如願以償的拿到了一包洪朝某著名品牌衛生巾。

時間寶貴,洛景辰一分一秒都不捨的浪費。

瞧買完衛生巾後,他立即駕駛了他這一輛從島國人永長啟東手中贏來的古浪跑車,直奔向李筱仙的住所。

短短幾分鐘,他就已驅車趕至。

“那門還是關了的?”洛景辰盯了眼前緊閉的大鐵門,手捂了額頭,滿臉無奈。

雖說無奈,可李筱仙那姑娘交代給他的任務,無論如何,他也的要去完成。

咻咻!

幾個健步行動,洛景辰就翻過高牆,毫無聲息的潛入到了彆墅中去。

“李筱仙在哪裡的話。”進入彆墅之中,洛景辰身為修路人的敏銳直覺,就瞬息捕捉的位到了李筱仙的方向,嘀咕道。

信步行走,他就來到了一間環境優雅,格調不錯的臥室,可他冇有過多的停留時間,他就走向了那臥室外的一間廁所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