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20 龜兔賽跑

主持人阿石宣佈比賽開始,洛景辰與永長啟東的汽車宛若兩道疾風,向前方奔騰而去。

但率先領先的卻是洛景辰所駕駛的黑茲羅提,而永長啟東的深藍色古浪跑車緊隨其後。

如此情景,令的觀眾們瞬間大跌眼鏡,但恍然之間,他們便明白了。

“洛景辰領先了,一開始就搶先了,那是啥節奏?哪個人可以告訴我?”

“領先,哈哈永長啟東那是在將洛景辰給當猴來耍呢!”

“你說跑車會跑不過國產汽車?還是頂尖跑車!永長啟東那是在耍猴!”

“你妹的,那島國人還真有惡趣味!可恨呀!”

……

諸人極其看不慣永長啟東的行為,可他們卻也隻有乾瞪眼的份。

“不愧是亞洲最快,一開場就要開始耍我,隻是不清楚你那島國人有冇有聽說過龜兔賽跑的故事?”洛景辰瞄了眼後視鏡裡後方的這一輛深藍色古浪跑車,嘴角上噙抹了一片怪笑,語氣低沉道。

“驕傲自滿的人,所麵臨的將會是失敗!或許,你遇上其他人不可能失敗,但遇上我難說嘍!”洛景辰接了嘴角又泛起一片詭笑,低聲道。

轟啦!

尾隨洛景辰後麵的永長啟東微微鬆了下油門,使的古浪跑車的速度,逐漸開始降低了下來。

“現在的時速也就67十碼,這樣的跑速勉強湊合了開。便先叫那華夏猴子蹦躂蹦躂,過些時間我在來好好收拾那華夏猴子。敢挑戰我?他也配?!”永長啟東一臉悠哉駕駛的古浪跑車,甚至一邊駕駛一邊還肆無忌憚的播起了音樂來。

對於對手洛景辰,永長啟東就從來都不放在眼裡。

那麼那在賽車界上毫無名氣的無名小卒,他有必要放往心裡麵去?

不!他冇有必要!

那比賽,他冇有輸的可能!

贏,就是他的歸宿!

“永長啟東太欺負人了!”

“欺負人?哈哈要不是這什麼狗屁洛景辰要挑戰永長啟東,會出現那種滑稽可笑的場麵?”

“做人貴在自知啊!冇有自知之明的人,往往通常就會乾出蠢事來。”

“與亞洲最快比賽車技,腦袋瓜能夠想出那麼個法子的人,絕對不是常人啊!”

……

閒來無事的觀眾們,又討論起了那一場永長啟東與洛景辰的車技比賽,隻是幾乎百分之9十的觀眾,都是持了一副暗諷洛景辰的嘴臉。

洛景辰就是一傻子。

洛景辰,在車技上,不是永長啟東的對手!

就算他在練5年車技、十年車技,都不可能趕上永長啟東。

永長啟東可是天賦型賽車選手!

也就因為可怕的天賦,永長啟東才能夠奪的亞洲最快的名號。

“洛景辰,彷彿與永長啟東拉開了好幾公裡的路程了。”人群中一位正在細緻觀察比賽的黑髮年輕男子猛地道。

這話在眾位觀眾們的心田上並冇有升起多少波瀾。

他們又不是傻子,怎會看不出來,永長啟東那是有意讓洛景辰先領先一段距離。

然後再展現他驚人的車技,超越洛景辰。

讓洛景辰那傢夥清楚無疑的認的到,他的車技與永長啟東的車技相比較,就是一個天一個的。

兩者間,有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

轟啦!

洛景辰所駕駛的黑茲羅提再度提速,已經提到了一百40多碼,幾乎快要達到極限了。

咻!

黑茲羅提,所行駛過之處,像揚起了一陣大風,直奔前方而去,半刻也冇有逗留。

“洛景辰好像已經領先了永長啟東十幾公裡的路程了,難不成洛景辰那傢夥真有贏的可能?”人群中有個青年,滿臉通紅,血管血液膨脹,急沖沖說道。

“你想太多了!”

“永長啟東都還冇發力呢!”

“你那孩子冇藥救了,永長啟東這是在耍人啊!”

……

熱血青年的話,引來許多人的反彈,紛紛認為他就是在癡心妄想。

洛景辰,絕大多數人眼裡,他下場隻有一個,這就是輸。

贏?

他們冇有想過,不是他們不願去想,而是他們不敢去想!

永長啟東光那亞洲最快的名頭,就讓他們望而卻步了,更彆說永長啟東除了那名號,以及不敗速度第一、亞洲車王等等諸多名號。

永長啟東在賽車界中一位實打實的傳奇人物,僅僅出道5年,但他的故事都可以編寫成好幾本厚厚的書籍了。

“我也該發發力了,戲弄小醜的時間結束了。我可不要再那麼一場低級且冇有意義的比賽浪費過多時間,我的時間可是相當寶貴的。”坐於古浪跑車駕駛位上的永長啟東,一揚他這滿頭黑色長髮,咧嘴冷笑道。

話音一落,永長啟東熟練的踩下油門。

轟!轟!

古浪跑車後麵的這4根排氣管發出了道道白霧,唰的一下,它的速度就從60多碼,直接飆到上一百50多碼,且速度還在急速上升。

“看來比賽馬上就要落下帷幕了,永長啟東開始要展現他的車技了。”

“不愧為雷霆汽車廠家的古浪,那加速的過程果然夠快!”

“雖然很不喜歡永長啟東那位島國人,但他的車技確實是有目共睹的厲害。他的車技絕對冇有弱了他那亞洲最快的名頭!”

“不敗速度第一!該死的,為什麼我泱泱大國數十億人口就不能出那麼一位人物呢?”

……

霎時間,現場觀眾們已經將注意力落在了永長啟東這似若雷電的古浪跑車上。

古浪曲線優美,那會兒它正直奔向洛景辰,不過就短短兩分鐘,它就瞧見了洛景辰黑茲羅提的車影了。

快的無與倫比!

眾人早已被永長啟東那極速般的跑車速度給折服了,內心由衷地道。

“洛景辰總是那麼夜郎自大,本次吃虧了吧!吃的還是一個大虧!”短短幾個呼吸間,永長啟東的跑車距離洛景辰的黑茲羅提僅僅隻有45米之距了,對此,正在圍觀的冰山總裁崔娜絲,眼中麵龐上露出了幾分森然冷意,嗔聲罵道。

“哎,真不清楚那一場比賽有什麼看頭!我看,冇有開展的必要!那完全就是在丟臉!”

“剛纔永長啟東幾個轉彎車技,炫得非常6666!轉彎都不帶踩油門的,不愧是亞洲最快!”

“超車?拿腦子想想也是必然的事情。”

……

人群裡觀眾們特為不快的議論聲又響了起來。

隻不過。接下來一幕令他們想象不到的事情卻是發生了。

那一幕很簡單。

正當永長啟東所駕駛的古浪跑車,欲要從右側對洛景辰進行超車時,誰料想洛景辰的黑茲羅提居然來了個側麵阻擋,直接的將右側給堵住了。

如此以來,永長啟東首次超車失敗了。

“誰能告訴我現在是怎麼一會事?”

“能是怎麼一會事!永長啟東超車失敗了!”

“是洛景辰那傢夥的反應速度太驚人了,還是永長啟東大意了?”

“你想太多了那些統統不是,主要還是幸運女神的眷顧。”

……

永長啟東的首次超車失敗,引來現場觀眾們的一片喧嘩。

“目前比賽,暫時洛景辰領先,希望他能夠再接再厲!”現場主持人阿石對了的麥克風驀地道。

那話全然是出自於依依不捨同為華夏人的祝福。

隻是說了那話,阿石的心裡麵就特彆難受。洛景辰在他看來冇有贏永長啟東的機會。

贏的概率低的可能,恐怕連百分之第二係統點第二係統第二係統幾都冇有呢!

至於,永長啟東的首次冇能超過去。

阿石與現場絕大多數的人想法一致,永長啟東大意了,而且幸運女神那時站在洛景辰那一邊了。

“那豬頭,還真有幾把刷子呀!”注意了整場比賽動向的李筱仙,微微撇了撇說道,但她的美眸裡流露出來的神情,儘是輕蔑、鄙夷。

她也認為洛景辰那傢夥不知死活、自不量力。

好端端的,為什麼就要挑戰亞洲最快呢?就因為彆人說了幾句難聽話嗎?你那丫的的,有那麼玻璃心?哼!

李筱仙心裡暗自嘀咕了起來,但她內心最為真實的想法,卻是希望洛景辰能夠贏。

隻是贏,那機率真的太過於渺茫了。

渺茫到比中500萬彩票的機率還小呢!

“可惡!混蛋!”冇能超過去,使的永長啟東整個人的麵龐都扭曲了起來猙獰的可怕,若不是現在正在駕駛古浪跑車,說不好他們他還要砸東西,宣泄下火氣呢!

“不行!不能自亂陣腳,他就一普通人,我怎會不能超過去呢!意外!絕剛纔是意外!一場意外!”永長啟東安慰起自己來,儘量使情緒鎮靜下來。

短短幾秒鐘的時間,永長啟東麵龐就平靜的如若湖水,冇有一絲波瀾起伏。

“下一次超車,一定要選對時間!”永長啟東麵色沉靜道。

另外一方麵洛景辰依舊是狂踩油門,飛快行駛,但他也時刻注意的身後古浪跑車的動向。

一旦對手有超車意圖,他絕對要及時阻止,否則那場比賽,他贏的機率恐怕是第二係統。

時間滴答滴答,一分一秒的流逝。

比賽場的上彎道出現的這一刻,永長啟東瞬間整個人來了勁似的,麵色猛然露出了欣喜。

他知道,他超車的機會來了。

轟啦!

永長啟東狠踩油門提速。

那一刻的古浪跑車如若一隻在森林中極速奔跑的獵豹,它直衝向洛景辰右側的大空隙。

但萬萬令永長啟東想不到的事情,再度發生了。

洛景辰彷彿就像是早有預知一般,居然駕駛他這輛黑茲羅提在右側阻攔了古浪跑車的超車行動。

那也宣告了永長啟東第2次冇能超過去!

“幸運女神未免太眷戀洛景辰了吧!”

“挖槽!他不會是跟幸運女神有一腿吧?”

“看來,洛景辰那單身帝,今夜幸運值爆表!”

“難道真是運氣嗎?”

……

永長啟東的冇能超過去,再度引起人群一片交流聲,但絕大部分人卻都感歎起了洛景辰的運氣,隻有一小部分人在猜測,那究竟是不是運氣?若那是運氣,這也太逆天了吧!

永長啟東是誰?

亞洲最快!

究竟是怎樣的運氣,才能夠阻止那位不敗速度第一連續兩次冇能超過去呢?

“洛景辰的車技,難道不輸給這永長啟東?”正在觀看比賽的冰山美人崔娜絲也微微挑起眉頭來,冷漠的儘顯疑色。

“娜絲,洛景辰絕對不可以用正常人的目光來看待,不過倒還冇想到,他的車技彷彿挺不一般的。”大部分人猜想洛景辰是運氣,可晴遠卻不這麼認為,以她所見,洛景辰的車技絕對不弱,否則怎會連續兩次阻擋下永長啟東的超車行為呢!

“嗯。”崔娜絲點點頭迴應道。

比賽依舊是在如火如荼的進行。

永長啟東的情緒已經幾近崩潰了。

無論他怎麼超車,洛景辰那傢夥就像是早有預知預謀一般,給他擋了下來,冇有給他超車的機會,哪怕一點點空隙也冇有。

一次次的冇能超過去,對永長啟東來說。算得上一次又一次的打擊。

直至目前,永長啟東都不清楚自己有多少次超車失敗,心情早已麻木,連開了古浪跑車的速度都降到了一百多碼。

他現在狀態已經不適合進行比賽了。

“真他娘神了!”

“永長啟東超車至少也有30幾次了吧!總無一例外的統統失敗!哪個人,再告訴我那是運氣,我保證不揍死他!”

“那尼瑪的,叫什麼運道!那是實力!貨真價實的實力!”

……

大家儘是驚歎神色,而當初瞧不起洛景辰的傢夥早就不清楚躲到什麼地方去了。

他們感覺自己非常丟人,非常的有眼無珠!

這樣一來他們隻好躲到一旁去了,再也不敢多開口了。

最後結果,顯然易見。

洛景辰勝了,完勝那亞洲最快永長啟東。

“本次的勝利者洛景辰!”主持人阿石好半響,才表情傻傻地道,連也冇膽子相信,永長啟東會敗在那麼個默默無名的小哥身上。

可那卻是事實,不容許他不能置信。

啪啪!

如雷貫耳的響聲宛若滾滾天雷,響徹於整片葬龍峰,還形成了道道回聲。

“我輸了,我居然輸了,我真的輸了。”從古浪跑車下來的永長啟東,整個人麵色慘淡,雙目無神,如若一具行屍走肉,自言地地道。

他不接受失敗,可問題卻是他敗了。

敗的很是可笑!滑稽!

“哈哈我算什麼狗屁速度第一!用古浪跑車居然還跑不過一輛洪朝的國產汽車!我居然還大放闕詞說洪朝的國產汽車是垃圾,還笑話華夏的男人是孬種…我特麼就一傻子!!”永長啟東整個人已經處於崩潰邊緣了,那時的他就像是名瘋子一般,不斷撓了他這黑色長髮,自言地,麵龐慘笑道。

那一場比賽的結果,完全是衝擊了眾人的心田。雖然他們感到震驚,可他們卻也隻有接受的份。

“華夏人你贏了。”不論如何既然敗了,永長啟東就不會逃避,轉眼之間,他慘白的臉色就好了許多,正色的對洛景辰說道。

嘩啦!

“那是古浪跑車的鑰匙扣,現在它是你的了。”永長啟東牙齒一咬,接了又將一環鑰匙扣扔向了洛景辰手中,沉聲說道。

對於失敗,永長啟東能這樣坦然接受,洛景辰嚇了一跳。

未等洛景辰開口說話,永長啟東又放下狠話道:“華夏人,待我車技磨練的更好後,我一定會再向你挑戰的,你叫洛景辰是吧?!”

話音一落,永長啟東就深深的吸了口氣,飛快的離開現場。算得上來無影去無蹤。

“還要向我挑戰?既然你想戰,我就不會逃避!”洛景辰盯了永長啟東略顯滄桑的背影默默說道。

“洛景辰關於戰勝亞洲最快你有什麼感想?”

“為什麼你能夠贏的那場比賽?”

“你認為你的對手永長啟東的車技如何?”

……

一下子,洛景辰被依依不捨又依依不捨各大電視台的記者們給團團包圍住了。

麵對那些無孔不入的記者們,他並不感任何興趣,正如同一句話說的好:人怕出名豬怕壯!

嗖!

洛景辰利用起他靈敏的身手來,不過就幾來秒的時間,就從記者們的團團包圍中悄然無息的離開了。

“人呢?”

一乾記者們,麵色愕然,你看看我,我瞧瞧你,全然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

轟啦!

洛景辰鑰匙扣對了這一輛古浪跑車一插,迅速的發動起引擎來,用力的踩下油門,就揚長而去,待這些記者們反應過來時,古浪跑車的身影也已經消失的冇有一點蹤跡了。

次日,洛景辰在車技上戰勝永長啟東的訊息登上了各大網站頭條熱門。

“有冇有搞錯?華夏無名小卒戰勝亞洲最快永長啟東?雖然我不喜歡島國人,可也冇必要那麼搞吧?那完全就是在黑永長啟東!”

“那是博人眼球的假新聞!”

“就是!就是!現在媒體都特麼是無良媒體,隻會釋出些無中生有的事情來!”

……

永長啟東敗於洛景辰那無名小卒手中,廣大網友們不能置信。雖然媒體們的報道內容聲色俱全,可網友仍抱持了一種懷疑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