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91 功勞

李筱仙耍大小姐脾氣,將頭給偏了過去,看路邊風景去了。

洛景辰納悶不已,自己又作錯了?纔剛一見麵,就惹大小姐生氣!

可大小姐你生氣不要緊,總要有些風度吧?你一聲不響就生氣,就像是在耍小孩脾氣!哎,隻可惜我冇糖給你吃。

那話洛景辰隻好在自己內心裡唸叨,他可不敢說出口來。一副詩人模樣念道:“你在路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路邊看你。後兩句是什麼?我去忘記了!”

洛景辰那模樣,李筱仙終於正視起他來了,可卻是展顏一笑道:“洛景辰,你彆糟蹋了那麼一首好詩歌。整篇詩文是那樣的:你站在視窗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橋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戶,你裝飾了彆人的夢。”

洛景辰神情古怪道:“仙仙,你還是個學霸啊!”

李筱仙一挺胸前這規模不小的兩團,自豪地道:“我本來就是學霸,從小到大成績,我每一次都毫無例外的取的第一,就連各種比賽競賽什麼的,我都是第一。”

洛景辰雙眼不經意間的落在李筱仙的胸前,說出了一句令現場陷入冷場的話來:“蜜糖仙仙,你凶器好像又變大了。”

李筱仙被洛景辰說的整張臉蛋紅通通的,顯的異常誘人。

現場陷入短暫沉默!李筱仙妙曼的嗔罵聲,打破了現場沉默的氛圍:“敗類,你還是老樣子冇什麼變化!整就一流氓、一無恥傢夥!”

洛景辰一挺胸膛,霸氣側漏似地道:“敗類出了什麼事?我驕傲我自豪,我為自己帶鹽!”

洛景辰的話,卻是惹來美人一陣如若銀鈴:“洛景辰,你可真有才還帶鹽?你帶鹽乾什麼?”

洛景辰心中真特麼不是滋味,他語誤了,他居然犯了那等程度的失誤!

他有一板磚拍死衝動!

一磚拍下去,他一定不會死,反倒是拍磚會碎裂成豆腐渣。

洛景辰的鬱悶,反倒是成全了李筱仙的快樂,瞧那會兒那美女正手扶腹部,笑個不停,笑的花枝招展。

這模樣,更是惹的路人們頻頻側目望來。

洛景辰將儘快擺脫目的尷尬的處境,看了一眼李筱仙,抿嘴一笑,聲音低沉,恭喜道:“蜜糖仙仙,你的實力居然提高了一個大段位!真是可喜可賀!可來你的武學天賦不低!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就從白銀高級修行人提升到了黃金高級修行人。”

此言一出!李筱仙傲然的回答道:“本大小姐是誰?李筱仙!那武學天賦能低嗎?”

李筱仙是驕傲的。

可立刻,她就滋生起了不解疑惑:“敗類,我晉級到黃金高級修行人,你為什麼看的出來?你難道不是白銀級修行人嗎?還是你的實力有所保留?”

一雙靈動幽深如若星辰般的眼眸,緊緊盯了洛景辰。

洛景辰被李筱仙這眼神盯了渾身不舒服。

目前情況而言,當務之急是解決李筱仙的迷惑:“蜜糖仙仙,我是誰?洛景辰!眼力能差嗎?我可是見識過不少強者,正所謂冇見過豬跑,會冇吃過豬肉嗎?”

李筱仙默默的點了點頭。

她眼中,洛景辰實力或許不怎麼樣,可那眼力卻是尋常人所不能媲美的。

李筱仙額頭冒起額前,她覺的有必要給洛景辰來點猛藥了,要不然那傢夥恐怕以後會越來越過份:“能不能,不要在我的稱呼麵前加上寶貝兩個字?”

洛景辰絕對是給點陽光就燦爛的主兒!:“不要叫你甜心?這要叫老婆嗎?那樣我們發展會不會太過快了?都還冇有見過嶽父嶽母呢!”洛景辰佯裝一臉害羞,微微低了腦袋瓜,語氣扭扭捏捏道。

李筱仙一張絕美脫俗的臉蛋被洛景辰的話氣的又青又紫。

洛景辰笑嗬嗬地道,可目光卻是在李筱仙的胸前逗留了好幾秒:“行,不叫老婆,就叫寶貝!要不叫大仙仙?”

李筱仙勃然一怒,似有一股女王一怒,伏屍百萬的磅礴氣勢:“豬頭!給老孃閉嘴!”

洛景辰連忙閉嘴,一個字也不敢說出口了。

李筱仙又說了句,幾乎讓洛景辰崩潰的話:“出了什麼事?老孃叫你閉嘴你就真閉嘴,你也太過孬種了吧!”

洛景辰他深知一個道理:與姑娘鬥嘴皮子,男人絕對冇有好果子吃。

可那卻不代表的他不會反擊。

早晚有一天,讓你跪在床上唱征服!

洛景辰心中道。

李筱仙彷彿感覺話有些說過頭了,問道:“為什麼,給崔娜絲這冰塊女當保鏢?”

洛景辰立馬明白了今日李筱仙的情緒為何那般反覆無常,為何那般捉摸不透。

是那姑孃的醋罈子打翻了。

洛景辰大手捶起胸膛來,昂頭,長歎道:“蜜糖仙仙,人活了總要有一份工作吧?若冇有工作,怎麼活?”

李筱仙驚愕的問道:“你在妙味閣的工作辭職了?”

洛景辰一聽:“是啊!辭職了!所以冇有找份工作,我那還踏實啊!”

李筱仙的表情很認真,很細緻,徐徐說道,“我可以養你!”

我可以養你!

從李筱仙的嘴巴裡蹦出來,充滿了女王的氣息。

洛景辰整個人都傻住了好幾秒鐘:“蜜糖仙仙,你真的可以養我嗎?”

“我可以養你!”李筱仙又道。

敢情那位大小姐說的是真金白銀的真話。

洛景辰擺了手,撓了撓腦袋瓜道:“不必了吧!我一個大男人還要姑娘養!”

李筱仙掩嘴一笑,洛景辰吃癟的模樣,她喜聞樂見。

她內心也有判斷。

洛景辰那樣擁有大男子主義的人,怎會要一個姑娘來養!

洛景辰笑嘻嘻問道:“蜜糖仙仙,我本次能夠走出那一個鳥不拉幾的看守所,我想你的功勞可不小吧!”

李筱仙的臉色徒然一變,冷了幾分,態度不鹹不淡地道:“哪裡的話。我的功勞可冇有多大!要感謝你還是感謝另外一個人吧!”

另一個人?

洛景辰腦海中浮起了一張冰顏!

無疑就是崔娜絲!

洛景辰嘴角微微勾勒起一絲笑意:“蜜糖仙仙,你說我要感謝的另外一個人是崔小姐吧?”

不遠處,一輛黑色商務豪車,正宛如一道疾風,向洛景辰所在的方向極速前行。

若閃電的速度,引的車身周圍的空氣流動速度都加快了許多。

商務豪車的到來,卻再度把醋罈子給打翻了,灑的滿的都是醋:“看來,你的崔小姐挺關心你的嘛。在工作期間,還能夠抽空來接你。”

崔娜絲的豪車座駕,李筱仙怎會不清楚!

整個江南省,崔娜絲的座駕是唯一的!

它是由崔娜絲花費不少精力,在國外奔騰汽車廠特意重金定製的。

奔騰汽車廠,成立數百年,具有強大的科研能力,是全世界遠近馳名的汽車廠家之一。

那一輛豪車座駕,在暖市就是崔娜絲的專屬座駕,崔娜絲的專屬象征!

對暖市上流人士來說,那並非什麼秘密,它僅僅隻是個眾人皆知的訊息。

洛景辰用起鬨姑孃的手段,哄起李筱仙來:“對我最好的還是我們家的蜜糖仙仙。”

他想用“哄”的手段來穩住李筱仙那姑娘。

李筱仙卻是臉帶鄙夷神情,掃視起洛景辰來,低聲道:“豬頭,你那哄姑孃的招數對我冇用!”

洛景辰臉龐火辣辣的疼,一時半會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了。

李筱仙太難以應對了。

此刻,身穿一套黑色套裙的崔娜絲,姿態優雅的自黑色商務豪車內,一步一個腳印有規律有節奏的走下來:“洛景辰,本次你的功勞可不小,那幾天在看守所的日子裡,冇有委屈到你吧?”

李筱仙讓崔娜絲那冰塊女那般視若無睹的無視掉,她一顆女王心怎會甘心:“許久不見,你那冰塊女倒是學會關心人了呀!還關心起我的男人來,你是不是對洛景辰有意思?你可彆忘了您身份!你不過就是名殘花敗柳的寡婦!花都殘了,男人還會喜歡嗎?”

具有強烈毒舌意味的話語一出,現場陷入一片寂靜!

靜的出奇!

洛景辰的臉色都有幾分尷尬了。

為李筱仙的話而感到抱歉!

李筱仙的話可謂是句句傷人!

崔娜絲聽了李筱仙的話,冰顏仍舊是不為所動,可是洛景辰卻是莫名擔憂,擔憂她將心中的這一份不屈,憋在心裡。這樣一來他放下狠話說道:“李筱仙,我要你向崔小姐道歉!”

李筱仙秀眉擰緊,撇了眼姿色不輸給自己,甚至還比自己有成熟味的崔娜絲,冷聲道:“憑什麼我要道歉?為了一個姑娘,你居然凶我?哈哈莫非你喜歡她?喜歡一個寡婦?”

洛景辰真是一個頭兩個大。

他清楚明白,李筱仙已經失態了。

醋罈子已經打翻了好幾壇了。

李筱仙那丫頭片子的,那醋勁怎麼就這麼大?

原本不為所動,一聲不吭的冷美人崔娜絲,猛地道:“李筱仙,洛景辰什麼時候成為了你的男人了?”

暖市上流宴會裡,崔娜絲還以為洛景辰是李筱仙的男人。

事後據她瞭解,洛景辰僅僅隻是李筱仙的舞伴!

他們之間關係也僅僅侷限於朋友關係!

崔娜絲可謂是一言擊破她的防守!

兩女爭鋒,崔娜絲稍勝一籌,李筱仙處於弱勢一方。

洛景辰卻暗中琢磨起法子來,那兩位大小姐,簡直就是相剋的冰與火。

冰融化成了水,水又將火給撲滅。

他終歸還是冇能想出法子來。

兩位大小姐誰也不肯稍讓對手一步!

可除了無奈外,他也冇辦法了。

姑孃的戰爭,不容許男人的介入!

李筱仙彷彿是急中生智的問道:“洛景辰,你稱呼我什麼來了?”

洛景辰下意識地道:“蜜糖仙仙!”可那一回答,他就感覺一雙猩紅的美眸,正冷了眼瞧了他。

美眸的主人就是崔娜絲:“洛景辰,若你不在半小時內!不!15分鐘內回公司上班,你就等了開除吧!”

等他回過神來時,佳人已經坐上豪車離去了。

李筱仙臉上傲然喜悅,顯然她與崔娜絲的爭鋒中,她扳回一城,給崔娜絲來了一記將軍:“哼!開除就開除!有什麼要緊的!豬頭,你是不是與這冰塊女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你彆說沒關係!沒關係,你說個蜜糖仙仙,她會有那麼大的反應?”

洛景辰懵了:“關係?真冇多大的關係!蜜糖仙仙,那班我還真的上,至於其中原因不便細說。”洛景辰又神秘兮兮地道。

李筱仙嗤笑一聲道:“男人都是那樣!吃了碗裡瞧了鍋裡!喜歡崔娜絲你就直說,何必遮遮掩掩,像個娘們似的!我看的都討論!”

洛景辰有種跳進黃河洗不清的趕腳!

對李筱仙,他貌似什麼也冇有吃到吧?

洛景辰一副舉了白旗投降的模樣道:“仙仙,我與崔小姐還真冇什麼關係,你就彆胡亂猜測了。”

李筱仙嘿嘿一笑道:“諒你也不敢!”

洛景辰就搭乘上了李筱仙的紅色跑車,直奔向摩羅城有限公司。

坐於副駕駛位置上的洛景辰,纔剛坐冇多久,他的手機鈴聲響了。

來電話了。

洛景辰瞧去。電話號碼不是手機號碼,而是固話號碼。

正在開車的李筱仙,看似臉色平淡的問道:“洛景辰,誰找你?”

就如若一個老婆在等待夜不歸宿的丈夫一般。

洛景辰對那一長串固話號碼,並不陌生,平靜道:“可能是公司的電話吧!”

李筱仙微微點了點頭,下一個瞬間!

不論李筱仙,還是洛景辰都無法再表現出淡定與從容了。

洛景辰接通電話後,傳來的是一道那身聲音,可那道那身聲音卻是發出了哭啼聲。

哭的洛景辰都有些心疼了。

那聲音,正是崔娜絲。

洛景辰算不到打電話給會是崔娜絲!

還是個哭哭啼啼的崔娜絲!

洛景辰還真是適應不了現在的崔娜絲,以往崔娜絲在他總是個冷美人的形象,如今卻是出了什麼事情況:“崔小姐,出了什麼事?咱們有話好好說。”

離兩個人見麵,纔過去幾分鐘?

變化怎麼就翻天覆一了?

本來專注開車的李筱仙,也難以免俗的分了神,關心起洛景辰那邊的情況。

對李筱仙來說,是件破天荒的事情!

冰塊女王會哭!

簡直不符合科學規律!

事出反常必有妖!

崔娜絲聲音低沉,小聲說道:“莎莎失蹤了。”

也隻有莎莎這個小妞出事了,纔會動搖崔娜絲泰山崩於前而不亂的心性。

儘管深知話是蒼白而無力的,但洛景辰還是安慰起崔娜絲來:“崔小姐,我現在就趕回去,我想莎莎這個丫頭未必是失蹤了,說不的是她在跟我們玩捉迷藏呢!”

崔娜絲短短3個字:“但願吧!”明顯的對於洛景辰的安慰鬼話,她不相信,但卻冇有說破。

洛景辰的眉頭緊緊皺起,腦海中不禁閃過了崔莎莎這張活潑可愛、古靈精怪的笑臉。

莎莎出事了!

洛景辰很擔憂崔莎莎的安危,使的他的心緒也亂了幾分:“蜜糖仙仙,車開快點!”

李筱仙算是明白了崔娜絲那冰塊女為什麼哭。

可與她又有什麼關係?

“那車速還不夠快嗎?都開到一百20幾碼了,都超速了!你還想怎樣?”

洛景辰也看到紅色跑車上的車速表,車速表上顯示的,目前的車速125碼。

“倒是我有些心急了,那是我的錯!我的錯!”

洛景辰的話,不僅冇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是起到了反作用。

李筱仙吃味兒的問道:“洛景辰,這冰塊女的女兒與你有什麼關係?你那麼關心人家乾什麼?不會是你想成為她的新任爸爸吧?”

洛景辰還真是難以回答。

崔莎莎這丫頭確實很令他喜愛,可他卻不會傻不拉幾的說出來。

李筱仙吃醋樣,他還是看的出來的。

洛景辰昧了良心,答非所問道:“我可是崔小姐的保鏢,身為依依不捨保鏢我總的履行義務吧?而崔小姐的女兒出事,我這有逃避的道理!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幫崔小姐找回女兒!”

李筱仙一臉懷疑,懷疑的臉色如若烏雲密佈一般,整張臉蛋看起來陰晴不定。

洛景辰重重的點了點頭。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他生怕自己又說錯了什麼話!

禍從口出!

麵對姑娘,少說未必是一件壞事。

紅色跑車4分多鐘就成功抵達摩羅城有限公司門口。洛景辰快馬加鞭的火速趕往崔娜絲的辦公室。

莎莎的事,必須趕緊處理好,不能再耽擱。

越是耽擱,崔莎莎就越危險。

洛景辰想都不想的推開崔娜絲辦公室的緊閉黑色大門。

他瞧見的卻是一名獨自抽噎的姑娘。

姑娘身上看不出來強勢,唯一可以看出來的是,她是一位“弱女子”。

了、她就是崔娜絲。

洛景辰認為現在可不是自亂陣腳的時候了,現在唯有從容的心態,才能夠將那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處理好:“崔小姐,莎莎的事情究竟是怎麼一會事?”

但若連最基本的心態都無法平靜平和下來,最後事情的發展隻會落了個適的其反的結果。

崔娜絲雙手撫了臉頰,一個字也講不下去來。連回答也冇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