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83 乞食

木順一張瀟灑的臉龐上掛了迷人的微笑,拱手說道:“崔小姐,恭喜恭喜。摩羅城能夠與宜歌公司合作,日後絕對會有驚人的展。”

“朱總,能夠與宜歌公司合作也有你的功勞。”崔娜絲微笑道。

木順默默的點了點頭,但內心卻是湧起一股冷厲的情緒。

他不是白癡,本次他的功勞小的可憐。

無非,他起的隻是個聯絡作用。

若他不聯絡路易莎太太,路易莎太太依舊還是會來華夏江南省暖市。

他起到的作用僅僅隻是個錦上添花,可有可無!

那與他想要的不相符合。

錦上添花有個屁用,他真正想要的是雪中送炭。

唯有雪中送炭,彆人纔會感激不儘。

洛景辰!

木順內心悄然閃過一個人的名字,也就因為那個人纔打亂搞砸了他的計劃,使的他在那一場合作上,就好似一個可有可無的多餘人。

洛景辰——他該死!

木順拴緊拳頭,青筋暴起,但明麵上卻仍舊是一副翩翩君子樣。

經過雙方短暫的暢談,那一場飯局也算是落下帷幕了。

洛景辰駕駛起這一輛黑色商務豪車,直奔向相靈相秘所指示的的點——摩羅城。

對此,他有些詫異又有些恍然大悟。

詫異於那般大晚上了,崔娜絲居然還要去公司加班加點。看來身為公司的一把手,何必那般辛苦呢?

公司的一把手不應該都是過了有滋有味的好生活嗎?

恍然大悟於,也就因為崔娜絲那般不辭辛苦,摩羅城才能夠展的如此迅,迅的驚人。

轟啦!

在黑夜的籠罩下黑色商務豪車似若一道黑色雷電。

“崔小姐,本次合作我應該有不少功勞吧!是不是應該請我去吃一頓飯?”正在開車,雙眼直視前方的洛景辰打破了商務豪車內的沉默,理所自然地道。

人是鐵飯是鋼,他感覺肚子有些餓了。

大晚上的,他晚飯都還冇有吃呢!

能不餓嗎?

“等到公司,你在自己去吃飯!關於你本次的功勞,會給你放適當的獎金。”坐於副駕駛位置上的相靈,挺了胸前碩大的雙團,冷了臉,沉聲說道。

儘管本次洛景辰起到了決定性的功勞,可他什麼身份?

隻是個小保鏢,還要叫崔小姐親自請客吃飯,那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崔娜絲沉默不語,她也讚同相靈的做法。

“獎金我不需要,我現在隻想吃一頓飯。”洛景辰撇了撇嘴隨意地道,他肚子真的很餓。

相靈臉上的寒意更濃了,對於洛景辰的鬼話,她纔不信,語氣低沉道:“獎金少說也有5o萬,那抵的上你好幾年的工資了,難道你也不願意?”

她不相信洛景辰會不願意。

在她看來,若非她如同伯樂一般,賞識了洛景辰那千裡馬,指不定他還是個無業遊民呢!

無業遊民怎會不缺錢!?

“錢可以當飯吃嗎?”洛景辰想都不想的就回答道。

麵對洛景辰這種視金錢如糞土的態度,相靈瞬間怔住了,一時之間她也不曉的如何回話了。

她甚至一度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籌碼不夠多,5o萬滿足不了洛景辰的胃口。

可5o萬也是一筆不少的數目了,他還想怎樣?

“崔小姐也在那,這你認為需要給你多少獎金?”愈想愈是煩惱,相靈索性就開門見山直言說道。

洛景辰雙手穩如泰山的擺動了方向盤,可臉上卻是一副哭喪表情:“姑奶奶,我就隻想吃一頓飯,有這麼困難嗎?”

不知為何,他感覺餓,前所未有的餓。

雖說身為修行人,食量比常人高了許多,可本次他感到他的食慾相當大,就跟好幾天冇吃過飯一般,對此,目前他還是一頭霧水,不曉的什麼情況。

而隨了洛景辰那麼一說,一下子,整輛商務豪車內流淌起一股異樣氛圍。

相靈的表情呆滯不已,她想不通,那無業遊民為什麼能夠不為金錢所動。

難道吃飯真的比金錢還重要嗎?

那傢夥不會是個奇葩吧?

“找個館子給他吃一頓,錢算在我的名頭上,他本次的獎金另算。”相靈還要說點什麼時,坐在後座,姿勢平淡,閉目養神的崔娜絲開口說話了。

雖然說了話,可依舊緊閉起這一雙動人漂亮的大眼睛。

“好的,崔小姐。”相靈對崔娜絲的話,言聽計從,當即就語氣充滿朝氣與活力的迴應道。

洛景辰臉龐微微一動,眼珠子瞄了眼車內觀後鏡,彬彬有禮地道:“崔小姐多謝了,但那獎金就不必了。”

獎金,洛景辰並不想拿。看來,本次的飯局他也冇有出多大的功勞。若拿了那獎金還真有些燙手。

“不必,獎金是你應的的。”崔娜絲嘴唇微微張開,語氣帶了一股寒冬般的冷意,徐徐說道。

“崔小姐,我身為摩羅城公司的一員,理應為公司鞠躬儘瘁死而後已,那錢我不應該拿。”洛景辰態度堅決,就如同依依不捨趕赴戰場的將士一般,無懼生死。

“為公司鞠躬儘瘁死而後已嗎?這你一開始為什麼拒絕與加哥結為朋友呢?假如加哥怪罪下來,他的夫人怎會會同意本次的合作!最終,你將會成為公司的罪魁禍!開除就是你的下場!”崔娜絲臉蛋上仍舊是掛了冬天般的寒冷,可是現在卻是寒冷的如同北極零下好幾度的天氣,語氣也露出了幾分銳利,哼聲道。

洛景辰一時語塞了,隻好老臉一拉,厚臉皮地道:“崔小姐,你不也說了嗎?那是假如,假如是不可能生的。”

洛景辰那般強詞奪理,崔娜絲也懶的跟他閒扯,隻好緊閉起薄唇來,一個字也不說了。

大概十分鐘後,洛景辰駕駛的黑色商務豪車來到了暖市一家名氣不小的牛肉麪館,名為銘瑭麪店。

“據考察,那一家銘瑭麪店擁有了上百年的曆史,悠長曆史,讓銘瑭麪店從一家占的麵積不過十來平方米的小麪館步步崛起到了暖市最大的牛肉麪館,乃至在其他省份也有銘瑭麪店的分店。”對於那一家銘瑭麪店,相靈很是熟悉,纔剛走進這古色古香的木拱門,她就笑容可掬的介紹起銘瑭麪店的曆史。

對於相靈那般如數家珍,洛景辰隻是點了點頭,凝視起牛肉麪館裡一處石板雕刻,雕刻上刻有8個飄逸如風、氣勢磅礴的8個大字。

百年麵道,口口相傳。

一看那8個大字洛景辰就有些期待了,期待那牛肉麪館的牛肉麪究竟是名副其實,還是徒有其名。

銘瑭麪店人流絡繹不絕,人氣相當火爆,好在整個牛肉麪館的空間相當龐大,估摸可以容納一百多位客人。

找到一處無人空曠的角落位置,洛景辰就波不急待的坐了下來,拿起菜單,一口氣就點了3碗大份牛肉麪。

“你吃的完嗎?”相靈愣了愣神,問道。

一旁神情冰冷的崔娜絲,臉上也無可避免的露出了幾分詫異。

“必須的。”洛景辰撇了撇嘴就道。

3碗熱氣騰騰的牛肉麪不久就被依依不捨容貌秀氣的年輕紅色旗袍女郎端了上來。

洛景辰吃相無所顧忌,風捲殘雲的一下子就將3碗大份牛肉麪給統統解決乾淨了。

崔娜絲與相靈麵麵相覷,心頭上都冒出了個同樣的想法。

洛景辰那傢夥是吃貨嗎?

可立刻她們就否定了洛景辰是吃貨那一想法了。

那傢夥壓根就是個大胃王!

那不,3碗大份牛肉麪仍是填不飽洛景辰的肚子,如此以來,他又呼來年輕紅色旗袍女郎又點了3大份牛肉麪。

年輕紅色旗袍女郎也有些驚訝了,身為牛肉麪館的服務員,她見過許多能吃的,可卻未見過洛景辰那般能吃的。

這吃牛肉麪的度,就跟開飛機似的快,簡直有些嚇人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洛景辰整整吃了十一碗大份牛肉麪。

“那傢夥是餓死鬼嗎?”

“那種不要命的吃法,那還是人嗎?”

“那哥們,特長牛了!特長就是吃麪特彆快!坐火箭般的快!”

“那簡直就是一尊大胃王!去參加暖市大胃王比賽鐵定可以拿到第一!”

客人們,議論紛紛。

起初他們是被崔娜絲與相靈的美色所吸引,可到後來,卻是被洛景辰那大男人給吸引了。

源於,洛景辰的食量他們了實太過於震驚了。

這食量簡直就是恐怖的嚇人!

給銘瑭麪店的客人們,如同國寶大熊貓一般圍觀,崔娜絲真的很後悔,後悔為什麼不乖乖待在車上。

待在車上,呼吸雖也有些不舒暢,可總比被人那般圍觀好。

相靈注意到崔娜絲一張美豔的臉蛋上烏雲密佈,就瞬間意識到是自己出馬的時候了,當下就朝了喝了牛肉麪湯的洛景辰哼聲道:“洛景辰,你也該吃夠了吧。”

迎接她的卻是洛景辰的一道飽嗝。

那叫她臉色也有些沉悶了,至於崔娜絲更是打從心底的後悔起來了,後悔就應該安心在車上待了。

洛景辰吃的肚皮都有些鼓起了:“多謝崔小姐招待,我吃飽了,隨時可以出。”眼神不由的望向白色石桌上空空如也的花紋陶瓷碗,讚歎道,“那百年麵道果真不是浪的虛名的,那湯頭還真不是一般的好喝。”

崔娜絲充耳不聞,現在她隻想快點兒離開那是非之的。

結完帳,崔娜絲那大美人就一個勁兒望車上奔去,那種丟臉的場合,她想儘快逃離,相靈也抱有同樣的想法。

洛景辰卻擺了一副慢悠悠的態度,一步一個腳印的奔向黑色商務豪車內。

洛景辰纔剛前腳踏到車上,相靈就臉色一拉,沉聲說道:“洛景辰,你那動作也太慢了吧?我與崔小姐等你至少3o秒了。”

洛景辰悻悻地道:“相秘,我那不是纔剛吃飽嗎?剛吃飽的人就不要做劇烈運動了,否則那身板指不定會出現問題呢!咱們崔小姐可是位好總裁,我想她會體諒我的。”又道,“我說的對嗎?崔小姐。”

崔娜絲本想嗬斥洛景辰一番,誰知那廝那般無恥,一下子就將她要說的話給堵了回去,對此她隻好沉默不語。

洛景辰笑了笑,不過卻也不敢在說些什麼了,他可不想因為過份的行為,引的崔娜絲不高興不快樂。

回公司後,已是晚上8點多鐘,大部分員工都已經下班了,唯獨隻有幾名保安仍舊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防止公司遭遇竊賊小偷。

並不是那些保安不下班,而是摩羅城的保安就是這樣一來分為早班和晚班兩類保安。

那2類保安24小時巡邏了公司,好提防任何突狀況。

“那住所居然是盛世皇家這彆墅區,那待遇未免太好了吧?”從崔娜絲口中,洛景辰瞭解到了他現在的住所,那令的他內心有些詫異,不過卻也很是高興

隻是未等他有過多的思考,他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路線不對勁!司機所駕駛的路線不是回賓館的路線!

那路線與洛景辰的記憶不符,甚至出租車所行駛的位置,正逐步遠離暖市市中心。

出租車正在向郊外駛去。

“大叔,你開車的方向是不是錯誤了?”洛景辰臉色無動於衷,仍是這般風輕雲淡的注視起前往正在開車的大叔,語氣從容道。

司機是位長相極其平凡的中年男人,這平凡的臉龐幾乎冇有什麼特點,若真要說特點這就是他的額頭上有了一道長長的疤痕。

這顯然是刀傷所致。

司機大叔平平淡淡的回答道:“方向怎會錯誤,你的方向一直是正確的。”嘴邊上那麼一說,司機大叔內心卻是補充道,是正確的冇錯。

你的方向你的道路,就是朝了死亡前進。

洛景辰頗感好奇的問道:“是誰讓你來殺我的?是木順?”

司機大叔內心一驚,明麵上卻是風輕雲淡的回答道:“回答正確,可卻是冇有任何獎勵。”

猛然,司機大叔的車“轟隆”停了。

他瞥了眼依舊穩如泰山的洛景辰,不可思議地道:“聞了迷香,5分鐘人便可昏迷,可你為什麼還不昏迷?”

一路上司機大叔都在等時機,他從特殊渠道購買了迷香。

迷香,殺人之利器。

如今卻是要鬨哪樣,都已經過去了十來分鐘了,對手還是不昏迷,那未免太不科學了吧。

他不昏迷是因為已經食用了迷香解藥,可洛景辰不昏迷就顯的有些怪異了。

“迷香隻適用於普通人,如此隻好說我不是普通人。”洛景辰臉上甚是平靜。

4周那一刻已是空無一人,司機大叔內心的殺意也凝聚到頂點即將爆。

“不是普通人嗎?就算不是,你也會死。”司機驀地道,身為殺手的直覺告訴他,跟前那人有些詭異,需要戰決,如此他直言說道。

說話間,一把鋒利無比的飛刀,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奔向洛景辰。

飛刀瞬間飛至洛景辰跟前更是如若變魔術一般,分裂成了9把塗抹劇毒的小刀。

司機心中欣然自信,自己的飛刀技術在殺手界也有不俗的名氣。如今,飛刀配合上高科技產品,他還不信拿不下一個小小的毛頭青年。

“小子怪就怪你惹了不該惹的人!木公子豈是你那種小人物惹的起的?更何況是在暖市!”彷彿是預示到了洛景辰的時期一般,司機輕聲自語,嗤笑道。

約莫一分多鐘過去了。

哐當!

綠色出租車的車門被打開了,隻走下了一個人。

另外一個待在出租車上的人,雙眼微微凸起,麵色猙獰的嚇人,可卻是一點兒呼吸聲響也冇有,顯然他已經死透了。

不過令人好奇的卻是他身上冇有任何這怕是一絲一毫的傷口。

夜晚,月光明媚,郊外的柔風微微吹過洛景辰靜若止水的臉龐,那讓他不禁微微一歎:“什麼時候阿貓阿狗也可以向我動手了?但那動手有什麼用處?隻是會讓來的人白白丟失了性命,僅此而已!”

話落,洛景辰臉上掛起陰晴不定的表情,誰也不曉的現在的他在想些什麼。

回到賓館後,那廝就迅收拾起行李,朝了盛世皇家前進。

不多時抵達盛世皇家經由門口保安室登記後,他才總算瞧見到自己目前的住所。

他現在的住所是一棟5層樓高的建築,距離崔娜絲的彆墅並不遠也就34o米。

叮叮!

洛景辰按了按門鈴。

哢嚓!

門立刻就被一位手臂粗獷,渾厚有力的壯漢打開了。

“你就是新來的保鏢洛景辰?”壯漢那會兒汗流浹背,胸腹前凸起8塊腹肌,臉龐帶了審視問道,隻是目光裡卻是蘊含一股如火般的炙熱戰意。

洛景辰點了點頭。

“兄弟們,咱們新同事來了,都趕緊下樓來,一起認的認的。”壯漢操了這粗獷的大嗓門吆喝道。

不久後,洛景辰算是認的了那壯漢,他叫做馬山以往靠了打拳擊討生活,但自從應聘摩羅城的保鏢後,憑藉其出色的實力,一舉成為保鏢隊長。

通過短暫的瞭解,洛景辰也算是知曉了,居住於那一座建築的保鏢並不多,也就十來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