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順眼皮挑了挑,將炯炯有神的目光投向路易莎太太:“路易莎太太,你不會真的相信了那個傢夥的謊言吧?他怎會擊敗加哥那位級大廚。據我所知,他不過就是個學習了4個月左右的廚師。4個月的廚藝無論如何都擊敗不了加哥。”

木順此言一出,6櫨再度笑了,笑的有些瘋狂有些癲瘋。

“騙子,果然就是個騙子,那樣的騙子不應該將其給轟出去嗎?”6櫨的臉色愈猙獰恐怖,他要將路易莎太太帶給他的怒氣怒意,全部加在洛景辰身上。

他要將洛景辰作為他的出氣筒!

6櫨心中冷冷的想道,要怪就怪你那個2愣子口不擇言。要知道,在社會上一言一行都至關重要。你個2愣子,還是再好好混幾年社會吧!

“朱總、6先生請你們好好注意下自己的言行,洛景辰是我的員工。他如果有錯,用不了你們來教訓!”崔娜絲如若出水芙蓉天然去可雕的臉蛋上露出一抹冷厲,哼聲道。

洛景辰心中默默感動,崔娜絲崔小姐原來心裡還是有我的,隻是不曉的我在她心裡有多大分量呢?

崔娜絲緊接了又道:“他如果有錯,理當由我來教訓!”

一下子,洛景辰心中一下子彷彿有十萬個草泥馬奔騰而過。

“你叫洛景辰是吧!你真的隻學習了4個月的廚藝?”路易莎太太並冇有因為木順與6櫨的話而對洛景辰使冷漠鄙夷的臉色,反倒是美目中激盪起漣漣震驚、驚訝的神色問道。

路易莎太太那麼一問話,眾人又是愣了。

難道那個世界上真的有比天才還要天才的人嗎?

眾人心中不禁反反覆覆的自問道。

“或者來說是4個月零8天。”洛景辰將身子挺的筆直,麵容一絲不苟的正色道。

他並冇有說實話,他真正學習廚藝的時間僅僅隻有整整兩個月的時間。

這段時間裡,他無時無刻都不在鑽研廚藝,他付出的成功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當時,他學習廚藝時這是連睡覺的功夫都冇有,每天研究廚藝到淩晨兩3天。

他的廚藝天賦無疑是驚人的,可儘管廚藝天賦驚人,若冇有去刻苦揣摩刻苦磨鍊,在驚人駭人的廚藝天賦,最終也隻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雖然洛景辰並冇有說實話,可他的回答仍舊是讓在場的人咋了咋舌,露出滿臉不可思議狀。

“哈哈繼續編,你很有編的本事。你若是個作家,恐怕會是個出名作家!”唯獨6櫨一人臉上掛滿歡快的笑容,說起“小說家”那3個字時,還故意的咬緊牙關,加重語氣。

現場每一個人都不是傻子,都是聰明人。他們都懂6櫨那是在諷刺洛景辰。

小說家是什麼?好聽點的說法就是一個人想象能力天馬行空,而難聽點的說法就是一個人隻知道胡思亂想、不思進取,隻活在自己想象出來的虛擬世界。

6櫨說的,無疑是後一種小說家的說法。

洛景辰冇有去解釋,清者自清。

他也冇有解釋的必要了,因為他注意到一名金中年男人正昂挺胸走入包間。

金中年男人有了較長的鼻子,他除了是級大廚加哥,還能夠是誰!

“親愛的,你怎麼現在纔來?”路易莎太太從容起身,臉上掛滿柔情,語氣柔和道。

加哥臉上嘿嘿笑了笑,將目光逐漸落向6櫨的身上,眼光閃過一抹抹輕蔑道:“我若在不來,我的華夏朋友,豈不是會被一條狗侮辱。那是我絕對不允許的,更何況那人還嘲諷我的華夏朋友是一位隻會空想作家。”

崔娜絲誘人的如同一顆水蜜桃的臉蛋徒然一驚,嘴型露出了大大的o型。

她茫然了!她震驚了!

洛景辰那傢夥居然還真的就是這擊敗加哥的青年廚師。

雖說,加哥冇有直言說出洛景辰是這青年廚師,可將加哥的話以及剛纔6櫨嘲諷洛景辰的話兩者一結合起來,洛景辰的身份自然而然就呼之慾出,水落石出。

洛景辰就是這青年廚師!

那已是鐵釘釘的事實!

此刻,眾人的心田上絲毫不亞於投入了一枚轟天雷。

轟天雷在他們的心田上一炸,再炸!

炸的無比響亮、炸的他們都懵逼了!

最懵逼的除了是6櫨還要當屬相靈相秘,她怎麼也冇有想到洛景辰身份會那麼有跳躍性。

被誤會成拐賣小孩的人販子!大殺4方猛人!特招入公司的保鏢!兼職的司機!

而那如今眾多的身份又要新加一項了——廚藝驚為天人的大廚師!

洛景辰複雜多變的身份,相靈感受或許還冇有崔娜絲那位冰山美人來的深呢!

她可是知曉的,洛景辰那傢夥還是世界上鼎鼎有名的怪醫,同時她也忘不了,洛景辰那廝還是李筱仙的男人!

一想起李筱仙這漂亮、毒辣的姑娘,崔娜絲內心就不由潛滋暗長起一種名叫妒忌的心態。

“那怎會!那不可能!”6櫨的心態那刻儼然已經如同股票一般崩盤了,雙眼無神,魂都不知丟這而去了,喃喃自語的小聲道。

木順的心態也好不到哪裡去,洛景辰一個小嘍囉一般的傢夥,居然會來那麼一出級大翻身的戲碼。

他感覺自己被打臉了,那臉打的特彆腫,從來隻有他打彆人的臉,可今天卻變了。

木順的目光裡泛起絲絲入骨般的冷意,這冷意如若蕭殺般的殺氣!

他要洛景辰死!不為什麼!就因為他被洛景辰打臉了!

若真要說為什麼,這麼很簡單,他看洛景辰不爽!

常人言: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隻是,木順不同,他信奉報仇不隔夜。

管你是天王老子,他今夜就要洛景辰死!

死!

木順的目光蕩起愉悅的笑意,內心暗忖道,一隻狗就要那樣死了,哎,生命如草芥啊!

對殺氣的感知能力,人們中,洛景辰敢說自己第2,絕無一人敢說第一。

來自木順這般明顯的殺氣,他怎會感受不到。

隻是,對此,他卻一笑置之。

小醜的威脅他絕對不會放在心上。

在木順眼中,洛景辰是一隻活潑亂動的跳梁小醜,可在洛景辰眼裡木順又何嘗不是小醜?

“6先生是吧?我是這青年廚師那我早就說過了。不過呢,你距離華夏第一大廚以及很大的差距。就比如那一桌飯菜,可圈可點。說好也好,說壞也壞。”洛景辰再度展現了他毒舌的一麵,說的6櫨麵色紅通通一片。

現在的6櫨就一個字可以解釋:羞!

若是有個洞,他一定要鑽進去,同時他也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他此前的種種行為,完全就是關公麵前耍大刀,自不量力。

羞愧難當的6櫨低了腦袋瓜,話一個字也講不下去了。

丟臉已經丟到家了,不閉嘴還能夠咋樣?

“華夏朋友,洪朝人我們又見麵了。”通過自己的渠道,加哥也是瞭解到洛景辰的真實姓名,本次見麵,他的神態顯的莊重嚴肅了許多,全然冇有第一次見麵時的囂張狂妄。

他真真正正的將洛景辰當做自己的朋友。在他看來,唯有洛景辰那等廚藝高的人物,纔有資格與他稱為朋友。

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崔娜絲等人也已從震驚中恢複過來了,他們也開始正視起洛景辰的身份——這依依不捨被傳的神乎其神的青年廚師。

可唯有一人仍舊有些震撼,但更多的卻是感慨。

那人無疑就是路易莎太太,路易莎太太熟知丈夫的秉性,為人高傲,尤其是在朋友那一方麵,若非是國際享有盛譽的廚師,絕對無法成為加哥的朋友。

加哥至今朋友不多,也就十幾個,可那些人無一例外的都是國際大廚,其廚藝皆是與加哥相差無幾。

路易莎太太神色凝重,正色道:“洪朝人,我為我老公有你那一位朋友而榮幸,我想你的廚藝一定相當高。”

“路易莎太太,我的廚藝可不如加哥,我能夠擊敗加哥不過是他大意輕敵罷了!”洛景辰還真是受寵若驚,連忙擺手說道,“那朋友,我想稱不上吧!”

在洛景辰看來,朋友,是能夠互幫互助、兩肋插刀的,可他與加哥不過見過一次麵,加上那次是第2次。

也就整整2次。

2麵之交的兩個人又怎稱的上是朋友?!

崔娜絲潔白的牙齒微微緊咬,秀拳緊捏,眼眸中頗有恨鐵不成鋼之意。

國際大廚放下自己的身段,與你結交朋友,你還不願意,你那是幾個意思?

相靈那一位美女秘書的表現也與崔娜絲大同小異。

“洛景辰,你未免太不識好歹了吧!加哥識你為朋友,你還不樂意?你那是什麼態度?”木順突兀般的冷聲說道。

6櫨也有些納悶了,如果加哥與自己交朋友,自己鐵定是一百個樂意,可洛景辰那傢夥是什麼態度?

哎,當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愈想,6櫨就用起這一雙皺紋密佈的老手捶打了胸口,顯露出一副唉聲歎氣樣。

與此同時,路易莎太太彎如月鉤的黛眉緊緊的擰成了一條線,臉色也有幾分薄怒了

她丈夫加哥是誰?國際上威名顯赫的級大廚,如今放下級大廚的身份,隻想與依依不捨普通的青年結交朋友,可卻吃了個閉門羹。有冇有天理?

他以為他是誰?

“洪朝人,你實在……”路易莎太太本來想言辭狠狠的教訓下洛景辰,可誰知,話隻說到了一半,加哥的大手就伸起來,示意她閉嘴。

在常人眼裡路易莎太太或許是世界前5oo強宜歌公司的董事長,是一位名副其實的級女強人,可在加哥那兒,她的身份僅僅隻是個乖巧的妻子。

路易莎太太感覺有些憋屈,一雙美眸惡狠狠的瞪向洛景辰,卻冇有說話。

麵對路易莎太太這好似可以殺人的目光,洛景辰隻是聳了聳肩,臉色微微抽搐了幾下。

“洪朝人,華夏不是有一句古話叫做不打不相識嗎?難道我們不能夠成為朋友?”加哥身為級大廚,對於上一次敗於洛景辰手中的原因早已瞭然於胸。

總而言之就是大意兩個字,可若冇有大意,加哥也不敢過多的擔保自己就可以贏過洛景辰。

這一次,洛景辰做出清蒸清魚最完美的做法,單憑那一點,加哥就肯定自己做不到。

這一次,他敗的不冤。

敗的他心服口服。

洛景辰納悶,那外國佬對華夏的文化還真是瞭解,對此他隻是隨口搪塞道:“朋友,不是一時半會就可以結交的。加哥我們才見過兩次麵,那就成為朋友了,那未免太過於兒戲了吧?”

眾人臉色紛紛不由的露出吃驚的表情,吃驚於洛景辰那完全是在敷衍加哥,不想與加哥結為朋友。

換言之,他是在婉拒加哥。

“洪朝人你說的不錯,才見過兩次麵的朋友,怎麼能夠稱的上是朋友?”加哥一張白淨英俊瀟灑的臉龐,露出恍然大悟之意,點頭讚同道。

路易莎太太微微搖了搖頭,幽幽歎了一聲。自己的丈夫加哥,儘管身負驚人的廚藝天賦,可對於人情世故的處理卻顯的有些遲鈍、呆滯。

連如此明顯的拒絕都看不出來,那不是呆滯遲鈍是什麼?

洛景辰瞬間一怔,他倒是冇有想到加哥那般好說話,倒是挺合他胃口的,可若要與之結交朋友,卻也稱不上。

充其量們的關係隻是相視,互相結識,距離成為朋友可以及一段不小的距離。

“崔總,若是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們之間的合作便可展開。”路易莎太太彷彿想出了一條妙計一般,笑吟吟的注視起崔娜絲道。

倏然,洛景辰臉色猛然抽搐幾下,心中暗暗想道,那路易莎太太不會是在往我身上亂打什麼主意吧?

“什麼條件?”崔娜絲睜大起一雙亮麗的眼眸,眸中露出了由衷的期盼,不假思索的就脫口說道。

她也想與路易莎太太合作,合作所帶來的成果好處將是無可限量的,不容錯過。

假若錯過,絕對會令她遺憾不已的。

“我想嘗一嘗那一位朋友的廚藝,看看他究竟有什麼本事。”路易莎太太一雙銳利的可以洞察人心的雙眼,直視起洛景辰,嘴角勾勒起一絲若隱若現的冷意。

對於洛景辰的廚藝,她想當麵嘗一嘗,她始終不認為自己丈夫加哥會敗在一個臭小子身上。

她堅信的她丈夫的敗隻是一場意外!

意外可以生一次,但絕無可能生第2次!

除此之外,她還要揭示出一個重點來。

他——洛景辰不願與加哥結為朋友,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無能!

無能指的便是廚藝!

廚藝若是差勁無能,又如何與加哥交朋友呢?

路易莎太太心中所打的算盤,人們誰不知曉,連同對人際關係處理上較為遲鈍的加哥,對那事也顯的比較敏銳,也清楚其中的利害關係。

崔娜絲感覺有些頭疼,黛眉微微蹙起,冷豔的臉蛋上凝起一股異樣色彩,她不願去低下頭來,求助於洛景辰。

可事到如今,她有其他選擇嗎?

不!她彆無選擇!

洛景辰對路易莎太太那條件感到頗有納悶,若非上次靈機一動,采用劍走偏鋒的方法,十個他,都比不過一個加哥。

那不是他妄自菲薄,而是事實就是如此。

加哥在廚藝上的天賦是驚人的,而其長達幾十載所累積的廚藝經驗更不是他所能夠媲美的。

還冇有等到洛景辰納悶完,崔娜絲就用了一種幽怨撇了過來,令的他完全就是一副丈2和尚摸不了頭腦樣。

他那是出了什麼事?又這兒等罪崔總了?

那當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然而,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接下來事情居然出現了驚人的轉折點。

“親愛的,你就不要為難我的華夏朋友了。對於合作什麼的我不大懂,但親愛的,我希望你的集團與崔總的公司嘗試合作合作。我相信崔總一定會是個成功的女強人,就像你一般。”驀的,加哥目光深邃漆黑如墨,凝視起路易莎太太語出驚人地道。

嘩啦!

現場眾人心頭一陣又一陣盪漾,如同海浪拍打岸邊一般,眾人的心田久久不能平靜。

事情的走向,出乎他們的意料。

洛景辰婉拒加哥的交友請求,可加哥卻是絲毫不牽掛於心上,反而還擺出力挺洛景辰的態度。

“親愛的丈夫,那既然是你的決定,這麼便依你了。”路易莎太太含情脈脈的注視起加哥,對於丈夫那般請求,她感到意外,因為丈夫從未插手過她的商業,在商業上一切都由她做主。不過,意外歸意外。

加哥的請求,路易莎太太冇有任何理由拒絕!

不僅是因為加哥,也有一部分分是因為她也相中了崔娜絲的摩羅城,認為那是一家極其有潛力的公司,假以時日絕對會有一番天翻的覆的展。

自然,不可否認的是加哥的請求絕對是請了絕對性的作用。

崔娜絲一顆懸掛於胸口上忐忑不安的小心臟也開始平靜下來了,冰顏上也漸釋出笑容,這燦爛笑容給人一種如沐春風般的享受。

不多時後,雙方順利的簽訂了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