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81 代夫出征

不久,一行人順利的進入瀚宇大酒店一間格調儘顯奢華的包間中br/>

期間,洛景辰從娜絲與木順的隻言片語算是瞭解了,本次崔娜絲確實是為談生意而來,隻不過本次生意卻是木順促和的,對手是日不落宜歌公司董事長路易莎貝爾女士。

木順甚至連對手的愛好都獲取了,對手愛好美食,若在美食那方麵表現妥當,這麼本次的合作,基本上是完全冇有問題的。

“宜歌公司是國際上知名的企業,朱總本次真的能夠這麼順利嗎?”崔娜絲修長美腿併攏,端正於包間圓桌旁的漆紅色木椅上,黛眉微微一蹙問道。

木順臉龐揚起自信笑意:“崔小姐,你就放心好了。本次為了迎合路易莎太太的口味,我特意從瀚宇總部調來了咱們國內的第一大廚6櫨6先生。”

“崔小姐,你好。我就是6櫨。”依依不捨穿戴白色廚師服帽,年齡在6o老頭,語氣鏗鏘有力跳出來說道。

“6先生,你好。”崔娜絲微微點了點頭,6櫨那人,她也有所耳聞,是國內一流大廚,在國際上名氣倒也不小。

“崔小姐,那國內第一號大廚另外其人。這人就是前些天暖市媒體報道裡擊敗米國級大廚加哥的華夏暖市青年廚師。隻是,在我看來僅僅隻是媒體的炒作!因為,像加哥那種級大廚,就算你是天才,也很難擊敗!更何況還是個年輕小子!”6櫨又繼續說道,儼然是將加哥當成了自己的偶像,自己的標杆學習。

言辭間絲毫冇有“不敢當”國內第一號大廚的意思,甚至還貶損起這依依不捨青年廚師。

木順也附和道:“6先生,那第一你當之無愧!你是我們國內的一流大廚,更是我們洪朝廚藝界的代表,我可清楚你獲的了多項國際廚師大賽的大獎,那種榮譽,在我們洪朝可是絕無僅有,僅此一份。至於,這青年廚師,我們就當做一場笑談笑話吧!現在的人想出名都想瘋了,什麼邪門歪道的招數都想的出來。”

6櫨淡淡一笑,抿嘴不語,可臉上卻儘是高傲神色。

崔娜絲語氣凜然,讚同道:“也是,那報道當真是有嘩眾取寵之意,加哥那人我也知曉,他就是廚師界裡的傳奇人物!敗給一個年輕人?那太不可信了!”

話落,木順與6櫨相視淡淡一笑。

佇立於崔娜絲身後不遠處的洛景辰內心卻是湧起了一股怒意。

炒作?

想出名想瘋了?

嘩眾取寵?

你妹的,小爺那是真材實料,憑真實力戰勝加哥的,咱到你們那些人的嘴上,那般不堪入耳?!

正當洛景辰想說些什麼時,一道細微的腳步聲響起了。

來人,年齡約莫4o多歲,相貌端正美麗,皮膚更是異常雪白,保養的相當不錯。身穿一套白色衣裙,是一位的的道道的美婦人。

白皮膚無疑表明瞭,那位美婦人並非是個華夏人,倒是一名外國人。

那位美婦人身後跟了4名黑衣壯漢,顯然他們是保鏢。

“路易莎太太,你來了,我們已經恭候你多時了。”木順與崔娜絲皆是連忙起身迎接那一位日不落宜歌公司董事長路易莎貝爾女士,語氣和藹可親的異口同聲道。

“你們坐下吧!跟我不要過多的拘禮於那些禮節,就把我當成你們的家人。”路易莎太太顯然對華夏的文化甚為瞭解,一口華夏話說起來流暢自如。

木順與崔娜絲都點了點頭,可該有的禮節他們還是會有的。

片刻,木順就儘心儘力的想要促和崔娜絲與宜歌公司的合作,可路易莎太太彷彿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遲遲不肯過多的討論雙方合作事宜,而是將重心轉移到了華夏美食那一方麵上。

“路易莎太太,我們一定不會讓你那一趟華夏之旅,失敗而歸的,關於美食那一方麵,我們早就準備好了。”木順笑了笑道。

“路易莎太太,我就是本次美食的負責人6櫨,聽聞路易莎太太要光臨我們華夏、光臨我們暖市瀚宇大酒店,美食那方麵我們從今天早晨就開始精心準備了,你一定會滿意的。”6櫨也適時的站出來說道,一張老臉儘是精神抖擻,容光煥。

“那位是?”路易莎太太一張臉頰上冇有絲毫皺紋,可那時臉頰卻是忍不住露出了好奇之意,將目光投射在6櫨身上,向了木順詢問道。

“路易莎太太,他是我們華夏一流大廚6櫨6先生!”木順語氣平淡說道。

路易莎太太微微點了點頭螓。

短短十來分鐘裡,一盤又一盤的華夏美食被穿了黑馬甲的男服務員們端了上來。

6櫨雖是佇立於一旁,可仍舊是動起嘴皮子來,介紹起那些美食的名字。

一連串的報美食名稱,雖說是有些枯燥無味,可6櫨卻是越報越起勁。

最後快要說完話時,6櫨還特意道:“路易莎太太,我們知道你的口味比較喜歡清淡,所以那些美食無一例外的都以滋補養生清淡為主,希望你用餐愉快。”

話落,6櫨乖乖的退向一旁。

“謝謝,我想本次的華夏之旅,我定會不虛此行。”路易莎太太展顏一笑道:“木總,崔總,你們也一塊用餐吧!”

木順、崔娜絲兩個人點頭,也一同用起餐來。

開始食用美食的路易莎太太動作優雅,吃相美觀,隻是眉宇間卻是微微蹙起。

“木總,崔總你們知道我本次為什麼會來暖市嗎?”路易莎太太品嚐美食的度慢了下來,將一雙好似可以洞察人心的眸子落在了正對麵的兩個人,平淡道。

“路易莎太太,難道不是我的邀請,我的從中促和嗎?”木順卻是臉色有些沉重了,不過還是從容的問道。

依木順看法,本次日不落宜歌公司會與崔娜絲的摩羅城有所合作,那是他的功勞,是他千方百計的通過各大渠道,才成功邀請到宜歌公司董事長路易莎太太。

他是第一大功臣,可按照路易莎太太的意思,卻很容易令人產生令人遐想的誤會。

崔娜絲一張冰顏也有幾分疑惑。

洛景辰那傢夥雖然是站在一旁,可對於整個包間的局勢,卻是異常關注。他也想崔娜絲和這外國姑娘合作成功,不過現在看來,貌似有些兒困難了。

“木總你起到的作用隻是順水推舟,我本次會來暖市,是想見識見識一下暖市的一位級大廚,冇見到沒關係,可那些華夏美食實在是不怎麼樣。”路易莎太太冇有任何墨跡,一張嫵媚而誘人的臉蛋,有了幾分冷意,語氣帶了一股身處高位者的居高臨下,冷聲道。

說了話,路易莎太太還用鄙夷的目光,望向飯桌上一盤盤美食。

顯然,那些美食路易莎太太並不怎麼喜歡吃。

“路易莎太太,暖市這兒來的級大廚?以及,那些美食是我精心製作的,有你說的這般不堪嗎?”6櫨也不是個脾氣急躁的人,可那會兒有人那般評論他的廚藝,他的臉色也難堪起來了,一張老臉又青又紫,冷哼道。

倏的,現場氣氛瞬間陷入到一種僵硬氛圍。

“暖市怎會冇有級大廚?這依依不捨戰勝加哥的青年廚師不是嗎?”路易莎太太也冇有給6櫨半點顏色,依舊是語氣冷清道,“以及你以為我說的是假話?你的廚藝確實不怎麼樣,自然那是與我的丈夫加哥相比。若是與這些普通廚師相比,自然是高出不止一星半點。”

人們都有些錯愕,他們並非因為路易莎太太的丈夫是加哥而驚愕。關於那點他們早已知道。

他們真正震驚的是暖市真的有級大廚?!

6櫨氣的火氣直線上升,直接憤懣道:“怎會?暖市哪裡來的級大廚?加哥怎會會輸給依依不捨青年廚師。”

他不相信,在場木順、崔娜絲兩個人何嘗信,可看那局麵,那件事貌似有9成是真的。

“我老公親口承認的當然是真的。”路易莎太太冷聲回答道。

洛景辰還冇想到局勢會產生那種驚人的變故。

加哥這外國佬居然有那麼個執掌一家大集團的董事長老婆。

這傢夥還真有福氣!

洛景辰心裡嘀咕了一句話。

路易莎太太那般強勢應答,令的木順一乾人啞口無言,場麵再度陷入到冷場之中。

木順一乾人,到現在都難以接受,依依不捨國際享有盛譽的級大廚,怎會會敗!還是敗給華夏暖市的依依不捨青年廚師,那真的太不可思議了。

“起初,我也覺的不可思議,還以為是暖市某些不良媒體的炒作。可那卻並非炒作,而是事實,不爭的事實。”路易莎太太彷彿看透了木順等人內心的想法,臉上掛起淺淺的苦澀笑意,感慨萬千地道。

崔娜絲心頭驀然有些灰心喪氣,冰冷的容顏逐漸露出一抹辛酸,難道與路易莎太太的合作要以失敗告終了?

失敗,崔娜絲不甘心。

眼看就要成功了,可那成功的果實卻猛的消失,那樣的結果換成是誰都不會甘心。

崔娜絲內心忍不住嗔罵道,哼哼,都怪這不曉的從哪裡冒出來的青年廚師。

現場再度陷入冷場。

場麵寂靜無聲,隻有眾人微微一頓一頓的呼吸聲。

“路易莎太太,我們的合作,還能不能展開?”沉默始終會被打破,崔娜絲為了摩羅城了想,最終還是沉吟一下,麵色凝重道。

“崔總,並不是我們不願意與貴公司展開合作,而是貴公司連點足夠的誠意都冇有拿出來。”路易莎太太一張成熟漂亮的臉蛋上揚起一絲絲的冷嘲熱諷道,“吃一頓華美食固然是誠意,可那華夏美食卻是味道糟糕透了。”

路易莎太太說了話,一雙勾人奪魄的媚眼卻是冷不防的掃視了下眼前餐桌上的諸多華夏美食。

這冷傲、鄙夷的目光彷彿在訴說了華夏美食不過這樣一來不值一提!

6櫨也接近到了退休的年紀,他那一生失敗雖然經曆了很多次,但是成功同樣的他也經曆了很多次。

可他從來冇有向今天那樣憋屈,憋屈的他差點就吐血。

路易莎太太一而再,再而3的詆譭他的廚藝,他不能忍了。

就如同,華夏曆史上某位大文豪所言:不在沉默中爆,就在沉默中死亡。

“路易莎太太,做事不要做絕,好歹留給彆人一線生機。你那般侮辱我的廚藝究竟意再何為?莫非,你以為你是米國宜歌公司董事長你就可以目中無人、目空一切嗎?”6櫨那老頭那一刻算是徹底被激怒了,將胸口上滿腔怨氣儘量泄而出。

崔娜絲、木順兩個人皆皆臉色怔了怔,他們冇有想到6櫨會那般沉不住氣。

崔娜絲冷豔無比的臉蛋上悄然浮起急躁,她真的急了,急的要去向路易莎太太說明6櫨的過錯,以求路易莎太太的諒解。

可路易莎太太冇有給崔娜絲解釋的機會,當下臉色就如同灌了鉛的腳這樣沉重:“自己廚藝不精倒怪起我來了?真是令人可笑,我都為你感到可恥了。華夏的一流大廚若是你那般水平,這麼整個華夏廚師界就離衰敗不遠了。”

“我忘了,至少,以及一人,這名青年廚師。我想他纔是華夏廚藝界的一流大廚、華夏廚藝界的真正頂梁柱!”

路易莎太太頓了頓,又將目光冷冷的注視起崔娜絲,語氣冰冷的若寒冬裡的堅冰:“崔總,從一個姑孃的角度來講,你是我那一生中見過最優秀的姑娘之一,你的商業才能、你的智慧、你的美貌我都佩服的很。”

“可若站在宜歌企業董事長的角度來講,你的摩羅城在我眼中僅僅隻是一支潛力股。那支潛力股有可能衰敗也有可能昌盛。可你終歸要記的那僅僅隻是一支潛力股,我可以捨棄也可以拾起!”

路易莎太太那般絕情冰冷的話,將崔娜絲本來要說的話全部硬生生的憋了進去。

她清楚明白路易莎太太說的冇錯。

與宜歌公司那種世界知名美容集團作比較,摩羅城僅僅隻是個還未長大的小孩。

那絕不是無的放矢,而是有所依據的。摩羅城目前為止展儘管如風般疾,可它也有自己的短板。

比如展時間短暫,而宜歌公司展至今已有百年曆史,其龐大的程度絕非摩羅城可以比較的。

呼呼!

現場又一次陷入冷場,隻可聽見若有若無的呼吸聲。

洛景辰現在早就傻眼了,被路易莎太太嚇傻眼了,那路易莎太太字字誅心,說起話來簡直毒舌的不行,毒舌的嚇人。

“本來我是想低調的,可作為一個低調的男人總是無法低調。我就是路易莎太太你口中的這一位青年廚師。”洛景辰大步向前邁去,臉上掛了從容無比的表情,可說出來的話,卻是令人感到相當的欠扁。

靜!靜!靜!

自洛景辰說出這番話來後,現場陷入前所未有的寧靜。

靜的出奇!靜的可怕!

不少人的腦袋更嗡嗡作響。

“你是這青年廚師,開什麼玩笑?若你是這青年廚師,我就是華夏第一大廚!”最先說話的是6櫨,本來他還感到有些悲哀,悲哀於自己的廚藝在路易莎太太眼中儘是這麼的平庸,可心情樂嗬嗬的。

隻因,有那麼一個不知死活的逗逼出現,他感覺未來的生活充滿驚喜、充滿歡樂、充滿希望。

“崔小姐,你是不是可以教訓教訓下,那個不知天高的厚的人?”木順英俊瀟灑的麵部露出幾分隱晦的猙獰之色,沉聲道。

“洛景辰,你真的是太…”崔娜絲的冰顏寒意漸生,嗔罵道。

可講到一半,崔娜絲卻講不下去了,因為她也不知道用什麼詞來形容洛景辰了。

她有些後悔,後悔讓那個傢夥進入公司當保鏢,後悔讓那個傢夥當司機,後悔這一天這一夜……

突兀般的崔娜絲臉蛋紅了,紅的像是即將落下的夕陽。

洛景辰咧了咧嘴,話都不曉的該怎麼說了,內心卻也暗罵道,難道講真話也冇人信嗎?

“你真是那在廚藝上戰勝我老公加哥的青年廚師?”久久不言的路易莎太太驀的脫口說道。

6櫨有些吃驚了,不過卻不相信洛景辰就是青年廚師。

木順冷冷一笑,冇說什麼。

崔娜絲啞然失笑,她也同樣不相信。

“果然,路易莎太太,你是我的伯樂。唯有伯樂才識千裡馬!”洛景辰樂了,果然那麼多人中,總以及,有眼光的傢夥。不像崔娜絲這幾個人,哼!有眼無珠!

“真的?”路易莎太太又試探性問道,一雙眼眸彷彿能夠洞察人心一般,直視起洛景辰來。

路易莎太太的目光淩厲而又霸道。

可洛景辰彷彿不畏縮,目光也毅然決然直視起路易莎太太鄭重道:“如假包換!”

“好!不愧是戰勝我老公加哥的男人!那一份膽識遠常人。”路易莎太太默默點了點頭,臉頰上含笑道。

眾人懵逼了。

怎會,莫非洛景辰那傢夥真的是這依依不捨以廚藝戰勝級大廚加哥的青年廚師?!

“不!他不可能是這青年廚師,就他那吊兒郎當樣,怎會戰勝的了加哥,一定是你在胡扯。你有證據嗎?有戰勝加哥的證據嗎?”6櫨拚命的撓了撓滿頭白,他還是不大願意相信洛景辰那種毛頭小夥可以在廚藝上擊敗他多年的偶像加哥。

一個毛頭小夥憑什麼可以擊敗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