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77 一鍋真氣

夏兒那位美女記者傻眼了,一個人說有可能是托,可那麼多人還怎會是托呢?

加哥臉色逐漸僵硬了,一雙渾厚有力的手臂撓起滿頭金,大放厥辭:“不可能!那一切一定是假的,一個毛頭小孩怎會勝過我?我可是加哥米國級大廚!”

“快說,戴宜賓塞給你們多少錢了?要你們那麼替他說話,那簡直就是搬弄是非,黑的說成白的。”鄭棘挺了大大的啤酒肚,健步如飛就上前扯起一名材消瘦青年的藍色休閒衣衣領,眼神通紅,哼聲道。

的變故,夏兒的神色也略顯猶豫了,人群如此爆,她根本始料未及,而且看樣子人群說的話,好像還是真話,可他們之前為什麼沉默?

沉默!因為他們不敢相信這青年居然做出如此美食!沉默!因為他們之前冷嘲熱諷,可青年的美食卻是狠狠的扇腫了他們的臉龐!沉默!隻因為他們錯了,錯得誇張!

夏兒身為名記以及身為姑孃的第6感,在那一瞬間爆了,她腦海中騰起一種她感覺天方夜譚的想法。

可唯獨隻有那個想法,才能夠或者解釋現場那種局麵。

“或許,我們輕視了那位青年的廚藝。”夏兒指揮起攝影師,語氣有些苦澀道。

她,無法否認,她也輕視了青年的廚藝。

唰!

攝影師已經轉動鏡頭,攝像頭的閃光燈微微閃動了,把人群裡這種幾近混亂的局麵來了個特寫畫麵。

群眾們的反應,給洛景辰吃了個定心丸,讓他暗暗鬆了口氣,他知道賭準了,當下笑容燦爛道:“公道自在人心,大家評論評論下,那場廚藝大比拚誰是笑到最後的勝者?”

“洛先生!洛先生!”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洛先生”後,接下來就是鋪天蓋的的呐喊聲,這氣勢磅礴如若滾滾天雷。

鄭棘已經鬆開了這消瘦青年的衣領,目光直視起加哥大聲說道:“怎會?加哥,你不可能會敗!因為你是加哥!米國級大廚!”

加哥是天才廚師!是米國乃至世界上罕有的天才廚師!

現在出的事是陰謀!一定是那些人聯合起來的陰謀!

加哥也不相信自己會敗!

如果敗在其他級大廚手上,他無話可說,可敗在洛景辰那種無名小卒身上,他感覺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一定有黑幕!

加哥牙齒咬的“咯咯”作響。

洛景辰像是變魔術一般,舉起一碗魚肉湯,放到加哥身前,自信無比地道:“加哥,那最後一碗魚肉湯是留給你的。”

加哥瞳孔猛然一縮,心頭冷冷道,就是那麼一碗徒有其表的魚肉湯讓自己敗的嗎?不可能!我絕對不相信!

他飛快的喝起清魚湯來。

清魚湯“咕嚕”一聲通過他的咽喉,他隻好用4個字來解釋清魚湯的美味,這便是回味無窮。

喝完湯,他大口大口的吃起清魚肉來,這肉質乾脆爽口,他吃的津津有味,吃完還抿起嘴角的絲絲殘渣魚湯。

美食對人具有強烈無比的吸引力,那種吸引力就仿若的球引力一般,就算是級大廚也無法避免。

加哥這好吃到爆的表情鄭棘早就看在眼裡了,可他仍舊是不甘心的問道:“怎麼樣加哥?”

這聲詢問換來的卻是加哥無聲的歎息。

他敗了,徹徹底底的敗了!

那青年完勝了他。

慘淡的神色逐漸消散,加哥臉上露出一種璀璨的笑容,正色道:“我輸了,輸的很徹底。”

一開始,他不相信他輸了,可品嚐完洛景辰的清蒸清魚後,他可以明確的確認自己輸了。

知道自己輸了,他就不會給自己找任何理由任何藉口。

若連輸都無法麵對,這試問又怎能配稱的上級大廚的稱號呢?

鄭棘麵色慘淡難堪,雙眼無神,失魂落魄自問道:“怎會!怎會!”

可這是事實!

鄭棘恍然間彷彿雙腳都冇有了力氣一般,“嘭”癱坐在冰涼涼的的麵上。

他敗的一無所有!

加哥踏了筆直的腳步,來到洛景辰身前鄭重道:“年小夥子你的廚藝相當了不起!我輸了!”

洛景辰勝的有些僥倖。

他勝,一方麵出於加哥的大意輕敵,另外一方麵他利用了真氣。

真氣加進煤氣燃起的火焰中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以前他就有現,可並冇有過多的研究嘗試,而今日麵對這樣的敵人,他試了一把。結果賭準了。

此次獲勝。看來僥倖的成分居多。

因為他利用真氣,開鍋時,纔會出這似天雷般的巨響。

加哥臉帶歉意,真誠道:“年小夥子我為剛纔的言行舉止向你致歉,希望你能夠原諒我此前的種種無禮行為!”

洛景辰微微一愣,但立馬就給加哥豎起大拇指來,咧嘴笑道:“我原諒你,你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廚!”

知道自己做錯了,還能改正,那在洛景辰看來,確實是了不起。

許許多多的人做錯了事情,事後不加以反省檢討,還為自己找各種各樣的藉口理由。

那種人,纔是洛景辰所看不起的。

加哥感覺那年輕人不僅廚藝高,甚至為人方麵都如此謙虛,想起此前自己的狂傲自大作為,加哥不由的滿臉通紅,羞愧難當。

“好樣的!”

圍觀人群滿堂喝彩,連夏兒那一位美女記者都不禁向他投來了崇拜、仰慕的目光。

事情居然會出現那般轉機,立在一旁的戴宜賓早就傻掉了,等回過來神後,嘴巴裡硬生生的才憋出了一句話:“景辰,真是太棒了!”

夏兒目光閃動起不可思議的色彩,抿嘴輕聲道:“就讓我們現場采訪采訪一下,那個小哥吧,看看他的廚藝究竟是怎麼練成的!”

攝影師鏡頭正麵對起洛景辰。

夏兒露出甜美笑容道:“那位小哥,能不能告訴一下我們你的姓名?”。

洛景辰不想出名,可麵對鏡頭他不說幾句話也:“美女,我們才第一次見麵,你就問我姓名,那是不是太猛的了?”

當麵調戲美女記者夏兒!

圍觀的男性們心中暗暗說道,那位小哥不僅廚藝一流,連調戲姑娘都能夠做的那般光明正大、理所應當。

他們佩服!再佩服!

夏兒內心不喜,可那麼多人瞧了,她也隻好忍氣吞聲了:“這位小哥,你的廚藝是如何練就的那般高的?”

人們目光“唰唰”聚集在洛景辰身上,連同加哥的臉上也帶了幾分好奇。

洛景辰滿臉正色,果斷地道:“我記的一位米國大明家曾經說過,天纔是百分之一的靈感,加上99%的汗水。”

眾人不免有些疑惑了。呃,難道那位小哥要說的是勤奮嗎?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加哥卻不認同洛景辰所言的勤奮。

洛景辰纔多少歲?也就2o多歲!

這豈非說,他這4o來年的日子都活在狗身上了,白活了!

夏兒不置可否地道:“勤奮嗎?”

洛景辰滿臉從容地道:“我剛纔說的這句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名句,可往往每次都漏掉了後麵這最關鍵的一句話:但這百分之一的靈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這99%的汗水都要重要!”

洛景辰此言一出,現場又是“嘩啦”一片如同海浪般的喧嘩。

天才很重要,但天才也需要努力!

天纔跟努力結合起來,纔是洛景辰的廚藝為何會那般高的原因。

加哥微笑,也暗自給洛景辰豎起大拇指。

若不是天才,再努力也不可能達到他如今那般境界。

不少人還要向洛景辰討個簽名,合個影。望了已經是密密麻麻、車水馬龍的人群,洛景辰嚇的逃之夭夭,健步如飛的飛快離去。

晚上,跟戴父寒暄了幾句後,洛景辰就準時準點的到達綵鳳隊隱秘基的,繼續訓練起那一支娘子軍。

訓練的過程中,每一位綵鳳隊的成員們都有了極大的提升,那與洛景辰的訓練方法有了密不可分的關聯,可最為重要的卻是她們堅持下來了。

每個綵鳳隊的成員都冇有落下訓練,對洛景辰所佈置的任務都一一完成,絲毫不敢有懈怠之心。

“這幾天的基礎訓練你們已經做的相當好了,可接下來真正的訓練,纔剛剛開始!”洛景辰語氣平淡,可卻是如同一枚驚雷,炸入綵鳳隊成員的心田裡。

昨天,洛景辰雖然冇有正麵回答她們真正的訓練,可卻是隱隱約約透露出了點東西,真正的訓練與係統有所關聯。

百來雙眼睛都好奇地盯了洛景辰。

洛景辰也不再吊眾人胃口,回答道:“你們即將要參加的訓練是煉獄營。”

什麼?煉獄營?

綵鳳隊的所有成員們都忍不住“噝”的吸了口氣,牙齒更是微微作響。

煉獄營是係統所舉辦的一場訓練盛會,每3年一屆,參與者實力不同會劃分入不同的訓練營。

一共5大訓練營,即青銅、白銀、黃金、鉑金、鑽石。

全世界係統裡,每一大訓練營都有一萬個名額。

名額既可用钜額的虛擬點數購買,也可用係統中的權限購買,不過擁有係統權限的不外乎都是王者級修行人以及封號王者。

洛景辰隨意找了塊木椅坐下,2郎腿一翹,隨意道:“為期一個月的煉獄營訓練!就問你們敢不敢參加了!”

“自然參加!”

眾人飽含喜悅與興奮的回答。

煉獄營號稱是史上最強悍的訓練!

你可以在那裡取得最大化的提升!最安全的訓練!最先進的科技輔助!最資深的教官指導!

煉獄營對實力的提升是毋庸置疑的。

但它卻也有自己的弊端,一旦實力達到鑽石級不要!之後冇必要參與煉獄營了,因為訓練的到的結果幾乎是微乎其微,可儘管這樣一來煉獄營仍然是受到廣大修行人的追捧、廣大修行人的趨之若鶩。

一夜訓練就那麼過去了,關於煉獄營的開始時間,洛景辰也說明瞭,明日中午前往暖市係統分部蒼龍大廈集合。

他也把一些相關事宜告知了李筱仙,並將百來個參與資格通過係統送給李筱仙。

幾日來,洛景辰都於那一座銜接綵鳳隊隱秘基的的彆墅休息。

但今日,他正欲要入睡時,“叩叩”敲門聲傳進他的耳畔處。

“誰啊?”躺在軟綿綿大床上的洛景辰,語氣不耐煩地道。

“豬頭!給老孃開門!”

洛景辰雖然不大爽快,可也隻好騰起身子,快步上前將門鎖打開。

“哢嚓!”

洛景辰整個人都呆住了,映入他眼中的是個絕色佳人。

佳人套了一件粉色短袖睡衣,配合上她這高挑身材,漂亮臉蛋,使的她整個人的魅力徒然拔高了好幾層,也難怪洛景辰會看傻眼。

李筱仙被洛景辰聚精會神的眼光,看的尤其不自在,當下就語氣冷硬道:“豬頭,你眼睛在那麼一動不動的話,我就……”

洛景辰嘴角露出賤賤的表情,打斷李筱仙的話,笑吟吟道:“就怎麼樣?仙仙,那麼晚了,你來我房間,難道不是來與我一起探討人生的嗎?”

李筱仙氣的牙齒“吱吱”作響:“洛景辰,你信不信我閹了你?讓你做洪朝最後一個太監!”

洛景辰不由自主的感覺褲襠下麵涼颼颼的:“仙仙,大半夜的有什麼事情嗎?”

李筱仙笑了笑,暗自哼聲道,總算讓那豬頭吃虧了。

下一個瞬間李筱仙的笑意儘數消散,一臉害羞,嬌聲道:“洛景辰,你不是怪醫嗎?我腰…”

什麼?我要!

洛景辰隻聽到最後的兩個字,感覺渾身充滿力量。就好似一條條小河彙入大海一般,源源不絕、川流不息。

儘管大美人那般豪爽直言不諱,可洛景辰卻是矜持道:“仙仙我們是不是展的有些快了?”

洛景辰這話,令的李筱仙容顏一沉,說起話來一下子底氣十足,全然冇有之前的害羞樣:“豬頭你胡思亂想什麼?我要說的是我腰扭傷了,你能不能幫我瞧瞧,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李筱仙的話將洛景辰潑成了個落湯雞。麵色慘淡,心頭暗暗叫苦,那什麼天理?敢情是自己會錯意了!

心裡雖然嘮叨,可他卻是不敢說出口來。

洛景辰眼前一亮,打量起李筱仙這盈盈一握的美腰,笑容燦爛如花道:“腰扭傷,小意思!我幫你看看!”

穿了一雙白色卡通拖鞋的李筱仙不由“噔”的向後退了一步,眼神滿是警惕道:“洛景辰,你不會胡來來吧?”

“仙仙,我雖算不上是個正人君子,可也不是一個小人吧,我怎麼敢亂來?”洛景辰一副哭爹死媽樣,又頓了頓憤憤不平道,“仙仙,你也纔不信任我了吧?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在哪裡?在哪裡?”

李筱仙顯的有些尷尬了,隻好滿懷歉意道:“洛景辰,我不是這個意思。”心裡卻是碎罵了一句,你不是正人君子也不是小人,你就是個豬頭!

洛景辰沉重應了聲:“我懂的。”心裡卻暗自竊喜,哥那演技去參加奧斯卡應該冇問題吧?

李筱仙的身軀橫陳在洛景辰房間的床邊上,這嫩白的皮膚儘管被睡衣遮擋住了,可洛景辰微微用手撫摸李筱仙的後背時,仍是感覺到了一種皮膚柔嫩的觸感。

被洛景辰那大手一觸摸,李筱仙臉蛋不自覺一紅,忍不住微微“嚶”了一聲。騰的一下臉蛋就紅了,她為自己出那麼一道容易使人誤解的聲音感到無比害羞、羞愧。

洛景辰神情也不淡定了,心想那大美人究竟是要乾什麼?不曉的哥的定力非同常人嗎?不再胡思亂想,轉眼間就用他這一雙手臂靈活的在李筱仙的纖腰上遊動,配合起他的修行神針,確也是極大的改善了李筱仙腰扭傷的疼痛感。

李筱仙露出一張不可思議的麵龐,輕聲說道:“洛景辰,我的腰好像不疼了,扭傷好了,那也太快了吧!”說著還扭動起她的水蛇腰,引的洛景辰差點就留下哈喇子。

伴隨李筱仙的扭動,她這渾圓飽滿的臀部也在洛景辰麵前動個不停。

這般誘人的場麵,洛景辰真當有種當場辦了她李筱仙的衝動,可他卻深知對美人絕不能強來。

對待美人隻好循序漸進、步步為營,如此方能俘虜美人芳心。

洛景辰自信無比的拍起胸膛來:“仙仙,那是必須的。我可不是這些光有醫學文憑,卻無真材實料的傢夥!”又意猶未儘道,“仙仙,我還可以緩解放鬆你的背部,你看看還要不要?我的按摩手法絕對是一流的!”

李筱仙咬了咬牙齒,才小聲說道:“我要!”說著暗自呸了一聲,心中大罵自己,為什麼要繼續讓那豬頭吃自己的豆腐?雖然經過他的處理腰的扭傷已經好了,可他那個豬頭,絕對會繼續吃自己的豆腐的。哎,身子都被她看光了,吃點豆腐又有什麼關係?

李筱仙聲音輕如蚊吟,可在洛景辰驚人的耳力下,卻是聽的真真切切,讓那廝內心大喜,隻因撫摸李筱仙這柔嫩的纖腰,於他而言就像是在品鑒一塊至寶美玉一般。

時間流逝,洛景辰配合修行神針的按摩手法,也給李筱仙身心帶來了極大的舒服感,甚至背後上長年累月累計下來的暗傷,也在洛景辰這妙手之下消散的不知所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