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76 吊胃口

“讓我們繼續領略加哥的廚藝!”夏兒對洛景辰並冇有抱太大的期望,在她看來,那場廚藝大比拚,是兒戲,更是鬨劇一場!

聞言,攝影師大叔將鏡頭對準加哥。

那一位國際級大廚纔是他們所要關注的焦點。

至於,洛景辰那傢夥省省吧!

人們眼裡他就是一陪襯,或許連陪襯都算不上,他僅僅隻是一小醜!

不自量力的小醜!

“加哥的清蒸清魚已經快好了!”

“那香味,聞了我都要流口水!”

“不愧是級大廚,做了這湯比尋常飯店裡的湯,好上百倍千倍!”

“光聞那香味,我都嘴饞了!”

加哥的清蒸清魚已經進行到最後階段,這一陣又一陣濃濃的香味,從空氣中瀰漫入圍觀人群的鼻子裡。

不時,有幾名群眾拚命擠上前去,試圖要做品嚐那美味佳肴的第一人。

“香氣4溢,那絕對不失為一道人間美味!”圍觀人群這種近似誇張的表現,令的夏兒嫣然一笑,又說道,“看看觀眾們那種蠢蠢欲動的表現,我想電視機前的你,就能夠瞭解到那即將出鍋的清蒸鱸魚是有多麼美味了!”

攝影師大叔心領神會的將鏡頭轉向圍觀人群這種“3月不知肉味”的表現!

進入鏡頭裡的畫麵是圍觀人群這專心致誌的表情,他們的目光都投射在加哥的清蒸清魚上,一刻也舍不的離開。

“電視機前的你,是否看到?那絕對不是托!那些就是美食的驚人魅力所在!”夏兒甜美的聲音再度響起,撅起薄唇道,“說實話,我也被那一道美食吸引了,可若我也上去蹭一口,誰來為你們報道?”

若放在往常,夏兒那般俏皮話肯定會逗樂在場絕大多數人,如今卻幾乎所有的人都被加哥的清蒸清魚所吸引了。

他們都已經進入到了一種忘我的境界!

戴宜賓麵如死灰,他已經感到不到一絲一毫的希望了,隻有一個苦惱,妙味閣,應該何去何從?!

鄭棘那妙味閣的唯一競爭對手,現在已經笑的合不攏嘴了,他勝已經是鐵定的事情了。

“大家稍安勿躁,美味即將出爐!”加哥笑地道,臉上還不時流淌出幾滴汗珠,近半小時的清蒸清魚花費了他不少精力。

但他卻感覺不到任何疲勞,因為圍觀人群們這種被他美味吸引的表情,給予了他無限的動力。

身為廚師做出美味,最主要的就是獲的認可。

他獲的了在場幾乎所有人的認可,他以及什麼疲勞可言呢?

呼呼!

加哥打開前方4方桌上的不鏽鋼白色鍋蓋時,一片飄香,向他迎麵撲來。

香味更向4周蔓延開來了。

周圍群眾們的眼睛都直了,那清蒸清魚又濃又香,色香味俱全,絕對是一道人間美味!

尤其,這淺黃色的湯,光聞這香味,就使人迷醉,沉迷於其中。

更彆說,這幾塊色質鮮豔、樣貌誘人的清魚肉。

咕嚕!

不少人的喉嚨都忍不住嚥了口口水。

麵對那種誘人的美味,他們想忍都忍不住!

美味在現場男人們看來就仿若依依不捨任君品嚐的絕色佳人,而對於姑娘們而言,美味就像白馬王子一般,令她們心醉,令她們愛不釋手。

“大家有序排隊品嚐,切莫亂了場麵。”加哥語氣硬朗道,可他的心思卻全然不在清蒸清魚上麵。

他臉上正露了一種似笑非笑的神色,目光直視還在忙碌的洛景辰,心頭上冷聲道,清蒸清魚半小時就已經差不多是極限了,那個愣頭小子還在繼續煮,不怕清魚肉煮爛了嗎?

嘩啦!

人群一陣喧嘩,但為了美味大家隻好有序排隊了。

“好喝!光喝那清魚湯我就滿足了!”

“那湯怎會煮的那麼好喝?”

“級大廚,果然就是級大廚!”

“清魚肉煮的恰到好處,肉質鮮美可口,果然當真是人間美味!”

雖然,清蒸清魚的湯和肉數量有限,但是在加哥的合理分配安排下,在場絕大多數的人都品嚐到了。

人群們不時驚歎!不時驚喜!不時震驚!

“讓我們看看,那一位臭小子所煮的清蒸清魚。”加哥語氣居高臨下,眼神睨視起進入到最後階段的洛景辰,冷傲一笑道。

“加哥,那臭小子有啥好瞧的?”

“就是!就是!估計他連煮湯都不會,那都煮多久了?”

“大概也要一個小時了,清蒸清魚恐怕被那臭小子煮壞掉了!”

“不曉的等等誰敢喝,估計喝了都會喝出毛病來!”

人群依然是將關注點放在級大廚加哥身上,加哥纔是他們要關注的焦點。

洛景辰就個小嘍囉,他們關注他做乾什麼?

“在那裡,我要教大家一個煮清蒸清魚的最佳方法。”加哥環視起眾人仰慕、崇拜的表情,臉上故作高深莫測道。

話說到那,加哥卻是沉默了。

“加哥大廚師究竟是什麼方法?”

“級大廚,彆吊我們胃口呀!”

“我們洗耳恭聽呢!”

“究竟是什麼辦法?”

人群們急了,可加哥仍舊是沉默不語。

“煮清蒸清魚最佳方法就是煮的時間最長半小時,若過半小時那個極限,這麼清蒸清魚就不是最可口的美食,在我看來就是垃圾食品!”良久,加哥也不再吊胃口了,直言不諱道。

“大廚就是大廚,話就是那麼精辟!”

眾人感覺加哥說的非常有道理,級有道理,喃喃自語紛紛揚揚道。

“加哥,為我們帶來那種見解,我想觀眾們一定要記下。因為他是加哥,享有國際盛譽的級大廚!”夏兒對了鏡頭,再度掛了職業式的招牌微笑道。

“加哥,你說的話未必是對的!”洛景辰的清蒸清魚也已經正式收工,而加哥的言論正好被他聽入耳中了,那讓他語氣一沉,反對道。

“他憑什麼質疑加哥?”

“那是本年度最佳的笑話!”

“加哥可不是這些隻會耍嘴皮子的磚家,人家加哥是有真材實料,是有真功夫的!”

“真替那傢夥丟臉!”

言論的天平早已經傾斜向加哥,那不,現場每一個人都擺出了對洛景辰鄙夷、看不起的厭惡姿態。

認為洛景辰,那是在丟他們的臉麵,丟國人的臉麵!

“那位小哥言辭有些劍走偏鋒了,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做到認的自己,全麵看待自己,不應該妄自菲薄,也不應該盲目自大。”夏兒對了手頭上的黑色話筒,嬌聲說道。

“夏兒說的好!盲目自大!”

啪啪!

夏兒那番話,引得人群拍手叫好。

“臭小子,我就用一句華夏諺語來說教說教你,你現在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加哥摸了摸下巴,神色略顯思索,重重哼了一聲道。

啪啪!

圍觀人群再次鼓掌了,鼓起瞭如若驚雷般的掌聲!

他們也認同加哥的話,洛景辰的諸多表情就是這樣一來年輕人無所畏懼,什麼都不怕!

要知道,人要心存畏懼,什麼都不怕的人,遲早會吃大虧。

“禮尚往來,華夏傳統!這麼我也送你一句,一山更比一山高,強中自有強中手!”洛景辰雖然不曉的輸贏結果如何,可輸人不輸陣,在氣勢上他絕不能弱了那外國佬,甚至還要比他強!那讓他沉聲回答道。

“無知小兒!”加哥對華夏文化極其瞭解,對華夏語更是瞭如指掌,洛景辰的話他聽的明明白白,那讓他雙目彷彿燃起火焰一般,氣哼道。

好狂!太狂了!

洛景辰與加哥那般針鋒相對,讓人群們不禁搖頭苦笑,那青年狂到極點!

“做人還是要謙虛點。”夏兒臉上微微搖了搖頭,淡笑道。

洛景辰的做法她也不認可,連自己實力都看不清的人,她怎麼去認可。

“看那傢夥應該做好了,可半點香味都冇有,可憐清魚肉都被他煮爛了!”

“那應該就是加哥所說的垃圾食品。”

“那種垃圾食品等等誰敢吃?我可不敢!”

“丟臉啊!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麵對洛景辰那一鍋毫無香味的清蒸清魚,大部分人都下意識的退了數步,好似一副生怕品嚐的模樣。

香味一絲一毫都冇有溢位,清蒸清魚最完美的做法!

加哥腦海中跳出了個讓他感到無比荒唐的想法。

下一瞬間他心中就立即否決,不可能!那種做法隻是理論上最完美的做法,不可能去真正的現實它。

理論,永遠不可能成真!理論,永遠也隻好是理論!

關於清蒸清魚最完美做法的理論,作為世界級的級大廚加哥怎會不知曉。

他不相信,是有原因的。

那種最完美做法理論上要滿足3項條件。

第一個要求就是鍋內的清蒸清魚自始至終處於真空狀態。其次個要求對溫度火候的把握非常高不容許出一滴點兒差錯,第3個要求也是最難的一點,在煮清蒸清魚的過程中要整整煮一個小時。

那3項條件缺一不可,每一個要求都比前一個要求還要難。

加哥自認第一個要求可以完美勝任,可第2個要求卻難,很難,他做不到。

溫度火候無時無刻都在變化,儘管隻是細微的變化都不容許出現,要不然怎能稱的上最完美做法?

至於第3個要求,簡直就是難如登天!不可能做到!

清蒸清魚若煮過3o分鐘就已經熟透了,過4o分鐘肉質就有些過熟了,5o分鐘肉質就已經熟的如同一灘肉泥。

一個小時清魚肉已經是徹徹底底的爛肉一堆了。

所以說,那是理論,僅僅隻是理論。

提出那一理論的是米國某位級頂級大廚,不過對手已經逝世多年了。

“戴宜賓,以後你就來我家鼎盛飯店工作吧!給你個飯店副管理噹噹,工資雙倍,節假日工資照算!”那時,鄭棘那樣貌顯的醜陋的中年男人,跳出來說道。

對於開啟了嘲諷模式的鄭棘,戴宜賓臉色有些不悅了,強壓住心中的怒意,儘量使自己平靜的回答道:“不必了!”

“怎麼,你還嫌我開的條件讓你不滿意。”鄭棘挺了這大大的啤酒肚,哼笑道,便將視線移向準備開鍋的洛景辰,冷冷道,“戴宜賓,莫非你還將希望寄托在一個毛頭小孩身上?你!太天真了!”

戴宜賓氣的臉色又青又紫,隻好將嘴巴閉上,那口氣他隻好嚥下去了。

這樣一來他心中不免生出感慨,一步錯,滿盤皆輸!

戴宜賓幾乎要氣炸的表現,以及鄭棘那般像毒婦一般尖酸刻薄的表現,洛景辰統統都看在眼裡。

那令的他內心也有幾分難受了,老闆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深深呼了口氣後,洛景辰心緒逐漸平靜,神態鎮靜自若的盯了眼前的紅色不鏽鋼鍋,鎮靜道:“我會輸?開什麼玩笑!我可是洛景辰!”

洛景辰如此自信,有些人就看不過去了。

“死到臨頭還不曉的!那不就是華夏人所說的不見棺材不落淚嗎?莫非,他以為可以贏我?”加哥對於洛景辰那般鎮靜自信非常看不慣,手一捏,將重重的拳頭擊打在結實的4方桌上。

加哥拳頭與4方桌來了個親密接觸,出了一道不小的響聲。雖然手臂上有些紅腫疼痛,但加哥卻彷彿感覺不到疼痛一般,那一拳砸下去,他感覺整個人身心舒服多了。

加哥重哼一聲,聲音低沉道:“那黃皮猴子,根本不可能贏我,現在不可能,未來也同樣不可能!”

“太多的自信就是自負。”夏兒有了一雙漂亮晶瑩的眼睛,那會兒她目光儘是一種蔑視,語氣頗有幾分不近人情道。

“自信冇錯,可你個臭小鬼,也太自負了吧?”鄭棘那時附和起夏兒,冷哼一聲。

周圍觀眾們紛紛點了點頭,話也懶的說出口了,不過他們的臉上儘是藐視。

儘是對洛景辰的藐視!

洛景辰不為外界所動,手臂猛的力,將這紅色不鏽鋼鍋蓋給打開。

轟!

幾乎是打開的一瞬間!一道不小的空氣震動聲,一下子就毫無征兆的響起。

人群根本不曉的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會出現那麼大的聲音,可冇等他們言,一道濃香就傳入他們的鼻間。

那濃香似玫瑰花的芳香、似蓮花的馨香,似康乃馨的暗香!

那股香味夾雜太多因素了,一度讓圍觀的群眾們以為自己的感官出現幻覺了呢!

那究竟是什麼香味?完全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眾人心頭冒出了個匪夷所思的荒誕想法,可那卻是個不爭的事實。

那香味已經出了語言的間限,語言已經無法形容它的魅力了。

“此香隻應天上有,人間能的幾回聞!”夏兒會被那香味都深深的吸引,吸引的無法自拔,幾乎是下意識脫口說道。

加哥那種香味他也無法避免的被吸引了,可仍是翹起高傲的嘴角,冷聲道:“香味雖足,又有怎麼用?根本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不錯!加哥高見!”

“對,果然是大廚見解獨特,讓人恍然大悟!”

“徒有其表!徒有其表啊!”

“未必,或許……”

因為加哥的言,人群裡某些馬屁精又大肆拍起了馬屁來,雖然有極少一部分人持有不同的觀點,可好漢架不住人多,那些觀點最終也隻能如同石子一般石沉大海消失的無影無蹤。

“有句話叫做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但現在我要說群眾的味覺纔是雪亮的。”洛景辰將鍋裡麵的湯肉均勻分割,同時臉色淡定十足,微微抿嘴笑道。

人群裡不少人笑了,洛景辰太自負了,就算你香味吸引了所有人,可那能夠說明什麼?

頂多說明香味充足,十分充足!

還味覺雪亮,還以為自己可以勝過級大廚加哥嗎?

太過於異想天開了!

不久後,幾乎每一個人都喝上了洛景辰所蒸的清蒸清魚湯和清魚肉。

幾乎每一位喝完湯、吃完肉的人都沉默了,一臉的沉默不語。

人群的表現,加哥看得特彆清楚,那讓他低聲笑道:“果然香味是夠了,可其他方麵呢?不行,絕對不行!否則這些人怎麼會沉默!”

“這一場玩笑終於是結束了。”麵對人群的沉默,鄭棘笑了,笑的樂嗬嗬,啤酒肚還猛的顫抖了好幾下。

“看來那位青年的廚藝有些糟糕啊!”夏兒對人群察言觀色,微微低歎一聲,委婉地道。

戴宜賓搖頭苦歎,本來洛景辰相邀上也去品嚐品嚐,可事到如今,他根本吃都吃不下了,而人群沉默的表現,也或者告訴了他,洛景辰的清蒸清魚一般般,徒有其表!

“看來勝負已定。”夏兒臉上輕蔑一笑,那一場比賽冇有可比性。

一方是級大廚,一方是普通青年,兩者比廚藝,隻好是貽笑大方的結局!

“好吃!太好吃了!”

沉默的人群,爆出了一道驚喜聲。

“好吃?那不就是華夏裡麵的托嗎?”加哥目光睨視了這說話的高個子青年,臉色無比鄙夷道。

夏兒神情一怔,她有些啞口無言了,一個人說好吃,那不是托是什麼?

“托,那絕對是托!居然耍那種小伎倆!”鄭棘這一張臉蛋一下子凶神惡煞,哼聲笑道。

可高個子青年的話就宛如一條導火線一般,片刻就引爆全場這些此前沉默的人群!

“美味,實在是絕無僅有的美味!”

“清魚湯潤喉乾爽,清魚肉肉質飽滿不油膩!”

“那纔是真正的人間美味!”

“雖然不想承認,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