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75 強強對戰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外國佬居然在刀法上勝過戴宜賓。

“一個普通外國佬居然勝過老闆,那不會就是現實版的高手在民間吧?”洛景辰砸了咂嘴,驚歎不已地道。

周圍的員工沉默了,彆看戴宜賓那個老闆平常大大咧咧的,愛開玩笑,可卻是暖市那一座大城市裡有頭有臉的大廚師。

戴府刀法更在暖市擁有了不俗的名氣名望!

“景辰,你說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謝小橫滿臉苦惱,將問題拋向洛景辰身上。

洛景辰是人們的主心骨。

“既然這樣一來這麼我們就去會一會這外國佬!”洛景辰拿定主意說道。

“好!就那麼辦!”謝小橫手拍起大腿,吆喝道。

洛景辰與謝小橫兩個人一同前往白父目前所在的的點——妙味閣第十7號分店。

至於其他人員工們,隻能夠繼續工作了,對此,他們也不抱怨,他們有多少實力他們還是懂的,去了能夠乾什麼?

看自己老闆的笑話嗎?

那種膽大包天的事情,他們可不敢。

在謝小橫的輕車熟路帶領下,洛景辰總算是抵達了第十7號分店。

那一家分店是前不久開的,洛景辰有些陌生,可對於經常送外賣的謝小橫橫仔,卻是手到擒來,熟悉的不的了。

“那外國佬實力未免太強了吧!”

“瞧瞧他這一手精湛絕倫的刀功!”

“就是!甩了戴老闆好幾條街呢!”

“還戴老闆,狗屁不是!這戴府刀法,也冇啥了不起的!”

圍觀看客們是看的不亦樂乎,更是交頭接耳的討論起來,言語間無比放肆,根本毫無收斂之意。

“景辰,那些傢夥太可惡了!”謝小橫雖然書讀的不多,可那麼一大堆看客們,如此麻木不仁的讚揚外國佬,貶低戴宜賓,那口氣他忍不下去,氣的麵色都漲紅了。

洛景辰倒是淡定多了,淡定擺手道:“橫仔,不要急,就讓我去會一會這外國佬!”

說完,洛景辰將目光凝望向還在這放下豪言說什麼暖市冇有大廚,暖市的廚師都是渣渣的外國佬。

“戴老闆,暖市不過是我挑戰洪朝廚師的第一站!不過那第一站倒是微微鬆鬆獲勝了。”外國佬是名40多歲的金髮中年男人,麵龐白淨,身材魁梧,穿了一套筆挺的休閒襯衫以及休閒褲,滿臉狂傲地道。

戴宜賓有苦難言,回想起剛纔的經曆簡直就是噩夢!

那個外國佬太厲害了!不是戴宜賓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

隻因為,外國佬這刀法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返璞歸真的境界!

兩者實力,相差懸殊!

“你個外國佬華夏語倒是說的挺流利的,不過你的鼻子也挺長的。都說愛說謊鼻子長,還真不曉的你說了多少謊話!”洛景辰推開人群,昂首挺胸的漫步到外國佬的麵前,冷聲說道。

“那傢夥哪裡來的?”

“不過他說的倒是冇錯!”

“那外國佬的鼻子貌似還真有些長!”

“長度超乎常人,隻可惜長的的方生錯位置了!”

人群一陣吵雜,不時還發出了陣陣鬨堂大笑。

華夏的群眾們說話永遠是那般毒蛇。

外國佬也就是加哥,他的鼻子長是天生的,那可是他的禁忌,絕不容許彆人提及。可現在居然被洛景辰當眾提及了,更被現場所有人肆無忌憚的取笑!嘲諷!

那讓他氣的臉都鐵青了,連眼神都陰厲狠辣起來了。

“哪裡來的混小子?!我說的話有錯嗎?這兒說謊?”加哥高傲,哼笑道。

這哼笑的模樣就像洛景辰在加哥眼裡就是一隻小醜一般!

小醜,加哥不放在眼裡!

“說謊?因為你吹牛皮了,什麼叫做暖市冇有大廚?暖市的廚師都是渣渣?今天,我就要挑戰你的廚藝!至於挑戰的內容隨便你挑!”洛景辰要替老闆找回場子,再加上那個外國佬,他看的很不爽快,要教他做人的道理。

那道理就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我冇有聽錯吧?你要挑戰我?”加哥笑了,因為他那一笑,使的說出來的華夏語略顯撇腳生澀。

“景辰,彆…”戴宜賓臉色黯淡,上前勸說道。

哈哈!

圍觀人群笑了,笑的很大聲,甚至有些人笑的眼淚都留下來了。

“小子,若你像我磕3個頭,我有考慮收你為徒,我可是……”加哥像是依依不捨德高望重的人,平淡道,隻是臉上有些戲謔笑意。

洛景辰手一搖晃,直接打斷加哥的話,冷哼道:“要戰便戰!關你3720一!”

“哈哈”加哥淡淡一笑,那可能是本年度他聽過最好笑的一句話。

還要戰就戰?你以為你是誰?

對於一個臭小子,加哥提不起興致來。眼裡洛景辰就是弱者,而他就是強者。

強者對戰弱者,隻能夠是貓吃老鼠的局麵。

“我若勝了,這麼你們整個妙味閣就給我搬離暖市!”加哥眼神一轉溜說道。

“什麼?”洛景辰擰緊眉頭,下意識問道。

戴宜賓尷尬的解釋道,那個外國佬剛纔與他對決刀法時,雙方都立下賭約。

若外國佬勝,則暖市關閉十家妙味閣分店,若外國佬敗,則暖市關閉15家鼎盛飯店分店。

解釋完,戴宜賓老臉一紅,怪隻怪自己太貪心了。

可惜,雙方都已經簽字畫押,不容反悔了。

賭約已經生效了!

洛景辰臉色不為所動的點了點頭,鼎盛飯店他是知道一2的。鼎盛飯店也就是暖市目前唯一與妙味閣作為競爭的對手,一旦剷除掉對手15家分店,這麼就是一家獨大的局麵,也難怪老闆會心動。

片刻,洛景辰便眼神集中在加哥的身軀上,厲聲問道:“這麼你若敗了呢?代價是什麼?”

“我冇有聽錯吧?毛頭小孩按你那話來說,我會輸?開什麼玩笑?”加哥臉上的肥肉顫動了幾下,挺了挺這比常人還要略顯長的鼻子,哼笑道。

那臭小子腦袋瓜不會是秀逗了吧?與外國佬比試廚藝還想贏?難不成,不曉的那外國佬的廚藝有多麼精湛高超嗎?

圍觀的群眾們腦海中都忍不住冒出了個同樣的想法。

隻因,洛景辰的說法太過荒唐荒謬。

“景辰那…”本來戴宜賓還想勸勸洛景辰,可話說到一半卻是欲言又止了。

洛景辰太給他太多奇蹟了,或許本次也會帶來奇蹟!

戴宜賓心頭盪漾起喜悅,景辰一定能夠戰勝那囂張跋扈,不將任何人看在眼裡的外國佬,他一定能夠帶來奇蹟!一定能!

戴宜賓不曉的自己是不是太過盲目了,可對於洛景辰,他心裡頭就是那樣,對洛景辰那傢夥他有無限的信心,他認為洛景辰能贏!

“廢話少說,你輸了,你要付出什麼代價?”洛景辰不耐煩的摸摸他的鼻子,語氣漸冷。

加哥從來冇見過那麼不知天高的厚的毛頭小孩,當下,直接不客氣的開口道:“若我輸了,之前你們打算要關閉的十家妙味閣分店,統統不用關閉!甚至鼎盛飯店旗下所有分店,統統廉價出價給你們!也就是說若你勝了,那暖市將冇有鼎盛飯店!”

嘩啦!

加哥的話引起周圍人群一陣窸窸窣窣的談論聲。

曾經,暖市海天會所一家獨大,但隨了它被暖市警方查處封停,連帶與海天會所外幾家關係密切的大飯店更是無一例外的都遭殃了,也就如此偌大的暖市僅剩下兩家名氣不小的飯店,也就是妙味閣和鼎盛兩家飯店。

那是暖市一場龍虎鬥!勝者一家獨大,欣欣向榮!敗者一落千丈,黯然離場!

“你有那權利嗎?”洛景辰問道,他感覺那是鼎盛飯店的陰謀,可現在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那一場廚藝大比拚,為了老闆,為了戴家,為了妙味閣上百名員工,他一定要贏!

可是,洛景辰卻也是感到了一股壓力,敏銳的直接告訴他那個外國佬恐怕廚藝非同一般。

否則,練了20幾個年頭戴府刀法的戴宜賓怎會會敗!

“我說他有,倒是戴宜賓那麼個毛頭小孩,你真的確定要將妙味閣的生死交給他嗎?”一個衣裝筆挺,樣貌尖嘴猴腮,年齡40多歲的中年男子,哼笑道。

那樣貌略顯醜陋的中年男子,從人群中猛的冒出來就引起戴宜賓第一時間的注意了。

“鄭棘,那外國佬是你請來的吧?”戴宜賓目光似火,瞪向樣貌醜陋的中年男子,氣哼哼道。

“不錯!戴宜賓咱們暖市兩家飯店,遲早有一個是要死翹翹的。要知道一山不能容2虎!”鄭棘嘴角不經意間的露出了輕蔑,沉吟一聲才道。

“鄭棘,那可是鼎盛飯店的老闆!兩虎都鬥,必有一傷!”

“去去!那是兩虎?你特麼彆逗我了?”

“就是,一個毛頭小孩充其量就是一隻小貓!”

“勝負已定啊!從今以後就不能吃到妙味閣的飯菜了!還真是可惜!”

人群不時有人唉聲歎息,也有人喜聞樂見、興高采烈。

但統統無一例外的他們都將勝利的水平倒向這氣質非凡、人高馬大的外國佬加哥。

“那…”那外國佬被鄭棘聘請而來,恐怕來曆非凡,戴宜賓有些猶豫了。

“相信我!老闆!”洛景辰摩拳擦掌,捲起衣袖口,要與那外國佬大戰一番廚藝,沉聲道。

戴宜賓也不再猶豫了,厚大粗糙的手臂重重拍了拍洛景辰的肩膀,大笑道:“好!老闆相信你!”

那場對決戴宜賓還是抱有一絲絲的僥倖,近4個月的時間裡,洛景辰廚藝進步他是看在眼裡的。

用他的話來說,那傢夥就是學廚師的料!

若從小培養起,世界第一廚的名頭絕不在話下!

雙方簽字畫押後,廚藝大比拚也正式敲響!

已然進入賽前準備階段!

決定權在加哥手上,他提議以清蒸魚湯來一較高下!

裁判就是人們,以及比賽的雙方!

洛景辰對此並冇有任何意見,可眾人卻是暗自吹噓,那毛頭小孩是打腫臉充胖子。

“那外國佬刀法好強!”

“666666!”

“這一把菜刀在空氣中轉了45圈,居然還完美無缺的將這一條此前被輕甩上去的清魚均勻切割成了5塊,那特麼簡直就是神技!”

“魚頭魚尾都被那外國佬去掉了,那是取之精華,棄之糟粕嗎?”

外國佬酷炫無比的刀法,引起眾人驚歎連連,不少人還拿起手機拍照留念,更有人直接將視頻上傳網絡,以求獲的廣大網友的關注。

洛景辰比冇有急於動手,而是將清魚、配菜等等統統清洗乾淨,外國佬的刀法他也看在忍不住說道:“刀法酷炫華麗,還真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恰就在那時,圍觀的人群不知是誰說出了一句讓在場驚的嘴巴差點都要掉下來的話。

“剛剛我上傳視頻,有網友人肉搜尋了那外國佬!天啊!他是加哥米國超級大廚!”

現場一下子,陷入短暫的沉寂,大夥人紛紛拿起手機,上網搜尋其加哥。

等將網上所的出來的資料閱讀完後,現場所有人驚的眼珠子瞪了老大老大的。

理由就是要問那外國佬真的就是加哥,並非假冒,而是貨真價實的米國超級大廚。

說起加哥的成就,可以說個3天3夜。

簡單來說就是加哥十歲出道,十一歲獲的少年廚師大賽第一,15歲獲的天才廚師稱號,25歲踏入米國著名廚師行列,35歲更是直接成為了世界名廚,被國際廚師界廣泛認可,40歲被封“超級大廚”,有那麼個稱號的廚師,全世界寥寥無幾不過近百來人。

戴宜賓自然也已經知曉外國佬加哥的來曆了,他的臉色都嚇的煞白了。

那一場比賽,洛景辰不可能勝利!

周圍的人群自然也是驚歎連連,那一場廚藝大比拚在現在他們看來,不是大比拚,而是單方麵的蹂躪、單方麵的虐殺!

那一場廚藝大比拚,還冇有開始,勝負就已經揭曉了。

眾人心頭涼涼的,都冒出了同樣的心聲。

加哥的身份被眾人道破後,對於眾人這種詫異、驚異的表情,顯的相當滿意,那讓他一張略顯富態的臉頰露出了的意洋洋。

洛景辰也是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敢情他的猜測冇錯,那外國佬不是一般的廚師,居然還是名超級大廚!

洛景辰嫻熟的刀功切起這一條黑清魚,並對自己鼓舞道:“有壓力纔有動力!”

“那是什麼刀功?平淡無奇?”

“不能與加哥相提並論,根本連給他提鞋都不配呢!”

“你們冇有瞧到嗎?那小哥這模樣多認真多細緻啊!”

哈哈

在眾人冷嘲熱諷下,一道又一道響亮的歡快笑聲響起了。

戴宜賓重重歎了口氣,失魂落魄,那場廚藝大比拚的結果已經是不言而喻了。

不是戴宜賓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而是事實就是如此。

洛景辰跟米國超級大廚加哥相比就如同星星與皓月一般,星星光芒是不小,可星星再大的光芒也擋不住皓月當空照!

“那個小子的刀功稀疏平常,是達到了返璞歸真的境界嗎?”洛景辰的表情看在超級大廚加哥的眼中卻是不一般了,那讓他不禁喃喃自語問道,不過當下又搖頭否決道,“不可能!就他一個毛頭小鬼,還能在那般年輕就達到那種高超無比的廚藝境界!就連當年的我在那種年齡也不可能達到,難道他比我還要天才?”

加哥鄙夷神色愈加濃重了。

一切事件的始作俑者鄭棘,那會兒已經笑的肚子漲疼了,他的微笑如同花開般燦爛!

“和我爭!哼哼!戴宜賓你還嫩了點呢!暖市飯店界以後就是我的天下了!”鄭棘聲音低沉說道,一說,他就好似看到了未來一片光明,他踏上更高的層次,獲的更多的財富!

鄭棘心頭上,沉聲呐喊道,重金聘請加哥那一位超級大廚值了!

廚藝大比拚仍舊是在進行了。

“那裡是《暖市民生新聞》,我是本次記者夏兒,我將為你帶來米國超級大廚加哥堪稱神技的廚藝功夫!”依依不捨長髮及腰,長相清純漂亮,身穿藍色套裙的妙齡女子對了攝像頭,從容不迫地道。

“夏兒!夏兒!”

美女記者夏兒的到來,使的圍觀的群眾們都打起了雞血一般,紛紛呐喊。

夏兒可是暖市出了名的美女記者,不僅是顏值高,其記者的專業素養也是高人一等,是許多暖市百姓最喜愛的美女記者,冇有之一。

對於記者的到來,洛景辰倒是始料未及,撇了撇嘴嘀咕道:“記者還真是無孔不入!”

嘴邊上雖是那般說,可頃刻間他就全身心的投入到清蒸清魚的準備中,那一場廚藝大比拚至關重要,他非勝不可!

夏兒陸陸續續的采訪了幾位圍觀的觀眾,大體上也將整件事情的線索搞清楚了。

最後,她用了短短的幾句話就通過攝像頭將那件事完整的錄製起來,足以可見她的記者專業表達能力是有多麼強悍。

不僅這樣一來夏兒還采訪了幾位觀眾們對那一場廚藝大比拚的看法,的出的結果卻是驚人的一致。

用觀眾們的話來說就是,那是一場兒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