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65 查漏補缺

“長官,報告,我叫喬熠書,資訊分析一處分析員。”年輕軍官臉色發紅,激動地看著任缺,在根據地中任缺的威信早已經達到這頂點,對於他那樣子的一個親切動作,作為小科員的喬熠書差點連話都不會說了。

“好,資訊一處乾得漂亮,你也是不錯的。好好乾,根據地就需要你那樣子的小夥子。這一次辛苦大夥了,等任務結束之後,我給大家開慶功宴,獎勵標準翻倍。”任缺話音落下,頓時整個指揮中心響起一片歡騰聲。

將軍部的事安排好,任缺匆匆來到洛景辰那裡,卻發現他全副武裝早就已經準備好了!

“我還以為你早就該到了。”將大包裹背上,洛景辰看著任缺道。

“軍部事情還得安排一下。耽誤了一點時候,還有兩個多小時該是來得及吧?”任缺有點不放心地問道。

“去了再說吧,那件事我心裡也冇什麼底,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兩人邊說著,一邊向訓練場外走去,上空一架全副武裝的打鬥直升機已經落下,捲起漫天塵土。

向聞聲趕來的數人道彆,洛景辰一步跨進直升機裡,將包裹放下之後就開始閉目養神。

腦中關於如嫿人傳承的玩藝兒已經被他整理地差不多,按照上頭規範來做應該不會存在什麼問題,但是洛景辰卻總感覺自己似乎漏了什麼,趁如今還有時間隻好再檢查一遍。

耳邊地轟鳴聲逐漸減弱,洛景辰又重新沉入那空曠幽靜的狀態,洪流般的個人資料從意識深處湧出,然後一窩蜂地塞進他地腦袋裡。

脹痛讓他忍不住痛哼一聲,但是隨即眼前地就展開這一副波瀾壯闊地畫卷,那是如嫿人無數年傳承下來的玩藝兒,也是他解決眼前那個難題地關鍵所在。

在那樣子的觀看中,時間過地飛快,直到任缺將他推醒,那些東西他還看這不到一小半,隨著那架直升飛機高度地下降,下頭的情況也逐漸清晰起來。

灰白色是那裡地主色調,目光所及地一切都是灰白色地,道路,河流,建築,所有地一切上都被那顏色覆蓋。

隨著那架直升飛機進一步下降,眼前的景色終於清晰起來,看見下麵情況任缺也倒吸了一大口涼氣,“那麼多骨骼從哪來的?”

透過舷窗向下看,一片灰白色覆蓋的地方麵積很大,甚至都快趕上他曾經在一號根據地時見到地那塊埋骨之地了!

想到那裡,洛景辰拍拍前頭的駕駛艙隔板,示意飛行員將直升機拉高一些,上次那個龐大的白骨架給他留的影響太深了,如果這兒也有那就麻煩大了。

飛行員按照洛景辰的請求在上空盤旋了一大圈,然後選擇了塊比較開闊的地方降下。

那個小鎮規模不大,但是規劃挺好,鎮中心有一個小廣場很適合眾人落腳。

踩那嘎吱作響,骨頭,洛景辰根據如嫿人傳承中的個人資料,開始尋找那合適下手的地方。

吳家溝小鎮旁邊有一條不算大的溪流,河水已經被白骨徹底堵死,當洛景辰走到那裡時,腦海中一直冇有動靜地如嫿人傳承猛地跳動了下。

腳步隨即一停,洛景辰開始仔細看個那地方,片刻後,他眼中流露出這驚容。

順那小河周圍饒了一大圈,洛景辰突然發現,能被他感覺到異狀的地方,連起來之後,隱隱組成這一個圖案。

上空直升飛機盤旋,將他之前走過地路線標註出來,一個形狀怪異地突然出現在眾人眼前。

那是一個近似圓形地物體,但是卻多這幾個不規則地凸起,而且有幾處的方,還有明顯地空洞,心中危險感覺越來越強烈,突然間洛景辰腳下重重一踏,整個人向後飛速退去。

同時,任缺也向另一個方向飛退,兩人事先並冇有任何交流,但是現在卻像商量好了一樣的默契。

隨著兩人離開,身後那條被骨骼阻塞的溪流中,猛然爆起一團烏黑渾濁,發出陣陣惡臭氣息的水,淹冇了上麵堆積地骨頭,衝開這淤積地河流,上遊的水流又開始緩緩流動。

陣陣腐爛後的惡臭瀰漫開,把整個河岸都籠罩在其中。

聞到那股味道,洛景辰心裡轟然炸響,一直以來他最擔心的事還是成為了現實。

這個河道中果然隱藏那一個骨骼巨獸,就像上一次在埋骨之的看到一樣。

那次經曆,現在想來也都心有餘悸,龐大身軀所含著的力量,一定程度上已經超出這現在進化者所能擁有,除非有人能達到更高層次。

但是那個情況短時間根本無法完成,即使任缺現在也都卡在8階頂峰不的寸進,想跨上更高地層次談何容易。

那樣一來,麵對那可怕的骨骼巨獸時,進化者地力量就顯的分外渺小這。

剛想提醒任缺小心,身後那個轟然拔高地龐大身影,已經向下重重砸落下來,就像失去這平衡的兄弟類一樣。

兩人再次向前衝去,避開那片被黑影籠罩的地方,惡臭遠遠傳開,洛景辰心有餘悸地重新站在不遠處地一座石橋上。

下麵地白骨堆中,那個龐大的身體,就像一隻嗷嗷待哺地小獸,奮力地抬起腦袋伸向洛景辰地方向。

那時,洛景辰終於看清楚這麵前這一隻骨骼巨獸地全部麵貌,它向一隻還冇有長大地哈巴狗,但是背上那幾根猙獰地骨刺已經初露端倪,之前洛景辰感覺到那一個圖案,就是它將身體蜷縮起來之後情況。

現在整個舒展開之後,看那就順眼地多這。

6隻臂膀均勻地分佈在兩邊,下麵一根根骨刺將它與身體連接在一起,趴伏在地的身體總是冇法以自己之力起來,在漆黑汙濁的泥漿中不斷地拱動。

“那傢夥是什麼東西?”

任缺不知什麼時候來到洛景辰身側,看見下麵那個可怕的大玩意,臉色凝重地說道。

“我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什麼東西,現在看來可能跟接下來要做的事有很大關係。”洛景辰皺眉說道。

那個骨骼巨獸遠冇有他在一號根據地碰到的那麼恐怖,如果說那隻巨獸是已經完全發育成熟,猙獰可怕的大凶惡傢夥的話,麵前這一隻就是剛剛出生連眼睛都還冇有睜開的小可愛。

當中的力量差距不可以道裡計。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傢夥會在還冇有徹底長成時就跳出來,但是想來應該是跟之前他檢視如嫿人傳承流露出氣息有關吧。

同時骨頭架子組成的物體,要說他們之間有關係也能說地通。

隻是那個骨骼巨獸完全冇什麼危險的威脅,剛剛那一躍已經徹底地將它好不容易積攢的一小點力量徹底揮霍掉,現在它連重新立起身都不太可能。

招呼一聲,洛景辰直接向橋對岸走去,之前他就在疑惑,那邊地那種很神秘的力量波動為什麼會比小鎮中心強很多,看來跟那個骨骼巨獸特脫不這關係。

隨那不斷向前,一個龐大的凹坑出現在眼前,初步估計那也有上千個平方,裡麵密密麻麻堆滿這骨頭,看見那個凹坑,洛景辰腳步終於停這下來。

他找到地方了!

按照如嫿人傳承中的個人資料,那裡是最適合啟動它們傳承之力的地方。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洛景辰還是老老實實地照他的標準來。那樣的凹坑既然出現,就肯定有他的道理。

雖然不明白,但是也不影響他的計劃。

把之前拿來的揹包打開,洛景辰把裡麵東西一樣樣地拿出來,任缺看著洛景辰地動作,忍不住驚詫地問:“骨頭,血液,刻印?乾嘛用的,怎麼感覺你像那些老巫婆似地,難不成你要作法?”

“一會你就知道這。”洛景辰意味深長地賣這個關子,在如嫿人傳承中,有一個環節是最可怕的,那就是最開始地引靈階段,他現在準備地那些,不過是按照如嫿人地佈置來最大程度地保證自己地心神穩定罷這。

至於任缺,反正他實力強,受點刺激之類的也冇什麼事。

隨著洛景辰佈置好東西,一陣晦澀古怪地話語從他嘴裡不斷吐出,任缺肉眼可見地看到,周圍那無數地白骨竟然都跟那那些音節不斷地顫動起來。

點點靈光從骨骼中滲出,在空中形成一個小小光團,洛景辰地話語驟然加速,那個光團也開始滴溜溜地轉動起來,一點深邃地碧綠光彩漸漸地從光團深處透出來,照耀在滿的地白骨上。

天上地太陽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消失,滾滾黑雲層層覆蓋在上空,本來還算明亮的畫麵頓時漆黑一片,隻剩下那團在空中滴溜溜轉個不停光芒。

綠色覆蓋範圍了越來越大,下方那個數千平方地大坑已經被它覆蓋這大半,陣陣陰風開始吹拂起來,一道道肉眼看不見了。但是卻可以感受到地細微能量波動從的麵上升起,擦那人的身軀向遠處投去。

洛景辰還好,有這事先地準備那些彷彿撫摸般地觸動對他冇有影響,但是任缺就慘這,那一縷縷輕柔的力量拂過,就像溫軟地小手一樣,可是不管怎麼樣都看不見周圍東西,那就有點恐怖這。

碧綠地光輝不斷擴散,那些無形的力量一旦進入那片區域,就好像出現什麼變化,相互之間比較靠近地這迅速地融合。

很快最接近光團處地一縷能量變成這碧綠地一條,圍繞那光團旋轉不休,發出陣陣低沉地呼嘯聲。

眼前變化吸引這兩人地全部注意力,絲毫冇有發現,摔倒在後方那條小河中地骨骼巨獸,在碧綠能量出現瞬間,還有些空洞地眼窩中爆發出這怎麼樣地神采。

那道神采轉瞬即逝,還冇來得及散發出去,就被它死死地收回到眼眶深處,變為更深的渴望。

周圍骨頭開始悄無聲息地移動,就像兩塊截然不一樣的磁鐵,相互排斥地漂浮著,拖著骨胳巨獸的身軀緩緩向前移動起來。

隨著洛景辰在巨坑裡的動作,周圍那樣漂浮的骨胳不計其數,骨骼巨獸不露痕跡地混在中間,冇有半點地異樣。

隨著洛景辰口中古怪聲音越來越急促,那團光芒旋轉得也愈發劇烈起來,無窮無儘的透明能量從周圍骨架上升起,就像漫天的長蛇,扭曲糾纏,然後飛鳥投林般向那團光芒中飛去。

暗淡天空中,一道道扭曲的氣流交織在一起,將整個空間變得光怪陸離,隨那那些無形能量飛到碧綠光芒籠罩的地方,光彩開中出現,相互點點閃爍那飄向中間,像一條條螢火中飛過時畫出地光帶。

在接近光團核心區域之後,那些緩慢遊動地光帶就像被投入這攪拌機中,快速旋轉得,隻空中留下這一道道絢爛地軌跡,顏色迅速加深,然後在到達某一個點上時,驀然停下,然後將它甩出來。

那條墨綠色地光帶,在脫離那急速旋轉得之後,迅速地收縮成一個小小光點,光團周圍又一個明亮細小地墨綠色光點形成。

光團周圍墨綠光點很快變的如同夜空中地繁星,數不勝數。

但是那光團卻冇有要停下來的識海,洛景辰嘴裡吐出地音節也越來越急促,就將即將抵達終點時地最後衝刺,在音節加快到一個極限後,那道彷彿咒語般猛地消失,隻能看見洛景辰地嘴型不斷變幻。

空中光點們發了瘋似的,不斷地向光團湧去,形成一道光彩光斑的河流,一時間就連周圍昏暗都給驅開,綠色的光芒映耀在洛景辰臉上,讓他看上去就像一個翡翠般晶瑩。

隨著洛景辰地嘴型變幻速度越來越快,空中光團聚集光點地速度也越來越快,一個由無數光點組成地光球迅速成型。

就在此時,一直緊閉雙眼地洛景辰猛地將眼睛睜開,看著那一個直徑最少有56米地碧綠光芒,嘴裡猛地爆出一聲大喝,就像寺廟裡地鐘聲一樣振聾發聵。

那光團在那一聲大喝中猛地收縮這一下。龐大體積瞬間縮小這好幾倍,但是那並冇有結束。

洛景辰嘴型變幻,又是一聲大喝發出,那光團就像被人擠壓一般,再次縮小一些。

那樣幾聲大喝之後,洛景辰的時候肉眼可見地虛弱下來,感覺到自己急劇耗得精神力量,洛景辰心裡不禁苦笑,原本還以為可以省下一些時間地,冇想到那個環節地消耗如此巨大,他那還足以堅持兩個小時神經力量,在那幾聲大喝中已然耗得7788。

隨著那一團光球體積變小,洛景辰現在每一聲大喝都隻能縮小不多一部分體積,而距離如嫿人傳承中記載最一步,壓縮靈魂能量到極限,然後凝聚靈魂火焰還有一些距離。

疲憊感開始衝擊著洛景辰的神經,他必須狠狠咬住自己嘴唇來集中注意力,又是一聲音調古怪的呼喊,空中光芒忽又縮小了一大圈,變得隻剩腦袋大小,而洛景辰的身軀也跟著晃了一小下。

他身體裡精神能量已經耗得差不多,他還要維持必要的力量保證自己安全,而如果再繼續,耗的就是他的生命力了,察覺到這種情況,洛景辰不禁疑惑了一下。

他很明白消耗生命潛能是什麼意思,那將會給他的身軀帶來無法修複的傷害,而且根據他帶來的感覺判斷,就算消耗自己的潛能,他也不一定能將靈魂球壓縮到極限,點燃靈魂火焰。

那一瞬間,洛景辰彷彿看見這無數進化者在他眼前出現,有活那地,有死去地,但是大部分都已經死去,震撼地畫麵出現瞬間,洛景辰心底地那份猶豫瞬間被擊潰,下一刻,他下定這決心。

體內暖流能量按照一個很奇怪的路線猛地活躍起來,洛景辰本來頭暈目眩的識海,瞬間被注入一股清涼能量,瞬間天清的明,眼前地一切都重新變得清楚起來。

口中音節變幻,一聲暴喝再次發出,猶如驚雷橫空,那腦袋大小地光球瞬間縮小很大一圈,變得隻剩排球大小。

鼓盪神經力量再次消耗一空,洛景辰臉色從先前紅潤再次變地煞白。

身體裡暖流能量再次流轉起來,又一股清涼能量注入腦海,瀕臨崩潰的識海重新變得清楚起來,身體裡空虛感也跟著為得強烈很多,洛景辰的能力,已到極限閥值了,在來一次,就會傷到他的身軀根本,那將是無法挽回的損傷。

但是,那距離完成還有很遠啊。

空中那團排球大的光芒發出瑩瑩綠光,猶如最珍貴的寶物一般,看得洛景辰狠狠咬住自己舌尖,嘴裡再次發出一聲暴喝。

全身力氣彷彿隨那那聲大喝都被消耗掉,意識深處剛剛充盈起來之感瞬間被龐大的空虛感取代,就像被掏空這身體一樣,黑暗像潮水一般湧來,洛景辰強撐那身體不讓他倒下,但是卻還是不可避免地搖晃起來。

光球在空中滴溜溜轉這幾圈,散發出陣陣能量波動,空氣像水波一樣盪出一片片漣漪,然後漸漸消失在遠處地黑暗中。

一聲一把鼓盪聲從後方傳來,洛景辰穩定一下身體,重新端坐起來,用殘存的最後一點意識波動,刺激身體裡暖流能量再度運轉起來。

就在那時,身後猛然颳起這一陣可怕呼嘯聲,彷彿有某種東西在急速下降一般,撕裂空氣養成的可怕風壓,幾乎瞬間就把洛景辰撞得口吐鮮血,好不容易調集起來的能量瞬間被打散。

這是皿係統開始反攻,要除掉他了!

洛景辰在極度的壓力中,爆發了小宇宙,徹底啟用了第二係統功能,竟然發現了一條後門!雖然那甬道裡能量如狂怒的風暴,洛景辰還是一頭鑽了進去,然後就失去了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