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63 擁抱許諾

“對,給他點顏色看看。”

一時間會議室群情激奮,所有人都想好好教訓一下係統,以泄心頭之憤。

“大家稍安勿躁,既然在下把大家召集起來,就是想通過大家齊心協力來成就這件事情,它視咱們人類為螻蟻,我們就讓它知道,什麼叫蟻多咬死象。”任缺緊握拳頭,大聲說道。

剩下事情就跟洛景辰冇啥關係了,他提供的資料早就已讓軍部的人全部拿走,製定計劃那種專業的事情,他也插不進去手,此時在一邊乾瞧著也不是事,隻好先走了。

下樓時,看見那幫來提升自己等階的進化者,歡喜地出門而去,洛景辰站立良久。

現在很多人都已經習慣了係統存在,任缺他們想在那上麵改變,恐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民意,在任何時候都是不可忽視的重大力量,尤其是現在全民進化時代,一旦傷及大多數人的利益,所激起的反彈將是極其恐怖的。

但也正是那個決定,讓洛景辰看見了軍部的決心,那是比任何事情都更加重要的。冇了追尋自由發展的勇氣,即使基地再繁華,再厲害,也不過是係統控製下的傀儡而已。

回到雲中刀戰團位於基地的地盤時,天色已經微微有些暗,剛走近訓練營旁邊,就看見幾個像老朋友般的人影站在那裡。

洛景辰臉上露出笑容,腳步也跟隨快了幾分。

“朱小雅,你們怎麼在這裡。”洛景辰有些意外地問。

“任缺說你早就已經走了,但是我們等那你很久也不見你回來,所以就打算出來看看,冇想到趕出來就見到這你,走,就差你那。”小九走上前一把搭住洛景辰的肩膀,滿臉笑意地道。

“是我不對,回來時發現基地變化好大,看看忘記時候了,自罰3杯怎麼樣?”洛景辰哈哈一笑,看這旁邊煢煢子立的朱小雅,眼中溢滿濃濃的思念。

許久未見,有些東西還是一如當初那樣美好。

“自罰3杯可不夠哦,朱小雅可一直在等你,你自己算算都多長時候了,我看你今天把營地的酒全部喝光都不夠,是吧朱小雅?”小九滿臉詭秘笑意,意味深長地道。

本來安靜站立的朱小雅頓時臉色通紅,一腳狠狠踢過來,帶起的破空聲頓時讓小九嚇一跳,怪叫一聲躲開,然後一溜煙跑進營地,留下洛景辰兩人站在那裡相對無言。

“你已經回來了。”朱小雅收回腳,對著洛景辰呢喃道。

“是的,我已經回來了。”洛景辰對著朱小雅明亮眼眸,同樣深情道。

朱小雅還想說什麼,洛景辰卻跨出一步,直把將她抱在懷裡,將頭埋在馨香的髮際旁,嗅著那熟悉氣息,洛景辰心中滿是安寧,在朱小雅耳邊輕輕道:“而且再也不走了。”

被洛景辰僅僅抱住的身影,突然散發出驚人的熱力,貼在洛景辰耳側的麵頰滾燙,聽這雄厚胸膛上傳來的有力心跳聲,朱小雅缺乏一切言語。

“抱住了,張奕你小子輸咗!”就在氣氛逐漸有些旖旎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陣興奮的叫聲。

到如今級彆的進化者,耳目之靈敏足以聽到周圍數十米的任何風吹草動,小九等人興奮的聲音根本不用刻意去聽,就直接向他們耳朵裡灌進來。

朱小雅本來就通紅的臉頰,瞬間更加紅,有心掙紮出來,但是被洛景辰強有力的手臂抱住,卻怎麼也無法脫身,隻好在那樣怪聲怪氣的叫聲中,將小腦袋深深的埋在洛景辰肩膀裡。

一個身影從旁邊的小樓中走出,看這緊緊抱在一起的兩人,本來還有些嚴肅的臉色,瞬間綻放出笑意,似乎那樣也不錯啊。

狂歡一直持續到深夜,幾個人都喝到大醉,樸圓給洛景辰怒斥後,雖然還很是不爽,但那點不痛快,都在酒桌上發泄出來了。

當他抱住酒罈子與洛景辰相互灌時,隔閡已煙消雲散。

似乎隻有洛景辰能做到那樣,樸圓能聽進去話的也隻有洛景辰。

暈暈乎乎地給人扶回房間休息,洛景辰在醉酒的頭痛裡逐漸陷入睡眠。

似睡非睡時,一股冰冷氣息罩住他。他似乎感覺有人在挪動他的身軀,耳邊不斷響起嘈雜聲。

可洛景辰此刻腦中亂鬨哄地就像工廠車間,根本無法集中注意力來弄清楚出現什麼。

最終一切安定下來,他重新陷入深沉地昏暗中去,耳邊一切就都聽不見了。那樣情況不知道過了多攻時間,他再一次驚醒。

意識還有些渾噩,洛景辰瞬間從那種半睡半醒的狀態裡清醒過來,望著眼前雪亮儀器,心臟劇烈地搏動,把血液不斷輸送到全身各處。

沉睡的力量開始在他體內出現,片刻後他就重新手握自己。

腦中的第2係統此刻卻像受到這某種刺激一樣,不斷地發出警告提示,那種來自意識深處的警報,使洛景辰精神瞬間從完全放鬆,轉換成如臨大敵的緊張狀態。

近乎本能,他舉起拳頭,一拳轟出,眼前那塊雪白儀器板,給他砸得凹陷進去。

一陣驚呼聲響起,密集腳步聲傳來。

那時洛景辰已經從那台儀器中坐起來,看著四周陌生地擺設,一時間弄不明白自己身處在哪裡。

幾個身穿白色大褂的大夫匆匆跑進來,見洛景辰掀開自己身上的儀器坐起來,相互對視一眼,有些為難地說道:“先生,你現在身體狀況很不穩定,需要接受必要檢查,才能離開。”

“你們是誰,那裡又是哪裡?誰讓你們給我進行檢查的?”洛景辰連珠炮地把那個醫生問住了。

因為某些特殊原因,向來那裡是他們一言九鼎的,洛景辰這種情況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但是想到那個給他們釋出命令的大人物隱晦的提醒,對於眼前這不知身份的男子,他們懷著最深刻的敬畏。

“那位先生,走了裡之後會有人專門向你解釋那一切問題,現在你需要將最後一項檢測做完,然後由我們那個專業地醫療小隊為你製定治療計劃。”為首的大夫看那洛景辰不卑不亢地說道。

“你們一共給我安排這多少項檢測?”聽見為首那個醫生地話,洛景辰心裡一跳,連忙問道。

“額,從內到外一共有38個大項檢測,現在已經基本全部完成,隻要你配合完成最後一個就行這。”那個醫生數量地打開前方的光幕,在上麵檢視這一下之後回答道。

看那他地動作,洛景辰冷冷地看那他:“每一項檢查都需要在它地控製下進行?”同時手指那他前方的光幕。

看見洛景辰神情似乎任缺有點不對,那個醫生疑惑了一下。還是硬著頭皮地道:“對,有那些程式的幫助,咱們的工作會輕鬆很多。”

“那將我送來的兄弟有冇有告訴過你,不要用那些程式來輔助檢測?”說到此處,洛景辰眼中已經隻剩下徹骨寒冷。

“但是先生,我們纔是醫生,對於如何檢測,我想我們會更有發言權一些。”看見洛景辰神情沉鬱得可怕,那名醫生也任缺有點不滿起來,就算他們使用這係統程式輔助檢測又有什麼危險的關係,那麼複雜精密的檢查,單靠從前那些儀器要多浪費多少時間。

“你們更有發言權?”洛景辰突然笑了,看著那一名義正言辭的大夫,臉上露出一個怪異的神情。

“你知不清楚。因為你擅自做主,使用係統程式協助檢測,會引發什麼樣地後果,會害死多少人?你以為他們告訴你不要使用那些東西是亂彈琴,你以為你纔是專業地?可是你tm除這那些你還知道什麼?”

“什麼都不知道你就敢自作主張?什麼都不知道就敢違背上頭命令?”說到後麵洛景辰甚至已經吼這出來。

那時外麵再次傳來腳步聲,在洛景辰最後一句話堪堪落下瞬間推開房門衝這進來。

一張張熟悉的臉出現,看見洛景辰因為暴怒而扭曲的臉,所有人都呆住這,朱小雅最先反應過來,小跑過來輕輕將洛景辰抱住,輕聲安慰道:“你現在身體狀況不太好,情緒不要太激動。”

“身體狀況不太好?”

洛景辰輕笑這一聲反問道。

“現在恐怕不是我好起來就可以解決的了。”

說完洛景辰深深地閉上眼睛,看第2係統介麵上不斷滾動的個人資料提示。

他身子掃描給皿檢測到瞬間,這種提醒就開始了。

上頭一個紅字正在不斷地減小,同時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恐懼感也籠罩在洛景辰身上。

他知道那是係統在計算他的個人資料,進行最後分析,當初他身份資訊被抹除,很大程度上混淆這係統的視野,它地所有反應都是基於龐大無匹地數據分析實現地,洛景辰身份資訊地丟失,對他的觸動是非常大地。

就像普通人失憶之後,即使很多時候能不知覺地做出讓自己疑惑地反應,但是在他的識海中,還是冇了塊資料記憶。

洛景辰現在同樣是那樣,在皿地數據庫中,他現在就是一黑戶,而那身份給他提供這很緩衝時間,前提是不能再被皿地程式掃描到。

洛景辰之前完成地那些任務讓他在皿地數據庫中擁有很高地優先權限,雖然主要數據被抹除,但是各種細節還是的,掃描次數增多,它對洛景辰地分析結果就越清晰,一旦達到某個臨界值,洛景辰身份就會被它重新判定。

那纔是最讓人無法接受地。

在的球,洛景辰冇有任何把握能通過第2係統來抗衡皿,自從回來之後,他就清楚的感受到四周無處不在地壓迫感,那是對那片空間地絕對掌握地表現,遠不是現在洛景辰能撼動地。

本來洛景辰打算等到軍隊的計劃開始之後,他纔會隨之行動,但是冇想到卻被那個醫生死死地坑這一把。

現在洛景辰已經能感受到皿注意力度正在不斷地加強,就像那逐漸要睜開地凝視之眼,一旦鎖定這他,引起的就隻有死亡。

樸圓等人也明白洛景辰所要麵對的情況,臉色一個個都變得很陰沉,張奕更是一把將那個醫生抓起來,提到麵前,一刀橫在他脖子上,沉聲問道:“誰給你權力讓你擅作主張,我在安排時不止一次地提醒過你,不準使用係統程式,你把我說的話當作啥了?”

刀鋒發出逼人寒氣,那個醫生隻覺自己脖子上彷彿放了塊冰,寒意使得他脖子上雞皮疙瘩一粒粒凸起。

張奕向來在下麪人麵前都是一副很和善的臉,即使生氣也很少向其他人發脾氣,因此在雲中刀戰團中名聲最好。

也正是因為如此,那個醫生纔在他反覆叮嚀之後,依然投機取巧,說到底也是因為長時間以來養成的思維慣性。

現在看他一臉暴怒、恨不得把那個醫生生撕的樣子,所有人都呆了。

與此同時,他們腦中升起一個念頭。

那次真的大麻煩了。

其實與樸圓等人同時,那些醫生已經感覺到這不對勁,眼前這不認識的男子重要性似乎遠遠超出這他們預料。

而他自己冇有按照上頭吩咐就擅自更改檢測標準,說出去他肯定要受到懲罰,因此他剛纔一直在想能用什麼辦法將那件事搪塞過去。

隻要能過眼前那一關,後麵事都好說,他在雲中刀戰團中還有很多朋友,疏通一下。未必不能變壞事為好事。

隻是叫他萬萬冇想到的是,張奕根本冇給他解釋機會。

看樣子,更是有直接處決他的意思。

醫生不禁魂飛魄散,雖然他乾過不少陽奉陰違的事,比現在嚴重十倍的事也有不少,但是冇有哪件事要他命。

一直以來他也可以能在戰團內攪風攪雨而自豪。

冇想到,卻在這一個毫不起眼的事上翻這跟頭,還是那種永世不的翻身情況。

“張隊饒命啊,我隻想更全麵地為那位先生檢測身體,真不是故意要偷懶……”

被掐住的脖子有種尖細的撕裂感。

見他伸脖子叫得煩人,張奕心頭更煩躁,直接掐住他脖子,遠遠把他扔出去。

慘叫聲戛然而止,不知是因為地摔暈這過去,還是因為害怕而強迫自己收聲。

看那眾人一臉嚴肅地樣子,洛景辰臉上擠出一絲微笑:“你們也不用太擔心,它想確定我身份可冇那麼簡單,我最少還有一個月以上的時候。”

見洛景辰說地輕鬆,張奕心裡更是難受,到這現在他又如何不清楚。洛景辰那樣說完全是為這讓他安心,一個月看著時間不短,但是相對於一個人的時候長度來說,簡直太少這,一旦被皿找到,那後果即使不用猜都知道。

那也就意味那洛景辰能安穩生活的時候,隻剩下的個月時間,然後他又要回到那種朝不保夕,為這自己生存不斷地努力地生活中去,而且一個不小心,就會從此與這地方說再見。

滿腔不甘都化作憤怒,樸圓雙拳捏地咯咯作響,最終還是一句話都冇有說出來,麵對洛景辰那平靜地不像話的臉,他發現不管自己說什麼都顯的那麼蒼白無力,那一刻他說任何一句話都是對洛景辰打擊。

沉默良久,樸圓上前一步,在洛景辰胸口打一下。堅定道:“不論如何,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去對抗那一個混帳。”

說完轉身而去,留給其他人一個倔強的人影。

小九同樣冇有說什麼,用力在自己胸口打一下。然後深深地看了洛景辰一眼,也離開了。

很快房間中就隻剩下朱小雅,輕輕將房門關上,朱小雅悄無聲息地走到洛景辰身邊,然後像小貓一樣蜷縮在他地懷裡,聞著這熟悉的氣味,滿足地閉上雙眼。

兩人誰都冇有說話,就那樣靜靜地相偎著。

軍部,指揮中心的下深處。

一個防守極度嚴密的地方,此刻正燈火通明,裡麵來來往往穿著雪白防塵服的人,有條不紊地將一件件物品按照一定規律放好。

密集的人們一直在活動,卻靜得冇有一絲聲音傳出,所有人都專心致誌地看那自己麵前那塊小小物體,防止它們脫離預定軌道。

整個區域外圍,被一層半透明材質物體隔離開,透過那隔離層,隱約能看見裡麵情況,一股可怕壓力從那上麵散發出來,隱隱在抗衡什麼。

此刻任缺陪在一個鬚髮老人身旁,看這一片區域中不斷忙碌的人影。

那隔離層,在他眼前就好像不存在一樣,即使那個看上去昏昏沉沉隨時都會摔倒在的地老人,站在那層隔離牆前,也冇有任何異樣。

“那個,還有多久能真正發揮作用?”看這一會,老人突然轉過身發問道,話語很隨意,就像麵對普通人聊天一樣。

渾濁神情,看著冇有任何特殊之處,就像一個普通街邊老人一樣,隻有在他瞳孔深處,隱隱可以見到一絲幽冷光芒。

麵對老人隨意詢問,任缺絲毫不敢大意,恭敬地回答道:“預計十5天之內可以完成組裝,啟動調試還需要3到5天時間,最多不會超過210天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