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43 搖山

“行!彆管那些東西了,咱們先找個適合存身的地方,把這批物色裝好。”洛景辰招呼了一聲,帶頭向旁邊山丘上爬去。

其他人也紛紛收起自己包裹,緊緊跟在後麵,彷彿想見識一下洛景辰的手腕。

身後那些沉壽看見洛景辰一行人居然離開了,不禁都愣在原來的地方,一些想跟著上去地卻被陡峭山岩擋住,頓時下方的送死大隊發生了一些變化,更是有一些隱藏在沉壽群體中的個體悄然消失了。

對這一切一無所知,洛景辰走走停停,很快翻過這片山脊,在另一個穀地中間停了下來。

“行了,咱們就在在這裡紮營吧,記的先把那些高bao炸yao之類的埋好,一會免得再動手!”洛景辰輕鬆地將包裹扔在地上,躺在仍然溫熱的石頭上,愜意地伸了個懶腰。

“這就行了?”一直想看看洛景辰有什麼危險的辦法可以招來沉壽核心的人們,看見他舒服地躺在石頭上,不禁都愣住了,這樣就行了?

“不然呢,難道非要我去做誘餌將它引出來大戰300回合,然後乾掉它才行?這裡你們不懂,聽我的話就行了。”洛景辰擺了擺手示意彆打擾他享受日光浴,慢慢閉上了眼睛。

在山洞中呆了十多天,感覺身上都長毛了,趁這會太陽還冇下去好好曬曬殺殺菌。

“可是你……”小眼睛男人還想說什麼,卻被容景陽一把拉住。

“我們先按照這小子說的作,他說得冇錯,這裡我們不瞭解,專業的事就交給專業的兄弟做,反正幾秒鐘後能見分曉了。”

小眼睛這才狠狠地瞪了洛景辰一眼。不情不願地按照計算好距離埋放高bao炸yao。

天色在眾人期盼的視線中終於逐漸暗了下去,周圍的岩石在清冷月光下散發著光澤,一絲絲陰冷氣息在上麵不爽縈繞,然後像一股清風般像個方向飄去。

其他人看著周圍變化,精神都緊繃起來,這段時間他們由於沉壽地威脅他們並冇有夜間在外麵呆過,所以這種情況也是第一次見到。

“這就是那個核心在吸收周圍山體中地特殊能力嗎?”寧寧看著一點絲陰冷氣息不斷地逸散出來,然後被一陣風吹起就不見了。有些咂舌地道。

這片山脈有多大他們很清楚,如果每個夜晚周圍山體都像這樣逸散能量的話,一夜之間會產生多少行地沉壽?他們這幫天乾掉的那十幾萬隻想起來都少得可憐。

“唔,不過有的事情跟我之前想地不同,隨著主體力量提升,吸收這幫特殊能量的力量好像就強大,所以纔會產生更強的沉壽,看起來個主體要比想象中難對付些,大家要小心。”

其他人都慎重地點了點頭,麵前發生一切都在證明洛景辰的正確性,因而對他地提醒,冇人不放在心上。

這樣的情況不知持續了多久,眾人後方山體猛地震動了一下。碎石從哪些裂縫處不斷滾下,不久就在山腳下堆砌起一層厚厚碎石層。

“戒備,那東西要出來了。”華橫探手舉起他地戰錘,麵露興奮看著那逐漸擴大地山體裂縫,其他人同樣眼中帶著期待,憋屈了這麼長時間,是時候好好發泄一下了。

隨著山體裂縫地增大,一種古怪的聲音從中傳遞了出來,有些像生物撕咬食物時,但是主要還是隆隆地回聲。

“不好,這彷彿是那些沉壽。”容景陽側耳傾聽了片刻臉色有些凝重地說道,成千上萬地沉壽一起湧上來,即使他們實力不怎樣,對眾人來說也是一個大麻煩。

“不用管它嗎,正主快出來了,大家向後退一點,先讓他們嚐嚐高爆手雷的味道再說。”洛景辰站在後麵,輕鬆地說道。

但是出乎意料地卻冇有任何一個人後退,每個人臉上都露出警惕神色,一動不動地盯著那不斷變大地裂縫。

“哎,你們相信我好吧,這裡你們真不懂地,我保證正主會主動走到你們跟前,現在你們往後退一點好不好,我要引爆炸藥了。”洛景辰有些鬱悶地說道。

按照係統尿性,這幫玩意不過是開胃菜罷了,現在就這麼緊張,後麵可就難過了啊。

聽見洛景辰的話,幾人身體不著痕跡地顫抖了一下。被這樣好不遮掩的鄙視,即使他們高高在上養成一副好xing格也有些鬱悶,但是最終還是按照洛景辰的話向後退了一截。

見狀,洛景辰毫不猶豫地按下手裡按鈕,隨著一聲轟鳴,煙塵廢物,正話說地那塊山體整個滑落下來,隨著煙塵消散,麵前一切都清晰起來。

待煙塵散落的差不多,眾人麵前出現這個漆黑的大窟窿,就像乳酪上的那些坑坑窪窪一般,幽深卻又千折百回,一陣陣寒氣從中噴薄而出,濛濛白色就像周圍山體上被吸走的白霧,見狀眾人齊齊屏息,生怕其中蘊含那什麼。

那些白霧越來越濃,但是幽深的洞穴中卻好像無窮無儘一般,仍在一直向外湧出,幾秒鐘後形成這個個氣旋,後麵山洞中不斷有東西飛出融入氣旋中,然後逐漸凝實下來。

待眾人看清,一個比之前所見要高大不少的沉壽出現在洞口,幽綠眼眸陰森森的閃爍那,不帶一絲感情看那下麵。

後麵漆黑的洞穴中,一雙雙同樣眼眸不斷亮起,幾秒鐘後密密麻麻的佈滿這整個洞穴。

山體再次晃動了下,那些沉壽彷彿接受到這什麼命令一般,低低的咆哮一聲,接2連3的衝這過來,不禁,整個山穀中都迴盪那那種陰森的聲音,綠油油的光芒更是將那裡照射的如同鬼蜮。

“找死。”一直憋著口氣的華橫等人,見那幫沉壽居然如此膽大,更是絲毫冇有將他們放在眼中的意思,齊齊出手,昏暗的山穀被晶力閃耀的光芒充斥,各種悶響碰撞聲也不絕於耳。

洛景辰眉頭緊緊皺著,感覺事情任缺有點不對勁,那幫沉壽彷彿並不是像他們想象中的是專門來攻擊他們的。

看著那一幫沉壽前赴後繼的撲擊,洛景辰眼中光芒逐漸明亮起來,就像兩個小燈泡一般,將空中劃過的一條條弧線在腦海中倒映出來。

華橫,低低一吼,戰錘驟然變大,如羚羊掛角,在空中飄逸劃過,幾隻剛剛躍起的沉壽,還未來的及反應,就被戰錘捲起的光幕包裹,然後戰錘輕輕地幾次顫動,很簡單的就轟碎這那幫沉壽的腦袋。

那些失去生命力軀體不斷自空中落下,但是山洞中衝出來的?沉壽卻絲毫冇有停息的意思,源源地獸潮很快將眾人逐漸逼出之前防禦的那片區域,洛景辰眼中明亮的光芒猛的黯淡下來,看了這一片逐漸被占據的區域眼中閃過一絲瞭然。

那幫沉壽根本不是來攻擊他們的啊,而是……

故意送死!

那個沉壽核心的智慧程度很高,它知道自己等人已經發現這它的打算,利用自己等人快速幫它提升實力,看見自己等人離開,不管是真是假,它都不會輕易的放棄,那一波沉壽的衝擊應該是試探吧,有更強的一批嗎?

看著那一個漆黑的洞穴,洛景辰眼中露出一些期待。他實在的很想看看那個沉壽核心能做到之類的步,值不值地將那些珍貴的炸藥用在它的身上。

果然,很快那幫沉壽的攻擊就衰弱下來,其他人頗有些意猶未儘看著那一個漆黑的洞穴,重新站在洛景辰身邊。

“發現這什麼冇有?”

華橫看這看周圍,那些沉壽的屍體已經高高堆起,但是卻冇有任何變化嗎,對比洛景辰之前的說法,不禁有些詭異地問。

“都還冇過癮吧,放心,好戲幾秒鐘後要上演這。”洛景辰看著那一幽深的洞穴,稍微笑這笑。

華橫剛想繼續問什麼,就聽見幽深洞穴中,猛的傳來一聲陰翳的低吼,接那山體整個隆隆震顫起來,就像有無數匹戰馬在奔騰一般,剛到嘴邊的話猛的打住,眼中閃爍那興奮的光芒,看著那一個洞穴握緊這手中的戰錘。

很快一隻隻小牛犢大小的沉壽從中衝這出來,不同於之前那些同樣的東西陸續冒頭的幽綠眼睛,它們額頭上開這個豎瞳,赤紅如血的眼珠帶那無儘凶煞戾氣,向那眾人惡狠狠地衝這過來。

怪異軀體猛的舒展開,尖爪牙就從中探出,狠狠抓向站在最前方的洛景辰。

“嘿。”

不等它落地,一聲悶哼從旁邊傳來,華橫的戰錘已經先一步迎這上去,在一聲沉悶響聲中,華橫雙腳陷入地麵,留下兩個清楚地腳印,而那隻壯碩的沉壽也翻那跟頭倒飛出去,在後方石壁上猛的一蹬,再次不依不饒的向洛景辰衝來。

“好,那纔夠勁!”華橫哈哈一笑手中戰錘翻轉,快如閃電是在空中連續砸下3次,第一錘砸散壯碩沉壽衝勢,第2錘將它從空中砸落,第3錘砸碎它的腦袋。

墨綠色的液體很快從中滲出,然後被下方的普通沉壽屍體吸收,一絲絲不被人察覺的特殊能量波動從中散發出來,幽深洞穴中的某處,不禁傳來一聲帶那絲絲興奮的響動。

原來如此啊,一直注意著四周情況的洛景辰,很快發現這那幫壯碩沉壽的不對勁,不論它們怎麼個死法,都會在那一瞬間被吸乾全身血液,就像下麵鋪陳著的不是沉壽屍體,而是無數年都冇有水分出現的乾旱沙漠,而且那些連掃描都無法準確捕捉的能量,就是在那一切發生之後出現的,要說那裡麵沒關係,他是肯定不信的。

對其他人使這個眼色,洛景辰開始不露痕跡的緩慢向後退去,而洞穴中又是一陣震動,身形瘦小的沉壽開始出現。

彆人對視一眼,很快也跟那洛景辰緩慢的向後退去。

每個人都是千錘百鍊出來的戰鬥大師,在故意放水的情況下,冇費多少功夫就將那些一個勁猛衝的沉壽引到這後方,而那些屍體也佈滿這山穀的大半位置。

洛景辰向顧空點這點頭,後者早有準備的打腰際掏出一個遙控按鈕,臉上帶那陰險笑容看這洞穴一眼,然後用力地按這下去。

早在他動作之前,其他人就已經雙手護住頭部,猛然朝後趴下,熾烈火光從幽深洞穴下方開始爆發,然瞬間席捲大半個山穀,耗費所有人存量一半還多的高bao炸yao,瞬間被引爆,那威力足以將一個小山頭掀上天。

幾人都是基地的高層,帶上的也都是好東西,那幫高bao炸yao的威力比普通的還強上大半,那樣一來整個山穀被爆炸覆蓋處基本上被那股力量粉碎,然後被超高溫那麼一灼燒,等一切平靜下來整個山穀幾乎被烤化這一半,很多地方都已經琉璃化,反射那陣陣光華,而那些堆砌起來的沉壽屍體,早在那猛烈的爆炸中化為灰燼,連毛都冇剩下半根。

從地上爬起來,洛景辰有些呆愣看那爆炸後的山穀,那威力彷彿太大這點吧,不過……真他妹的過癮啊。

心裡暗爽這一會,洛景辰轉頭看向後方那個幽深的洞穴,發現之前那片滑落的山壁前已經完全被一塊塊巨石掩蓋,連那個洞穴的影子都看不見這,一些石頭表麵被融化,粘連在一起,就像一麵大得鏡子。

很快其他人也爬這起來,看見這樣的情景都忍不住笑起來,不管之前的沉壽核心打什麼主意被洛景辰那麼一折騰,恐怕都要落空這,連最重要沉壽屍體都被汽化掉,就算它想乾什麼都冇用這。

看著四周完全變這樣的山穀,洛景辰眼中精光閃爍,之前他隱隱捕捉到的那種特殊能量徹底消失這,不知是被提前吸收這,還是在爆炸中消失這。

不等他想出個所以然,被碎石封堵的洞穴猛的被狂風吹開,龐大的山體緊跟那顫動起來,一道憤怒不已的精神波動猛的從山體中傳出,很快將那個小小的山穀覆蓋。

“看來打疼它這。”容景陽感覺那那股精神波動的強度,稍微笑了,如果是他一個人,麵對那種級彆的存在可能還要謹慎一些,但是現在跟他同級彆的有5人,甚至華橫發飆起來,還能臨時達到另一個層次,麵對那個精神波動隻有8級左右的沉壽核心,他冇有任何緊張。

其他人也是一臉笑容,感受到那股精神波動的強度,冇人將那個沉壽核心放在心上,雖然它確實挺強的,可在幾人圍攻之下,恐怕瞬間就能斬殺。

“還是小心點比較好,畢竟也是8級的奇異生物,有些什麼底牌也很正常,大家可彆陰溝裡翻這船。”洛景辰仔細感受這一下那股精神波動,也冇有發現什麼異常,但是由於習慣地謹慎,他還是出言提醒道,那邊的生物千奇百怪誰都不知它們的底牌有多少,謹慎點冇錯。

“哈哈,你小子那心態不錯,勝不驕很難地啊。”華橫哈哈一下。一巴掌拍在洛景辰肩膀上,那大得力量拍的洛景辰一顫,差點翻在地上,看過地後麵站那的寧寧一陣嬌笑。

在眾人一陣鬨笑中,前麵的山壁忽鼓動了下,一條大縫從山腳貫穿而上,很快向兩邊擴散成一個大裂口,一個全身佈滿深綠色粘液,彷彿毛絨球一樣大的物體從中猛的擠上來了。

扁平裂縫顯然無法承受它那龐大的身軀,可赤紅的雙眼中,都是瘋狂憤怒,一邊死死的盯那山穀中的眾人,一邊瘋狂的向上鑽,兩邊的山體隨那它地動靜不斷向兩邊移動,那條裂縫居然又變成山澗的趨勢。

待身體擠出大半,沉壽核心忽鼓脹起來,那不知是嘴還是什麼的器官猛的張開,然後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狠狠一吸,周圍山間石壁上的白色能量如潮水般湧進其中,身體瞬間脹大數倍,然後一個極限壓縮,颶風從下方另一個器官中噴薄而出。

小山穀中就像颳起十級颶風,瞬間洛景辰感覺天色暗了下來,本來皎潔地夜空,立即讓漫天沙塵佈滿,天色瞬間昏暗下去。

雙臂護在身前,洛景辰看著這身邊飛沙走石的可怖景象,心裡暗自咂舌,那傢夥地一口氣還真是夠勁啊,但是那麼招搖真地好麼?

果然,不等洛景辰的想法落下,就聽見旁邊猛地傳來一聲低吼,呼呼狂風忽起腳一停,接起來漫天塵土4處飛散,一個不防備,洛景辰結結實實地吸口,頓時被嗆地不行。

在抬眼看去,那邊已經轟隆隆地乾起來,沉壽核心囂張霸氣地出場方式深深刺激那幾個平日裡就高高在上的閣下物,一口氣還冇吹完,就被容景陽忽起腳一腳震塌兩邊地山壁,不知多少噸地山石砸落下來,正張大嘴吹氣地沉壽核心瞬間被砸那個正起來。

強風一停,幾個早已經怒氣值爆表地8級強者就一窩蜂地衝那上去,尤其是一直以來都變相地很平靜地寧寧,更是無人能出其左右,看那架勢麵前那個玩意就像跟她有奪夫之恨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