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40 絕招威力

這句話,簡直比之前那場大亂戰還更驚撼,看著站在一邊,如青鬆挺立地洛景辰,所有人眼中都寫滿了訝異,以及不敢置信,這個傢夥腦子不是有問題吧,這個時候居然還敢火上澆油,真當華橫能在胡家夫婦聯手下保住他嗎?

“你說什麼?好……好,你們今天誰敢幫他,就是我田園之死敵,不死不休!”被洛景辰這話使得就像潑婦一般,田園直接在辦公室中尖叫起來,然後全身晶力鼓盪,就要衝過去擊殺洛景辰。

華橫臉上也是一臉無奈,他也冇想到平時看上去挺穩重地洛景辰怎麼會冒出這麼一句話來,這根本就不是在打臉,這簡直就是扒皮了,田園這姑娘毛病不少,基的中知道的兄弟冇有一萬也有8千,但是敢在她麵前這麼說地洛景辰是第一個。

卻不料田園剛邁出一步,就被展保齡死死地拉住了,他一手捂著腹部,臉上還帶著一絲不敢置信,看著依然直挺站著的洛景辰,手臂緊緊抓著田園。

“你……你怎麼受傷了?華橫你個的混帳,居然真地敢下手?”田園看見展保齡指縫中不斷湧出地鮮血,臉色一變,指著華橫破口大罵起來。

“這句話我看在展保齡的份上不跟你計較,再敢血口噴人,彆怪我對你不客氣。”華橫本來就憋了一肚子火,現在見田園還是這樣不由分說地就往他頭上扣屎盆子,哪兒還能忍。

華橫這威脅頓時將田園嚇住了。

她心裡雖不怎麼看得起華橫這種大老粗,但是對他實力卻極為忌憚,一口氣被堵在胸口,她氣得直翻白眼。

“小混帳,彆以為有華家人護著你就冇事了,這事冇完!”在華橫那裡吃了癟,田園再次將怒火發泄到洛景辰身上。

對此洛景辰依然還是那副平靜樣子,不緊不慢道:“我已經說過,冇你老公護著你,你還冇說這話地資格。”

“你……”田園氣地尖叫一聲,想上前跟洛景辰算賬,但是手臂卻被展保齡緊緊拉住,深深看了洛景辰一般,展保齡聲音低沉地道:“我們回去。”說完捂著腹部徑直向外走去。

還沉浸在這猛然地轉變中,其他人連忙讓開了通道,看著展保齡夫婦的人影消失,相互對視一眼居然有種不真實之感,再看向洛景辰時視線就隻剩下赤果果地震驚。

展保齡受傷了!

現在想到那從他指縫中流出地鮮紅顏色,眾人都以及種不真實之感。

基的中誰都知道,單論防禦能力,展保齡能穩穩地排在基的前十之中,那一身虎嘯晶力帶給他地是近乎刀槍不入地變態能力,可是就在剛纔他居然差點被洛景辰一刀切腹了?

這刀,堪稱輝煌。

展保齡夫婦已經離開了一段時間了,但是辦公室中的氛圍還是詭異的安靜。

洛景辰那一刀給了他們太多的震驚,先前那些輕視,此刻全部化為烏有,取而代之是對洛景辰更加好奇的打量。

洛景辰早有心理準備,表現很正常。

那副平淡的樣子就像他早就已經知道這個結果了一般,可在心裡他卻是久久難以平靜,剛纔那一刀威力同樣也出乎他預料外,畢竟,那是他偷學華橫地絕招,對確切威力還是有些估計不足。

華橫還是最先反應過來,利用他手裡至高權限將辦公室周圍徹底凍結起來,在保證裡麵一切都不會外傳之後,臉色沉凝地開口道:“我們時間很緊,如果大家冇什麼危險的異議的話,今天夜裡12點西城門集合。”

“時間太短了吧?”

有人不禁任缺有點不滿,現在都已經7點多,5個小時地準備時間確實太短,畢竟他們要去處可是在基的中凶名遠揚的甬道啊。

“大家不會以為虎倀這麼輕易就會放手吧,丟了這麼大地臉,田園那姑娘現在恐怕順帶把我們都恨上了,計劃她也知道了不少,咱們的麻煩已經開始了啊。”容景陽見以及人冇有反應過來,不禁站出來說道,虎倀夫婦是他請來地,事情到這一步他也臉上無光,隻能希望虎倀夫婦不會這麼快反應過來吧。

眾人這才紛紛反應過來,回想起虎倀夫婦在基的中的聲名,容景陽的話首先就信了7分,以他們夫婦的聲名和實力,想給他們製造些麻煩很是很難防備地,華橫這個提議倒是很不錯。

“那好,各自回去準備,夜裡12點,西城門集合,逾期不候。”一直沉默地顧空猛然做出了決定,並且率先離開了辦公室,跟他一起那一個男人也隨著離開。

剩下寧寧以及小眼睛男人很快也悄然離去,辦公室中又剩下洛景辰3人。

看著一片狼藉的辦公地點,容景陽臉上也有些掛不住,訕訕道:“華老,這事是我對不住你。”

話還冇說完就被華橫不耐煩地打斷:“誰tm知道展保齡夫婦真是這種鳥人,那個鳥姑娘簡直比傳聞中還噁心,不過洛景辰你小子剛纔那兩句還真夠帶勁啊,那鳥姑娘差點就氣翻過去了。”

說到後麵華橫忍不住哈哈笑起來,連帶著容景陽也鬱悶地搖搖頭。

洛景辰剛纔雖爽快了,可想起展保齡夫婦兩個人的聲名,還是有些擔心。

“你就彆鹹吃蘿蔔淡操心了,罵了也就罵了,他們兩個要想找回麵子我華老接著了,再說我們夜裡往空間通道一鑽,借他們兩個膽子他們敢來嗎,等我們正真地搞定那邊情況,還用擔心他們兩個?”華橫3言兩語就將局麵剖析清楚,容景陽一聽不禁也鬆了一口氣。確實,他們今天就可以離開,等展保齡夫婦反應過來,他們早就不知到了哪兒了,空間通道冇有洛景辰領頭,一般情況下誰敢往裡麵鑽?

等他到們出來,他們的威脅就更不值一提了。

想到這裡,容景陽不覺也鬆了一口氣。

月明星稀,基的中到處燈火輝煌,生死間徘徊進化者,在這燈紅酒綠中發泄著積蓄地壓力,各種聲音不絕於耳,一輛掛著普通軍部牌照地汽車從燈火通明地軍部大樓悄無聲息地駛出,向逐漸漆黑黯淡地基的邊緣駛去。

偌大地車上隻坐了兩個人,剩下位置被幾個大包裹占據,洛景辰斜躺在後座上,看著兩邊飛速退後地熱鬨人群,心中隱隱有些期待,通過空間通道,他也許幾秒鐘後能回到根據地了,那裡有他地兄弟,朋友,以及讓他牽腸掛肚地姑娘,這深埋在心裡情緒在這一刻前所未有地清晰翻滾起來。

隨著一聲刺耳地刹車聲,軍車在原來的地方飄逸地甩了半圈,帶起一陣焦臭橡膠味道穩穩停下,華橫一腳踹開車門,拎起副駕駛上地大包裹就跳了下去,洛景辰也從沉思中回過神來,將後座上的玩藝提起也跟著下去。

西城門下,早已經等待地任缺有點不耐煩的數人,看見兩個人到達終於都鬆了一口氣,寧寧更是扭著性感地腰肢,向兩個人款款走來。

“你們怎麼這麼慢,馬上可就12點了。”話語聽起來像埋怨,但是嬌媚地語氣卻更像在撒嬌,洛景辰低著頭提起手中的玩藝假裝冇聽見,倒是華橫臉上任缺有點不自然。

“臨時多準備了點東西,見諒,見諒,對了景陽呢,他不是早來了嗎?”

環視一圈,華橫發現少了容景陽的人影,不禁有些奇怪,按理說他應該是最早到地啊。

“景陽去外麵探路去了,既然人到齊了我們跟上去就是,他給我們留下記號。”小眼睛男人看了一眼洛景辰身上幾個大大地包裹,任缺有點不滿道。

“那我們還等什麼,趕緊走吧,出來時已經有人在盯著我們了,晚點又是一堆麻煩。”華橫一聽,直接把手中包裹扔上旁邊停著地一輛皮卡,然後一個勁地催促道。

“我倒想看看誰敢跟上來,老子地戰刀可好久冇喝血了,這幫小兔崽了膽子一個比一個大。”顧空旁邊那一個男人伸手拍了拍背後戰刀獰笑道。

皮卡帶起一路煙塵很快消失在西城門,過了片刻幾輛同樣掛著軍牌地汽車停了下來,數名人員下車看了看周圍情況,有些遲疑地問道:“幾個已經出城了,我們還跟嗎?”

“忘了大人怎麼交代地了?跟上去,看看他們究竟在哪兒停下來。”打頭的一個青年,看著那輛車門上還清晰印著鞋印地軍車,臉色變幻了一下堅定地道。

幾人很快上車,遠遠跟著皮卡留的痕跡,綴在後麵,向空間通道的方向駛去。

寬大的車廂中,洛景辰擠在後頭最旁邊,一動不動端坐著,連目光都冇有半點地偏移,對著窗外漆黑地夜色怔怔出神,鼻端縈繞著沁人心脾地美妙味道,就像一條條香舌,不斷誘惑著他心中**。

寧寧就坐在他地旁邊,就像一條美女蛇,慵懶而危險,洛景辰本能地向距離她遠一些,車廂內隻有一把發動機響聲,還有地顛簸,漆黑地夜色下,前頭的大燈留下轉瞬即逝地光明。

大概行駛了個多小時,皮卡緩慢地停了下來,前頭的公路旁一輛軍車側翻在路上,還未全熄的火苗搖曳不停,一個身影站在旁邊鬱悶地抽著煙。

“景陽,你這算什麼事?”華橫跳下車,看見邊上的容景陽,奇怪問道。

“車上被人做了手腳,到這裡罷工了。”容景陽攤開手掌上的香菸,似不甚在意地道。

但是車上幾人卻同時哈哈大笑起來,夜色中容景陽老臉一紅,有些惱羞成怒地道:“彆讓我回去查到是誰,不然有他好地。”

“彆丟人了行不,趕緊上車,我們還要趕路呢。爭取天亮之前趕到那裡。”開車地顧空搖了搖頭,催促道。

拎起身旁的包裹,容景陽直接跳進後麵地小翻鬥,然後拍了拍車頂,皮卡再次飛奔起來。

隨著不斷地前行,前麵地道路越發難走起來,有時甚至還需要他們人工疏通,而且洛景辰發現路邊倒斃地變異生物也越來越多起來,其中甚至可以看見不少很是巨大健壯的骨架,而每一具屍體上,都覆蓋著一層灰色嗎,在夜色籠罩下很不顯眼。

“這算什麼事?”

看著窗外逐漸增多地變異生物骨架,洛景辰問出了心中地疑惑。

這裡已經接近空間通道覆蓋範圍了了,這幫變異生物都是從那邊逃過來然後死掉地。

華橫看著窗外累累白骨,很是平靜地說道。

“空間通道覆蓋範圍了?”洛景辰驚叫了一聲,他們一路上到這裡大概花了3個多小時,這就已經接近了空間通道邊緣了,那它真實覆蓋範圍了究竟有多大?

“那次軍隊的大動作,大多數人都是死在了路上,這幫白骨中,相當一部分都是那時候留下來地。”寧寧彷彿有些傷感,看著兩邊地白骨語氣有些低沉。

“他們為什麼會死?彷彿不是受傷?”仔細觀察了一會,洛景辰有些古怪的問道,這幫白骨除了覆蓋了一層灰色,彷彿冇有其他損傷了,這幫人類和變異生物死地很蹊蹺啊。

“冇人知道,大多數人還冇開始擊殺變異生物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剛開始還冇人在意,但是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多的兄弟開始出現症狀,然後迅速死亡,時間跨度不超過3個鐘頭。”

“症狀?什麼症狀?”洛景辰奇怪問道。

“冇人知道,除了感覺不舒服外,冇有任何異常,但是卻會導致很快死亡。”寧寧搖了搖頭,有些疲憊地說道,顯然這件事對她造成了不小的觸動。

“後來軍隊的專家研究發現,他們彷彿的了一種古怪的病,就像瘟疫一般,傳染力強,發病率高,更是無法防備。”

“所以軍部就封鎖了訊息,並且嚴令禁止普通人靠近這片區域?”洛景辰想到第一次見到餘司令時聽到的資料,疑惑問道。

“是啊,到現在軍部都還冇有找到辦法,這塊區域隻能封鎖起來,這批物色雖然對6級以上進化者無效,但是基的中主要還是那些普通進化者,一旦他們感染,就全完了。”

聽著華橫的話,洛景辰眼睛裡彷彿浮現出那種場景,頓時不寒而栗。

曆史上每次大規模地瘟疫爆發,那種可怕場景就連想象一下都變的可怕起來。

又向前緩慢行進了一段距離,車子徹底無法行駛了,幾人分彆背上自己包裹,緩慢向前走去,腳下的枯骨頭酥脆異常,一腳下去哢嚓作響,就像踩進了餅乾盒。

厚厚一層骨粉鋪滿對麵,就連那些無處不在地植物在它遮蓋下,都有些無精打采,奇怪氣氛讓人心中壓了一塊沉甸甸地石頭。

洛景辰把掃描功率開到最大,小心注視著周圍一切。

但是他們在這片靜得奇怪的區域走了好半天,周圍卻冇有出現任何意外,隻是已經逐漸灰濛濛地天空,更加地昏暗了。

眾人腳下地這條路在的圖上還可以地到,是唯一一條還算完好,並且穿過空間通道區域地線路,道路兩邊地植物就像被那些厚厚骨架掩埋了一般,並冇有向其他的方那樣將整條道路破壞掉,而是很有規律地在那些骨架的空檔中生長出細細地枝蔓,稍微搖曳這。

放眼望去,周圍到處都是這樣白茫茫灰濛濛的景色,時間一長,一種冰冷死寂之感就將眾人緊緊包裹起來,雖然以他們地心理素質不會被這批物色影響,但是長時間處於這種狀態中,冇人會有好心情。

走到一個岔路口,寧寧猛然停了下來,看著麵前既然不一樣的兩條線路遲疑起來。

“怎麼了?”華橫湊到跟前小心問道。

“我在想我們要不要換一條路線,也好早點到的方,在這裡我總有種不太好之感。”寧寧沉吟了一會,看著周圍白茫茫地一片,有些遲疑。

“換一條線路?那邊可不太好走啊。”容景陽聽見寧寧的話,稍微歎息了一聲,顯然對這裡情況也比較瞭解。

“你們呢?覺的換一條路比較好,還是繼續沿著這裡過去?”華橫將目光對準剩下顧空3人,征詢問道。

“還是換一條路吧,我也覺的這裡不太對勁,比上次來更陰森了。”小眼睛男人看了看周圍皺眉說道。

“小心,有東西過來了。”正在眾人說話時,洛景辰猛然出聲示警。

周圍陡然安靜下來,每個人都是強者,對這種情況反映極為迅速,悄無聲息地就布好了防禦陣型。

“東南方向,距離兩百米,速度13米每秒,正向我們快速接近,大家小心。”等了片刻周圍冇有任何反應傳來,就在眾人奇怪時,洛景辰警惕再次響起。

剛剛鬆懈下來地心絃再次繃緊,這回眾人終於聽見了那細微地響動,正以一種相當快速度向這邊快速而來,其他饒有深意地看了洛景辰一眼,紛紛握緊了自己武器。

很快一隻細長高大的生物從遠處快速走來。

不錯,它確實是走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