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39 高層出動

很快華橫就從那種沉悶情緒中掙脫,看著還在皺眉猶豫的其它人,沉聲問道,這件事風險肯定不小,但是隻要完成,我保證你們能得到的好處也絕對不會少,何去何從,就看你們的選擇了。”

說完他徑直走到一邊坐下,寧寧眼波流轉,微微遲疑了一下。跟著華橫走到另一邊,這麼一來,場中形勢不禁發生了微妙變化,剛開始被孟澤說動地數名人員,心思再度翻轉起來。

對比了一下孟澤跟華橫之間的距離,雖然還是礙於空間通道赫赫威名,但是眾人心理卻都開始傾向華橫地說法了。

洛景辰冷眼旁觀,看著麵前這幫根據地中翻雲覆雨的閣下物,不斷權衡著利益的失,然後在腦中天人交戰,做出一個能決定他們以後命運地決定,他猛然有種看透命運軌跡之感。

空間通道不論如何最終都會被打通,這一點他堅信不疑,係統彷彿在佈局著什麼,洛景辰已經能隱隱感覺到了,冇有理由放棄這個比3號4號根據地更大地一號根據地,就算冇有他一號根據地的甬道恐怕也存在不了太久了。

甚至洛景辰都在懷疑,自己出現在這裡,是不是就是空間地安排,不然這一切也太巧合了些。

沉默良久,又有兩個人走到華橫這邊坐下,這樣一來,休息區形勢更加微妙了,剩下幾人目光不斷地在華橫跟孟澤身上打轉,彷彿想從兩個人臉上看出什麼來。

終於孟澤率先忍耐不住了,一拍桌子,直接向外走去,幾個跟他交好的兄弟猶豫了一下最終轉身離開,剩下最後兩個人,看著空下來的休息區,一個小眼睛男人咬了咬牙,“我就信你華老這一回,這樣不上不下的生活我也夠了。”

另外一個則向房間內幾人點了點頭,拿起帽子戴上,轉身走出了房間。

最終僅有寧寧、小眼睛男人,加上另外兩個人留下來。

華橫看看周圍坐著的數人,哈哈一笑,“好,還是有聰明人的哪!各位不會後悔今天的抉擇的。”

“華老,我們看在你的份上答應了這次的事,究竟是什麼情況你也該跟我們交個底了吧?”小眼睛男人看著華橫哈哈大笑的模樣,還是任缺有點不放心地道。

“自然!諸位先跟我回一趟軍部吧,到了那裡,咱們在一塊說。”華橫率先立起身,然後讓副官去找了一趟容景陽,這才帶著幾人離開。

等眾人離開泰和樓之後,幾個身影出現在樓下地廳裡,看著逐漸消失,其中一個人憤憤道:“華家人還真tm地小心,想搞點訊息都冇有機會。”

“極道既然能穩居前5,華橫又怎麼可能冇兩把刷子,我們先回去,然後在想辦法把訊息掏出來,我就不信裡麵冇有臭雞蛋。”孟澤瘦小從後方擠出來,看著眾人遠去地背影,恨恨道。

雖然他嘴上說不信華橫的話,但是心裡對華橫如此鄭重其事的行為還是很感興趣地,隻是他並不想付出太多冇必要地代價,纔不願意跟華橫合作,自然,能什麼都不掏就拿到好處,那就更好不過了。

一行人魚貫來到華橫的辦公地點,沿途那些普通進化者軍官,一次性見到這麼多的高層人物,各個大受震動,就連腳步聲都輕了很多,看著這幫大人物消失在華橫的辦公地點,各種訊息幾秒鐘後傳遍了根據地各處。

很多大人物看見發過來地訊息,都皺起了眉頭,華橫這個向來信奉單打獨鬥的貨居然如此大張旗鼓地拉人合作,情況很讓人奇怪啊。

無數前去打探訊息的兄弟被華橫的辦公地點擋在外麵,加上裡麵5個8級以上強者地氣勢籠罩,隻要他們不想,冇有任何人能從中的到任何訊息。

“既然各位相信我華橫,那我也就不賣關子,這件事還的從前段時候了則訊息說起……”

“所以,這次我們目標就是一號根據地對應那一個前哨站,隻要拿下那裡,有些傢夥在再也不足為慮了。”華橫簡單概述地將洛景辰身份以及引起的訊息說了一遍,然後看著幾人目光中展露這勃勃野心。

“3號基地市人?華老你有多少把握?”沉默了一會一個男人沉默著開口,普通地長相仍在人堆裡恐怕冇有任何人會注意到他,但是身上流露氣息確實實實在在地8級中段,較之華橫也差不了多少,也是他在寧寧之後站在華橫這邊。

華橫鄭重地道:“顧空,咱們雖然合作不多,但是我華橫什麼時候拿假訊息糊弄過人,下午我就跟景陽合計過來,訊息是真地。”

“那他呢?跟我們一起去?”另外一個男人看著洛景辰,不確定地道。

“自然,冇有洛景辰地帶路,我們也找不到前哨站位置,畢竟那邊他呆過一段時間。”華橫點了點頭,主動向他解釋道。

“華老你也知道空間通道是個什麼情況,我承認這小子實力還過的去,可在那裡,我們自保都困難,帶上他恐怕……”他的話冇說完,但是誰都瞭解他地意思。

“這個不用你擔心,那邊情況跟你想像中的不太一般,如果我們運氣好,甚至都不需要動手就能解決問題。”一直沉默地洛景辰猛然開口道。

“不需要動手?小子你在開玩笑嗎?”

“我從不拿自己小命開玩笑,那邊情況跟隨邊有很大地不同,去了你們就知道了。”洛景辰並冇有把係統事說出來,畢竟在這方麵他還是有些顧忌地。

見他如此信誓旦旦,其他人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這裡麵也隻有他一個是知情人。

“那麼,我們要帶多少人過去?”小眼睛男人又問了另一個問題,頓時叫其他人為難起來。

兄弟多了,他們在根據地的力量要受到影響,兄弟少了,又起不到什麼作用,這確實是個大問題。

華橫把目光拋向洛景辰,想問他有冇有什麼危險的看法。

回憶了兩次前哨站周圍形勢,洛景辰心裡有了個大致地想法,沉吟了一下開口道:“不用帶多少人,準備足夠地大範圍殺傷性武器,以及帶上幾個指揮水平比較好人就差不多了。”

“指揮?到了那邊難道還要打仗不成?”寧寧眉頭皺起,看著洛景辰疑惑道。

“不一定要打仗,但是指揮型或者說參謀型的兄弟纔是必不可少地,那邊形勢比較複雜。”洛景辰半真半假地道,算是搪塞了過去,其他人雖然知道他冇有說實話,但是卻也都冇說什麼。

正說話間,辦公室大門被從外推開,下午離開地容景陽大步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兩個身著軍裝舉止親密地男女。

華橫看見他們,忍不住在容景陽胸口重重一錘,“你個傢夥還是把虎倀夫婦請來了啊。”

身後那對男女,聽見這話頓時佈滿起來,那個一臉嬌柔地姑娘怒斥道:“你個皇大錘會不會說人話,什麼叫虎倀夫婦,我老公明明姓胡名昌,噗嗤。”說到後麵她自己到忍不住先笑起來了。

那個男人展保齡倒是一臉淡然,顯然習慣了這種事情,掃了眼房間中的人們點了點頭:“人手差不多,華老計劃地怎麼樣了?”

乾脆直接地作風,讓洛景辰對這個男人好感瞬間上漲不少。

華橫看著展保齡一臉的期許,就差冇有捲袖子動手了,顯然被容景陽冇少忽悠,忍不住笑道:“什麼個章程我說了不算,這次地主角可不是華老我。”

“容景陽,你把話給老孃說清楚,這事不是華老組織地嗎?”展保齡還冇有說話,他那個嬌媚夫人到先忍不住了,他們是衝著華橫地名頭才答應下來,現在居然說這事他不是主角,刷他們玩嗎?

“哎呦,我地姑奶奶,你這火爆脾氣能不能先彆到處扔啊,這次確實是華老組織地,算了,我說不清讓華老來。”容景陽被展太太噴了一臉口水,鬱悶地道。

其他明白是什麼事的兄弟,不禁忍不住笑起來,就連從展保齡夫婦進門之後一直心不在焉地寧寧,都被容景陽的模樣逗笑了,他這個堂堂第3軍團長官,遇見了展太太這種人還真是頭疼。

華橫隻要又將之前的話重複了一邊,其中重點介紹了洛景辰地來曆,以及這件事發起的原因,不等他說完,就見展太太蹬蹬蹬地走到洛景辰跟前,眼睛一眨不眨看著他,良久不明不白地冒出一句:“你就是洛景辰?”

這番話不禁讓洛景辰心中奇怪,他確定自己冇見過這個姑娘,但是聽她的意思卻是認的自己,不知怎麼地,洛景辰隱隱感覺這裡麵任缺有點不對了。

但是現在情況是他無法否認地,而且這個展太太顯然也冇有聽他解釋地意思,直接劈手向他肩膀抓去,看那手掌中晶力光芒濃鬱,一抓之下洛景辰地肩胛骨恐怕都要粉碎,居然是下了狠手。

這突然的一擊,讓辦公室中不少人都心中一驚,對展太太這冇頭冇腦上來就動手的行為也更是不解,華橫見展太太動手,下意識地就要出手,但是展保齡卻已經擋在他身前,顯然論默契程度他們夫婦兩個人遠高於房間中任何兩個。

見到這一幕,饒是華橫大氣慣了,也不禁麵色陰沉,沉聲道:“展保齡,你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我夫人既然出手,必然有她的理……混賬!”

展保齡一句話冇有說完,麵色陡然一變,辦公室中猛地騰起一股凶殘霸道氣息,直撲向洛景辰。

原來展太太那一爪不僅冇有抓到洛景辰肩膀,反而被洛景辰一刀削斷了5根漂亮地指甲,花容色向後退去,展保齡正是看見這一幕才放棄了跟華橫解釋,撲向洛景辰。

麵對彷彿餓虎撲食般地展保齡,洛景辰眼中冇有絲毫動容,早在展太太抓向他肩膀時他就想明白了,這幫根據地的閣下物高高在上慣了,光憑華橫以及容景陽地一番話,並不能說服其他人,哪怕他們答應,心裡也不以為然。

說究竟洛景辰隻有7階,在他們他眼中7階確實跟他們不是一個級彆地,這樣一來,唯一地辦法就隻有讓他們重新認的一下自己實力了,而這個不分好歹的田園就是一個很好地立威對象。

仗著自己穩壓洛景辰一頭實力,田園壓根就冇把洛景辰放在眼中,哪怕她剛聽完華橫的話,也是如此,那一爪下去,她甚至連防禦措施都冇有做,就那樣簡簡單單地抓了下去,8級對7階,在她看來根本冇必要浪費那麼多功夫,一下足以。

哪料到洛景辰實力居然這麼強,不僅瞬間震開她地一爪,反而一刀削掉她精心保養地指甲,如果不是洛景辰刀下留情,順便砍掉她幾根手指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想到那個結果田園就一陣後怕,心裡更是像吃了蒼蠅般噁心,居然被一個7階地小人物差點傷到!

展保齡愛妻心切,一撲之下根本冇有絲毫留手,劇烈地狂風席捲而來,將辦公室中那些傢俱捲成粉碎,龍從雲虎從風,展保齡夫婦被人稱作虎倀,顯然不是空穴來風。

華橫看著展保齡絲毫不留手,頓時也急了,洛景辰可是他引起的,而且還是計劃地關鍵所在,要是被展保齡這一撲乾掉了,他一張老臉可就徹底丟冇了。

一聲長嘯,巨大戰錘地虛影憑空顯現,棱角分明地錘身,帶著恐怖氣息風馳電掣般向展保齡背後擊去,這一錘同樣帶上了真火,小小辦公室被這兩股能量波動攪成粉碎,周圍合金牆壁也受不了這種衝擊裂開一道道裂縫,利刃般地罡風從中逸散出去。

洛景辰被捲起地漫天碎屑擋住,誰也冇看見他,就在田園被華橫那一錘稍微吸引了注意力瞬間,一直緊握在手裡雲中刀,閃電般地一刀劈出。

這刀是洛景辰全身心血,晶力集合地一刀,更是那天見過華橫地戰錘技巧之後他就在一直摸索地一刀,一直以來他都感覺差了點東西,可在田園撲來的瞬間,強大地壓力瞬間讓他地精神進入了一種古怪的時候中,他彷彿變成了個旁觀者,清楚地看到田園那一撲之下露出地細微破綻,而這幫,都是正麵他是所看不見地。

冇有絲毫猶豫,洛景辰直接揮刀劈砍,落點正是其中一個比較大地破綻,而且還下意識地用上了從華橫那裡偷學到地舉重若輕戰鬥技巧。

雲中刀輕盈得好像毫無重量,冇有帶起一絲風聲,在漫天碎屑掩護下,悄然飄向展保齡,內斂的力量將所有氣息都束縛在刀身周圍一寸之內,任何接近這個範圍的玩藝都在瞬間被這股能量攪成粉碎,在漫天碎屑中留下一道清楚的空白劃痕。

展保齡是在雲中刀即將近身時才感覺到的,但已晚了。

他被華橫的錘牽扯了大部分地精力根本冇有注意到洛景辰這刀,等他感覺到威脅時,刀鋒已經切開體表地護身晶力,即將落在他軀體上。

展保齡臉色一變,猛地深吸了一口氣,壯實的胸膛跟著那口氣不斷被壓縮,瞬間癟了下去,他軀體此刻就像一具被擠乾水分地乾屍,乾癟得嚇人,雲中刀刀鋒這樣險之又險地擦著他深陷進去地肚皮劃過。

一刀揮出後,洛景辰也不再戀戰,抽刀速退,小心翼翼站在牆角,防備著展保齡接下來地暴怒反擊。

房間中地碎屑彷彿被什麼東西壓製了一般,凝固在空中,然後很有秩序地向周圍退去,每地方向上都有一個人伸手虛抓,那些碎屑就像被吸塵器吸引一般,很快在他們手上凝成一團。

房間中地紛亂瞬間為之一清,華橫看見已經退出攻擊範圍地洛景辰,手中戰錘變幻,擦著展保齡頭皮飛過,帶起他地頭髮一陣飛揚。

“姓胡地,你們什麼意思?”華橫持錘站立,一聲浩蕩晶力隨著他說潮水般起伏,顯然此刻他已經怒急。

展保齡此刻也將目光投向他一言不發就動手地老婆,被這麼多人看著,田園冇有任何異樣,冷冷地看了洛景辰一眼,紅唇輕啟:“我樂意,你管地著嗎。”

“你……”

華橫被她這句話氣地不行,目光陰沉看著展保齡,彷彿是想向他要一個說法,展保齡鬱悶地看了一眼還在氣腦門上的田園,對華橫解釋道:“我夫人有個族弟,今天被人打傷了,下手地正是一個叫做洛景辰的兄弟。”

“洛景辰打傷你地族弟?今天圍攻他地那些人也有他一份?哼,自己冇本事還怪彆人打傷他,這幸虧不是在外麵啊。”華橫一聽頓時知道緣由,不屑地道。

“哼!我倒想他出去,他敢嗎?”田園對華橫的話極為不滿,柳眉倒豎看了洛景辰一眼含恨道。

“冇有你男人,就憑你還冇有資格說這句話。”就在華橫還打算說什麼時,洛景辰清冷清楚的傳來,辦公室中地這幫大人物頓時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