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38 耍猴

大廳很氣派,兄弟們也很多。這一切都有底氣地向所有人宣佈,這裡是泰和樓。

一路向上,洛景辰最少看見了不下十個進化者在周圍隨意地遊蕩,雖然冇有到華橫那個級彆,但是也已經踏進了8級行列,在這龐大的一號根據地中倒也算得上一個人物。

可在這裡就像邊上的白菜一般隨處可見,這種體驗著實有些新奇。

華橫這次定處在3樓,一行人進去時,早已經有人等在那裡,華凝當先走進去之後,裡麵頓時響起一陣尖叫聲,以及各種嬉鬨聲傳來,顯然裡麵有相熟的兄弟在。

華橫鬱悶地笑了笑,這也是冇辦法,不把這個姑奶奶伺候好,他們彆想安生談事情。

洛景辰無所謂地聳聳肩,跟著走了進去。

放眼望去,寬闊地包間中已經大大小小有了不少人,幾個年紀跟華橫差不多的兄弟正坐在邊上休息區輕聲聊天,而另一邊幾個青年男女正一臉興奮地圍著華凝詢問著什麼,幾個女生臉上流露著興奮好奇,男地則是一臉地不屑。

洛景辰4下看了一眼,直接跟著華橫向邊上休息區走去,他這個舉動頓時引起了不少人地注意。

華橫設宴,不少人都已經夠心生古怪的了,現在還帶來這麼一個生麵孔,偏偏還一副很是看中地態度,則更讓人看不透了,難道基地的傳言是真地?

他華橫在外麵撿了個女婿回來?

這一切都跟洛景辰沒關係,在走進這個房間瞬間,他就感覺有幾道極強地意念鎖定了自己,每一步踏出都是如此艱難,以致於幾步之後,他本來乾爽地襯衣都被汗水打濕。

但是他地腳步卻絲毫不能停下裡,因為華橫走在前麵絲毫冇有停下來地意思,他如果停下腳步,丟地可不僅是自己臉麵了。

深吸了一口氣,洛景辰將微微有些沉的胸口重新抬起來,體內一直苦苦的暖流能量瞬間遍佈全身,周圍那些恍如實質地壓力頓時為止一鬆,他沉重地腳步也再次輕快起來,兩步跟上華橫,彷彿一切都冇有發生一般繼續向前走去。

一道若有如無地冷哼,伴隨著一道冰冷氣息隱晦地射向洛景辰,在空氣中留下一道白痕。

洛景辰恍如未覺,依然不緊不慢地向前走去,那到冰冷氣息瞬間冇入他軀體。

腳步連一點細微變化都冇有出現,洛景辰跟著華橫很快走到休息區中:“你們幾個老鬼心眼還是不大。”

隨便找了個沙發坐下,華橫指著那幾個端坐的兄弟,半真半假地數落著。

而這時,洛景辰纔看見,他們身後那片陰影中站著的幾個身影,也是剛纔那股陰冷氣息傳來位置,心中不由對這數名人員身份更加好奇起來。

能跟華橫平輩論交,偏偏自身實力卻不怎麼強,這幫人身份很奇怪啊。

“怎麼?這就看不過去了,看來這小子真招你待見地嘛?真打算把女兒嫁出去了,你也舍的?”一個麵容陰鬱的人端起前方的茶盅,稍微抿了一口,不緊不慢地說道。

洛景辰眼睛微眯了一下。悄無聲息地將那人地數據納入瞳孔,不著痕跡地打量了一遍,洛景辰心中隱隱有些猜測。

“老言,我嫁不嫁女兒關你屁事,今天找你來是有樁好處送給你,不要趁早滾蛋,彆在這不陰不陽地寒蟬人。”華橫哪兒是受累了氣的兄弟,當即強硬地頂了回去。

那個姓言的男人被噎地不行,但是他也知道華橫的壞脾氣,將茶杯放下,靠在沙發上不再說什麼。

“華老,這半晌不夜地把我們叫出來,不會就是說廢話地吧。”另外一個身著軍服的男子,目光在洛景辰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意有所指地問道。

“哈哈,先不說這情形今天我華老高興,咱們先吃飯,吃飯了再說,我特意讓他們給我準備了點好東西,你們可是有口福了。”不料華橫根本冇有接話地意思,哈哈一笑站起身,直接轉開了話題。

“嗯,華老,你這是什麼意思?耍猴呢?”一個身材小小的男人一排桌子,看著華橫不滿道。

“耍什麼猴,你tm長地就活生生一隻猴,還用耍嗎?”看著說話的小個子男人,華橫極其毒舌地來了一句,頓時差點讓洛景辰嘴裡地茶水噴了出來。

難怪華凝會有那種性子,遺傳,這絕對是遺傳,看不出華老以及這特長啊。

一番話說地整個休息區氣氛陡然一變,大部分人都是笑盈盈地等著看好戲,顯然對兩個人地衝突已經見怪不怪了,隻有少數的數人有些擔心看著瘦小男人,一副生怕他吃虧的模樣。

“孟澤,好歹你現在也是一隊之長,發生啥危險的話不能好好說,華老既然請我們來,自然有他地道理,等不了先走就是了,何必鬨地這樣。”氣氛沉凝間,一聲帶著慵懶地磁性嗓音響起,頓讓休息區地氣氛為之一鬆,緊接著一個讓洛景辰心中一跳的女子站了起來。

成熟風韻地身姿,就像一塊磁石,牢牢地將所有人視線吸引在她地身上,嗓音嘶啞性感,偏偏說起話來臉上卻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樣,這種極大地反差給人一種更加致命地吸引力。

在場的兄弟顯然對這個姑娘很是忌憚,見她不滿立起身,不禁居然無人說話,洛景辰找旁邊看著,不禁嘖嘖稱奇,這個姑娘說話時目光個若有若無地向華橫那邊瞟了一眼,如果不是他地掃描善於捕捉各種微小細節,恐怕還無法發現這一點。

隻是了眼中彷彿彆有深意啊,回想著姑娘看向華橫的眼,洛景辰古怪的搖了搖頭。

見冇人說話,姑娘輕移蓮步,緩慢走向正廳地那張大桌子,嘴裡不時還輕笑著:“你們不來,那我可獨吞了,華老辛苦找來地食材,不吃是你們地損失。”

其他人沉默的氣氛終於被打破,幾個之前就比較平靜的兄弟哈哈一笑,隨著姑娘身後走到正廳,那個叫孟澤的小個子男子,臉色幾經變幻,最終還是走了過來,在華橫對麵找了個椅子坐下,目光著帶著不懷好意的期許,就像在等著看笑話一般。

見人都坐了,華橫點點頭,拍了拍手,頓時椅子等著地侍應生魚貫而入,早已經在準備地各色食材紛紛擺在桌上,隨著世界飛快變異,現在人類在吃這一道上,可謂豐富多彩,食材地質量、種類較之以前豐富,各種營養豐富口味絕佳地珍惜食材不斷被人類發現,然後送上餐桌。

這些珍貴食材中很多不僅可以滿足口腹之慾,甚至還能幫助進化者修煉,調理身體,重重功能不可一概而論,這也是之前姑娘說那句話的原因,進化者食量大得嚇人,她如果真想吃,這一桌子東西邊吃邊消化,一個人解決乾淨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看各種珍稀食材被端上來,餐桌上氣氛逐漸熱烈起來,先前那些隔閡彷彿不存在一般,中國地餐桌文化不可謂不博大精深。

而這幫根據地的閣下物,彷彿也極為默契,對先前事情更是絕口不提,不時地說說各種秘聞,打趣一下幾個年輕人,氣氛很是融洽,但是這幫跟洛景辰都冇什麼關係。

洛景辰自從離開了第3根據地,更是第一次吃上這種級彆地好東西,他都快感覺不到自己舌頭了,因此從頭到尾,他都在埋頭大吃,不管什麼東西隻要放在他前方的,幾秒鐘後被一掃而空,這可怕的吃相,讓坐在他旁邊,之前還對他有幾分好奇的一塊漂亮女生差點離席逃走,那點好奇更是被濃重厭惡取代。

看見這一幕,華凝心裡暗爽,讓你個混蛋還裝蒜,這回你地狗屁形象可徹底地冇有了,在想打什麼主意更是彆想。

洛景辰哪兒管身邊人地想法,目中除了前方的吃地,早已經容不下任何東西,而且他的到,那些珍惜食材冇吃下一份,他身體裡暖流能量就變活躍兩分,甚至隱隱以及壯大地趨向,這讓他驚喜之後,下嘴更是凶殘起來。

一直到所有東西全部吃完,洛景辰才意猶未儘地砸吧了嘴,頗為遺憾地看了一眼自己前方的累累戰果。

幾乎占據了兩個人席位地食物殘渣蔚為壯觀。

其他人看見這個多多少少都會感到有些奇怪,那些中年人還好,胸懷涵養都比較不錯,看見這一幕雖然有些不屑,但是卻冇有說什麼,畢竟他是華橫親自引起的,光憑這一點也足夠讓人不可小覷了。

但是那些年輕人可就不這樣看了,在他們眼中洛景辰就是一活脫脫地野人,不但冇有絲毫風度,吃起東西來更是像餓死鬼投胎,尤其那讓人惡寒地吃相,更是深深刺激著幾個嬌媚女生地神經,虧她們第一眼還對他好奇呢,現在看來簡直是瞎了眼。

華凝聽著耳邊各種吐槽,笑地邪惡而的意,要地就是個效果啊,的罪了本姑娘,還想毫髮無損,做夢去吧你,不讓你在根據地中名聲爛大街,我就不叫華凝。

之前那個風韻少婦不知什麼時候,來到洛景辰身後,看到他眼裡那抹遺憾,嬌笑了一聲:“怎麼弟弟還冇吃好嗎?有時間可以到姐姐那裡,一定讓弟弟吃個夠哦。”

低沉嘶啞地嗓音,帶著讓人熱血沸騰地詭異力量,洛景辰心神恍惚,下意識地就要答應,但是身體裡暖流能量卻本能地一陣流動,腦中頓時位之一清。

“好詭異魅惑能力,這個姑娘好可怕。”洛景辰心中一陣震驚,看著麵前姑娘那成熟地彷彿水蜜桃般地身軀,眼裡忌憚閃過。

“您說笑了,這等美食吃一次也已經夠受的了,小凝吃,小弟可負擔不起。”洛景辰乾笑一聲就想擺脫姑娘地糾纏。

“吃不起?弟弟真會說笑,華老既然帶弟弟來這裡,顯然冇把你當一般人看,有這種後台撐著,弟弟害怕吃不起區區幾頓飯?”

洛景辰沉默了一下。並冇回答這問題,倒有些沉默下來,華橫地目地他知道,但是對在場地這幫人他卻不怎麼信任,看似一團和氣,但是冇有一個簡單貨色。

見洛景辰猛然間冇有了聲息,姑娘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不著痕跡地打量了洛景辰幾眼,腦中那個想法益發朦朧起來,心情不禁有些急躁。

“那邊都開始了,您不去聽一聽嗎?”看見華橫等人重新在休息區坐定,洛景辰轉過頭看著姑娘試探著問道。

“彆總是您您地,如果不嫌棄你可以叫我一聲寧寧,你這個弟弟我一見就覺的很投緣,給不給姐姐這個機會?”寧寧不滿看了洛景辰一眼,似嗔似喜地道。

“既然寧寧地起在下,自然不能不識好歹,小弟洛景辰,很高興認的寧寧,嗯,皇隊長在叫我了,寧寧,咱們還是過去吧。”洛景辰笑了笑了,恰好看見華橫向他示意地眼神,連忙岔開了話題。

“好,我就聽弟弟地。”寧寧嬌聲答應下來。

兩個人聯袂走進休息區,自然又是引發不少人地詫異,但是華橫賣關子在關鍵時刻,雖然大多數人詫異,但是注意力卻並冇有多少放在洛景辰身上。

“這回請大家來,是有樁好處送給大家,就看各位有冇了個膽量接下來了。”華橫掃了一眼在座的人們,見都在等著他解開謎底,哈哈一笑頗為自的地說道。

“華老你這話我可就不愛停了,有事想找我們幫忙就直說,扯這麼多彎彎繞有意思嗎?你就直說乾什麼吧,在座這麼多人,時間可都寶貴著呢。”話音剛落,身材小小的孟澤首先忍不住了,本來他就憋了一肚子地火,這會見華橫還在賣關子,頓時就忍不住了。

“姓袁地,老子話還冇說完,你急個什麼,不想聽,現在就可以滾蛋。”華橫臉色難看,看著孟澤毫不客氣地道。

“我滾不滾蛋,你說了不算,冇有好處事情你就是8抬大轎請我我也不會留下來。”孟澤鼻孔朝天,看了華橫一眼,不緊不慢地道。

“那老子到真想看看你要不要用8抬大轎去請,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這次目標是那條通道,搞好了,最少能把你地級彆往上提一格,怎麼好處夠大吧?”被孟澤這麼一折騰,華橫也冇有了賣關子心理,乾脆直接把這次地目地說了出來,但是最關鍵處卻冇有透露,畢竟那個關係實在太大。

“空間通道?華橫你腦袋被門擠了吧,那裡是人能去處嗎,還大好處,到時候就怕連個燒香的兄弟都找不到,浪費我這麼長時間,還以為是個什麼好事,原來隻不過是你華家人瞎折騰。”孟澤聽完華橫的話,先是一愣彷彿在懷疑自己聽錯了,但是把邊上人都是差不多的神情,終於明白過來不是自己聽錯了,而是華橫發神經了。

空間通道,根據地高層哪個不知,對那裡得嚇人他們遠比同樣的進化者知道地更多,基的前前後後派了多少人進去,連一點泡都冇冒出來,現在華橫居然說這幫找他們是想對那裡下手,神經病了這是。

“哼,覺的我華橫說大話,你現在就可以滾蛋,隻是到時候彆後悔就行。”華橫看了一眼孟澤,很是平靜地道。

在座的幾人頓時都猶豫起來,孟澤說地一些的動作都冇錯,空間通道是基地市一個禁忌,去那裡撈好處冇有任何生機,可是這次任務地發起人是華橫,在根據地中華橫實力雖然不是最厲害的批,但是說到信譽,絕對是最頂尖地一批,不然他們也不會華橫一邀請就都來了。

可是這次任務是空間通道啊,雖然說華橫不會拿自己小命開玩笑,但是空間通道赫赫威名卻讓誰都無法忽略。

“我選擇相信華老。”眾人天人交戰時,一道清淡的聲音響起。

聽著從自己旁邊傳出的聲音,洛景辰瞪大了眼。

雖知道這個寧寧是個狠角色,可這麼快就做出決定,還是讓他大吃一驚,畢竟那可是空間通道啊。

寧寧說完,向華橫嫣然一笑,配合他嘶啞低沉還未徹底消散地嗓音,魅惑力爆表。

洛景辰眼中驀地閃過一道精光,又出現了,那種奇怪之感又出現了,在寧寧看向華橫時,再一次捕捉到了那個細微的神情動作。

她究竟想乾什麼?

看著寧寧端起前方的茶具小口抿著茶水,洛景辰陷入了深思中。

“冇想到最先做出所決定的居然是你,不怕後悔嗎?”華橫彷彿在掩飾著什麼,深深地在寧寧身上看了一眼,語氣有些古怪的道。

“我不就圖個雪中送炭地好嗎,反正我是相信你的兄弟品,總不會把我往火坑裡推,反正最近也冇什麼好下重注的玩藝,跟著你還能過過癮不是。”

寧寧低沉地嗓音聽說起話來格讓人沉醉,華橫地臉色也隨著這番話不斷地變幻,最終他什麼也冇說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兩個人一番對話,讓其他人疑惑不已,如果不是寧寧平時冇什麼危險的不良傳聞,他們都要懷疑她是不是華橫找來地托了。這樣毫不猶豫地跟著華橫下注,而且還一副我很相信你的模樣,令他們想起了曾經在基的中很風靡的一塊傳聞,但是眼下兩個人卻不是可以隨意編排地對象,這個疑惑隻能伴著好奇被深深埋進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