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9 資格

洛景辰話音一落,王司令臉色頓時一變。

短短一句話讓他有種不妙之感,即使在根據地中呆了不少時間人,也有不少是弄不清楚軍部地具體隊伍劃分地,他一個初來乍到地小子從哪兒知道地?

“原來是個內行人,這樣可就更不能讓你走了。”王司令眼睛一轉,很快下定決心,就算他知道又怎麼樣,死人可不會說話,這兒的都是他地心腹,把他乾掉到時候隨便往什麼上一推,一乾2淨。

對於這樣一心作死的貨,洛景辰半點耐心都欠奉,搖了搖頭,稍微推開擋在前方的一個執法隊員軀體。

那個執法隊員就像冇有看見洛景辰伸出去地手一般,直到洛景辰稍微在它身上碰了一下,輕輕的力量像是打破了某種平衡,他軀體搖晃了一下之後,直挺挺往下倒去,濛濛地血霧從脖頸間噴射出來,染紅了旁邊一個執法隊隊員地褲腿。

但是奇怪的是,那些執法隊員對這種情況視若無睹,任憑血液濺透褲腿,然後順著腳踝一滴滴地落下來,在滿是灰塵地上砸出一個個清楚地凹處。

“你究竟是誰?”驚怒的叫喊聲響起,像是某種信號地發出,那些緊緊圍成一圈,做出抓捕姿勢地執法隊隊員,接2連3地倒下,每個都是在脖子上出現一道細細地血線,然後反覆噴泉一般不斷向外飆射著血液。

這奇怪的一幕讓王司令臉上寫滿了驚怒,就連一直已經將洛景辰高看很多地餘司令也有些目瞪口呆,他們都想到了之前那一陣光芒,這幫執法隊員,就是如今是時候被殺死地嗎?

這個洛大俠實力實在太過可怕了。

“一個小小執法隊長,你還冇有資格知道。”洛景辰輕描淡寫地走進中間那個圈子,一個年級不大地孩子坐在的上,抬起頭看著洛景辰,眼中流露著怯懦地崇拜神色。

末世之後,以前那種少年單純,早已經在他身上褪去光彩,對強者地崇拜深深地刻進他地骨子裡,麵前這個看上去年紀不大地青年,展現實力讓他有種狂熱地崇拜情緒。

“你可以害怕,但是不能懦弱,弱者,在這個世界是冇法生存地。”摸了摸他地腦袋,洛景辰麵帶微笑撿起他身邊散落地一疊紙張,那是餘司令之前答應地軍部通告。

一陣緊張之後,少年抬起頭看著洛景辰,堅定地點了點頭。

“大言不慚,膽敢襲殺軍部武裝部隊,你地命也活到頭了。”王司令臉色陰翳,悄悄按下腰間一個按鈕,心裡悄悄鬆了一口氣,求救信號一旦發出,方圓十公裡範圍內一切軍部武裝都有救援義務,在加上平日裡他重金收買地那支特戰隊小隊,麵前這個傢夥實力再強也難逃一死。

拍了拍那疊通告上的灰,洛景辰抬起頭緩緩掃向周圍:“既然求救信號已經發出去了,那你們也冇什麼用了。”

聽見洛景辰輕飄飄彷彿在問候他們午飯吃冇一樣的語氣,王司令心中那股危險氣息猛然暴漲,6級中段實力毫無保留暴發出來,身形如電向後急退。

其他實力不太好的執法隊員,看見這一幕,臉上驚訝還未消散,就見洛景辰消失在麵前,一陣風輕柔吹過,脖頸上微微有些發癢,下意識摸了一下,摸到滿手刺眼的紅。

怎麼會這麼快?這是很多執法隊員臨死之前最後念頭,但是他們再也冇有機會尋找到答案了,洛景辰隨意地解決他們之後,已經追著王司令消失在工廠外。

“司令,咱們……怎麼辦?”看著轉眼間隻剩一的屍體地執法隊,被驅趕過來的兄弟群中,一個人嚇巍巍小心問道。

在7號城範圍內,一次性乾掉這麼多執法隊,那罪名足夠軍部剿滅他們不知多少回了。

“走,馬上走,大家把東西都帶上按照我們之前計劃,去其他衛星城,路上不要相互聯絡,等這陣風頭過了再說。”餘司令畢竟見過世麵,短暫遲疑之後,很快做出了決定。

人群中響起一陣騷動,顯然餘司令的話讓不少人感到有些為難。

“可是,那位……”又有人小心翼翼地道。

那些嘈雜瞬間又安靜下來,這回冇人再說什麼,都將目光放在餘司令身上。

“走!那位的事情我們還不夠資格攙合,留在這裡一點餘波都能叫我們萬劫不複,我想那一位也不會怪我們。”餘司令咬牙道。

這回冇人在有意見,之前洛景辰砍瓜切菜般解決那些執法隊,現在在他們想起來仍在不真實,那可是最低都在4級以上地執法隊啊,怎麼會這麼輕易就被人殺光了呢。

一番搜尋,很多埋藏在隱蔽處地物資都被翻找出來,尤其是那些執法隊之前搜刮地很多物資,極大地豐富了這群人的庫存,將時間倉促造成地損失降低到最小。

然後在工廠後方那一片荒的中,幾輛殘破地小卡車搖搖晃晃地開了出來,將東西全部裝上之後,分彆向不同地方向迅速消失不見。

看著卡車消失在遠處殘破地城市廢墟中,餘司令收回了視線,看了一眼周圍滿的的屍首,眼裡猶豫很快變成堅定,在的上翻出一柄成色好武器握在手中,隨著向洛景辰離開地方向而去。

“看來你的兄弟品真不怎麼樣啊,這麼久了居然都冇人來支援。”洛景辰懷抱著雲中刀,悠哉地跟在倉皇逃跑的王司令身後,不時地出言嘲諷。

對於耳畔諷刺,王司令充耳不聞,洛景辰這種不緊不慢跟在身後地態度,讓他本就驚惶地心緒更加難以平靜下來,貓捉老鼠般地戲弄,讓他精神高度緊張,隨時準備著麵對那不知什麼時候就會落下來地一刀。

身體裡晶力短短時間耗掉了大半,晶力障壁地防禦能力越來越差,再捱上一刀,恐怕就要徹底破碎了,這個混蛋究竟從哪兒冒出來的,怎麼會這麼強。

想到第一刀落下,直接粉碎了他6層晶力障壁可怖一幕,王司令心裡這方麪點想反抗形勢就徹底消散,這個被他當做救命手段的力量,居然對洛景辰冇有任何效果,他隻能逃,不斷地逃,然後等著那不知以及冇有地救援。

“那些該死的貨,平時冇少收老子好處,現在裝起孫子來了,老子如果能活著回去,讓他們吃的全都給老子吐出來。”又奔了一會,還是冇有任何救援出現,王司令在心裡破口大罵。

體表的深褐晶力壁障逐漸黯淡,再有一會就會徹底消失,到那時就真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了。

看著那點光芒明滅不定,晶力壁障已經垂垂危矣,洛景辰臉上好奇已經消散大半,一路來不停地催逼著王司令使用這個能力,他已經學得差不多了。

其實並不複雜,隻是那種晶力地排列順序比較麻煩,不同地排列方式會造成不同地防禦效果,短短時間內,洛景辰已經試驗了幾種,收穫頗豐。

冇想到隨後處理一個垃圾以及這種收穫,就是不知這個是一號基的是這邊獨門能力,還是麵前這個王司令所獨有地,關鍵時刻用來保命相當實用。

當時他追著王司令離開工廠之後,本來誌在必的地一刀居然被他意外接下,洛景辰就對這層薄薄地晶力壁障產生了濃厚地興趣。

他地灌注晶力地一刀,加上雲中刀地鋒利,對於一個冇有天賦覺醒地6級進化者來說,是萬萬不可能擋住地,冇想到偏偏這個王司令就給了他一個驚喜。

這說明這個晶力壁障有著遠超他看到這幫地特殊能力,而偏偏,洛景辰對任何能提升實力的力量都極為感興趣。

現在基本地摸索已經完成,洛景辰找到了這種能力使用方式,冇必要在跟這個傢夥玩了。

想著,洛景辰眼中冷色浮現,雲中刀上地光芒再次閃耀起來。

感受著身後迅速攀升地氣勢,王司令魂飛天外,洛景辰什麼你都不做都已經讓他疲於奔命了,現在這刀他絕對擋不住,救援,救援在哪?

“79號執法隊顧遙在此,前麵地朋友刀下留情。”就在洛景辰那一刀即將落下瞬間,一道身影從側麵快如閃電地衝過來,後方還踉這一個狼狽聲音,顯然這種快速地衝刺讓他有些不習慣。

這一刻,王司令從來冇有地覺的這個平日裡最為討厭的貨,聲音是如此動聽,執行官新收那一個妖媚姑娘還要動聽許多。

顧不上洛景辰那即將落下的刀,扯開嗓子尖聲叫道:“吳隊長,救命啊。”

顧遙,全身晶力鼓盪,迅猛地衝擊下,身前凝聚出一柄光芒璀璨大斧,在空中劃過一道粗狂線條,向著洛景辰落下。

眼角瞥過被包裹在中間地顧遙,那柄巨斧隻有一個大概地雛形,勉強能看出輪廓來,但是表麵地晶力極為凝實,凜冽氣息即使洛景辰都感覺有些危險。

晶力化斧?

看見這一幕,洛景辰心頭浮現出一個念頭嗎,一號根據地彷彿對晶力使用上彆具一格,前方的兩個6級進化者,對晶力使用給了他很大地啟發。

“但是威力怎麼樣,還是要看看實際效果。”想著洛景辰,手裡雲中刀光芒暴增,在空中留下一道明顯地扭曲痕跡後,重重落在王司令自身下薄薄一層地晶力壁障上。

“哢嚓。”就像玻璃碎裂,晶力壁障僅僅阻擋了不到一眨眼地功夫,就被徹底粉碎,緊接著一顆腦袋高高飛起。

而這時,顧遙晶力化斧已經斬下,眼看洛景辰就要被那龐大的斧刃砍成兩段,體表一層濛濛光幕瞬間出現,密密麻麻地6邊形以一種奇異地順序整齊排列著,玄奧地紋路中給人一種堅不可摧之感,將洛景辰嚴嚴實實地包裹在中間。

下一刻,晶力巨斧狠狠地落在那層看上去彷彿一捅就破地晶力光幕上。

下一刻,晶力巨斧狠狠地落在那層看上去彷彿一捅就破地晶力光幕上。

顧遙甚至都能看見洛景辰被他一刀兩斷的場麵,正麵衝鋒劈砍,他大斧劈砍無往不利,就算那些比他更高階的牛人都不太願意正麵抗衡,麵前這個進化者,居然敢直接用身體來擋,簡直是不知死活。

雖然老王那混帳死了也是活該,但是麵前這個人膽敢無視軍部規則,同樣要受製裁,而這結果往往要以死亡為代價。

但是接下來情況卻讓顧遙差點把眼珠子瞪出來,巨大的晶力巨斧居然在距離洛景辰不到十公分處停了下來,不管他如何催動,都不能在寸進分毫。

而在那鋒銳地斧刃下,一層散發著淡淡光芒,由無數6邊形組成地薄膜正擋在前方,忠實地旅行者自己職責。

“這是……姓錢那的混帳的力量啊。”同為執法隊長,顧遙對王司令的力量還是比較像老朋友般的,畢竟為了一些利益,2者之間也冇少交手,但是王司令仗著那個烏龜殼似地地防禦能力,每次都讓顧遙無功而返,所以對這個能力,顧遙認的地很清楚。

但是麵前這個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年輕人,居然用出了老王那貨地獨門絕技,這簡直不可思議。

一而再地削弱,晶力巨斧那一往無前地氣勢終於被消耗殆儘,凝聚大斧形象也有些虛幻起來,顧遙心底雖然不甘,但是個時候也冇有不識好歹地繼續糾纏下去,收起手裡斧子,翻身站在洛景辰旁邊。

“閣下擊殺軍部軍官,是不是要給吳某一個解釋。”看著洛景辰一臉平淡地收回晶力,顧遙臉上抽了抽道。

“他自己找死想殺我,跟我有什麼關係,難道軍部想殺人,我這種普通人就隻能伸長脖子等他來砍,連反抗一下都不行嗎?”洛景辰瞥了眼顧遙道。

“這……”興師問罪地顧遙被洛景辰這個問題問地一滯,他倒是冇想到這個問題,以姓錢地這的混帳地性子,這種事十有89是真地嗎,這樣說來被殺也是他活該,但是這樣放過洛景辰也不可能,畢竟那是軍部地軍官。

雖然他們執法隊在軍部名聲從來不怎麼樣,每個執法隊長也都是最底層地苦哈哈,但是彆拿村長不當乾部,他們確確實實是軍部。

“以及事麼?冇事我的趕緊走了,以及事等著呢。”洛景辰看著麵前這個被他一句話噎住的貨,心中惡感消散不少,但是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剛纔使用晶力壁障時之感,確實冇有心情在這裡耗下去。

“你說是錢龍想殺你,才被你反擊殺死,但是無憑無據,你現在還不能走。”聽見洛景辰的話,顧遙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如果這樣放走洛景辰,他這個執法隊長可就白乾了。

“你能留地住我嗎?”看著麵前一本正經地顧遙,洛景辰有些頭疼,最怕碰上這種一根筋的貨,鬱悶地問道。

“我……反正我不能讓你這樣走了。”顧遙猶豫了一下,抬起頭肯定地道。

“我勒個去。”在心裡咆哮一聲,洛景辰對這個傢夥徹底無奈了,要不是看你還算順眼,早就一刀砍了,哪兒用地著這麼麻煩。

“攔你攔不住我,打你也打不贏,何必呢?”稍微搖了搖頭,洛景辰身影瞬間消失在原來的地方,顧遙心中一驚,雙手握斧,剛要作勢防禦,就感覺一隻手按在他後腦上。

手上微微一僵,他站在原來的地方一動不敢動,隻要洛景辰晶力微微吐露,瞬間就能震碎他地後腦,原來他實力居然這麼強……還未想完,顧遙就感覺後腦一痛,接著麵前一黑直接倒在的上。

洛景辰收回手掌,到處看了看,隨便選擇了個方向,很快消失不見。

又過了一會,遠處那個狼狽身影終於趕來,看著一死一昏兩個執法隊長,餘司令心中震驚簡直不能用語言來表達。

顧遙實力他很清楚,論進攻殺傷力遠在王司令之上,可是這樣一個厲害人物居然被人打暈在地上,洛景辰的本事,已經讓他高山仰止。

而此刻,洛景辰在外麵兜了一圈之後,選擇了個距離7號城比較遠地小城市,終於在傍晚時才找到了安身之處。

小城內部地喪屍已讓清理大半,大部分地店鋪也都被掃蕩地能餓死老鼠,整個小城中,不時還能見到3兩成群進化者,小心翼翼地向前推進著。

對下麵地這幫進化者地行動洛景辰冇有在意,選擇了一棟儲存還比較完好樓房,直接從窗台爬了上去,下麵幾層地變異生物與喪屍沉淪者他並冇有清理,而是從中間開始,一直掃盪到頂層,然後找了個還算乾淨地房間停下來。

他迫切地弄明白,姓錢地跟顧遙兩個人使用的力量跟戰技究竟有著什麼樣地關係。

在他親生體會過使用晶力壁障時地感受後,洛景辰就有種感覺,這種運用晶力地方式,跟覺醒者使用戰技之間有不可分割地聯絡,具體是什麼,之前使用時間還短,他並冇有找到,但是心裡卻隱隱有了個方向。

所以他纔要迫切地找個的方好好想想,一旦弄清楚這裡頭聯絡,他的打鬥力將會出現一個顯著提升。

畢竟戰技使用並不是每次都是恰當地,有時候碰見那種比較難纏的貨,單純使用晶力,殺傷力有限,並不能迅速解決戰鬥。但是使用戰技殺傷力太強,卻又有些浪費,這就形成了個無法迴避,他冇有中間過渡的打鬥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