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7 能量塊

從見到那些朝陽食客,到它們相互吞噬,然後其中一隻達到要求,被轉換成另一種能量體,然後去前頭那個大得攪拌中心,再到一切奇異生物都給絞碎變成各種各樣能量,然後被上方那個龐大的通達吸取,洛景辰彷彿又回到了剛掉進那個空間時的時候,周圍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又是那麼陌生。

隻見自己順著那些能量被吸收進上方地道中,然後來到一個隻剩下各種能量的東西,周圍牆壁上那一個個凸起不斷將各種能量淨化成單純地透明一種,然後被那條生產線壓縮成一個個立方體的力量塊。

這一切都在洛景辰麵前纖毫畢現,隻見了自己通過那個通達哦度過程,看見了那些能量被轉化地過程,看見了能量塊地形成過程,一切都是那麼纖毫畢現。

最終隻見了自己身體上包裹著一層顏色各異的力量,躲在一個能量塊後麵,通過那一道光幕,來到動力中心。

那些能量彷彿已經逸散了,但是以洛景辰現在這種奇特視角來看,那些能量並冇有逸散,反而變成跟能量塊相似的透明狀態,在他身邊遊蕩,就像冇有任何色彩地暖流能量一般。

洛景辰彷彿僵化了一般的身子猛然動了起來,他瘋了一般調動體內剩下的暖流能量,然後將它不斷地向體外逼出。

這種看起來像發神經的行為,終於在他耗掉了剩下暖流能量近半存量後的到了豐厚回報,邊上那些已經消失的力量重新浮現出來,並且被暖流能量吸引聚集在他身旁,隱隱有彩色光華透出。

成功了,真地成功了,被彩色光華營照得滿臉光斑的洛景辰,看著周圍環繞的力量,眼中隱隱有些晶瑩色彩。

此刻係統提示前所未有地急促起來,它讓洛景辰瞬間就恢複正常,滿臉肅然地將這幫被他暫時控製的力量,向旁邊還在動作的能量帶移動過去。

洛景辰的神情虔誠得就像朝聖信徒,而他手中揮舞的就是那最不容褻瀆的聖器。

終於,第一縷彩色能量觸碰到傳送帶上的一塊能量塊,然後是第2個第3個,很快一切彩色能量都包裹在一個個能量塊上,在傳送帶上緩慢移動。

洛景辰看著身前這一塊光彩瀰漫的力量塊,在心裡祈禱了一聲,稍微探出指尖,點在從身邊劃過的一塊能量塊上,身體裡暖流能量就像一個鑽頭,向著下方狠狠鑽下去。

一個小小孔洞很快在能量塊上出現,但是就像在一塊石頭上打孔一般,它冇有對周圍的力量造成任何影響,那些光彩斑斕的力量像水流般順著鑽孔鑽進能量塊中,然後將它渲染成一塊彩色地石頭。

如法炮製,很快剩下能量塊都被洛景辰鑽出小孔,足夠讓那些彩色能量混合進去,直到一切彩色能量都消耗一空,洛景辰才長鬆了一口氣從傳送帶上跳下來,雙眼中血絲彌密佈,一眨不眨地盯著那緩慢進入動力熔爐地彩色能量塊。

等了片刻動力熔爐依然冇有任何反應,洛景辰也好像失去了一切信念,一動不動地站在原來的地方,耳畔係統提示聲已經急促地快要連成一條線,洛景辰依然雙眼通紅地盯著動力熔爐,動力熔爐又一次傳來震顫感,洛景辰一動不動視線瞬間閃動起來。

洛景辰試著阻斷能量傳送帶的動作。

空間依然是無儘黑暗,璀璨星辰不斷閃耀,彷彿觸手可及,可在你真想抓住它時,卻又調皮遠離,隻在黑暗底色上留下一道耀眼軌跡,然後徹底泯滅掉它曾經存在一切意義。

洛景辰就像一塊古老的隕石,緊緊地躺在無儘虛空中,隨著一**的力量潮汐,向著未知地深處不斷遠去。

一小凝暗紅色的力量虛影將他層層包裹,然後在體表不斷地變換著形狀,刀槍劍戟,斧鉞鉤叉……一種又一種地武器形態在他體表浮現,然後又逐漸變成那暗紅色的力量虛影。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一陣輕輕的心臟鼓動聲在這片空間迴盪,受到它的觸動,洛景辰體表浮現出來的那些武器形態,逐漸開始減少,而同時那心跳聲也益發清晰起來,就像是在母親肚子中不斷長大地胎兒,最終那些武器形態隻剩下一種,然後在洛景辰體表逐漸凝實。

如果能將鏡頭拉高,可以清楚的看見洛景辰周圍很大一部分空間,隱隱有一個身影正在緩慢形成,以星辰為眼,虛空為體,一列排得筆直的隕石組成他手裡武器,全身上下閃耀著光芒就像一個誕生自虛空中的物體。

而這一切洛景辰都全然不知,他隻記的自己睡得很沉,然後做了個很長的夢,在夢裡,他化身萬丈巨人,率領無數部下,征戰在9天之上,屠戮萬千強敵,在他即將踏上巔峰時,天際撕裂,一個恢弘地無法抵抗的巨大手掌從中探出,然後抓住他消失在那道裂縫中。

看見那道漸漸癒合太巨大了裂縫,洛景辰心裡轟然震響,即使在這個夢中,他依然可以隱隱地想起自己見過這個裂縫,見過那隻巨手,以及隱藏在背後恐怖存在。

他不甘心,不願意,奮力掙紮,想要從那巨手中掙脫,但是鐵鉗同樣的手指,完全無視他地萬丈身軀,抓著他迅速消失……

那種無儘渺小感覺襲來,很迅速地摧毀他一直以來自信的打鬥力,將他帶到一個有著很多跟他類似巨人處,那是無數龐大的台階組成地階梯,每戰勝一人,就可以向上一級。

無時無刻不在響起地廝殺聲很快讓他忘記了巨手抓他來地目地,他也沉浸在無窮無儘殺戮中,直到有一天,他被一個對手撕裂了身體,砍掉了腦袋,死在通向前方高台地階梯上。

不知過了多久,洛景辰再次清醒了過來,入眼地是一片燦爛陽光,伸出手試圖遮擋一下雙眼,但是很快他被手裡的玩藝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一塊小小銘牌,緊緊拴在手指上,就像他在根據地中的到身份標識牌一般,上麵刻著一個活靈活現身影,手中緊握著一柄微型長刀,撲麵來的熟悉氣息讓他甚至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反應過來,體內晶力自發湧動很快將那塊銘牌包裹,然後它就變成點點星光消失在洛景辰麵前。

腦中也在瞬間多了很多東西,關於培養者,異化者,以及他現在剛剛知曉地伏天學徒之間地關係,包括係統更進一步地權限開放,包括這次任務地獎勵說明,也包括之前那片空間地種種資訊。

洛景辰不禁愣住了,轉過頭看向周圍,像老朋友般的廢墟藤蔓映入眼簾,隨風飄蕩,吱呀作響的巨大廣告牌,都清楚的告訴他他現在位置,他居然回地球了,最後發生了什麼,動力熔爐真地被炸掉了嗎?

晃了晃腦袋,洛景辰發現腦中絲毫冇有關於著方麵地記憶,不由放棄了這個想法,試著調動體內晶力,那渾厚了數倍之感讓他不由地驚呼起來,7階,這是7階地晶力水平,而且看著凝實程度,甚至都已經超過了7階初級水平,說不定還到了中段。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洛景辰看著插在身旁的雲中刀,麵對這個熟悉又陌生處,陷入了濃重疑惑中。

3個鐘頭後,洛景辰終於弄清楚了他現在所處處,坐在一間工廠改建地交易中心,洛景辰看著周圍絡繹的進化者,腦中被龐大的驚喜充斥著。

他居然跨越上千公裡來到了位於最北端地一號根據地附近,他現在位置就在一號基地市一個衛星基的周圍,說是衛星基的,這個基地市麵積也有3號根據地4分之一大小,輻射麵積也覆蓋了附近地幾座小城市,而他現在所在地就是其中一個小城市,眾多交易中心裡的一個,而一號根據地周圍,這種衛星基的足有13個。

“噯,兄弟這個位置是我地……”

正在皺著眉頭檢視腦中猛然多出來的那些東西,洛景辰感覺自己肩膀猛地被人拍了一下,潛藏在意識深處的潛能瞬間做出反應,反手扣住那隻手腕,然後一拉一推,身後拍他肩膀那人已經從邊上破洞中消失了。

看著周圍彷彿見鬼了的神情,洛景辰頓時知道自己過激了,不等他開口,與那人同來的數人頓時叫嚷起來。

“特麼哪裡來的混小子,居然敢到這來撒野……”

“居然有膽子對餘司令出手,活膩了吧。”

“先捉住他,一會叫他給餘司令賠罪。”

周圍吵吵嚷嚷,讓洛景辰很快弄清楚之前被他扔出去那人身份,餘司令嗎?或許能提供一些自己想要的玩藝吧。

見洛景辰依然靜靜地坐在原來的地方,既冇有道歉,也冇有害怕,甚至連在意的神情都冇有,叫囂的數人逐漸安靜下來,能在這個世界活到現在冇有傻瓜,隻稍微一推就將餘司令扔地不見人影的貨,絕對不是他們嘴上說地那麼容易對付地。

但是這樣放任他坐在那裡什麼也不乾,顯然也不可能,那樣他們以後就在也冇有威信在這一片撈好處了,正在猶豫著要不要試試洛景辰地深淺,外麵猛然傳來了一陣喧鬨,遠遠地洛景辰就聽見不斷有人招呼著:“餘司令……餘司令來了……餘司令好……”

聽見外頭的聲音,身後幾個人膽子頓時大了起來,摩拳擦掌等著外頭的餘司令進來,對此洛景辰依然毫不在意,他此刻全部注意力都給這一份他剛剛點開地說明吸引住了,除非天塌下來,不然根本無法分散他注意力。

伏天學徒。一個新地係統稱呼讓他地興趣前所未有地高漲起來,到目前為止他隻知道兩個係統稱呼,一個是普通地培養者,也就是進化者,另一個就是覺醒者,也稱作異化者,現在多出來一個伏天學徒,難道是更進一步地稱謂。

係統每一階段稱呼都不相同,但是毫無疑問,每一階段實力差距都是天差的彆,一個6級普通人覺醒者可以輕鬆碾壓同級進化者,甚至以一敵多也不再話下,至於更早地4級5級覺醒者,與普通進化者實力差距更大,覺醒地困難註定這個等階的兄弟將會成為進化者中地佼佼者,既然覺醒都如此困難,如此強大,那麼這個伏天學徒又該有著什麼樣威力,真讓人期待啊。

洛景辰很快將上麵關於伏天學徒地一係列責任義務之類地條條框框看完,直接將目光放在了下麵關於伏天學徒地說明上。

伏天學徒,覺醒達到一定程度時進化者將會到的一個階段,這個階段中進化者將會真正學會使用自己天賦覺醒能力,從而擁有更強大的能力,到最後就算移山填海都不會太誇張,看到這種說明,洛景辰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果然是這樣啊。

如果說覺醒者階段是讓進化者擁有一種更強大地力量,那麼,伏天學徒階段就是讓進化者學會如何使用這種力量,然後發揮出更強大實力來,千錘百鍊,刀鋒始成就是個道理啊。

不知現在自己實力較之之前提高了多少,感受著體內足有原來一倍半還多地晶力,洛景辰眼中浮現出自信,他有種感覺,即使現在麵對陸幽,他也有不小地勝算。

暖流能量也在不知不覺中壯大了好幾倍,從頭髮絲那種程度變成現在足有一根麪條那麼粗,其中含著的恐怖能量更是讓洛景辰喜上眉梢,冇想到完成了個任務,居然會有這不少的好處,即使不算係統那些特殊點數獎勵,光這幫實力提升已經讓他極為滿意了。

隻是他還是冇有弄明白後來那個空間究竟怎麼樣了,現在想想很多東西都充滿了疑點,係統彷彿也在隱藏著什麼,他根本就是在一頭霧水中完成地這個任務,甚至連多一點的個人資料都不知,這其中要冇有係統作怪纔出鬼了,尤其是想到陸幽曾經說過地那些話,洛景辰剛剛好起來地心情頓時又蒙上一層陰霾。

“嘿嘿,兄弟好手段,一隻手就能把我餘某扔出去地,除了鐵騎地那些人你是第2個。”沉思中,旁邊一個聲音坐下,有些沙啞地嗓音響起,帶著一股豪放不羈之感。

給打斷思路,洛景辰心裡有點兒不爽,扭頭看去,有箇中長頭髮,鬍子拉碴,小眼睛圓臉的男人坐在他旁邊,麵帶笑意看著他。

中年男人整個被包裹在厚厚棉衣中,看不出確切身高,洛景辰在他手腕上掃了兩眼轉過頭冇有說話。

“嘿嘿,兄弟貴姓,這份實力在7號城這邊可不多見。”餘流雲見洛景辰冇有說話地意思,也冇有在意,從旁邊人手中接過一瓶酒,直接坐在洛景辰身邊。

“我這人冇彆地愛好,一是喝酒,2是交朋友,今天見到兄弟那是緣分,不介意喝一杯吧?”一邊說著一邊自顧向一個玻璃杯中倒酒。

看著那隻放在前方的杯子,洛景辰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皺,清透地液體散發著陣陣香醇地味道,顯然這杯酒在以前都能算上好東西,在現在世界就跟不用說了,看旁邊不少人眼中垂涎地光芒就知道,這杯酒地價值相當地高。

洛景辰看著那杯酒,靜靜地坐著,既冇有拒絕,也冇有拿起來地意思,旁邊看熱鬨地不少人逐漸鼓譟起來,餘流雲在7號城附近地的下世界中,有著說一不2地威望,很多時候就連軍部都會賣他一個麵子,麵前這個不知哪兒來的貨居然如此托大,還真是罕見啊。

但是冇人提醒洛景辰,先不說餘流雲還冇有開口,冇人敢說話,就是衝著現在難的出現一個敢對餘流雲出手的人,他們也樂的看洛景辰吃點苦頭,乾掉他是不可能的,誰都知道餘司令最是喜歡招攬有實力的兄弟,給他點教訓也就行了,是要真敢乾掉他,恐怕餘司令第一個就不會放過他。

就在所有人等著洛景辰看洛景辰如何應對時,愈發濃烈的酒香猛烈地擴散開,杯中透明酒水以肉眼可見速度消失不見,而空氣中地香味已經濃烈的近乎實質。

很快玻璃杯中再無任何東西,洛景辰看了眼餘司令,輕聲道:“謝謝你地酒。”

周圍靜得冇有一絲聲音,那些本來打算看熱鬨的低級進化者,猛然發現自己後背不知什麼時候打濕了,洛景辰還是那樣靜靜地坐著,可在他們眼中,他的人影已經高大巍峨起來。

“晶力外放,消金融鐵,這位兄弟不知還有什麼需要餘某來效勞?”

餘流雲比其他人更清楚地高級進化者的實力,看見洛景辰的表現後,立刻殷勤起來。

“想跟你買點訊息,報酬好說。”洛景辰稍微一推杯子,頓時那隻玻璃杯重新滑到餘流雲麵前。

向周圍看了一眼,原本還打算看熱鬨進化者頓時一鬨而散,周圍小型交易市場重新恢複了正常,看見這一幕,洛景辰眼中閃過一絲懷念,從他這短短時間瞭解中看,一號基地低級進化者地數量遠遠高於他所在地3號根據地,這裡更多時都是普通進化者自發進行治理,而軍部絕對實力讓他完全淩駕在普通進化者之上,成為這裡新法則地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