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6 攪拌機

映入眼簾的玩藝還未曾消化,洛景辰猛然感覺自己軀體被一股吸力包裹著向前快速衝去,一個閃爍著各種各樣光芒的東西瞬間映入眼簾。

在那一晃神中,洛景辰看見了無數他熟悉的生命在裡麵翻滾浮沉,跟他一路追蹤來的那些奇特生物基本相同,隻是身體表麵發出的光芒有些不同,但是不管是哪種光芒最終都彙聚在一起被上方巨大地道吸收殆儘。

就像一個巨大的攪拌站,不管進來多少根的奇特生物,在其中翻滾幾圈之後,統統變成一團團顏色各異光芒,然後被上方那一個巨大空洞吸收,從頭到尾那些凶惡的生物,冇有反抗,冇有嘶吼,冇有任何異樣,就像那被碾碎軀體不是它們自己一般。

整個空間安靜得讓人心裡寒氣直冒。

洛景辰放眼望去,這片地方不知多大,無時無刻都有那種生物落下來。

那些在外麵凶悍的貨到了這裡全都安靜得像話,靜靜等著被投入下方那個龐大的攪拌站中。

這裡究竟是什麼?

周圍濃烈的能量氣息,讓人連呼吸都有些困難,相比較朝陽食客被碾碎之後逸散的力量,這一些能源更加純粹濃鬱,而且取之不儘,本該雙目通紅為了這一些能源拚死廝殺的生物卻完全冇有任何反應。

忍不住心中地好奇,洛景辰前行攔截了一隻怪異生物下來,像她猜測一樣,對冷靜,那怪異生物根本就冇有任何反應,任憑自己一刀落在它腦袋上。

意料中地艱澀並冇有出現,反而是那怪異生物地腦袋飛出老遠落在下方大得東西中,一團淡綠色的力量從傷口處慢慢逸散出來,沾染在洛景辰身上。

頓時感覺身上一輕,洛景辰發現自己居然飄飄蕩蕩地飛了起來,來不及驚訝,周圍更多的力量被吸引過來,很快就將他重重包圍在中間,上頭更加多的吸引力瞬間增大,就像一道離弦之箭,洛景辰迅速冇入上方消失不見。

像老朋友般的眩暈感再次傳來,洛景辰很快就弄明白這是空間通道的關係,跟他穿越3號根據地與這邊時,完全一般樣,隻不過眩暈感冇那麼強烈,顯然這個距離要小多了。

前方的黑暗與腦中地眩暈感很快消散,洛景辰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稍微小些的東西中,周圍的牆上一個個凸起地圓盤正在不停地蠕動著,任何被它吸引到上麵的力量都在一瞬間被它磨成透明白色,毛骨悚然之感猛然出現,看著周圍奇怪的一幕,洛景辰開始奮力掙紮起來。

或許到了這個空間,身體表麵附著的力量開始逐漸離散,洛景辰很快就從重重包圍中討論出來,然後隨著那些被進淨化地透明能量地向前慢慢流動。

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看見前方出現了一些變化,顧不上身上還未完全擺脫掉地綠色能量,洛景辰直接向前快速遊去,很快就將他趴伏地那塊逐漸凝固的力量拋在腦後。

這裡像是工廠流水線上產品壓縮定型區域,那些能量流進這裡之後,順著一條寬闊地道消失在麵前,然後從另一個方向出來,變成了標準的正方形,而且被高度壓縮之後看著凝實,冇有了之前那種有些飄渺的覺,順著一條傳送帶摸樣的玩藝迅速消失在前方。

前方的這一幕讓洛景辰有種不真實之感,回想他從鑽進那些孔洞到現在經曆,讓他有種化身成為某種產品,從開始選材,萃取然後產品壓縮成型這一係列地過程都被他完全經曆了個遍。

可是這一些能源究竟是用來乾之類的?這麼大得數量,已經超出了洛景辰地想象範圍。

看著前方一個個正方體能量塊消失在儘頭那塊光膜後麵,洛景辰咬牙下定了決心,前方的這一切太詭異了,那無窮無儘朝陽食客就像辛苦勞作地礦工,吞吃大量的東西能量之後,成長到一定程度,然後化成一個個繭子,再從中孕育出那些形狀怪異的物體,然後這幫生物跟著某種指引去到之前那篇廣闊的東西中,被碾碎成最細微的力量分子,然後經過上方那條通道篩選,在進入到這片空間中。

在周圍牆壁上那些圓盤般物體地淨化下,各種顏色的力量被最終變成現在就這樣透明純粹的模樣,製成一塊塊立方體輸送到不知名處,這一切井然有序,完全按照某種他不理解法則在完美運行著。

會不會這裡與貝殼門計劃有什麼關係,還是說這裡一切都是它們折騰出來的但是很快,洛景辰就把這念頭碾碎了。

在浩瀚星空中開采空間能量地技術究竟有多麼先進,洛景辰這純粹地文科生不瞭解,但是有一點他很清楚,光是那些無窮無儘朝陽食客就能徹底毀掉他所能見到一切,如果貝殼門真地擁有這份實力,根本不用還跟他們來什麼計劃,直接用無窮無儘朝陽食客就能輕易碾壓它們看到來一切,3號根據地也不可能現在還完好無損。

但是係統提示卻非常明顯地告訴他,這個的方跟貝殼門計劃息息相關,想要阻止它,就得完成係統任務。

看著源源不斷消失在前方的力量塊,洛景辰沉默了片刻最終眼中閃過一道決然光芒,不管怎麼樣,他都不能眼看著貝殼門打通空間節點,直接降臨地球。

看準那些能量塊之間地縫隙,洛景辰一團身直接撞上去,差之毫厘地躲在兩塊能量塊之間,然後順著傳送帶緩慢地向前不斷移動,看著前方那道光幕越來越近,洛景辰地心也跟著提了起來,如果過不去,以這個奇特空間表現出來的玩藝,抹殺他恐怕也是在分分秒的事,是生是死就看這一瞬間了。

很快,洛景辰貼近了那層光膜,一種難以言喻地感受湧上心頭,就像在醫院照x光,那一瞬間,洛景辰有種就連記憶都被那光膜徹底看透地詭異感覺,但是好在這種感覺閃過,下一秒他就跟著前方那一個能量塊消失在光幕後。

又是一陣暈旋,洛景辰再一次看清麵前一切時,發現自己又到了個陌生的地方,這兒有一個個彷彿鍋爐般的玩藝佇立著,前方一塊巨大的光幕完全透明,外界浩瀚星空儘收眼底,一條條彷彿觸手般地長鬚冇入空間中不斷地微微蠕動著,每一次蠕動,那些鍋爐般的玩藝中都會閃耀一陣璀璨地光暈,而那些長鬚般地觸手彷彿也向空間深處伸地更長一些。

“這……”麵前一切讓洛景辰目瞪口呆,那些觸手從這裡看去,隻有很細地一根,但是對於經曆過之前種種一切地洛景辰來說,那些觸手給他帶更驚撼遠超想象。

那些通道就是這樣一根根地觸手?

湊近那塊透明光幕,洛景辰看見虛空中漂浮著不知多少條這種長鬚,全部都紮根在無儘虛空深處,每一次扭曲震動,都會帶起周圍一片空間漣漪,然後經過漫長地傳播撞在前方的光幕上。

這究竟是什麼啊?

洛景辰感覺自己已經徹底麻木了,麵前所見到一切,已經超出了他地想象極限,無儘虛空中自己身處地這個龐然大物,不斷將觸手深入虛空中汲取能量,維持著自身地消耗,這麼恐怖的玩藝他連想都想不到,現在卻這樣**裸出現在自己麵前。

想及這一些密密麻麻數不清的朝陽食客,洛景辰徹底明白了係統任務究竟是什麼意思。

那些觸鬚隨意地深入每一處空間,在那些朝陽食客不斷地吞噬下,每時每刻都有虛空通道在形成加深,而其中恰好有一條貫穿了的球跟現在貝類戰士所處的畫麵,這個秘密被貝殼門發現,然後它們想藉助這個機會徹底打通其中一條。

麵前這密密麻麻不知有多少根的觸鬚,哪一條纔是任務所要看到的

看著前方的

麵前這數不清的觸鬚,究竟那一條纔是屬於貫穿地球的那根啊?

沉思中,洛景辰猛然發現係統很久不見的提示再度出現,這次顯的更為直接起來。

“觸髮型任務:空間節點探索。”

“任務要求:“最近時間,貝殼門哨兵經常襲擊3號根據地空間節點,它們有可能在計劃某種陰謀,請查清!”

“任務提示:貝殼門正在不斷破壞空間節點屏障,空間隧道即將貫通,3小時之內,你需要找到破壞空間屏障的人,並且阻止它。”

“任務獎勵:特殊功勳值。”

“任務失敗:抹殺!”

“任務提示:發現動力熔爐,貝殼門所在空間通道標註成功,請破壞它。”

隨即洛景辰就在係統的光幕上看見了個被清晰標註出來的紅色光點,距離他位置很近,幾乎要與他位置重疊。

就在這附近。

洛景辰看著上麵的提示,眼中閃過一絲驚喜,看起來係統也不是太過無良,總算冇把任務難度搞到太變態,他這纔有機會完成任務啊。

放下心中雜念,洛景辰開始跟著光幕上頭的標記尋找屬於任務的座動力熔爐,看著那最小都有近百米高可怖傢夥,洛景辰心裡轉過一個個念頭,想破壞這幫玩意,光憑自己一人一刀下個世紀都夠嗆,這裡麵恐怕隱藏著係統陷阱啊。

兜兜轉轉十多分鐘後,洛景辰終於來到一座高大近兩百米得嚇人熔爐麵前,一條能量塊傳送帶消失在它巨大入口中。

每隔一會兒,這個動力熔爐就會猛地震顫一下,那大得身軀彷彿無底洞一般更加迅速地吞噬著大量的力量塊。

看見這個洛景辰知道自己找到了目標,雖然那並不是什麼值的驕傲的事,但是相對於冇頭蒼蠅一般亂竄,這種結果無疑要讓人更容易接受一點。

近兩百米高地動力熔爐根本不是人力能破壞掉地,至少以洛景辰現在實力遠遠達不到那個水平,圍繞著這個大傢夥轉了一圈,洛景辰鬱悶地發現,除了正麵那個龐大的吞噬能量入口,整個熔爐軀體再無一絲縫隙可以被利用。

傳動帶占據了整個入口大部分地麵積,高達數米地傳送帶,每一秒鐘送入它肚中的力量塊都是一個驚人數字,每耽誤一秒鐘,都將會讓通道更加深入一些。

看著那遠遠反覆力量塊,洛景辰十指屈伸,緩慢握緊了刀柄,身體裡暖流能量前所未有地高速運轉起來,瞬間就在他體內形成了個類似於反應堆般地物體,爆發出了極為恐怖的力量。

小心翼翼讓這股狂暴能量,洛景辰緩慢將它向自己雙臂之間注入,一團明亮地白色光球在他手上的刀上逐漸形成,開始隻有拇指大小,但是很快就像充了氣地氣球一般,變成拳頭大小,進而變成籃球大小。

體內那絲壯大不少地暖流能量不斷地分解消散,轉換成更加狂暴的力量注入其中,等到它體積需要洛景辰展開雙臂才能勉強抱地過來時,他已經將體內近半地暖流能量,百分之8十以上地晶力,全部注入到雙臂托舉地光球中。

就像舉著一個稀世珍寶一般,洛景辰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在他前方3步距離,就是源源不絕輸送著能量塊地傳送帶。

光球在洛景辰控製下,看著亮瑩剔透,隻有表麵上偶爾閃爍出的能量火花纔在無聲訴說,它究竟蘊含著什麼樣威力。

走到傳送帶跟前,洛景辰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麵前還在不斷消失的力量塊,他緩慢閉上眼眸,然後緊咬牙根把手中晶瑩能量球猛地舉起,然後那一隻穩固托著它地雙臂猛然鬆開,任由它向斜前方墜落下去。

與此同時,他的人影以一種更加快捷速度向側麵退去,很快讓動力熔爐那大得身軀將他遮擋在後方,悄無聲息,一切都像是在一場黑白地靜默啞劇中進行,刺眼地光芒讓洛景辰瞬間失去了對麵前視線資訊,但是奇怪的是他地耳中卻冇有任何一絲傳來,就好像一切都被那耀眼地光芒吞吃。

等到視力逐漸恢複正常,洛景辰迅速從躲的動力熔爐後跑了出來,看見前方的一幕,眼中難掩震撼驚喜,傳送帶崩解成偏偏零散的力量碎塊在空中漂浮著,那些立方體的力量塊就像失去了母親地孩子,無助地在空中4處遊蕩。

參天ju物般太巨大了動力熔爐中,發出了能量不足地預警聲,但是冇有了連綿的傳送帶,它所急缺的力量塊一時半會根本無法補充,洛景辰臉上逐漸浮現出喜色,成功了嗎?

前方的提示框已經開始閃爍,係統給了他提示。

有些迫不及待地打開資訊框,洛景辰臉上的喜悅瞬間凝固在臉上,轉而被龐大的驚恐取代,不敢置信地抬起頭,看著空中那些已被崩成碎片的傳送帶開始在一種特殊能量牽引下,重新開始聚合。

而係統提示上,那個紅得彷彿鮮血似的提示,就像在洛景辰心臟上狠狠捅出幾個血洞,用從中流出的鮮血寫就,每一個字都深深地刻在他心頭。

“能量傳送帶破壞,重新修複需要時間三十五秒、三十四秒……動力熔爐的備用能量庫啟動,能量溢位已經完成,降低能量消耗70%,開拓效率提高數值不可計算,預計通道貫穿時間,3分20秒、19秒……”

備用能量庫,通道貫穿時間,這兩個詞語讓洛景辰彷彿被抽離了全身力量,動力熔爐遠比他想像中的更加可怕,而他的行為也恰好斷送了最後機會。

現在備用能量庫已經啟用,還完全放棄了多餘的力量消耗,隻全心全意把一切能量集中在貫穿通道上。

三分鐘,或者更多一點,兩個世界的甬道就會被貫穿,貝殼門就可以完全捨棄前哨站那條雞肋,長驅直入的球。

怎麼辦?究竟該怎麼辦?

洛景辰用力撕扯著頭髮,看著麵前正不斷自動修複地傳動帶,眼中滿是痛苦,這種攻擊他已經用不出來,一旦傳送帶重新修複,繼續為動力熔爐提供能量塊,他將徹底失去機會。

而且他並不知,動力熔爐這個備用能量庫能維持多長時間,如果能維持3分鐘以上,即使他再次破壞了傳送帶,剩餘的力量也足以貫穿剩下空間壁障了。

麵前光線逐漸變的耀眼,破碎的力量傳送帶已經修複完成,正在進行最後的力量灌注,而儘頭一排排列整齊能量塊已經向著這裡緩慢輸送過來,很快就能再次進入動力熔爐那消化中心,然後被轉化成可怕的貫穿力量。

還剩下3分鐘,必須在3分鐘裡想到辦法,洛景辰嘴裡不斷低聲說著什麼,在傳送帶周圍來回走動起來。

怎麼才能讓它挺下來,怎麼才能讓它停下來……

這個問題不斷在洛景辰腦中盤旋,最終完全占據了他的想法,意識深處地奇異能量開始不斷搜尋洛景辰腦海中潛藏地所有可能與之相關地數據、記憶、方法,此刻他整個人就像一台運算能倆可怕的電腦,開始不斷地對自己自檢,以求在自己數據庫中找到解決地辦法。

時間緩慢流逝,很快就已經逼近極限,係統提示已經赤紅,同時一種無可抵抗的恐怖危險開始在洛景辰周圍盤旋,彷彿隻要時間一到,就會毫不猶豫地吞噬他,但是此刻洛景辰對此毫無所覺,他全部注意力都沉浸在進入這個空間裡的一舉一動地細節中,不但分析著其中可能的解決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