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5 入地

“發現朝陽食客骨架,特征資訊庫建立中,當前資訊完整度10%……”

係統猛然跳出一條讓洛景辰愣住提醒,這種情況他記不清有多久冇有出現了,尤其是在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係統更是從來都冇有自主動地向他提供過幫助,這裡究竟有些什麼東西?

檢查了一些還冇有完全消失的凹處,洛景辰驚訝地發現這些凹下去的形狀、大小,及其他一些特征,都跟他最開始碰到貝類戰士小隊戰士很相似,他疑惑地又向前走了一段距離,同樣也出現了之前所見那些東西。

洛景辰愈發興奮了,這群貝殼門戰士很大一部分連像樣反抗都冇有,就被拍在牆麵上,然後被那奇怪的材質不斷吞噬,這一切彷彿都跟那個朝陽食客骨架有關係,或者說根本就是那個朝陽食客引起了這一切。

不知為什麼洛景辰猛然想起很久前的一部電影,同樣是在一艘飛船中,同樣有奇異生物,同樣有獵物被它擊殺,就連名字都在很大程度上相同。

洛景辰感覺自己陷入了連綿的問題中。

一個問題還冇有出現答案,第2個已接著出現了,他寧願跟那些未知的貨乾上一架,也不願意像現在這個樣子被牽著鼻子在這裡亂竄。

猛然遠處地道儘頭,隱隱傳來一聲嘶吼,洛景辰心神一動,向著那個方向快速奔去,不管前麵是貝殼門守衛還是那朝陽食客,洛景辰都不想去管,他要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前麵地道逐漸低矮窄小起來,光線不那麼明亮,周圍光滑整潔的牆的麵也斑駁起來,就像還未施工完成地建築,到了最後甚至很多的方還能看見一些冇有被完全縫補起來地外部漆黑空間,洛景辰小心在這種通道中不斷穿行,向著聲音傳過來的方向不斷前行。

終於,轉過一個異常的彎道,洛景辰看見了前方傳來聲音處,眼裡震驚還未消失,洛景辰已經反身向後亡命奔逃起來。

前方一片漆黑,扭曲的東西不斷爆發出一團團耀眼光芒,無可計算的人影圍繞著通道儘頭邊緣,不斷地吐出它們舌頭,將那片無儘漆黑一點點吞噬。

那些身影僅僅瞄了一眼,但是洛景辰還是瞬間明白那究竟是什麼。

朝陽食客,數不清的朝陽食客,真正出現在洛景辰前方的朝陽食客遠比一個骨架更驚撼人心,尤其是它們地數量多到一個讓人絕望地境的之後,這種震撼更是讓人手腳冰涼。

即使洛景辰隻在原來地方停留了一瞬間,就朝後退去,可還是有數隻朝陽食客發現了他的形跡,很默契地對視一眼,幾隻朝陽食客放棄了身前無儘漆黑的東西,向後方地道快速而來。

一邊向前快速奔跑,洛景辰一邊在心裡狠狠咒罵係統,3個鐘頭內,找到破壞空間屏障的人,並且阻止它,這根本就是在開玩笑,那些朝陽食客實力暫且不說,光是那一般看上去密密麻麻數之不儘地數量就不是洛景辰一個人可以解決地。

奔跑間身後尖破空聲傳來,洛景辰向前一滾,一根彷彿骨骼碎片拚成,尖不可思議地尾巴擦著他軀體冇入通道地裡。

就像在木板上倒上硫酸,那根尾巴插進地麵後,那本來可以自動癒合地材質就像碰到了剋星,一陣蠕動之後,一個漆黑地圓洞出現在對方臉上。露出下麵漆黑地虛空。

而那根尖尾巴就像嵌在漆黑一片地虛空中,身後追上來地朝陽食客猛地甩動尾巴將自己當做一顆炮彈般狠狠向洛景辰砸了過來。

再次向旁邊翻滾著躲開這勢如閃電地一撲,洛景辰飛快地持刀從的上站起,這時幾隻大小不一地朝陽食客都追了上來,警惕地將洛景辰包圍在中間。

這幫朝陽食客,最大地幾乎有洛景辰兩個高,全身上下暗硃紅甲殼下,墨底地光芒不時地閃耀一下,猙獰的嘴上以及兩個向天牛般地鐵鉗,不時地合攏一下,每當這時,洛景辰就注意到那個朝陽食客就會出現一個小小遲滯。

而剩下那些體積上比起這一隻巨無霸要小上很多,甚至有的隻有洛景辰手臂那麼長,嘴上鐵鉗還冇有完全長出來,隻有兩個不明顯地凸起,讓它看上去多了幾分可愛。

這個念頭剛一出現,就被洛景辰拋在腦後嗎,開什麼玩笑,這幫連虛空都能地變態玩意能被稱為可愛?

由於對這幫傢夥一無所知,洛景辰很明智地保持著冷靜,冇有任何主動攻擊的意思,而這幫朝陽食客也頗感興趣地把他包圍在中間,不住地觀察打量不停。

最小地那隻朝陽食客,並冇有其他那些比它強壯地多地同族的耐性,繞了兩圈之後,它第一個忍耐不住向洛景辰撲去,初露猙獰巨大嘴巴張開一個讓人恐懼地角度,剛剛冒頭地尖銳牙齒開始展現它地凶殘麵目。

這隻小的朝陽食客撲上來瞬間,洛景辰地心裡不由地愣了一下,從它身體中散發出來的氣息看,這隻舔食者居然之後人類中地2階進化者地強度,在現在洛景辰麵前可謂不堪一擊。

雲中刀隨意地翻轉了一下,把這心急地朝陽食客拍打在的上,頓時一團濃烈的墨底從它體內擴散出來,在這潔白地道中不斷你地扭曲著。

旁邊一個朝陽食客看見那個墨團瞬間,直接一口咬了上去就像撕扯一塊大餅一般,很快將那團扭曲地墨底吞噬乾淨。

洛景辰腦門上的冷汗瞬間就下來了,剛纔那一瞬間他清楚的感受到了那個墨團中含著的恐怖氣息,那種氣息中彷彿帶著無窮無儘狂暴能量,哪怕一點點泄露出來,也足以把他搞死。

打個比方,邊上一個朝陽食客隨意地一小口,其中的力量一旦溢位,洛景辰可以肯定,這片通道會被整個毀滅掉,任何東西都不會剩下,這是這種能量本身地特質所決定的,而現在他要看到的,是6隻遠比之前那個小蝦米更加龐大的朝陽食客,這一瞬間洛景辰甚至生出一種不想再繼續反抗的想法。

朝陽食客,還真是形象啊,以空間能量作為食物,這種完全超出人想像中的事情,隻有在真正見到時纔不會認為是天方夜譚吧。

龐大的那隻朝陽食客,本該繼續長大的身體,忽然奇怪地停了下來。

體表那一層僵硬外殼上縈繞出個墨團絲絮,就像一根根絲線穿成網,把它緊緊地捆綁了起來。

洛景辰猛然發現朝陽食客巨大眼眸中,出現了恐懼這種完全陌生情緒,彷彿那些絲絮是什麼東西一般,另外兩隻朝陽食客見到這一幕,甚至連自己還未完全吞噬乾淨地殘骸都顧不上,匆忙向來路衝去,那股倉皇之感,讓洛景辰前所未有地奇怪起來。

很快那密密麻麻地絲絮將整個朝陽食客包裹起來,不留絲毫縫隙,就像一個龐大的繭,洛景辰看不清裡麵發生了什麼,但是朝陽食客那大得身軀地掙紮,前所未有地劇烈起來,腳下明亮平緩地麵在它地撞擊下不斷震顫著。

洛景辰向後退開幾步,眼中帶著警惕看著這突如其來變化,直覺告訴他,這裡麵有他想要的玩藝,也是這次任務地關鍵所在。

掙紮持續了幾分鐘,那個漆黑地繭中,就冇有了任何動靜,就像真地變成了個繭,裡麪包裹地是一個還無法經曆風雨地幼小生命,帶著好奇,洛景辰小心上前湊了湊,他滿心期待就換來了這麼一個結果,他可接受不了。

等了一會巨繭還是冇有動靜,洛景辰伸出手,帶著3分猶豫,3分期待,4分堅決,慢慢地放在巨繭地表麵上,細膩hua嫩地觸感從手掌中傳遞到4肢百骸,洛景辰感覺像是沐浴在絲滑地海藻中,心中感覺到前所未有地安寧。

沉浸在這種無儘美好觸感中,洛景辰眼裡神采逐漸迷失,眼神空空洞洞的隻剩下對這種美好的期許與享受,而巨繭也在這時候開始微微鼓盪起來,洛景辰身體裡暖流能量不受控製地開始從他體內向外流動,這時另一隻手上猛然傳來一股冰冷氣息,洛景辰激靈靈打了個寒戰,從如此情況中驚醒。

強行壓下心頭那股在貼一會的想法,以莫大毅力將手掌從巨繭上抽回,剛一離開巨繭,那種無儘美好觸感立即消失不見,洛景辰心有餘悸看著自己手,臉上儘是後怕。

先前情況他明明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但是偏偏對這批物色完全冇有反應,彷彿在那種美好享受中,其他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如果不是雲中刀,這一次他可就真危險了。

看著這柄一直陪伴著他的利器,洛景辰握緊了拳頭,這一次任務比他想象中要更難,能陪他堅持的也隻有雲中刀了。

有了前車之鑒,洛景辰打量巨繭時無疑小心謹慎了許多,但是同樣也失去了深入瞭解巨繭機會,它就像一塊亙古長存的墨底巨石,靜靜地佇立在那裡。

握了握手中武器,洛景辰猶豫著是不是在給它一刀看看情況,就在這時,巨繭猛然蠕動起來。

整個大得繭子都開始震顫,光潔地上傳來咚咚巨響,在空蕩地道中遠遠傳出老遠。

彷彿裡頭東西要孕育出來似的,很多鼓包凸起在巨繭表麵不斷出現,表皮的墨底絲絮結成地外殼,被拉扯地不斷變形,從那凸起地形狀中隱約能看見裡麵那生物地一鱗半爪,但是有一點無疑,裡頭生物相比較之前那一個龐然大物朝陽食客要小上很多。

難道那個大傢夥進階了?

看著這一幕,洛景辰腦中不由地冒出這麼一個念頭,想到朝陽食客地變態,洛景辰不由小心又向後退開一段距離。

巨繭變化持續了一段時間,很快就冇有了動靜,看看靜靜地佇立在那兒的那隻巨繭,洛景辰滿頭都是問號:

失敗了?

失敗了也好,這種情況未明的時候要是猛然蹦出來一個更高階地大傢夥,恐怕到時候他就要悲劇了。

就在洛景辰探頭探腦地向那邊觀望時,巨繭頂端猛然一根尖凸起從中刺出,在空中停頓了一會兒後,向著下方狠狠一劃拉,頓時刺啦撕裂聲不絕於耳,一條龐大的裂縫被那玩意直接劃開。

然後一個比洛景辰大了個兩3倍的生物從中跳了出來,靜靜地站在一邊等待著什麼。

很快遠遠的同樣生物從中不斷湧出,初步一數,也有近百個,看到這奇怪的一幕洛景辰眼睛瞪地隊長,這個巨繭雖然不小但是要說裝下上百個這樣的貨明顯不現實,將它們擠成片片都做不到。

可是片片麵前發生一切卻讓他無話可說,人家就是從裡麵鑽出來了上百個奇形怪狀地玩意怎麼的吧。

不等洛景辰詫異完,那些從中鑽出來的生物,齊刷刷地一個轉身,紛紛撲上巨繭,然後不約而同地張大那層層疊疊花瓣般地口器,向著下頭的巨繭啃去。

撕扯聲不絕於耳,眼睜睜看著那個巨繭半分鐘不到就給啃食一空,洛景辰小心向後又縮了縮,那些傢夥啃完繭子,樣子彷彿更加猙獰了,但是依然像之前那樣呆呆愣愣地,洛景辰估計這種先天性地缺陷,不是啃兩塊繭子殼就能解決地。

啃完了繭子,這幫怪異玩意再次組成整齊方陣,然後迅速向洛景辰衝過來,渾身汗毛倒豎,洛景辰還未反應過來,最前頭的一隻已經從他麵前掠過,速度快地不可思議,等洛景辰驚魂未定地回過神來,發現這通道中又隻剩下他一個了。

顧不上背後冷汗,洛景辰撒開腳丫子向這群怪異生物消失處追去,反正前麵都是那些數也數不清楚的朝陽食客,去那裡還不如跟著這幫古怪的生物,說不定還能有些其他地收穫呢,不知為什麼,洛景辰總是覺的能在這幫傢夥身上找到他想要的玩藝。

一條,兩條,3條,洛景辰連續穿過3條通道,終於停了下來,雙手拄著膝蓋,大口喘息著,光潔如新地道中冇有任何痕跡,洛景辰隻能靠那種模模糊糊的第六感,和掃描中檢測到地從容的力量波動來尋找。

可是那些東西速度實在快地不像話,這纔多一會時間,通道中的力量就已經逸散地差不多了,這還是洛景辰卯足勁追趕地結果,可是即使這樣,他也不能阻止通道中能量波動越來越弱地事實,恐怕再有幾分鐘,就徹底消失了。

喘息了一會,洛景辰順著那痕跡又繼續向前奔去,任務時間另有個多小時,他浪費不起了。

終於,在洛景辰緊趕慢趕地狂奔下,前方的力量波動再次強烈起來,顧不上已經耗得差不多的體力,洛景辰一個箭步躍向去,滿臉驚喜地向前看去。

但是瞬間,他臉上地驚喜就被凍結起來,麵前一切映入眼簾,讓他有種破口大罵地衝動。

無數個大小不等的圓形空洞出現在麵前,無序但是卻彷彿自有一套規則貫穿其中,就像蒸好地饅頭中那些氣孔。

感受著這裡濃烈了數倍的力量波動,洛景辰很肯定那些傢夥已經鑽了進去,而且它們在這裡停留時間應該不短,否則那裡會有這麼強烈的力量波動,但是這裡不知多少個空洞,如果最終地目地的不同,那種後果洛景辰不敢想象。

猶豫了一會兒,洛景辰還是忍不住要去解開秘密。

他選了個能量波動最濃烈的洞穴,閃身鑽進去。

剛一進去,洛景辰就感覺腳下一空,彷彿從高空墜落下去,但是很快身下就被一團柔細的觸感托住,滑膩地表麵與洛景辰身體地摩擦力變的極其地小。

那股下墜地勢能,很快就帶著他軀體往下迅速劃去,那速度簡直比坐雲霄飛車還過癮,洛景辰想大喊,但是急速滑落時,一口氣被憋在胸口,任憑他怎麼努力都無法發出聲音,隻能像在表演啞劇一般,用豐富地麵部表情宣泄心中地刺激。

通道長地彷彿冇有儘頭,洛景辰感覺自己下墜了足足有近十分鐘但是前方還是冇有抵達儘頭地意思,但是空氣中殘留的力量波動愈發地濃烈起來,顯然他現在正在迅速地接近目地的。

對於前方即將出現的玩藝,洛景辰也是充滿了好奇,這裡究竟會通向哪兒,那些從巨繭中出來的怪物又有些什麼作用,這一切跟係統又有什麼關係?

各種念頭在他腦中一一閃現,但是卻冇有任何偷頭緒,洛景辰逐漸感覺到自己速度降了下來,這讓他腦中地紛繁雜念瞬間消失地無影無蹤,雙眼凝視前方,不放過任何一點細微的玩藝。

麵前逼仄地道猛然放大,一個寬大的超乎洛景辰想象的東西出現在麵前,高處地穹頂彷彿星空一般浩瀚,甚至還能透過它看見外麵閃爍地星辰。

周圍遼闊更是讓洛景辰有種咬掉自己舌頭之感,什麼最大航站樓,跟這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廁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