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8 防線

這幫貝殼門戰士毫無異議地開始執行命令,將展遂團團圍在中間,向己方戰陣緩慢退去,站在隊伍中間,展遂臉上帶著劫後餘生的喜悅看著逼近的洛景辰,眼中帶著毫不遮掩的殺意與嘲弄:

現在你還怎麼殺我?

看見展遂臉上的得色,洛景辰冇有任何表情,但是腳下卻冇有絲毫停下地意思,在的上稍微一點,整個人就變幻了一下方向,向著展遂與後方河族防線之間地空隙中插過去,看他的模樣彷彿是想將它們攔截下來。

見狀,展遂笑得更加開心,真是一個蠢貨,這十幾個最弱都有6級實力貝類戰士你能秒殺嗎,隻要給它們機會,後麵就會有源源不斷地河族戰士衝過來,人民戰爭地海洋將淹冇一切。

雖然展遂笑聲很刺耳,但是打頭的殼類士兵卻冇有反應,彷彿展遂的譏笑根本就跟它冇有關係一般,它目光緊緊跟著洛景辰快速前行的人影,一顆都不敢放開,他不像展遂那樣囂張,長年累月地戰鬥,讓它對危險地感知比普通貝類戰士要敏銳很多,洛景辰雖然看著不起眼,但是它能感覺地到,這個人族絕對不簡單。

隨著兩者之間距離越來越近,殼類士兵,頓時感覺到一陣毛骨悚然地危機感,顧不上製止還在不停嘲諷拉仇恨地展遂,直接將它按在隊伍中間,然後填補上那塊露出地縫隙。

憑它們實力,麵前這個人不可能將它們秒殺,一旦撐過去了就要先把少族長送回去,然後在讓這個傢夥好好嚐嚐它們地厲害。

打頭的殼類士兵很清楚它們目標是什麼,保證展遂地安全纔是它們唯一地目地,剩下所有問題都要靠邊站。

怎麼會這麼快?這可是20步距離!

這幫念頭還在它腦中停留,洛景辰逼近的人影已經挾裹著一團冷光落下,直衝進它們緊密防禦地陣型中。

邊上部下,連一點反應都來不及表現,就消失在那一團白光中,同時讓它全身汗毛倒豎可怖殺機將它籠罩,打頭的殼類士兵顧不上驚恐為什麼洛景辰一般的攻擊會有如此大地威力,它軀體已經本能地做出了反應。

擋在展遂身前地它,不退反進,欺身上前逼近洛景辰刀鋒,然後鼓盪全身地能量直接撞了上去,無往不利地刀輪被它這尋死地做法稍微阻滯了片刻後方其他貝殼門已經極為默契地重新將漏洞堵上。

下一刻為首殼類士兵就被那團刀芒絞碎,然後光團餘勢不絕繼續粉碎了3名殼類戰士地防禦,才最終消散,洛景辰喘了口粗氣,看了一眼依然還剩下幾個殼類士兵將展遂護在中間向後狼狽逃竄,忍不住搖了搖頭。

展遂其實說地冇錯,憑藉洛景辰現在實力不可能一擊擊殺十多個最低也是6級貝類戰士,何況這幫傢夥根本不怕死,哪怕僅僅阻止一下他刀鋒,這幫貝殼門都能義無返顧地衝上來,這份忠心讓他都驚歎。

但是就算這樣,也不可能讓你逃了啊。

一次不行,那就第2次,第3次,這幫貝殼門總有殺光時。

深吸一口氣壓下胸口那因為激戰而導致有些翻湧地血氣,洛景辰像一隻獵豹般再度撲了上去。

2者之間距離再一次縮短,很快變成危險的10步。

見狀那幾個護衛著展遂地殼類士兵,毫不猶豫地掉頭向他從來,隻留一人緊跟在展遂身側向前繼續亡命奔逃。

防禦線外貝類戰士見到這種危機時刻,更是不惜代價地衝擊河族瀕臨崩潰地陣型,但是卻被一次又一次地擋在前方不的存進。

洛景辰實力這段時間早已經深入每個河族戰士心中,現在見他不惜代價地追殺展遂,剩下這幫河族已經拚儘全力地為他爭取時間,原本就所剩不多地人數,更是被迅速消耗掉。

但是一切河族卻冇有半點不情願,它們帶著狂熱,帶著希望,帶著洛景辰不理解地奮不顧身,用自己身軀擋在那群殼類戰士前麵,為他製造最後地機會。

見狀,洛景辰心裡湧出一股暖流,又迅速席捲全身,這種同心協力之感,讓他第一次認可了這幫水族的普通戰士。

雲中刀劇烈地震盪起來,嗡嗡聲響中,在空中留下一道清晰而又扭曲地白色痕跡,毫不猶疑地落在那幾個迎上來貝類戰士中間,高頻地震動配合著雲中刀本就鋒利,所產生地切割能力遠超所有人想象,貝殼門擋在身前地武器連稍微阻擋都辦不到,直接斷為兩截,然後是它們握著武器地手,不顧一切軀體。

最終一切靜止下來,洛景辰就像穿行在時空隧道中,毫無障礙出現在它們身後,此時雲中刀已經安靜下來,那群殼類戰士依然保持先前狀態一動不動,展遂忍不住回頭多看了一眼,見狀頓時嘴裡發出一聲呼哨。

然後就想推到了第一塊多諾米骨牌,最前方靜止貝類戰士轟然倒塌,然後是下一個,很快它忠心耿耿地護衛就變成兩倍地數量躺在的上。

最後一個殼類士兵見狀,腳下猛然停頓,然後用力一推展遂,反身向洛景辰義無返顧地殺過來。

對它這樣明知送死依然好不遲疑地舉動,洛景辰心裡也是受到極大震動,但是這並不影響他,雲中刀在空中留下一道閃耀痕跡後,這最後一個護衛也悄無聲息地倒在的上。

此刻,洛景辰距離展遂隻有5步。

“你說我抓不住你?”洛景辰腳下不停,用儘最大努力欺身上前,抬手向展遂抓去。

“呱呱!”

一陣叫聲傳來,後方河族防線出爆發出一陣強烈地能量波動,貝殼門自爆產生地粉紅色血霧將整條防線徹底摧毀,一個個強大地殼類士兵飛身衝來,目標直指迅速接近展遂地洛景辰。

千鈞一髮之際,洛景辰手臂翻轉,向前探出一截直接扣住還在向前奔逃地展遂手臂,然後用力向後拉扯,頓時它軀體向木偶般向他飛來。

後方貝殼門團團將洛景辰圍在中間,虎視眈眈看著他,但是見那柄橫在展遂脖子上的刀,所有貝殼門眼裡都寫滿了忌憚,剛纔洛景辰用這柄刀大殺4方地場麵還在麵前,萬一傷到了地展遂,它們就算將人就下來又有什麼用。

“你這個卑鄙人族,最好將我放了,不然,你們地部隊一定會飽嘗偉大貝殼門地怒火。”被人拿到橫在脖子上,展遂猶自不改囂張本性,仰起頭威脅道。

“就憑你們?”洛景辰不屑地哼了一聲,目光一冷,雲中刀貼在它脖子上稍微一拉,頓時一道血線出現:“讓它們給我滾開,不然……”

見洛景辰如此不配合,展遂心裡最後那點勇氣也開始迅速消散,張大嘴巴嚎叫道:“你敢殺我,你自己也彆想跑地掉,我地護衛會將你剁成肉泥。”

“是嗎?我倒真想試試。”洛景辰聞言冷冷一笑,手腕一抖,就要向展遂身體上砍去。

“等等,我們放你走,不準傷害少族長。”猛然展遂地護衛長放下了手裡武器,滿是不甘地對洛景辰說道。

輕蔑一些,洛景辰臉上並不以為意,反而站在原來的地方靜靜等待著什麼,他相信這邊地情況無腸公子那裡肯定已經受到了訊息,隻要它不腦殘就一定會回來接應他,到那時候纔是他離開地最好時候。

“人類,不要考驗我們的耐性。”見洛景辰不為所動,護衛長厲聲喝道。

這時,傳來一聲笑語:“啊,尊敬的閣下,你居然真捉住了這個傢夥。”說話間,無腸公子帶著重新整頓地隊伍出現在洛景辰後方,周圍緊張對峙地河族戰士紛紛歸隊,然後眼中戰意高昂看著那群殼類戰士。

“你們終於來了。”洛景辰看無腸公子臉上地興奮之色,鬆了一口氣道,麵對這黑壓壓一片貝類戰士。

他獨自一個人,壓力確實不小。

那3個血戰士不知什麼原因,隻派出不多隊伍接應展遂地衛隊,更多貝類戰士龜縮在據點中冇有半點要露頭地意思。

見洛景辰拖著展遂緩慢向後退去,護衛長緊張地向前逼近了幾步,洛景辰立即毫不客氣地將雲中刀往下壓了少許,頓時血線加深少許,使展遂再一次驚叫起來。

“我可冇叫你們跟著我。”視線投到護衛長身上,洛景辰冷聲道。

臉上猶豫之色浮現,護衛長看著洛景辰挾裹著展遂不斷向後移動,眼中滿是猶豫不決,這種事情完全不是它能做決定地。

感受到脖子上長刀地冰冷更重了幾分,展遂連忙驚叫起來:“彆跟來,彆跟來,誰都不許跟來。”蠢蠢欲動貝類戰士頓時以一滯,然後不甘地停留在原來的地方。

洛景辰笑了笑,拖著展遂緩慢向後方退去,這個傢夥地性格看來很適合但俘虜,這一次地收穫恐怕不會小了。

隨著洛景辰不斷接近河族的地盤,兩邊對峙越發緊張起來,而河族方麵依然冇有任何舉動,叫洛景辰隱隱有些不安,彷彿有點不對勁啊。

洛景辰本能之感到展遂地護衛如此平靜,彷彿有問題,但是它們之間距離已經拉開不少,它們已經冇有了偷襲地機會,難道它們真地打算他就這樣子看著展遂被他帶走?

這幫念頭還冇有足夠時間轉過來,就聽見身後傳來一聲低沉地示警聲:“小心!”

洛景辰心中一動,微微側過頭向後看去,眼角餘光立即發現一個黑點正向他快速接近。一股極其濃烈的危機感頓時在他心底爆發出來。

眼角餘光發現那個黑點地瞬間,掃描就已經開始了自動檢測,下一刻那個黑點地摸樣就清晰出現在洛景辰眼中,那分明就是一個像炮彈一般全速飛行貝類戰士。

全身上下包裹著一層濃烈的紅色火焰,遠遠看上去有種狂放妖異地美感。

感覺到那個方向傳過來的危險氣息,洛景辰心一橫,直接拉展遂到身前,遮蔽好自己,然後冷冷地注視著那個不斷放大的人影。

“轟!”

大的劇震,一個身材魁梧貝類戰士大漢落在旁邊不遠處,背話說洛景辰扭了扭肩膀然後轉過頭來,上半身虯結地肌肉,隨著它地這個動作就像流水一般起伏波動起來。

隨著它視線鎖定在洛景辰身上,一種被毒蛇盯住之感清晰傳來,它地3角眼中射出地光芒,凶狠,殘忍,還帶著不顧一切地瘋狂。

洛景辰心中警鐘長鳴,這個傢夥一看就不好惹,現在它還不動手恐怕是在醞釀著什麼,不能讓它繼續下去了。

想著,洛景辰腳下緩慢向後移開一段距離,恰好離展遂稍微偏了一點,擋住側麵位置,然後慢慢向後退去。

感受到洛景辰,展遂眼裡驚恐再也無法壓製,壯碩大漢的出現彷彿也給它平添不少勇氣,居然扯開嗓子大喊起來:“展褚統領救我!”

這樣一來不僅洛景辰神色一變,就連那個魁梧殼類戰士展褚臉色也陰沉下來,盯著展遂煞白地臉色,渾厚的話語響起,一字一頓地道:“我奉命駐守據點,你不聽指揮也就罷了,反而導致整個據點都被你所累,現在人族部隊屯兵數裡外,你想我怎麼救你?”

聽見展褚說的話,展遂臉色更是可怕,它那族長老爹跟它說任務時的神情還曆曆在目。

想起它那個老爹最後地警告,展遂感覺手腳立刻冰涼。

“如果你不想留在這裡,最好現在放人,我可以保證你們安全離開這裡。”展褚將目光盯在洛景辰身上,沉默一會兒說出它地決定。

展遂頓時麵露喜色,一個血戰士統領地威脅還是很有些力度地,它相信這個抓住自己的貨會做出正確地決定。

洛景辰看著展褚勝券在握的模樣,眼中微微露出些無奈,果然等階低了冇人權啊,如果他現在是7階甚至8級,恐怕展褚就不會用這種讓人厭惡地語氣說話了吧。

“如果我說不呢?”這種無奈僅僅在洛景辰眼中存在了片刻然後就被一股充滿挑釁氣息地狂熱戰意取代,看著展褚興致勃勃地問道。

“那我會先殺了它,然後再殺掉你……和你這一幫下屬。”展褚聞言一愣,隨即麵露猙獰地道,洛景辰的模樣讓它想到了個一句很有意思地詞語,不自量力。

洛景辰地這種反應在它看來很正常,也很不屑。

它作為哈最強地戰士種類,血戰士裡的一員,即使現在隻有7階,但是全力爆發下擁有絲毫不遜色8級戰鬥力,洛景辰不過一個6級的貨,就算他能越級戰鬥,能擁有7階實力就逆天了,跟它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級彆地。

它有信心可以完全虐殺洛景辰之後,乾掉他身後那些殘兵敗將。

聽見展褚說的話,展遂頓時驚叫起來,“展褚你敢!我是貝殼門少族長,你敢殺我,難道不怕貝殼門族規嗎?”

“族規?就憑你做地那些事,早就夠死十回了,殺了你什麼族規也找不到我頭上來。”展褚眼中殺意濃重,看著展遂臉上帶著殘忍的笑容。

猛然它目光一抬,落在洛景辰身上,露出一個森然笑意:“人族地小子,看來你地運氣不怎麼好啊,被這樣的貨拖累到死,哈哈哈哈。”

靜靜看著展褚大笑,洛景辰一般不發,手中雲中刀稍微一抹,在展遂腦袋上轉了半圈,頓時鮮血飆射,張大嘴仰頭長笑地展褚觸不及防噴了滿嘴,笑聲頓時一停。

展遂瞪大的眼睛裡還滿是不敢置信,它不相信洛景辰這麼輕易地就將它殺掉了,它以及年輕,以及大好地前程,怎麼會死在這裡。

就連展褚也讓洛景辰的冷漠嚇了一跳,這實力讓人有些看不透人族小子,還真是挺不簡單,狠辣果決是個人物,如果不是實力還不強說的話,恐怕又將是一個棘手人物。

“我地決定已經做好了,現在,該你了。”洛景辰甩了shuai刀身並不的血液,語氣輕鬆地就像在說一件微不足道地小事。

展褚聞言猙獰一笑,3角眼中透出隱隱紅光,蒲扇一樣的爪子猛地向洛景辰抓來,既然一言不發地就出手偷襲。

洛景辰一直謹慎戒備著他,見狀冇有絲毫意外,直接一刀削了上去,居然是硬碰硬地想跟展褚對拚。

見狀展褚臉上的笑容更顯猙獰,它打定主意,一會抓住洛景辰了,不立即弄死,好不容易遇見一個有意思的東西,它要好好的玩一玩。

蒲扇一樣的爪子冇有絲毫退縮地意思,迎著雲中刀刀鋒抓去,它一對爪子,在戰鬥中千錘百鍊出來後,還冇有碰到過能損傷它地武器,就連族長那些專門地匠人都會在製作好武器之後邀請它去實驗,現在它麵對洛景辰地一刀,又怎麼會輕易退縮。

見展褚毫不在意地一爪抓向雲中刀,洛景辰先是一愣,隨即麵色古怪起來,這個傢夥哪裡來的自信,難道它那對爪子真強到這種程度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