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7 秒殺

全心全意向展遂方向移動的展承,對身旁的一切都置若罔聞,憑藉它不可思議速度,閃掉絕大多數攻擊,可洛景辰在攻擊之前,已經用掃描將它牢牢鎖定,它的移動軌跡在掃描的可怕計算能力下,很快就給分析出了。

洛景辰雖速度追不上它,提前預判還是可以做到的。

展承再一次閃身躲開背後的武器,身形在原地頓著頓,眼看就要再次消失在原地,徹底甩開後頭傳過來的包圍,抵達展遂落下的位子,但就在此刻,一道身影,挾裹了磅礴氣勢,從旁邊直直撞著過來,可怕氣場即使展承心無旁騖依然被它刺激到,出於本能做出著反應。

探手抓過身邊一個水底變異族扔著出去,展承腳下一扭,身體在原地轉著半圈,然後繼續向展遂處衝去。

但是剛剛邁出一步,身後匹練光芒落下。讓它扔出去的水底變異族連一會兒阻擋都冇有做到,直接被劈成兩半,而刀光餘勢未絕,向它後背落下。

展承能感覺到,這次出現的是個高手,在想向之前這樣憑藉速度躲掉是不太可能著,它隻能迎戰,不然不等他衝到展遂這裡,就要先死在這兒了。

若是發展到那個地步,展遂也難逃一死,這它那個死士就冇有著存在的意義。

嘴裡發出一聲低低咆哮,展承嘴裡猛然吐出一截迥然不同的舌尖,將前方擋了水底變異族全部貫穿,然後用力深吸一口氣,身體變成暗紅。

下一秒鐘,它化為一道血影消失在原地,洛景辰一道落下,就像砍在粘稠的液體中,鋒銳的劈砍之力迅速被消散於無形。

而展承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他背後,尖銳的爪子向了他的心臟狠狠抓下。

“死!”嘶啞的嗓音還在耳邊迴盪,一陣腥風已經挾裹了濃鬱的危險氣息將洛景辰籠罩,放眼望去,麵前一片血紅。

“哼!”洛景辰低低哼著一聲,目中光芒瞬間暴增,微微失神之後,雲中刀以一種意想不到的詭異方式向後刺去,腦後勁風已經擦到頭皮,但是刀尖還是義無返顧的向後刺去,一聲低低悶哼響起來,麵前的血色瞬間消散,一道血紅身影快如閃電般竄進前頭水底變異族戰陣中。

提起雲中刀,看了上麵這一絲不甚清晰的血痕,洛景辰的神色變的有些慎重,冇想到展遂的貼身保鏢實力居然那麼強大,雖然隻有7階,但是絕不弱於他遇見任何一個8級,尤其是這份速度更是冇有一個人能比的上。

“攔住它們!”眼看展承從洛景辰的糾纏裡脫身,無腸公子臉色沉重地喝道,外圍的戰陣已經岌岌可危,不久就要被這幫貝殼門禁衛軍鑿穿,他們被必須要趁那個機會將展遂留在那裡麵。

一隊隊水底變異族戰士前赴後繼的衝上前去,然後被展承這血影不斷吞噬,最後這片區域整個變成一個大血球把邊上籠罩其中。

如同顆詭異心臟,這顆圓球一步步吞噬周圍水底變異族戰士,鼓動的越發清晰劇烈起來,上麵一條條青黑經脈也開始蔓延,一種不安開始在洛景辰心頭出現,看看這隻不小血球,強烈的危機感鋪天蓋地而來。

“炸掉它!”

那時,也顧不上浪費這幫僅有的炸藥著,洛景辰有種感覺如果不儘快將那個血球乾掉的話,到時候他們恐怕要付出不小代價,那一個小子給他的危險感覺實在太激烈。

聽到洛景辰的命令,周圍隱藏在人群中的人族戰士毫不猶豫的將身上最後一份高爆手雷扔著出去,然後頭也不回的向後跳去。

數十個高爆手雷一起爆炸的恐怖衝擊波直接把邊上一大片區域清空,硝煙滾滾瀰漫,不禁什麼都看不見著。

洛景辰目中光芒閃爍,心中隱隱有種不太好的感覺,雖然他也很不敢相信。

剛接近爆炸中心區域,洛景辰就看見一個身影在前方消失不見,看身形隱隱有些熟悉,剛想將它攔下,旁邊被炸出的巨大坑洞中,猛然躍出一道身影,將他緊緊抱住,兩根尖銳的牙齒直接刺入他的脖子中。

洛景辰感覺全身一冷,一道陰冷氣息順了這兩根牙齒鑽進他的身軀,彷彿全身血液都被這股冷氣凍結,不久他就感覺全身開始發軟,隨了這兩根牙齒的深入,彷彿全身血液都順了這兩個牙齒流逝,洛景辰意思一陣迷糊。

但是不久他就反應過來,體內清涼能量瞬間爆發,直接將這股不停地肆虐的陰冷氣息吞噬掉,然後逆流而上,向這股氣息的根源,兩個牙齒衝去。

展承臉上帶笑,牙齒狠狠咬在洛景辰脖子上,不斷吞吃洛景辰體內的血氣。

感覺自己體力的迅速恢複,展承不禁對洛景辰血液中蘊含的豐富能量感到震驚,隨即就是狂喜,僅僅那幾口血液下去,它就感覺自己油儘燈枯的身軀恢複著幾分活力,效果居然比吸著幾個普通水底變異族還強,這效果對它而言無異於靈丹妙藥。

於是它立即加大吸收速度,不停地向洛景辰體內注入它的獨有訥能量,刺激了全身血液的沸騰,然後大口的吞吃,這種身體被彌補的快感讓它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那時,洛景辰體內的清涼能量爆發,瞬間將它注入的陰冷能量吞噬掉,不等它反映過來,一股清涼能量已經順了它的兩顆牙齒衝入它體內。

剛剛恢複一些的陰冷能量,碰見洛景辰體內清涼能量,就像陽光下的冰雪,瞬間被消融掉,然後在展承驚恐的眼神裡狠狠撞在它的身軀上。

彷彿瓷器碎裂般的感覺,展承整個人身體上都佈滿著裂紋,殷紅色從中隱隱透出,不久一股股細小的血霧飆射出來。

洛景辰迅速向後方一滾,遠遠的躲開狀態展承,然後就見原地猛然爆出一蓬血霧,展承整個消失在其中。

顧不上震驚麵前變故,洛景辰抬頭到處觀望,費那麼大的力氣,可不能讓這東西跑掉哪。

此時此刻,展遂身體緊縮成一團,躲在一個被高爆手雷炸出來的土坑裡,上麵還壓著幾具被砍地亂78糟的屍首,將它緊緊遮掩在下麵,遠遠看去,這裡就像戰場上無數的方一般,冇喲任何區彆,在這種戰場上兵荒馬亂,一不注意很容易進會忽略過去。

展遂躲在下麵,耳邊不斷地迴盪著廝殺聲,第一次感覺到了恐懼和後悔,恐懼真的戰場居然如此可怕,後悔自己不聽3個血戰士說的話,一意孤行要給這幫該死地河族一個教訓。

可是誰能想到,這個毫不引人注目的河族隊伍中,居然會有這麼強大的人族隱藏其中。

展承實力它非常清楚,在它帶來所有護衛中位居第一流,就連那3個血戰士都對它很是忌憚。

但剛剛自己逃走纔多久,展承生命氣息就消失了?

有命牌在,他感覺一定正確。

展承生命氣息先是恢複了少許,接著消失不見,顯然是讓人直接乾掉了。

那個人能秒殺展承,實力顯然是它不可想象地強大,即使那時候展承已經受了重傷,但是那份實力也遠不是展遂能抗拒地,殺掉它地那人如果想殺自己,那麼……

這樣一想,展遂更加擔心了,任憑那些平時最讓他噁心地殘肢碎肉覆蓋在身上,全身浸泡在粘稠地血漿中,耳朵豎起,不放過任何聲音地傾聽者不遠處地混戰。

它從冇像現在這樣渴望見到那些噁心地血戰士,也從冇像現在這樣渴望著自身實力地強大,如果能活著回去,它一定要改掉先前納西臭毛病,一定要。

可是,現在最關鍵地還是從這裡逃出去啊。

展遂全身驀然緊繃起來,它隱約聽見一連串地腳步聲在周圍不斷地遊走,聲音由遠及近,正慢慢接近它所在處,聽到這個展遂一動不敢動,全身上下能量鼓盪,慢慢地與這個彈坑中地血液融合在一起。

這是貝殼門秘技,製造血戰士的法子,在以前吸收無數鮮血才能轉化成地血戰士是展遂最厭惡的事,它們身上地血腥味即使隔著老遠。仍然能讓它感到噁心。

可是它冇想到的事情是,自己如今居然要靠這種秘技來逃生,展遂猛然有種世事無常之感。

那腳步聲還在周圍遊走,顯然發現了什麼線索,但是還冇有確定,正在不斷地尋找,展遂畢竟不是展承那樣地高手,對潛行匿蹤這一套冇什麼造詣,留的痕跡非常清晰。

可貝殼門秘技確實威力不凡,一旦運行起來,展遂就像彈坑裡的一具屍首,全身都和那些血肉融合成一個整體,冇有絲毫破綻。

河圖皺著眉頭在周圍重新搜尋了一遍,還是無法確認展遂位置,它眉頭不禁皺了起來,以它實力即使週一隻小蟲子也無法逃過它地感知,可是展遂就這麼詭異地消失不見了,如果不是周圍留的那些痕跡,它恐怕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搞錯了。

它一直隱藏在周圍密切注視著整個戰場形勢,對洛景辰展現實力也感到很震驚,對展遂身邊那一名護衛實力更是忌憚,隨即洛景辰出奇招重創展承,展遂趁機逃跑,河圖想都冇想就跟了上來。

至於洛景辰,它根本就冇在意,這場戰鬥隻要抓住展遂,哪怕這幫河族死掉大半也是值的地,更何況洛景辰還是一個人族,想到抓住展遂後地巨大好處,即使河圖實力高強也忍不住一陣呼吸急促。

可是現在它已經在這裡轉了好幾圈,翻開了不少的屍首,除了找到一些展遂留的痕跡,毛線都冇有一根,這讓它滿腔地欣喜化為羞惱,每耽誤一分鐘抓住它地機會就越小,一旦被3個血戰士帶人充沛前方地陣的,這場戰鬥它們就要大敗虧輸。

惱怒地將身前幾句屍體踢開,河圖麵色陰晴不定,前方地形勢已經很嚴峻,它必須要考慮儘快帶無腸公子離開這裡了,否則被3個血戰士堵在這裡,哪怕它也要脫層皮。

再次恨恨地看了一眼周圍橫7豎8的屍首,河圖冷哼一聲,轉頭向戰陣後方衝去。

就在它身影消失地瞬間,洛景辰從另一邊衝出,看著那道速度非比尋常的人影,眼中閃過一絲瞭然,無腸公子果然以及殺手鐧冇有翻出來,看剛纔那個河族速度,最少也是7階以上地水平,如果算上其他地8級強者也不是不可能。

隻是看它空手而去,彷彿一無所獲,這讓洛景辰心也籠罩一層陰雲,難道讓展遂那一個小子跑了,這場打鬥莫名奇妙,雙方都損失巨大,偏偏任何人都找不到發泄處,淤積之氣憋在胸口,洛景辰感覺兩邊太陽穴一陣陣鼓脹。

“擦他大爺地!”恨恨罵了一聲,洛景辰也轉身向後跑去,他手下地戰士本就不多了,這一場下來不知還能剩多少,他必須要去看看了。

向著戰陣中交戰最密集地區域而去,洛景辰不時地乾掉幾個見它獨自一人就想上來趁火打劫地殼類士兵,但是心頭一種古怪的思緒卻越來越重。

一腳將一個躺在的上裝死貝類戰士踢開,洛景辰眼中猛然爆發出一道明亮地光芒,看著的上那個已讓屍體血液填滿地彈坑,腦中像是一道閃電劈下,瞬間照亮了一切。

洛景辰顧不上前方如火如荼地戰鬥,轉身向後狂奔而去,臉上因為惱怒很是淡漠,有一種火山即將發作壓抑感。

彈坑中,展遂又等了一會,直到確定後來那一個人也離開了,才鬆了口氣,停下貝殼門秘技,然後顧不上鼻端那令人作嘔的氣息,推開壓在身上地幾句屍體,慢慢從彈坑中探出頭來。

周圍區域已經冇什麼人,到處都是隨意橫亙在泥土上的屍體,展遂在邊上沙土上蹭了蹭手掌,然後緩慢地從彈坑下方爬了上來,看準一個空檔後,迅速一個翻滾向戰陣最前方狂奔而去。

很快洛景辰就重新回到之前位置,低頭在周圍巡梭一圈很快找到了他想要的玩藝,土地上血跡拖拉痕跡是如此的刺眼,彷彿一張裂開地大嘴在嘲笑著洛景辰。

眼中光芒閃爍片刻,洛景辰猛然抬起眼睛四周看去,雙眼此刻向一台高精度掃描儀,不斷在周圍地麵上掃視著,不一會兒停了下來,然後又朝遠處落去,嘴角勾起一道冷酷笑意,身形一動,向著那個方向追去。

一路上不斷出現的屍首血跡,極大地阻礙了洛景辰地追蹤,但是展遂因為要不時躲避周圍地混戰,因此前進速度也很是緩慢,幾分鐘後,它再一次裝死躲開身旁的混戰之後,它猛然發現,它已經很接近戰陣邊緣了,前方不遠處就是焦灼地河族部隊,此刻在貝殼門猛烈轟擊下已經岌岌可危。

這裡貝殼門已經占據上風,隻要它一露麵,安全絕對可以的到保證,因此展遂決定不再隱藏自己,它從的上一躍而起,揮舞著雙臂向前衝去,嘴裡不斷髮出意義不明地叫聲。

那聲音帶著一種奇異滲透力,交戰雙方呼喊聲震天,但是一切殼類士兵還是清晰地聽見那聲音,打頭的殼類士兵一愣,隨即大喜地叫了一聲,所有貝類戰士都歡呼起來,很快在河族後方找到了聲音地根源,那個渾身浴血地聲身影,不正是它們地目標嗎?

頓時阻擋在前麵地河族麵臨壓力大增,那群殼類戰士就像打了激素一般,渾然不顧自身安危,一個勁向前衝擊著,它們必須要接回展遂。

這邊聲音一響,洛景辰也從泥土上那蛛絲馬跡收回了目光,然後他地瞳孔猛然縮小,前方那個渾身浴血,張開手臂嘴裡發出不明意義聲音的貨不正是他苦苦追尋的那個目標嗎?

這一時間,洛景辰感覺全身血液都開始沸騰,如果讓它重新跑回貝殼門戰陣,這一仗他們將一敗塗的,死去地那麼多戰士將永無安寧。

下一刻洛景辰動了,渾然不顧那些還在身前拉鋸地兩族戰士,手中雲中刀翻飛,不管是誰擋在身前地都被他毫不留情地擊殺,筆直地向展遂衝去。

這邊地動靜很快引起了展遂地注意,當隻見一個人殺氣4溢地向自己衝過來時,嘴裡發出一聲驚呼,那種古怪的叫聲更加尖銳起來,忘死衝擊著河族陣型地殼類士兵頓時更加狂暴起來。

而洛景辰對這一切都毫無知覺,此刻他的眼睛裡隻有展遂踉蹌奔逃的人影,不論如何,他都要將它攔下來。

終於,在貝殼門不惜代價地衝擊下,水族的陣型被撕開了一道口子,幾個全副武裝乾掉貝殼門高手頓時衝了進來,向展遂奔去。

兩邊戰士同時發出一聲呼喊,不過水族的是驚怒,而貝殼門地是欣喜,展遂將自己族人終於衝了過來,心中那塊巨石終於落的,連滾帶爬地鑽進由殼類士兵組成地防禦隊伍中。

“撤,撤,馬上給我撤!”還冇站穩,展遂就已經開始發號施令,它一刻都不想在這裡待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