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09 豪賭

洛景辰瞧了瞧仍不放心的蕭藍,眼裡閃現一絲笑意,任你如何老奸巨猾,在絕對力量麵前還不是要服軟,陸幽這一次來的真是太合適了。

說曹操曹操到,蕭藍話音剛落,一道身影就從遠處戰場中飛速而至,磅礴氣場席捲之下,一路經過處人仰馬翻,瞧見這情形,原本就臉色不太好看的蕭藍,更加難看幾分,來人力量甚至還在它之上,可不是什麼好兆頭啊。

“景辰,真是你小子啊,你怎麼會來到那邊的?難道你們已找到第3基地市了嗎?”陸幽剛一衝過來,就滿臉激動地問。

等見到洛景辰給他使個眼色之後他才反應過來,旁邊還站了個非人類啊。

看它這碩大的螯鉗,陸幽目中閃過一絲詫異,那一個小子力量很強啊。

“那位是?”既已遇見,自然不能對人家置之不理,陸幽困惑地問。

“給你介紹一下,那位是水底變異族族長蕭藍,水底變異族跟貝殼門乃是世代死敵,那座城市就是被貝殼門強行占據的,我此次也是為它而來。”短短一句話,洛景辰就把大致情況講述清楚,陸幽目中隨即閃過一絲明白。

“水底變異族長你好,我是人類基地市作戰指揮官陸幽,很高興見到你。”陸幽按照人類禮儀伸出手問候道。

蕭藍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那是一種特殊的禮節,纔將另外一隻正常的手伸出去,兩個人稍微一握,隨即各自分開。

“那裡也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找個清靜點的地方吧,水底變異族長那裡是你的地盤,還是你來帶路吧。”見旁邊那群殼類戰士在人類與水底變異族聯手攻擊下節節敗退,不久就要被徹底清掃乾淨,洛景辰不由提議道。

“好,正好我有些事情要問問你。”陸幽利落地答道,目光看向還在猶豫的蕭藍。

見狀,蕭藍有點兒不樂意地點頭,,然後帶了兩個人向地方心區域走去。

沿途隨處能見到敗下陣來的殼類士兵,在特製手雷的轟炸下,原本可以固守的防線被迅速撕裂,然後水底變異族跟人族就直接殺著過去,感受到這幫人族力量,蕭藍心中的擔心更甚。

但是等它穿過前麵一麵矮牆,來到曼市的內城時,表情就徹底凝固著下來,前方寬闊城中廣場上,密密麻麻的站立坐了數以萬計的人族戰士,殘破的盔甲武器上,流露了一股攝人心魄的氣息,正在相互之間低聲交流了什麼。

外圍幾個軍官看見陸幽,頓時從地上一躍而起,剛要敬禮,就被陸幽揮揮手打斷,他們才訕訕的重新坐下,但是目光卻好奇的在蕭藍身上打量不停。

如此震撼的一幕,讓蕭藍徹底失神,洛景辰那些同族力量居然可怕到那種程度,他之前強壓下的擔心再次浮上心頭。

“水底變異族長,請!”來到廣場儘頭,陸幽站在一頂帳篷前說道,曼市未肅清之前,大家族戰士都必須要住在行軍們,那是條軍規很早之前洛景辰就在其他特戰隊身上見識過,冇想到陸幽到現在也依然在以身作則堅持了那條軍規。

那一個小子不僅實力強悍,在其他任何方麵他都能完美是讓你挑不出來任何毛病,簡直就是一個變態。

蕭藍看看眼前那個簡陋的帳篷,看看陸幽,想必也是在疑惑他明明擁有如此實力,卻在那些細節上如此苛求,那種念頭在腦中轉瞬即逝,隨了跨進們,蕭藍不久重新將心神集中起來,麵對一個實力不下於他的陸幽,在洛景辰麵前的從容此刻已經所剩無幾。

“景辰,你小子不在第3基地市好好呆了,跑到那邊乾什麼,居然還認的著水底變異族長那個高手。”走進帳篷,陸幽將角落一個小箱子拎起來,打開之後裡麵齊唰唰擺放了個個銀白色的金屬酒壺。

每人有一個後,陸幽放鬆的坐在椅子上,饒有興趣的看看。

“說起來汗顏,如果不是水底變異族長,如今我怕還不知在哪個山溝溝裡瞎轉悠呢,更彆說在這兒遇上你,說起來倒是挺有緣分的。”洛景辰擰開手中的金屬酒壺,大口的灌下一口其中液體,然後閉上眼睛深深陶醉道。

“洛上尉客氣啦,是我水底變異族有求於先生,跟貝殼門的戰爭持續千百年,曼市也陷落超過了百年,如果冇有洛上尉以及陸將軍的大力援手,那塊上祖遺留之地不知何時才能收回啊。”見洛景辰絕口不提這個什麼第3基地市,蕭藍也隻當冇聽見,反而岔開話題將其引到曼市上來。

為著重新搶回那個地方,蕭藍給出的籌碼不可謂不重,但是冇想到世事無常,居然在這兒遇上著人族戰士,洛景辰連汗都冇出一滴就輕易完成著任務。想到族中關於曼市的記載,蕭藍髮現自己已經無法平靜了,收回曼市水底變異族戰士並冇有出多少力,而且現在是人族實力占優,如果洛景辰有其他什麼想法的話,那件事就麻煩著。

“哦,那裡居然是貴族上祖遺留之地,水底變異族果然曆史悠久啊。”聽到那句話,還冇有完全弄明白情況的陸幽不禁有些詫異。

他隻從洛景辰這裡聽說那裡被貝殼門強行占據,原本以為那裡是那個異族中一個比較重要城市,冇想到居然是它們故鄉,而且看樣子景辰那傢夥還搞到不少好處。

“讓陸將軍笑話了,上祖遺留地已經丟失上百年,我之前的幾任族長,都將收回上祖遺留之地作為畢生目標,不想在我那裡終於的償所願,如此大恩大德,水底變異族上下莫不敢忘。”

蕭藍說的話叫陸幽不禁微笑著,他冇想到那個異族說話的方式居然跟人類如此相近,看來景辰跟它們攪合到一起不是冇有原因的,臉上依然是這副平淡神情,陸幽靜靜等了蕭藍下麵的話。

“陸元帥若要繼續對貝殼門用兵,水底變異族定當全力支援。”

分析罷,蕭藍有些期待的看了陸幽,短短時間它已經將其中厲害關係分清楚,曼市是非常重要,人族力量也強大的可怕,那對於水底變異族來說可能會麵臨一場大的危機,但是自從在看到人族力量之後,一種叫做太不甘心了,他情緒就開始在它心裡蔓延,冇多久發酵和醞釀之後,現在終於破殼而出。

它想進行一場豪賭,賭的是整個水底變異族的未來。

收回曼市的貢獻能讓它在水底變異族曆史上留下濃重一筆,如果在冇有碰到陸幽的部隊之前,蕭藍對那個結果會非常滿意,不但損傷被降低到最小,而且還完成的如此順利,對一族之長來說,那個結果很完美,最後無非在付出些代價,將曼市徹底收回。

但是,蕭藍並非一個甘心平庸的人,不然它也不會再它擔任族長期間,啟動那個水底變異族準備著上百年計劃,現在計劃出乎意料順利的完成,蕭藍感覺**又開始著增長。

它不僅要在水底變異族曆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它還要要掩蓋掉曆史上這幫偉大人物的光輝,成為水底變異族曆史上最光芒閃耀的族長,而那個曾經被它壓在心底最深處,連想一下都感覺好笑的念頭,在見識到人族部隊的強大後,短短時間內已經占據著它的全部心神。

如果它能向跟洛景辰合作這樣,將整個人族部隊也綁上戰車,壓迫著它們幾千年的殼類戰士們,將被徹底掀翻,一想到這個時候的景象,蕭藍就感覺熱血沸騰,看到這個,就算曼市被毀掉著又怎麼樣,如此不世功勳,將讓它成為水底變異族古往今來第一人。

“嗬嗬,謝謝水底變異族長好意啦,隻是接下來的戰鬥,參謀部目前還冇具體作戰計劃,所以……”陸幽眼光閃著閃,在蕭藍目中他看到著這種熟悉光芒,這是**光芒,是野心的膨脹後最常見的狀態。

“嗬嗬,你說得對,怪我太過孟浪,不過,陸元帥若有什麼需要隻管開口就是,說起對貝殼門他們的知識,我們還是能幫上一些忙的。”蕭藍目中失望光芒轉瞬即逝,可不久又把話題引到貝殼門身上,一番長談之後它才意猶未儘的離開。

等靜下來,陸幽用手指稍微在桌子上點著點:“那個水底變異族長,野心很大啊。”

“嗬嗬,還不是你的人招來的事。話說,你們過來情況怎麼樣,有什麼收穫冇有?”說到陸幽帶隊伍,洛景辰臉色嚴肅著不少,外麵這幫培養者的狀態他看在目中,上顯然並不輕鬆。

“嗬嗬,損失不小,但是收穫更大啊。”陸幽難的的麵露笑容,那讓洛景辰不禁好奇起來,他上究竟的到著什麼好處。

“剛纔有人在不方便說,趕緊的,你怎麼跑到那兒來著?”不等洛景辰問出口,陸幽就轉移著話題,顯然他搞到的好處是對整個軍部而言的。

很不滿地瞪著陸幽一眼,那傢夥還是那樣子,一旦涉及到軍部一些不能透露的東西,他就開始轉移話題,早那樣什麼都彆說不是更好。

但是想到目的,對陸幽的問題又不能不回答,隻好滿心不爽的將他們離開基地市之後情況大致的講述著一遍,看了陸幽猛然色變的臉,心裡終於稍微平衡著一點。

“假的?”陸幽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手中的銀白色金屬酒壺瞬間被揉成一團然後被捏成一個緊實的金屬球,上麵連掌紋都清晰可見。

“我還冇有足夠時間進去第3基地市,就直接到著那邊,如果想進一步弄清楚第3基地市情況,我們就要想辦法聯絡上洛北赫,我想那麼長時間,需要的東西他應該早就搞到著。”悠哉喝完金屬酒壺中的酒,洛景辰將酒壺擺在桌子上,然後在旁邊拿過來一個酒杯稍微放在旁邊。

“那倒不是不可以,隻是那個水底變異族族長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跟它合作難免會有些束手束腳。”皺眉看了桌子上緊挨在一起的兩個物體,陸幽臉色逐漸平複下來,瞥著一眼洛景辰道。

“那你可就看錯著,隻要你露出就是說一點苗頭,我敢保證蕭藍一定會忙不迭的來找你,任何能打擊到貝殼門的,蕭藍都不會放過的,何況那次那個大好機會,錯過著也許水底變異族以後都不會再遇到著,以它的性格不會不動心的。”伸手點著點桌子,洛景辰從懷裡掏出一團皺巴巴的東西來。

“什麼?”陸幽驚愕地拿在手中,輕若無物的感覺讓他有些奇怪。

嗬嗬一笑,洛景辰從他手中拿過來,然後放在桌麵上展開,掌心稍微壓在上麵,體內晶力湧動,頓時這皺巴巴的物體迅速鋪平延展開,然後占據著整個桌麵後,上麵開始出現一道道紋路,一座清晰細緻的城池逐漸出現在上麵。

瞧見這情形陸幽眼睛微微亮著一下,那個地圖倒是有些意思,看來那個水底變異族比原來想好底蘊還要深一些。

抬眸看看陸幽,洛景辰嘴角勾起意思淡淡的笑意,他很想看看陸幽這張永遠都是一副平靜摸樣的臉上露出吃驚神情是什麼樣。

這樣思索時,手中晶力的吞吐頓時加大起來,地圖上紋路顯現速度迅速加快,在邊角位置也被一道道紋路占據之後,上麵的線條開始扭曲起來,陸幽原本隻是微微意動的眼神頓時凝住,一動不動的盯在地圖上,彷彿在期待了什麼。

洛景辰手中晶力繼續噴吐,不久就到了極限,這座標註精細的城池周圍線條驟然活躍起來,拉高降低扭曲變幻,不久就在平麵的圖紙上勾畫出一座立體之地,接著邊上那幾個山川河流道路,一一開始顯現,輪清晰精細程度,比陸幽從係統這裡拿到的圖紙還要強上數倍。

“這地圖是他們的?”看看眼前微縮著無數倍的圖紙,陸幽再也難掩心中震驚,激動地問洛景辰。

“哈哈。”洛景辰賤賤的一笑,停下著晶力的輸送,地圖固定在桌麵上,然後雙手抱胸笑盈盈的看了陸幽。

被洛景辰詭異目光看著,陸幽恍如未覺,隻是一個勁盯住曼市邊上那幾個精細到極致的地形,目中光芒灼熱到都能將其點燃。

“太好著,太好著,有著它下麵的作戰計劃完全冇有任何問題著……”

“以及冇有,更大範圍的以及冇有?!”將那幅簡略版的圖紙瞧了遍之後,陸幽雙眼圓瞪看看急切地問。

“自然有,就在蕭藍手上。”洛景辰慢悠悠的說道。

陸幽看見洛景辰的笑容,一怔,然後深吸口氣重新走到一邊坐下,眉頭緊皺的思考了什麼。

幾分鐘之後,他猛然對帳篷外高喊道,“傳令,參謀部中校以上軍官5分鐘之內作戰指揮室集合!”

帳篷外一聲高亢的迴應後,邊上那幾個聲音明顯繁雜起來,顯然陸幽的命令讓周圍不少人都聽見著,召集高級參謀集合,那是要討論作戰計劃節奏啊,不少培養者不禁躍躍欲試起來,上雖然損傷不小,但是每一個活下來的培養者都的到著長足的長進,有些積累比較深厚的甚至都提升著一個大的等階。

兩分多鐘,大家就抵抵達戰指揮室,洛景辰跟了陸幽身後走著進去,看見他不少軍官目中的詫異閃過,但是不久大家視線就落在著陸幽身上,準確的說是落在陸幽手中這張立體地圖上。

離的比較近的幾個高級軍官甚至身體都激動微微顫抖起來,他們作為整個基地市遠征軍的高級參謀軍官,對那樣一份地圖代表的意義認的的實在太深刻著,毫不誇張的說,之前如果有那個地圖,他們能將整個隊伍的損失降低4成!

“那個,是洛上尉帶來的地形圖,包括周圍一公裡範圍內一切形的詳細數據。”將地圖放在桌子上,陸幽淡淡的開口道。

那時大家視線又重新落在洛景辰身上,之前就認出他的身份的人,不禁開始思慮洛景辰出現在那裡,而且帶來一份那個地圖究竟有什麼意義。

對此,洛景辰極為平靜,任由這幫各樣視線在他身上來回打量,臉上卻冇有絲毫變化。

“召集大家前來,主要就是想大家能估算一下,如果有那個地圖支援,下麵我們的作戰計劃順利實施率可以達到多少。”陸幽在主位上坐下,4下掃視一整眼,緩聲說道。

“陸將軍,那地圖隻有那一片區域嗎,我們下麵計劃很多都已經超出那片區域範圍著。”一陣低低議論聲之後,一個頭髮有些灰白的中年男人站起來說道。

“各位對這點請放心,地圖的範圍很大,方圓20公裡範圍內都可以負責那樣高度清晰的等比例模型。”陸幽麵帶笑容地說道。

那一句話殺傷力實在太大,在做的眾多參謀頓時忍不住興奮的高聲叫好起來,向來對軍紀要求格外嚴格的陸幽破天荒的冇有表示出任何不滿,而是也是麵帶笑容地看了歡呼的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