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04 自信

聞言洛景辰心中不禁一動,看來使命之關鍵就在那上麵著,隻要不被這個蕭衝乾翻,那個任務就算完成,刷到足夠友好值,蕭藍就該將她很明白的這幫東西告訴自己著吧。

“挑戰什麼時候開始?”

“這種慎重的挑戰,會給雙方3天的準備時間,3天後在中心廣場開始。”蕭藍看看臉上帶了喜色。

從無腸公子提早回來的下屬嘴裡想想洛景辰的存在之後,蕭藍就在佈局,現在終於將一切都引入正軌,隻要洛景辰不輸掉這場挑戰,蕭衝將翻不起任何風浪,而整個水底變異族也將的以儲存。

“好的,在下知道著。”洛景辰點頭,,然後在蕭藍的帶領下回到休息的地方。

躺在柔軟的床榻上,洛景辰雙眼大睜,直愣愣的不知在想些什麼,直到次日無腸公子咋咋呼呼的來邀請他出去遊玩,他才彷彿從這種狀態中回過神。

接下來的3天,由無腸公子做導遊,帶了洛景辰將水底變異族範圍內的所有有趣的地方都逛著一遍,而洛景辰也終於確定著一件事,兩個人才興致滿滿的回到河城,而那時,河城中心廣場上已經搭起著一個個的觀景台,隻中間留下一大片空地作為兩個人戰鬥的範圍。

看看如期歸來,蕭藍一直提了的心終於放著下來,隻要洛景辰不臨陣脫逃,那場挑戰他就已經贏著大半。蕭衝力量在青年水底變異族中出類拔萃,但是距離他現在的水平以及段很大距離,而洛景辰卻是讓他都隱隱感覺到忌憚的神秘人物。

那一點同時也是他第一眼見到洛景辰改口稱做我的朋友的原因,見風使舵並非人類的專利。

“啊,公子殿下,今天將是您大發神威的時刻,請一定要拿出你真正的水平來啊。”看見邊上那數名人員飽含深意視線,無腸公子故意湊近洛景辰耳朵旁邊邊嘀咕道。

“你是怕我輸後,連累你族人出現損失吧。”3天空閒足以讓洛景辰著解不少那個看似奇葩的傢夥的真實想法,洛景辰打擊起無腸公子來在冇半點壓力。

“啊,公子殿下,那樣說可就太讓您子民傷心啦,我可是一心這樣思索時大人能贏的。”無腸公子可憐巴巴的看看。

不想理這一個放肆的傢夥,洛景辰目光不久被對麵迎了歡呼聲走來的蕭衝吸引,3天冇見,洛景辰在它身上感覺到著一種異樣,這是感受到威脅時纔會有的感覺。

短短3天,彷彿讓蕭衝有著不小變化。

目光看向蕭藍,隻見它也向自己使著小心的眼神,顯然也是發現蕭衝的不正常著,隻是3天空閒,究竟用著什麼辦法能迅速提高實力呢?

不久有幾個年邁的老年水底變異族作為裁判出現,不冷不熱的看著洛景辰一眼後就坐在一邊,顯然對那樣一件事鬨到現在的地步它們心中有了不滿,尤其是洛景辰還是一個不知來曆的外族人。

蕭藍畢竟在水底變異族中聲威遠震,現在是他要決定徹底蕩平族中的隱患,又怎麼會在乎其他人怎麼看,隻要洛景辰拿下挑戰的勝利,它有的是辦法將那件事處理好,即使其他人有些什麼想法,也隻能在背後悄悄使點小絆子。

終於,在中心廣場幾乎要被塞的水泄不通之後,挑戰正式開始。

蕭衝自信地大步走到中間,長了大螯鉗的手臂橫在胸前,目中帶了瘋狂的戰意看看,它已經在心裡暗暗發誓,一會一定要將那個壞它好事的傢夥撕碎,有這個東西在,那次挑戰肯定萬無一失。

見蕭衝眼裡毫不掩飾的殺意,洛景辰暗自冷笑一聲。

掃描下,蕭衝的一切都清晰的出現在他麵前,相當於培養者7階力量,確實夠強,單純以武力論,在水底變異族青裡中絕對算牛的,秒殺幾個無腸公子都綽綽有餘,但是對上他,結果可就不一定,即使手裡還掌握了大殺器也冇分彆。

那是洛景辰千錘百鍊出來的自信。

雖然紛亂思索時,可洛景辰還是不敢掉以輕心,蕭衝身上這個讓他隱隱感到不安的東西威力不明,不能讓它放出來,不然陰溝裡翻船可就丟人著。

這樣思索時,洛景辰將雲中刀微微抬起,刀柄向上傾斜,與地麵形成一個3十度的夾角,那個角度是最適合他出刀的。

隨了兩個人各自氣勢的升騰,周圍嘈雜的議論聲逐漸消弭不見,所有水底變異族人都目不轉睛的看了兩個人,對於強者,不管在哪兒都是可以輕易獲的應有尊重的。

猛然,蕭衝動著,長了大螯鉗的手臂驟然向前刺出,前端兩個尖銳的夾子頓時張大嘴巴,向洛景辰腦袋上刺去。

“好!”邊上那幾個水底變異族人猛然爆出一陣叫好聲,顯然那一招洛景辰冇看出所以然的東西,很符合水底變異族人的戰鬥風格。

對此他並不在意,目中精芒閃爍片刻不久就把握住著這隻大鐵鉗下隱藏殺機,目中閃過一絲冷笑,看看究竟是我的刀快,還是你的鐵鉗快。

看看這隻直刺過來的大鐵鉗,洛景辰目中精芒閃爍,他倒想看看是蕭衝的鐵鉗快,還是他的刀快。

目光聚焦在這個張大嘴的鐵鉗中心,洛景辰悄悄將右半邊身體的肌肉徹底放鬆下來,那時蕭衝的大螯鉗猛地爆發出點點星芒,如同梨花暴雨向洛景辰當頭射來。

忽起腳一跳,洛景辰衝進這漫天星芒中去,手中長刀化作無數刀影,人靈活的在光影中繞行穿梭,所過之處,這幫耀眼星芒如同給澆著水的火花,迅速黯淡消失下去。

以洛景辰本身的眼光來看,前頭那些個密密麻麻星芒,在掃描中被清晰的按照規律標註出著空擋,而他隻要按照計算好的角度出刀出刀在出刀,麵前的威脅根本不值一提。

蕭衝苦心孤詣這一擊,麵對有了變態能力的洛景辰,根本冇有任何效果。

旁邊站立四周那些水底變異族人不乏眼光實力頂尖的高手,瞧見這情形時,不少人眉頭就忍不住皺起來,洛景辰遊刃有餘給他們造成著很大壓力,那種不對等的表現彷彿預示了什麼不好的結局。

蕭衝拖了它這不小螯鉗,一個翻滾避開麵前的一刀反舉起螯鉗,一陣輕微的氣流撕裂聲傳來,蕭衝再次逼近洛景辰身前,7階的強悍實力,讓它在能量的渾厚程度上穩壓洛景辰一頭,因此它之攻擊大開大合,掄起螯鉗就橫掃而起。

“哈!”粗壯的螯鉗重重拍向洛景辰腰身冇眼看就要擊中,猛然,洛景辰一直保持放鬆的左半邊身體驟然繃緊,隻一個輕鬆的撤步,就輕易的讓開那一擊。

帶了濃鬱藍色光芒的能量將螯鉗瞬間包裹,隻在地麵上稍微蹭著一下,就可以看見接觸的地麵上凹進深深一塊,半透明的不知名材質直接被那一下砸的碎裂,然後再被掄上高空,化作漫天碎石激射,咻咻的破空聲不絕於耳。

這玩藝兒就是個破壞器!

看了螯鉗爆發出來的威力,洛景辰也是一陣心驚,那個蕭衝能在整個水底變異族青年一代排進前5絕對不是冇有道理,如果自己想不付出任何代價就打敗他,恐怕並非什麼簡單的。

洛景辰不是冇想過直接下殺手,他有自信3刀之內絕對可以解決戰鬥,但是於是他跟水底變異族之間的關係恐怕就要緊張起來著,蕭藍在強勢也不可能壓住整個種族說話,到時候冇著水底變異族的幫助,他計劃怎麼辦?

“你給我去死!”蕭衝接連地失手後,嘴裡發出一聲咆哮,不小螯鉗上猛然發出“嗤嗤”連響,側麵上的根根尖銳骨刺居然激射出來。

那一下大出洛景辰意料,他冇想到螯鉗上的骨刺居然以及那個效果,激射的骨刺速度相當快,他隻勉強避開要害處的幾根,剩下的全部照單全收,身體中立即傳來一陣刺痛。

目中的殺意閃過,一直平淡無奇的雲中刀發出一聲尖嘯,可怕的力量從刀身中爆發出來,近乎瞬移般一刀劈出,前方還在紊亂的氣旋瞬間被那一刀撕裂炸開,在蕭衝驚恐的目中,直接砍在它引以為傲的巨大螯鉗上。

蕭衝雖已經在射出這幫骨刺之後就先一步收回著螯鉗,甚至表麵上以及一層釉一般的光彩流動,但是依然無法抵擋洛景辰那含怒一刀。

“哢”一聲清晰的響聲傳出,蕭衝的螯鉗無力垂落下去,鮮血順了這尖銳的鉗口滾滾留下,它並不強壯的身軀也重重倒飛出去。

“砰”一聲巨響,蕭衝摔倒了,不等他站起來,洛景辰踏上一步,剛要乘勝追擊,猛然感覺之前被刺中的地方傳來一陣麻癢,逐漸的身軀彷彿都有些失去控製,緊跟了隻要身子一動,一陣可怕的劇痛就從這裡傳來,這幫骨刺彷彿被肌肉擠壓的刺入其他地方。

這忽如其來的一幕,讓周圍四周那些水底變異族驚呆著,之前還心裡想的熱火朝天,怎麼猛然間兩個人就兩敗俱傷著。

此刻蕭衝的視線已經滿是驚恐,洛景辰這刀不但差點將他的螯鉗砍斷,就連他藏在螯鉗中的殺手鐧都在這刀下粉碎,而且洛景辰這一瞬間爆發出來力量,甚至比它還要強上不少,那一個小子究竟是誰!

“挑戰就此結束,蕭衝,我有事要問你!”就在兩個人僵持的時候,蕭藍忽從四周那些水底變異族中大步走出來。

“什……什麼?”看見蕭藍的怒容,蕭衝眼角餘光淡淡向螯鉗瞧了下,有些心虛地問。

“你自己的事你不知嗎?”蕭藍站在它麵前,臉上帶了恨其不爭的憤怒。“盜竊祖螯殼,永遠剝奪螯鉗臂,那條規矩你不會忘著吧!”

蕭藍分析罷,周圍頓時一片嘩然,這幫普通水底變異族看了頹然做在地上的蕭衝,目中寫滿著震驚,盜竊祖螯之殼?

所謂祖螯之殼,就是以前的水底變異族核心成員達到極高的成就之後,蛻下來的螯鉗,每一塊中都蘊含了這個高階水底變異族全部的精華,普通水底變異族的到一塊,能輕易將他螯鉗提升到這幫強者也是的水平,順帶了實力也會跟了水漲船高,可謂是極珍貴的寶物,但是那種戰略級彆的物資,在整個水底變異族中都是最寶貴的這種,不到種族存亡的時刻,是絕對不準動用的。

普通水底變異族盜竊祖螯之殼者處死,核心成員盜竊祖螯之殼者永久剝奪螯鉗之臂。那就是對敢打祖螯之殼主意者的懲罰。

不說廣場上的普通水底變異族目中的震驚,這幫德高望重的年老水底變異族也是一臉怒容的看了頹然倒地的蕭衝,他們那些老傢夥的夢想就是死後螯鉗能成為祖螯之殼,然後繼續守護水底變異族,但是蕭衝卻打破著他們心頭美好幻想。

如果他們的祖螯之殼讓彆的水底變異族偷出來,用在私利上,他們那些為著水底變異族奉獻著一輩子的老人,這可就晚節不保,對那樣公然違反祖訓的傢夥,絕對不能容忍。

把邊上人的神色收入目中,看看抱了光華黯淡的螯鉗萎頓在地的蕭衝,蕭藍臉色逐漸平息下來,歎著口氣道:“你是對洛上尉使用的祖螯之殼,現在我就將你交給洛上尉處理,你自求多福吧。”

“什麼?”洛景辰愕然看他一眼。

“既已他用祖螯之殼冒犯洛上尉,自然他的處置權就交給洛上尉著。”蕭藍轉過身對著上的水底變異族大聲地問:“大家有冇有意見?”

一片寂靜。

過著片刻纔有寥寥幾聲迎合聲響起來:“族長你說得對。”

看了那場麵,洛景辰心裡總是感覺有哪兒不對勁,但是偏偏又說不出來,按理說蕭藍也是一片好心,可為什麼總有種漏掉什麼的感覺呢?

洛景辰皺眉看了臉上帶了笑容地蕭藍,有些不明白他究竟是是什麼想法,按照他視線投到之前的說的來看,那麼好的機會他不可能放過蕭衝的,可是他卻偏偏將機會推給著自己,隻是那個看似很慷慨的舉動後頭有隱藏了什麼呢?

視線投到蕭衝煞白的臉色上,洛景辰楞沉思起來,之前他這刀並冇有完全斬斷他的這隻螯鉗,現在上麵以及一道清晰的刀痕,而且還在不停地縮小中,看螯鉗上流光溢彩的模樣,恐怕要不著多久刀痕就會徹底消失。

果然是好東西啊,難怪能被水底變異族當做重寶,有那玩藝的幫忙普通水底變異族也能變成高手,而高手更是如虎添翼,不知那個蕭衝準備著多久才能搞到那東西,那次拿出來對付自己恐怕也是迫不的已吧,輸掉著那場挑戰,他就徹底的成為著水底變異族中的邊緣人,賭一把或許以及機會,要是話,肯定也是那樣想的吧,隻是他選錯著對手。

無論洛景辰抑或蕭藍都不是好相處的,而兩者在建立初步的聯絡之後,那種差距更是被數以倍計的放會變大,即使有祖螯之殼,他也翻不起風浪來。

可是,那種事為什麼蕭藍要當麵說出來,而且好像特意為自己傳揚名聲一般,他跟自己好像還冇有好到那個程度吧,這他故意在自己麵前那樣表現是為什麼,腦中胡亂的這樣思索時,洛景辰猛然想起來一個問題。

臉上神色保持不變,洛景辰將他從來到那個世界開始,到現在的經曆仔細回想著一遍,頓時發現起來讓他產生著懷疑的東西,好像被一隻看不見的手牽引了,按照預定的軌跡在前進。尤其是到著河城,那種感覺就更加清晰著,從自己跟蕭藍第一次見麵開始,那種感覺就深深嵌在洛景辰腦中。

蕭藍目的太過清晰了,計劃太精密,行動的步驟也太順暢著,就好像的事情都是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劇本在發展,冇有意外,冇有驚喜,冇有任何脫離掌控的發生,完美的就像在看電影,而最終的通過那種方式獲的水底變異族的好感。

洛景辰猛然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他感覺自己如同個獵物,正一無所覺的向了前方未知的陷阱一步步走去,不知什麼時候就會掉下去。

而那背後的獵人是誰?

蕭藍?

不,他冇有那種實力在自己剛一來到那個世界就佈下那個局麵,否則水底變異族早就將貝殼門徹底滅掉著。

這就隻有另一個可能性了,有如此可怕力量,能完美的掌控一切,精密的控製每一個反應,同時具備那些的除著這個神秘莫測的係統,洛景辰想不出來以及誰能在背後搞出那麼大的場麵。

這那樣看來,當初這個在第3基地市傳送點偷襲人,恐怕也是在係統授意下的著。

那些東西在洛景辰腦中閃過,不久他的注意力就又讓目前事情吸引,或許見他久久冇有答覆,蕭藍直接將蕭衝抓起來仍在他麵前,眼神裡罕見的有些迫切的期待了他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