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03 大餐

沿途的水底變異族見到被蕭藍如此鄭重引進的洛景辰,不禁對這一個本就讓大多數人感到驚愕地大傢夥更加好奇起來,是的,在身高隻比貝殼門強上就是說一點的水底變異族人目中,洛景辰絕對算的上是一個大傢夥,就連他們最強大的族長也不過才達到洛景辰的下巴而已。

由於寒蘭湖那個天然屏障在,水底變異族人很少跟外麵其他的種族交流,唯一一個熟悉的就是這個世世代代的對手貝殼門,在那之前很多水底變異族甚至一輩子都冇有見過其他種族的人,那一點同時也是洛景辰一路走來,大多數人對他感到好奇甚至奇怪的原因,它們確實太封閉著。

跟隨蕭藍走進前方這個開闊的有些過分的大廳,洛景辰才終於感受到,一路上無腸公子這個傢夥口口聲聲絕不會讓他失望的晚宴是什麼個情況。

要說以前洛景辰也不是冇見過各種食材堆疊的壯觀景象,隨便找一家過的去的自助餐廳,都能看見材料區這幫讓人看一眼就快飽著的食材,可是跟麵前的那些比起來,洛景辰以前這幫見到的自助餐廳之類的簡直就太小兒科著。

一個麵積足有兩300個平方的巨大場地中,一個金字塔狀的高台坐落在場地中間,每一個麵中間都有一個容兩個人通過的階梯,通過這可以輕易的拿到金字塔台階上的食物,而在金字塔周圍,則是一個個蔚藍色的水池。

從大廳門口洛景辰可以清晰的看見,每個水池邊上都齊唰唰擺放了大矮桌,上麵各種讓人眼花繚亂的食材還在活蹦亂跳了,桌子後則是一個個低頭安心工作了的水底變異族廚師,正不停地從邊上水池中撈上新鮮的食材處理乾淨,為接下來的盛宴做準備,一股屬於新鮮水產的腥味在空中飄散,讓洛景辰有種來到屠宰場的錯覺。

看這足有七十八名平方的水池錯落有致的佈滿整個空間,洛景辰有種不敢置信的感覺,那就是水底變異族為他準本的晚宴,彷彿……太凶殘著些吧!

看見洛景辰發愣,無腸公子忍不住從後頭的人堆中擠出來,站在洛景辰身側興奮的手舞足蹈。

“啊,公子殿下,雖然您一定會非常感動,但是我還是想告訴您,那些都是您忠誠子民的誠意,請好好享受。”

看看眼前這一個冇點少族長氣質的無腸公子,洛景辰嘴角就忍不住想抽搐,那個奇葩能不要那麼誇張嗎?

“嗬嗬,洛上尉不必驚訝,今天是個好日子,所以我就擅自把派對按照慶典的規模來做著,水底變異族對待朋友從來都是那個。”蕭藍看見洛景辰的無奈,忍不住開口解釋道,對於無腸公子他是寵溺到著一定的極致,即使洛景辰對他而言有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它也依然處處這樣思索時維護它,那讓洛景辰很是感慨親情的偉大力量,不管什麼種族都真動人心魄。

聽蕭藍如此解釋,洛景辰心頭驚訝終於平複下來,原來是順便辦慶典,這那麼大的規模倒是可以理解著,那個大廳坐上幾百號人還是冇有任何問題的,這麵前那些食材什麼的分攤開來倒也不就是說驚人著。

不久一個個歡聲笑語的水底變異族出現在大廳裡,與蕭藍打過招呼之後,它們自發的各自找到屬於位置坐著下去。

而隨了蕭藍坐在最天哪近中間金字塔的一張巨大桌子上,洛景辰對水底變異族的等級森嚴有著一個清晰的認的,麵前那張不小桌子前,居然隻有區區5人落座,除著蕭藍跟無腸公子兩個人,居然隻有雙人跟了落座,之前跟隨在他們身後這幫一看就是高層的人物,大部分都老老實實的坐在邊上位子上,並且對那個情況表現的極為正常。

那讓洛景辰有種再看宮廷劇的感覺,隻是周圍那些頂了各種詭異鱗甲的水底變異族人,並冇有宮廷劇中這幫演員看了順眼。

不久宴會開始,發表完一頓洛景辰聽不明白的感慨之後,所有的水底變異族人就像放開著束縛,開始大聲吆喝了大快朵頤,跟之前的安靜形成著鮮明的對比,一份份新鮮的食材被製造出來,然後被這幫明顯high起來的水底變異族人消滅殆儘。

看了周圍流水般走過的服務員,洛景辰對那些看上去乾巴巴的水底變異族食量有著清晰的認的,難怪人家會準備那麼多池子,並且還放滿著食材,那就是為現在時準備啊。

就它們那一桌而言,僅僅5人消耗掉的食物就大大出乎著洛景辰的意料,水底變異族那些傢夥的肚子如同個無底洞,不管塞多少東西進去,都絲毫看不見變化。隨了周圍水池中食材的不斷消耗,那些明顯狀態大好的水底變異族人開始頻頻將目光投向洛景辰等人方向,準確來說是投在他們身後這座金字塔上。

終於,伴隨最後一份食材被消滅,廳裡的水底變異族們都發出一聲興奮的吼聲,紛紛站起身,目光灼熱地凝視蕭藍。

蕭藍見此,麵帶笑容地站起身,也不說話,向金字塔上走著幾步,然後轉過來麵向眾人,開始抑揚頓挫的說起來什麼,隨了他每一句話的落下,下方必然會響起來一聲劇烈的歡呼,因為蕭藍都會將它沿途走過的台階的食物拋下來,直到蕭藍講完,它也抵達著這個不算高的金字塔頂端,然後從上麵托下來一隻造型奇特的東西。

這應該是一個大螯鉗,被處理的金燦燦的外殼上彷彿還在冒了油光,一縷縷乳白色的氣流從哪些縫隙處不斷噴出,一股誘人非常地香味正從中不斷擴散開來。

洛景辰發現,那一刻不管是誰,目光都被蕭藍手上托了的大螯鉗吸引,甚至這個看似一直都冇個正形的無腸公子都不知覺挺直著腰板,目中露出著期待的神色。

那是什麼?聞聞這種彷彿能將人最深處的渴望都勾引出來的香味,洛景辰或許在場大家中唯一不知那東西是什麼的傢夥著,但是那並不影響他對它產生渴望,因為這個味道實在太香著。

目光在下麵掃視一整圈,蕭藍目中露出自豪又興奮的神色,托了這隻大螯鉗高聲的呼喊,頓時水下這群熱切的眼神變的狂熱起來,很多青年水底變異族甚至激動全身都在發抖,眼睛更是一刻也不肯離開這個金黃的大螯鉗。

狂熱氣氛開始在廳裡蔓延。

見狀,蕭藍微笑著,從盤裡拿出一個非金非木的小錘子,稍微在這金黃色的大螯鉗外殼上敲打下,廳裡氣氛猛然凝固著一下,一聲輕微的近乎冇有的碎裂聲傳來,大多數人的眼睛頓時亮著起來。

蕭藍繼續繼續敲擊,這金黃的大螯鉗上出現一道裂紋,更加濃鬱的香味從中飄散而出,洛景辰清晰的聽到著一連串的咽口水聲音,就連他嘴裡也忍不住分泌出透明的液體來,被他悄悄地嚥下。

不久順了這道裂縫,金黃色外殼下這乳白的嫩肉出現在大家目中,距離最近的洛景辰甚至能看見這白嫩的肉化作一絲絲若有若無的香氣在飄散,想象瞭如此美味居然就那樣消散在空氣中,一種暴殄天物的感覺在洛景辰心頭升起。

蕭藍臉色沉重地快步走下金字塔,然後將這個已經剝開的大螯鉗放下,看了下方的青年水底變異族,嘴裡發出一聲具有濃厚儀式感說話,頓時這幫年輕水底變異族眼睛發亮的走上前來,按照某種順序老老實實的排起隊來。

排在最前麵的青年水底變異族,之前坐在距離洛景辰他們那桌不遠處的另一張桌子上。此刻正滿臉興奮的看了蕭藍,身體上的硬殼不住的上下煽動了,手中還拿了個精緻容器,顯然是準備盛放這乳白色嫩肉的。

蕭藍麵無表情,手中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兩把精美的刀具,小心翼翼的在這乳白色嫩肉上切下手指頭大一塊,然後小心的向前遞過去。

青年水底變異族臉上喜色不加掩飾,小心的把手裡的容器端起來準備接了這一片嫩肉,但是他雙手伸出後才發現,蕭藍小心用刀尖挑起的這一片嫩肉的去向彷彿不是自己手中的容器,果然這一片嫩肉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後,落在著他身前的一個容器中,而這個容器的主人正是好奇的看看眼前洛景辰。

蕭藍這忽如其來的一下,頓時將廳裡所有視線都吸引過來,看看身前容器中的嫩肉,大家表情就都有些不對勁,有詫異,有竊喜,有幸災樂禍,的事情神情都跟這個伸出手準備接下那快嫩肉的水底變異族青年截然不同。

它臉上是徹底的青黑,以及壓抑不住的憤怒下的赤紅。

那一刻的蕭衝,在反應過來蕭藍那個動作下的內容涵義之後,心中堆疊的怨恨幾乎要沖毀它的理智,但是看看眼前麵無表情們繼續切割了嫩肉的蕭藍,它接連地深吸著好幾口氣,才勉強壓下那股猛然爆發的憤懣,把手裡的容器小心的放下,而後臉色變的極為木然。

重新切著一塊嫩肉準備遞出去的蕭藍,見到蕭衝的動作,也停下的著自己手上的動作,抬起眼睛平靜的看著他一眼。

“為什麼?”蕭衝看了蕭藍反應,僵硬的吐出3個字。

“洛上尉是貴客,按照族規理應如此。”

“可我纔是那一次的第一!”蕭衝的木然再次被赤紅替代,瞪圓著眼睛低吼道。

“在下知道,所以第2個是你。”蕭藍依然麵無表情的說道。

“彆以為我不知你在打什麼主意,最後一年如果還拿不到首啖,我就無法名正言順的成為族中第一,就無法接任族長的位子,而的事情都是因為你那個廢物一般的兒子吧。”出乎意料的蕭衝跟蕭藍說話的語氣並冇有多少恭敬,反而更像一種平等的對話。

“砰!”蕭衝雙手撐了矮桌站著起來,“我不會叫你如願以償的!”

“我不會叫你如願以償的!”空曠廳中迴盪了蕭衝這一句話,聽起來像某種宣言的肯定句式讓洛景辰頓時產生著一種濃濃的不好預感。

果然下一刻,那預感就變成著現實。

蕭衝轉過頭盯著洛景辰,目中熊熊火焰幾乎要將他燒成灰燼,一字一頓:“我!要!挑!戰!”

發音很標準,字正腔圓,比無腸公子這個奇葩好多著。

洛景辰眉頭挑著挑,看看眼前那個明顯將他當做泄憤對象的水底變異族青年,目中滿是不解,雖然他現在可以肯定自己被蕭藍當槍使著一回,但是那件事內在的故事他還是不甚著解,因此對麵前水底變異族青年的挑戰有些不明所以。

“是那樣,首啖者需要有絕對令人信服力量,如果有人對首啖的心存不服,可以通過挑戰,來獲的那個資格,隻有一次。”看見洛景辰皺眉的動作,蕭藍想想舉動引起著洛景辰的不滿,但是他並冇有忙瞭解釋,而是提醒一聲看似無關緊要的話。

“叮!”

“觸髮型任務:空間節點探查。獲任務分支劇情。”

“任務要求:“協助蕭藍粉碎水底變異族中隱藏陰謀。”

“任務提示:獲取水底變異族的友誼,會給你任務帶來大大幫助。”

“任務獎勵:**”

“失敗懲罰:**”

奇怪,居然冇有明確任務獎勵和懲罰。看看眼前猛然蹦出來的一個任務提示,洛景辰眉頭皺著皺,那個觸髮型任務看來還是非接不可的這種,可是那樣模模糊糊的資訊又讓他有些擔心,一個觸髮型任務出現支線劇情已經讓他感到吃驚著,那種不言明的獎勵與懲罰更是讓人摸不了頭腦。

難道因為那邊的位麵侵襲完成之後,係統力量增強著,連帶了釋出使命之複雜程度都開始上漲?

想到這個可能牽涉甚廣任務,洛景辰最終還是將那個分支劇情任務接著下來。因為不管是之前這個任務進展,還是現在的支線劇情,它們任務提示都是也是的一句話,獲的水底變異族的友誼,會給任務完成帶來大大幫助,千頭萬緒中抓住那一點就夠了。

想及此處,洛景辰向蕭藍點頭,,表示自己答應那個挑戰,後方這幫排隊的水底變異族青年頓時都激動起來,蕭衝雖然年紀不比它們大多少,但是它的輩分卻比大家都大一輪,按照族內的劃分,他應該跟蕭藍是一個時代的纔對,那一點同時也是他敢當麵反駁蕭藍的原因所在。

而論實力,在整個水底變異族青年一代中,蕭衝都是穩列前5,如果不是種種原因他早就該進入最後的選拔著,那次是他年紀到限度的最後一年,如果他還是拿不到首啖,從此以後他將徹底失去接管水底變異族的可能,那對於躊躇滿誌的蕭衝來說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見洛景辰點頭,蕭衝也不在廢話,站起身向邊上那幾個同族鞠著一躬,然後就默默走到一邊坐下。

蕭藍依然麵無表情,繼續埋頭分割大螯鉗中的嫩肉,後頭再冇人出現問題,因此不久每個青年都拿到著這一片嫩肉,聞聞這種誘人的香味,各個青年紛紛向外跑去,不久就端了這個容器消失不見。

那時廳裡也冇人再有心思留下,一場宴會匆匆而散,隨之而起的流言卻註定要將洛景辰也捲入風口浪尖,看了轉眼間空蕩蕩的大廳,洛景辰心裡也不知什麼滋味,顯然對蕭藍的做法很多水底變異族都是不讚成的,但是礙於平日裡的威嚴冇有發作出來,不知為什麼他還要那樣做,即使他將蕭衝壓製住著,但是自己缺乏人心,依然是的不償失的啊。

“在下知道洛上尉肯定會奇怪,可這已經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方法啦,如果不阻止蕭衝那一次的行動,水底變異族恐怕會遭受重創,結果是任何人都不願意承受的,可在冇有明確的證據之前,我又不能對他下手。”

蕭藍將話說的如此嚴重,洛景辰心裡不禁升起幾分好奇來,看樣子蕭藍這族長之位彷彿不怎麼稱心啊,這個蕭衝在水底變異族中彷彿很有一些話語權,就連蕭藍懷疑他都隻能旁敲側擊的開始。

“尊敬的父親,你放心,我一定會打敗這幫人,順利當神仙們長的。”見蕭藍都難以掩飾的疲憊之色,無腸公子出奇的冇有耍寶,而是一本正經的說道。

“下回碰見什麼事情不要那麼莽撞就行著,你的日子還很長,不必在乎那一城一池的的失,跟他賭氣本來就是一件錯誤的,如果你今天回不來,就是說就算你占據著在大的優勢也是枉然。”見無腸公子一臉的堅決,蕭藍歎著口氣說道。

“怎麼?無腸公子今天出去跟蕭衝有關?”聽蕭藍的語氣,洛景辰不禁有些奇怪地問。

看著洛景辰一眼,蕭藍鄭重:“那件事是蕭藍擅自做主,連累著洛上尉,如果洛上尉能擊敗蕭衝,挫敗他的陰謀蕭藍感激不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