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6 解決

“讓陸司令笑話啦,前兩天城裡出著點事情,所以才提前向上麵申請繳納物資,還要請陸司令多多擔待……”張非苦苦的笑一聲,搖著搖頭,前些日子的陰翳強橫再不見絲毫。

“難怪著,看來老吳你的麻煩不小啊,既已想找我出手,規矩曉的的吧?”陸非看了臉上難掩頹然的張非,眉頭皺著皺,看來要考慮換一個代理人著。

“自然,陸司令裡麵請。”張非臉上肉疼之色一閃而逝,轉身帶了陸司令向大廈裡走去。

順了電梯井一路往下,眾人來到地下室一個不小倉庫,打開外麵緊緊鎖起來的門,張非向陸非做著一個手勢。

發電機這一啟動,明亮的燈光逐漸亮起,倉庫中高高堆疊的各種物資瞬間映入眼簾,看了麵前龐大的物資,陸非目中頓時閃過一絲灼熱,仔細辨認著一下後,這絲灼熱就變成著貪婪,狠狠的在這堆物資上挖著兩眼,陸非臉上的表情不久收斂,轉過頭似笑非笑的看張非的。

“從前估計你冇少撈好處啊,那些東西弄到基地這邊,換個千人隊編製都綽綽有餘著,怎麼?說不要就不要著?”

“陸司令真風趣,東西再值錢也不能跟命比啊。那些東西權當陸司令那次的辛苦費,隻求陸司令能徹底幫我擺平後頭傳來地麻煩。”張非完全冇有在意陸非語氣中隱含的意思,低眉順眼的說道。

“我如果不答應呢?”看張非的,陸非陰測測的低笑起來。

“陸司令真風趣,那些東西的價值你比我更清楚,大家冇必要跟錢過不去是不是,何況在我那種代理人目中的大麻煩,在陸司令目中不過是隨手就能抹掉的小場麵而已,還請陸司令3思。”張非目中的恨意一閃而逝,看了陸司令,臉上重新戴上這種卑微的笑容。

“我聽說基地這邊你以及幾處優良房產?”陸非摩挲了手指上厚厚的繭子,看張非的意味深長的說道。

“陸司令看上著隻管拿去就是。”冇有半點猶豫,張非瞬間做出回答。

看張非的出乎意料的決定,陸非目中的警惕愈發濃重起來,能指揮一支大隊的士兵,陸非自然有他過人的一麵,張非連他最後報名的房產都能輕易送掉,顯然那次的麻煩非同尋常,那趟渾水值不值的蹚還真要好好考慮一下著。

不禁空曠的地下倉庫陷入著詭異的沉靜中,張非也不了急,隻是靜靜的等了陸非的答覆,他對自己給出的酬勞有了足夠的信心,對於他們那種隻要有足夠的報酬,連軍方重火力都能隨便販賣的傢夥來說,底線什麼的是完全不存在的,隻要利益足夠豐厚,他們連命都能扔進去。

十多分鐘後,陸非終於抬起著頭,看了麵前的一堆物資,目中灼熱之亮光再也不加掩飾,沉聲道:“那活我接下著,你的麻煩可以說著。”

張非嘴角勾起一道不易察覺的冷笑,然後滿臉喜色的對陸非道:“陸司令果然夠意思,那次肯定不會讓陸司令失望的。”然後張非將之前與雲中刀特戰隊的衝突添油加醋的講述著一遍,自然關鍵的東西被他似是而非的掩飾著過去。

聽完張非的描述,陸非目中的輕視逐漸被慎重取代,在明明是最外層的代理區域居然出現一支訓練有素的隊伍,那其中的含義令他慎重起來。

作為西南基地的中下層軍官,陸非對整片西南地域局勢的著解程度遠非張非能比擬的,那片區域經過基地不間斷的管理已經形成著一整套行之有效的體係。

以西南基地作為核心,延伸出一條條代表了各個勢力的順暢的觸手,每條觸手下一層層的代理人如同條條根係,井然有序的深深紮入各處城市叢林,不斷為這些勢力輸送了物資養分,這些事雖然冇有明麵上的條紋限製,但是確實大家都不言而明的,那也是他不敢堂而皇之吞下麵前那堆東西的原因,對於破壞規矩的人,基地的懲罰可是相當殘酷的。

現在莫名其妙的出現著那樣一支隊伍,顯然是有哪個勢力出現著狀況。將前後條理一梳理,陸非頓時曉的他接到一個燙手山芋,看看依然麵帶喜色的張非,目中的冷酷一閃而逝,然後轉身向外走去。

“給我接陸司令!”遠遠的,陸非帶了些焦躁說話響了起來,張非臉上還未擴散開的笑容頓時僵住。

陸司令張非聽說過,據說是附近幾座城市的最高負責人,曾經是他做夢都想搭上關係的人,可是現在聽見陸非的話,他卻有種後背發涼的感覺。

那座末世前隻能算不入流的小城裡,像他那個代理人有6個,分彆負責末世前城市的6個區,而每一個人都有對應的上級軍官,那種情況在附近幾個小城裡都有出現,而這些事的最高長官就是這個神秘的陸司令。

那次張非忍痛拿出全部積蓄,隻是想給自己換一條活路,然後順便報著這一箭之仇,但是他卻怎麼也冇想到,那件在他目中並不重要事情居然會驚動陸司令,這豈不是意味了那件事已經遠遠超出著他的預料範圍。在他還冇有成為代理人時,他就不止一次的聽說過陸司令的禁令。

喜歡給我找麻煩的人,我都喜歡不給他痛快。

那條據說是陸司令一次酒後無意之間透露出來的訊息,曾經讓大多數人惴惴不安,因為在陸司令手上,有時候痛快的失去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那個訊息是真是假,從來冇人敢去驗證過,但是種種說法卻從來冇有斷絕過,張非想及此處種種傳說,臉色變幻不定起來。

一座差不多被綠色完全包裹的廣場中,簌簌聲此起彼伏。一些小型變異生物感覺到危險,頓時紛紛逃離開去,不久在一排藤林被砍斷之後,接連地不斷的人影從後方衝出來。

等那片勉強還能看出一點痕跡的廣場基本上被人影充斥之後,小九手中抓了一份地圖,慢慢從後方走著出來,旁邊跟了老老實實的何諾,仔細對照著一下手中的地圖,小九4下看著看,轉頭問何諾:“是那裡嗎?”

“是是,穿過那個小廣場,前麵有片商業區,張非的老巢就在這裡的一棟樓裡麵。”抹著一把臉上的汗水,何諾小心翼翼的道。

身邊那個人給他造成的壓力太大著,被他淡淡看上一眼如同給變異生物盯上著一般,一路上他的神經都是緊繃了的,那段平時熟悉的路程走完,所耗費的精力多著兩倍都不止。

“把這裡的地形給我畫出來。”一腳踩在地上,轟然響聲中,小九將一塊比較完整的地磚直接掀起來扔到何諾麵前。

看了腳下的石板,何諾臉上有些為難,無論如何這些人之前跟他都是同夥,現在讓他暴露他們的資訊,心裡難免會有些異樣,兔死狐悲物傷其類大概就是那樣吧。

但是那份異樣僅僅在臉上一閃而逝,不久他臉上的神色就被決然取代,在旁邊扯斷一根樹枝借了上麵的汁水開始在石板上描繪起來。

看的出何諾以前的底子不錯,戰術地圖畫的相當標準,雖然隻有寥寥幾筆但是旁邊那些情況地形已然躍然紙上,不久就將這片區域的地勢交代清楚,小九招來幾個隊長,讓何諾將整個區域的地勢都講述一遍之後,幾十號人不久分成一小隊一小隊消失在林間。

最後,小九帶了何諾沿了正前方還剩一些痕跡的馬路,直接向前方走去。

大廈裡,陸非跟陸司令聯絡上之後,不知說著些什麼,一扔下電話直接就帶了大半的手下消失在大樓外,隻剩幾個人滿是戒備的看守者地下倉庫中的物資。

張非坐在大廈裡間的房間中,看了外麵剩下的幾十號手下,或坐或站緊張不安的樣子,心裡冇由的一陣煩躁,一直以來雖然他的手下實力不是最強的,但是論起狠辣和不怕死絕對是整個地方的佼佼者,冇想到隻是一場獸潮就徹底毀掉著這些事。

實在不想看見門外的這些手下,張非乾脆轉過頭思索起計劃來,陸非態度詭異的讓他覺的很不安,那次的事情看來還冇有事先想地就是說容易解決。

剛想了後頭的計劃,大樓外猛然響了起來一聲空曠的槍聲,緊接了炒豆般的槍聲連綿不絕起來,張非臉色猛然一變,大步衝到窗前,向了槍聲傳來的方向看去,但是綠色掩映中,這裡看的見絲毫。

林間,小九寬大的手掌扣在何諾的脖子上,目中冷酷的暗金色光芒若隱若現:“你說你們冇有熱武器?”

被扼住喉嚨,何諾臉色漲的紫青,看了小九目中毫不掩飾的殺意,連忙儘可能的伸長脖子解釋道:“九、九先生……我冇有說謊,他們……他們真的冇有熱武器……”

注意到何諾眼神裡的肯定,小九手上的力量慢慢放鬆,頓時何諾跪趴在地上劇烈的咳嗽起來。

“這你告訴我那些槍聲從哪兒的來的?”小九說話中帶了冰寒,那樣措手不及的情況下,那些剛剛被景辰收複的隊員不知要損失多少,那可都是特戰隊的基石啊。

“我……我不知……”咳嗽了分析罷,何諾頓時被小九暴漲氣場衝翻一個跟頭,看了他一身軍官服臉色越發冰冷的樣子,腦中猛然閃電般蹦出一個人影來。

“在下知道著!”

在小九手掌距離他喉嚨以及幾厘米的情況下,何諾猛然尖細了嗓子叫著起來。

“在下知道著,他們是基地的人,他們絕對是基地的人!”看見小九的手掌停在脖子前,何諾又開足馬力的重複著一遍。

“基地!?”小九有些詫異道。

“是基地,每隔一個月,基地都有派人來收繳物資,距離上次已經快一個月著,提前幾天也是有可能的。”生死攸關的情況下,何諾的腦子轉的特彆快,不久給找著一個絕對說的通的理由,不管對不對先保住命再說。

小九臉上的殺意收斂,提起何諾飛快消失在叢林間,隱隱的還能聽見他說話:“每次會有多少人來?”

陸非指揮了手下的士兵不斷的壓製了旁邊那些叢林,整隊人飛快向後方退去,臉上興奮與惱怒的表情交織不斷。

他萬萬冇想到剛剛走進叢林冇多久就碰見著張非說的這些人,那讓他的任務頓時輕鬆著無數,那可意味了豐厚的獎勵啊。但是讓他冇想到的是,那些人的數量以及實力遠比張非描述的要強,還冇看見人他的手下就悄悄地被殺了七十八名,要不是一個士兵臨死前扣動著扳機,恐怕那個損失還會大上好幾倍。

那個發現,讓莫老3頓時明白過來,張非這孫子絕對是坑著他,早該想到著,能讓他心甘情願的拿出全部積蓄換命的事情,怎麼可能就是說容易解決,早曉的就不應該太貪心,損失著人手補充起來就比較麻煩著。

隻是世界上冇有後悔藥吃,陸非隻能邊指揮了手下人進行火力壓製,邊向大樓方向緩慢退去,隻要進著大樓,防禦起來就簡單著,到時候他要讓那些傢夥好好嚐嚐自己子彈的厲害。

正想了,側麵猛然一個不小黑影從天而降,帶了呼嘯的狂風向了他頭頂砸下。

可怕的壓迫感,讓陸非一股冷氣從腳後跟竄到脖子上,想都冇想,一把扯過身邊的部下用力推著出去,然後自己一個賴驢打滾,朝邊上滾過去。

這個被陸非扔出去的士兵,在空中還來不及尖叫,就被這龐大的黑影撞上,胸前的骨頭瞬間粉碎,粉色的內臟碎片從他嘴裡噴出,然後被黑影壓了重重砸進地下。

倉皇躲避的眾人那纔看清楚,這個黑影,居然是一顆一人合抱粗的大樹,被人從中截斷當做滾木扔著過來。

瞧見這個,,陸非背後的冷汗更加多起來,扯開嗓子吼道:“給我開槍,開槍,不能讓他們給我衝過來!”

驚魂未定的士兵剛剛抬起槍口,但是不等停頓的槍聲再次響了起來來,一個身影已經帶了狂風衝進著人群中,尖銳的爪子上片片青色鱗片泛了銳氣,迅疾無比的在幾個士兵胸前劃過後,衝到著陸非麵前,一把抓向他的脖子。

擋在路上的幾個士兵,剛將槍管抬起來,猛然身體不受控製的往下滑落,手指上的神經收縮,槍口火焰頓時噴塗起來。

小九對後頭傳來地子彈毫不在意,清脆的金鐵交擊聲在他身上不斷響了起來,他抓向陸非的胳膊用力,渾身虯勁的肌肉高高隆起,背後一條顯眼的凸起,往下延伸到尾椎之後消失不見,剛剛露頭的骨刺已經清晰可見,可怕的力量貫穿全身,剛一接觸,陸非已經倒飛著出去。

然後被洛景辰抓了脖子提起來,冷酷的暗金色瞳孔在周圍掃著一圈,一股凶悍暴虐的氣息撲麵而來,看上去像一頭人形暴龍。

看了小九身體上崩開的傷口,陸非艱難的吞著口唾沫,對脖子上的不適更加小心翼翼起來,生怕那按在脖子上的冰冷手掌微微一用力就將其拗斷。

“你……你是誰?”見手下的士兵被這些從林間鑽出的人繳械,陸非有些不甘心地問。

“現在還冇到你該說話時。”小九手上微微用力直接掐了脖子將他提著起來,然後大步向前走去。

被掐住脖子,陸非到嘴邊的話被生生打斷,胸口被撞擊後的氣悶感更加強烈,他4肢不斷地掙紮了嗎,想給脖子爭取一點更大的空間,但是,以小九的力量,他的這點掙紮根本冇有任何影響。

一直走到之前停下的地方,小九纔將陸非向地上一扔,對已經目瞪口呆的何諾道:“看看是不是他?”

“啊……哦哦。”何諾呆了呆才反應過來小九再跟他說話,連忙將捂了脖子不斷咳嗽的陸非翻著過來。

看了這張熟悉的麵孔,何諾心中的激盪終於平靜著些,向小九點頭,就老老實實的等在邊上。

“跟張非是什麼關係?”看了臉色青灰的陸非,小九踢踏了走到他身前蹲下。“你有十秒鐘空閒考慮說不說真話。”

陸非臉色變幻一會兒,老老實實的將張非用物資換取他幫其解決麻煩的事情說著出來,麵前那人力量深不可測,張非這孫子肯定也跑不掉,現在說假話到時候難免要被拆穿,倒不如光棍點。

“不錯,挺識時務。”小九點頭,,“走吧,帶我見見那位吳隊長去。”

後方陸非手下的人已經被扒光,一些身材相近的隊員套了作戰服,緊緊跟在他後頭,槍口若有若無的在他周圍擺動,催促了垂頭喪氣的陸非向大樓走去。

張非豎起耳朵聽了叢林中的槍聲,密集的節奏讓他心底的不安越來越強烈,就在他打算狠下心來賭一把時,槍聲猛然停止著,仔細又確認著一會,他長出著一口氣癱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