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5 變強

洛景辰臉色猙獰,大吼一聲,一道樸實無華的刀芒在空中轉瞬即逝,猶如閃電劃空,在大家還冇有反應過來之前,瞬間在變異生物嘴上留下一道數米長的巨大傷口。

痛苦的嗚咽中,它嘴中的舌頭飛速彈出,洛景辰眼睛半眯起來,腳下驟然一蹬連人帶刀向前撞去,彷彿猛虎下山,刀光如閃電,在空中劃過轉瞬即逝的幾道弧光,將洛景辰心中的殺機徹底發泄出來。

刹那間刀芒劃過長舌,然後落在它醜陋的腦袋上,直接將它腦殼劈開大半,裡麵墨綠色的腦仁瞬間被攪成一團漿糊。

胸中這意猶未儘的感覺被酣暢淋漓取代,那種收發由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感覺,讓洛景辰不禁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看了前方還在不斷蜂擁而至的變異獸潮,他低吼一聲,直接狂熱的衝進獸潮之中。

火力全開的洛景辰,瞬間爆發的恐怖實力恐怖至極,如同台可怕的絞肉機,所到之處不管什麼級彆的變異生物,儘皆化作殘肢碎肉,就連一具完整的屍體都找不到。才一會兒,生命力還未完全乾涸的高階變異生物的哀鳴,將那片區域化作修羅地獄,後方的變異生物紛紛繞道,他居然憑藉一己之力暫時壓製著那整片區域的變異生物。

微微吐出一口濁氣,洛景辰將雲中刀甩著甩,上麵沾染的一些hui

wu立即滑落,乾淨如新的刀身上冇有沾染上絲毫。

後方的阻擊聲消失著,所有特戰隊員都目瞪口呆望向洛景辰的,一己之力能造成如此恐怖的殺傷力,那已經重新整理著大多數人想象的極限,那充滿暴力美學的屠戮讓大家心神搖曳,望向洛景辰的視線中除著應有的敬畏之外,還多著些狂熱。

看了紛紛停下手中動作之隊伍員,洛景辰眉頭皺起:“都看了我乾什麼,一個個想喂變異生物嗎?”

眾人如夢初醒,防禦陣型頓時收縮,然後迎上又一波湧上來的變異生物。

洛景辰現在冇有在出手,抱了雲中刀靜靜等在邊上,看了他手下的培養者在連綿不絕的獸潮中不斷掙紮,腦中不斷回放了之前的戰鬥過程,整個人如同顆毫無生命氣息的木樁立在這裡。

蜂擁而過的變異生物出於本能避開洛景辰站立的位置,然後繼續向前方衝去,空氣中的瀰漫的惡臭依然不見消散,這氣息中帶了的高階變異生物的壓迫感,逼了大量的低階變異生物源源不斷的從老巢逃離。

本來就不怎麼堅固的廠房牆壁,在變異生物遠遠不斷的衝擊下,不久轟然倒塌,廠房中之隊伍陣型不可避免的受到一些影響,潮水般湧來的變異生物不久突破最外圍的防禦,開始直接穿過那片礙事的區域。

洛景辰對麵前一切置若罔聞,她很明白真正考驗特戰隊水平時到著,他能做到的就是儘可能的給他們製造一個相對公平的環境,高階變異生物他跟洛北赫等人會在第不禁清理掉,剩下的獸潮將會成為磨礪特戰隊最好的一塊砥石。

冷汗一滴一滴的落下,張巢握了戰刀的手心已經徹底被浸透。

他的胸膛如同風箱一般起伏喘息,臉上帶了過度消耗之後的異樣蒼白,看了麵前依然源源不絕的變異生物,他的目中閃過一絲狂熱。

他不知還要堅持多久,那樣高強度的戰鬥,已經抽空著他體內的所有晶力,現在就連握了戰刀的手臂都在微微顫抖了,那是力竭的征兆,周圍濃鬱的危險將他包裹,也許下一刻他就會像身邊的夥伴這樣,被一隻變異生物撕裂,但是他卻冇有任何退卻的意思。

看看依然抱了長刀靜靜站立的這個身影,張巢心裡有些潰散的鬥誌再次充盈起來,我不能現在放棄!

他精神雖已經開始恍惚,每出一刀的速度也大幅降低,時間對於他來說變的極為漫長,但是心底這個不可動搖的一年卻讓他堅持了劈出一刀又一刀。

在那之前,張巢有個簡單的願望。

通過考覈,留在這支看起來很優良特戰隊,是他心裡全部的想法,經曆過種種慘劇之後,他的銳氣已經被徹底消磨掉,他很期望能有一個地方安定下來,那也是他參加雲中刀的招募考覈的原因。

這份心願一直如行屍走肉般活了,冇有激情,冇有願望,隻剩下安穩活下去那一個念頭,因為那個他被人罵做廢物、懦弱,他不在乎,他隻想好好聽死去媽媽的話,好好活下去,不管用什麼方式!

但是就在不久之前,洛景辰這一場冇多久屠戮,這淩厲的刀光,漫天飛濺的殘肢斷臂,卻讓他除此之外冇有任何動力的心底再次激昂起來。

這個經過重重打擊被掩埋在心底深處的渴望,像一顆被雨水滋潤的嫩芽,再次穿透一層層障礙紮根在他心底,然後瘋狂暴漲起來。

在那之前張巢冇有見過高階培養者的恐怖,他麵對最強的培養者也才5級而已,他從來冇想過高階培養者會如此恐怖,這些他看一眼都心驚膽戰的6級變異生物,在隊長的刀下脆弱的可笑,如果……如果自己能有那個實力……這父母的仇……他已經絕望的心底再次波動起來。

我要變強,像隊長這樣強!

一隻5級變異生物猛然從側麵衝過來,張巢精神恍惚的一下,下一刻他感覺身體飛著起來,耳邊清晰的迴盪了骨骼碎裂說話,然後重重摔在地上,胳膊上的劇痛讓他最後一口堅持的氣息潰散掉,看了這龐大的身影向自己壓下來,張巢雙眼無神的看了天空。

“還是不行嗎……也許那樣也好吧,至少……可以解脫著。”

他躺在地上,感覺眼皮越來越重,意識也開始逐漸模糊,朦朧中隻見這頭撲上來的變異生物彷彿停著下來,臉上溫熱的液體讓他感到很熟悉,不等他想明白,麵前就徹底陷入著一片黑暗。

“那次獸潮戰損人數為兩百零四人,其中有27人為臨陣脫逃,被執法官當場格殺。加上之前的損失,目前我們兵力消耗已經達到3成。”小九合上手中的檔案,揚起了眼睛不無擔心的說道。

目前路程隻走著一半,整個特戰隊的戰損已經高達3成,那個比例已經非常驚人著。

“臨陣逃脫?”

洛景辰的語氣不禁抬高著幾個分貝,那個成語他在電視節目中冇少聽見,可在自己身邊出現還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是的,就是因為那些人的臨陣逃脫,才導致我們的損失幾乎擴大著一倍,光這一撥的衝擊就損失著近5十人,那些混蛋!”樸圓看了手上的戰損報告,目中噴射出暴怒的火焰。

臨戰脫逃的培養者主要集中在防禦線中部區域,而這裡的主力都是他的隊員,那一次就損失著大半讓他又如何不痛心,若是戰死的也就算著,偏偏是被自己人連累死的極為憋屈,每想及此處樸圓心裡就憋著一團火。

“戰損人員撫卹就交給你們處理著,我去看看這些傷員,那次我們那個虧吃的有些冤,不能讓人都寒著心。”

其他人都點頭,,那件事隻有洛景辰來做最合適,如果人心散著,隊伍可就不好帶著。

洛景辰來到位於那棟臨時駐地大廈裡部時,太陽剛從東方冒出一截頭,金黃的光暈透過破碎的玻璃幕牆照射進來,將整個樓層都鍍上一層溫暖的光澤。

看了躺在地上的近百傷員,洛景辰調整著一下心態,緩步走著進去。

“……隊長……”

“隊長!”

一路過去,不少成員都看見洛景辰,帶了各種情緒的喊聲響了起來,洛景辰一一迴應,然後直接來到張巢的行軍床前。

看了掙紮了想坐起來的張巢,洛景辰伸手製止著他的動作:“你是特戰隊的功臣,安心養傷就是著。”

然後轉過身,洛景辰看了帶了各色目光打量了隊員,微微沉吟著一會兒:“在下知道各位可能會怨恨我之前的見死不救,怨恨我把乃們逼上絕境,讓你們失去親朋好友,甚至自己也差點丟掉性命。”

“但是,那個世界不存在冇有代價的收穫,血與火的淬鍊,是唯一能讓雲中刀特戰隊開足馬力崛起的根本,而雲中刀特戰隊的榮耀,各位也是與有榮焉,實力,纔是那個世界永恒不變的根本!”

“雲中刀特戰隊可以為大家負責開足馬力提升實力的機會,但是相應的,選擇加入的人就應該付出對稱的代價,甚至可能是生命。今天我來那裡,是想告訴大家,我們以後將會麵對的情況以及很多,比那次更危險的也絕不會少,如果,有人想退出,現在還來的及,我不想在在隊伍中看見臨陣逃脫者的出現。”

洛景辰平靜的分析罷,靜靜站在原地,看了周圍不少麵有異色隊員,等了他們的答案。

5分鐘之後,整個樓層依然靜悄悄的冇有任何反應,看了臉色逐漸堅定下來的隊員,洛景辰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我很欣慰大家能繼續選擇相信我,繼續為雲中刀的未來努力,就是說,接下裡空閒,特戰隊會為每位受傷的戰士負責足夠的基因藥劑,明天我希望能看見大家生龍活虎的站在我的麵前,然後去掃平這個給我們帶來麻煩的地方。”

洛景辰分析罷,大家都呆了呆,之前心裡強壓下的不滿被迅速衝散,為每個受傷的人負責足夠的基因藥劑?

那裡傷員可是有近百人,要想讓大家全部恢複的話,至少每人要消耗掉那3件修行者基因藥劑,那可是一筆不小消耗啊,那種奢侈的做法彆說享受到,就連想他們都冇有想過啊。

之前還對那次受傷心懷不滿的培養者,臉上的不滿被驚喜取代,望向洛景辰的一臉嚴肅,冇有半點說笑的意思,樓層中在冇多久安靜之後,猛然響了起來一陣歡呼聲。

一些傷勢比較輕的培養者,看了身旁前一秒還奄奄一息的同伴,現在激動的眼眶通紅,心中百味雜陳,那種跟事先想地完全不同的結果極大的震撼著他們的神經,大多數人瞬間產生一種當時為什麼不是自己受著重傷的後悔情緒。

早曉之隊伍會那樣奢侈的為他們負責後勤保障,還怕什麼受傷啊,那個重傷之後迅速恢複,對實力的提升是極為不小,可以預見那些重傷員恢複之後,實力都會出現一個大幅度的提升。

“自然,以後受傷的人,都會享受到那個待遇,大家隻管努力提升實力,隻要肯努力,雲中刀特戰隊絕對不會辜負一個人。”

此刻站在窗邊的洛景辰,身後被陽光鍍上一層燦爛的光華,耀眼的讓人不忍直視,樓層中的培這突然賞下來的的養者看了恍如神祗的洛景辰,那一刻他們一直猶豫徘徊的認同感,終於徹底向洛景辰敞開。

胸口變的滾燙,那一刻洛景辰感覺心跳驟然變快許多,不等他弄明白是怎麼一會事,係統冰冷說話響了起來:

“認同程度已符合要求,歃血為盟初級階段達成。”

“是否啟動更高級盟約計劃?”

這突然賞下來的的提示讓洛景辰驚喜交加,他之前不是冇有試驗過怎樣提高歃血為盟的等階,但是卻冇有是什麼反應,冇想到陰差陽錯的居然在那裡符合要求著,難道提升的關鍵如今是所謂的認同感上?

看來接下來要好好實驗一下,想了,洛景辰選擇著提升,頓時胸口這種滾燙的感覺湧過全身,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感覺充斥了洛景辰身體,那一刻他感覺意誌前所未有的堅定,那種被支援的感覺,讓他深刻感受到認同的力量。

“盟約等階提升,當前階段限製名額兩千名成員,下一階段提升之前,超出人數將不予承認……”

“請在3天之內,指定盟約基層領導者……”

感受到歃血為盟中迅速增添的數十道意識波動,洛景辰目中的這抹驚喜再也無法掩飾,那種出乎意料的結果給著他太大的驚喜,能讓歃血為盟接納的意識,說明那些人對他的認同都達到一定的程度,慢慢培養下去,那些人將會是他最忠實的班底。

想及此處洛景辰深深看看躺在床上的張巢,那個人的意識在他腦中感受的很是清晰,顯然是值的重點培養的對象啊。

匆匆說了幾條注意事項,洛景辰迅速來到樓下冇有受傷的隊員中,將也是的話再次說著一遍後,洛景辰有些躁動的心終於冷靜著下來,那次增添的意識隻有區區十幾道,相比較樓上的直觀感受,洛景辰現在的空口白話雖然讓他們也是驚喜,但是咋麼長時間養成的警惕習慣,還是讓他們冇有就是說全心全意的相信洛景辰。

可洛景辰不在乎,如今是一切草創的階段,隻是利益纔是整個隊伍中最合適的粘合劑,如今是時候的認同感還是很弱的,但是他相信等多經過幾次戰鬥後,整個隊伍的信仰開始豎立時,逐漸形成的對整個隊伍的認同感纔會發揮它不小作用。

這樣時,洛景辰很期待!

在充足的基因藥劑供應下,特戰隊力量並冇受到多少影響,僅僅過著兩天,特戰隊力量就已經基本恢複正常,而你特戰隊員傷勢痊癒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向洛景辰請戰。

每天好吃好喝的享受了,以及與給予求的基因藥劑使用,那些傷員已經將洛景辰在心裡神話著,正所謂士為知己者死,洛景辰給他們的待遇,在基地市中足以收買數倍的人為他死心塌地的賣命,享受著那個待遇就要表現出相應的資格,那是不少隊員心中最實際的想法。

“我可以同意你們出戰,但是有一點我要你們保證,不要有無謂的犧牲,你們的價值可不是這些隻敢偷偷摸摸的鼠輩能比擬的,我希望能看見你們一個不少的回來,能不能做到?”

看了下方麵帶激動之色的隊員,洛景辰大聲道。

“能!”一陣齊唰唰呼聲響了起來,每個人望向洛景辰的的眼神都充滿的信服,洛景辰的話不知覺的就讓人覺的溫暖。

向小九點頭,,洛景辰將手一擺:“出發!”

小九帶了何諾悄悄地消失在原地,然後近百人的隊伍在幾箇中隊長的帶領下也迅速消失在叢林中。

與此同時,與小九等人離開相對的方向,一隊全副武裝的車隊煙塵滾滾的直接衝進被綠色包裹的鋼鐵叢林中,熟門熟路的向一棟大樓疾駛而去。

少著一隻胳膊的張非,臉色蒼白的近乎透明,站在大樓前看了從裝甲車上不斷跳下的氣息沉穩的士兵,連日來,惶惶不可終日的心底終於安穩下來。

“陸司令,你終於到著。”看見旁邊一輛越野車中跨下的軍官,張非臉上的喜色難以掩飾,伸出僅剩的這隻手臂,向軍官走去。

“你是……張非!怎麼變成那副德行著?”陸非斜了眼睛瞥著一眼麵前滿臉堆笑枯瘦男人,有些奇怪地問,那才一個月時間,那個傢夥怎麼變成那個樣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