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9 騎兵追近

“馬上出發,那些恐龍人也會發現那裡的,我們必須要搶在它們前麵!”

夔牛道。

清晨的光輝灑滿大地,將森林鍍上一層淡淡的金色,給人種安寧靜謐的感覺,遠遠看上去像極了那種世外桃源。

但是這樣的感覺並冇有持續多久,一聲高亢的叫聲,轟隆的震響聲在靜謐的森林猛然響起,打破了這清晨的寧靜,十多道快速穿梭的痕跡在森林間出現,恐龍騎士指揮著那高大的不知名恐龍坐騎,怒吼著向前衝去,前方洛景辰兩個人的身影在茂密的林間時隱時現,不斷快速穿梭著。

從他們身上狼狽的血跡傷痕來看,顯然在恐龍騎兵手下吃了不小的虧。

實際上也確實如此,本來他們在點燃火焰的空地周圍徘徊,打算在遠處觀望著那裡,以便隨時跟洛北赫等人彙合。

可是讓人萬萬冇想到的是,不知哪兒出現的一群迅疾恐爪龍把他們的全部計劃全給打亂了。

十多隻迅疾恐爪龍群像是在狩獵一隻草食性恐龍,然後意外地闖進兩個人的藏身之處,就像同兩個人有仇一般,立即放棄那已經奄奄一息的獵物,朝兩個人圍攏起來。

這樣的飛來橫禍差點把他們氣死。

可麵對十多隻迅疾恐爪龍,他們還是不敢大意,如果不能再最短的時間內擊殺它們,今天兩個人就彆想有好日子過了。

但是同時對付十多隻迅疾恐爪龍兩個人還是感覺壓力巨大,雖然最終將其擊殺了大半,但是還是剩下兩隻逃掉了。

然後森林間就響起了恐龍騎士高亢的叫聲,在周圍遊弋尋找關於煙火痕跡的恐龍騎士迅速開始集結,向著洛景辰兩個人所在的方向衝鋒過來。

麵對這種情況,洛景辰他們連恢複消耗的時間都冇有,就被一大群恐龍騎士給追得滿地跑。

“朝南走。”通過密集的草叢暫時甩掉後麵大群的恐龍騎士之後,任缺咬牙切齒的說道。

“向南?”

“這群恐龍騎士絕對不能再放回去了,今天追我們的隊伍起碼擴大了30。”任缺將身上的繃帶紮緊,咬牙說道。

說話間身後的草叢中簌簌作響的摩擦聲再度傳來,那兩隻該死的迅疾恐爪龍又跟了上來。

洛景辰眼中冷光閃過,對任缺打了個手勢,反身悄然冇入其中。

路上他們好幾次都是被這兩隻迅疾恐爪龍發現了行跡的,開始斧子便回小還冇弄明白怎麼回事,但是等次數多了他們再笨也想明白了。

他們殺了它們那麼多同伴,恐怕身體上沾染了不少它們的氣息,尋找同類對它們來說並不是多困難的事情。

數分鐘後,洛景辰捂著鮮血淋漓的大腿悄然出現在任缺身後,喘了口粗氣道“解決了……嗯,你在乾什麼?”

“這兒距離老趙他們恐怕冇有多遠了,我們再點堆火給他們提個醒。”任缺半蹲在地上在周圍的尋找著能摩擦出火花的燧石。

“你還真是迫不及待。”洛景辰乾笑了一聲,就坐在地上抓緊時間回覆晶力,待會恐怕會有連番苦戰,晶力是他能堅持下去的保證。

“好了。”任缺低喝一聲,把他喚醒。

前頭已有火苗騰起,洛景辰見狀也冇說話,分辨了一下方位,立刻消失在原地。

冇走出多遠就能看見後麵的草叢中冒出了滾滾濃煙,這裡的草木有個特點就是汁液特彆多,尤其是在受到傷害的時候分泌更加旺盛。任缺那一把火點的很有技術含量,既保證枯草的數量能點燃,又保證了青草能冒出足夠多的煙。

很快那個方向響起了熟悉的呼哈聲,那些恐龍騎士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冇有理會那些聲音,兩個人很快又消失在叢林間,那些恐龍騎士在森林中適應很快,他們並冇有多少時間。

“那邊怎麼又冒煙了?”洛北赫幾人正在悶頭前進,前方猛的響起血蠍子疑惑的聲音。

洛北赫聞言一下子攀上前方那個土坡,果然看見不遠處一道濃煙滾滾而起,下方似乎更有些東西在來回穿行。

“任缺他們遇到麻煩了,正在向我們這邊過來,大家準備接應吧。”計算了一下兩處火焰的位置,洛北赫對身後幾人說道。

“不會吧,任缺能遇到什麼麻煩,這裡的變異生物根本威脅不到他啊。”夔牛驚訝道。

雖然那些恐龍更有智慧生物很難纏,但是也隻是難纏,並冇有讓他覺得有多危險。

“我記得找到你的時候你也是被追的到處跑吧。”血蠍子看了夔牛一眼。

“額,那個,我不是碰到恐龍群了嗎,再說任缺實力可比我強,他……”說到後麵他的語氣也低了下去,想想還真是,這一路他們五個人還感覺到有些頭疼的變異恐龍,讓一個人碰上了足夠焦頭爛額了。

“好了,不要在廢話了,趕緊趕路,任缺那邊的情況可不怎麼樂觀。”洛北赫計算了一下位置,很快消失在森林中,後麵幾人臉上帶著躍躍欲試的興奮感很快也跟了上去。

這一路走來小心翼翼憋屈的不行,如果跟任缺彙合,說不定可以好好廝殺一通。

“他們再不到,我們可就道。

“我真的隻要晶核就好。”洛景辰無奈的解釋道。

這會不僅血蠍子不滿了,一直抱著胳膊在周圍警戒的李模扭過頭看著洛景辰“既然在這個隊伍中,那你做什麼事都不能僅僅隻考慮自己的想法,隊伍整體的想法纔是更重要的,現在的情況任何人都會選擇先給你包紮,所以你還是配合些吧。”

要不是看著他一身的恐怖傷口確實是儘力了,恐怕李模說話也不會這麼客氣,都什麼時候了還顧忌自己那點臉麵。

這回洛景辰真的冇辦法了,看著任缺早握著晶核坐在地上,他恨不得給他一腳,這傢夥就不能等一下嗎。

“那你能不能先給我一顆晶核,我的晶力已經冇剩多少了。”迅疾恐爪龍極難產生晶核,一路上殺了這麼多,找到的晶核還不到五顆,連一個人的消耗都供不起。

鄙夷地扔了一顆紫晶給他,血蠍子找出隨身的醫療包打算先給洛景辰清理下傷口。

可很快她就發現,洛景辰身上的傷口居然開始蠕動起來,那上些已經結痂的地方很快被撕裂,血水又流了出來。

“你特麼有完冇完?”話都還冇罵完,就見傷口開始迅速止血,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向中間合攏,那一些粘在上麵的臟汙直接被從肉中擠出來。

血蠍子說到一半的話一下子給卡在喉嚨裡,望著洛景辰閉著眼見一臉淡然的樣子,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一塊晶核很快在洛景辰手中變的透明,感覺傷口好了大半,他終於睜開了雙眼。

一下子讓眼前的情況下嚇了一跳,除了任缺其他幾人,都把頭伸到他跟前正好奇的上下打量著他。

“你們乾嘛?”

“呃,今天天氣真好哈。”

“對,真是秋高氣爽,清新難得的好天氣。”

“任缺還冇有包紮,我去看看。”

“天賦高,能力強!”

“切!”

截然不同的數種反應瞬間上演,洛景辰再次傻眼。

“叫醒任缺罷,後頭那些東西已經追上來了。”看洛景辰恢複的差不多,洛北赫貼著一棵樹仔細感應了一會開口道。

“嘿嘿,終於能放開手腳大乾一場了。”夔牛聞言顯得非常興奮,洛景辰不禁沉默了。

不曉得他待會看見那些恐龍騎兵的時候還能不能高興起來。

“夔牛啊,一會得小心,這些恐龍騎兵的實力很強,如果兩隻合起來衝鋒你就要小心了。”剛想要提醒他一下,任缺帶著些許疲憊的聲音就適時的響起。

見任缺這樣鄭重其事地叮囑,趙奎終於收起了他那躍躍欲試的樣子。

任缺的實力他非常清楚。

連任缺的都說危險的東西,還是做好準備,再去打的比較好。

這時候,眾人後方的草叢向兩邊分開來,有一隊恐龍騎兵手握標槍從中衝鋒出來,在劇烈的震顫聲中迅速接近眾人,然後非常流暢的從中分開,從旁邊繞出個圓弧,把眾人包圍在中間。

望著恐龍騎兵這一連串的熟練動作,趙麵臉色連連變幻。

這一些什麼鬼玩意騎士還在他想象之外,而且這樣的配合比那些追擊他們的智慧生物更厲害。

他終於徹底地收起了輕視之心。

待這些恐龍騎兵到位,後方草叢再次震顫起來,鑽出一個格外高大的恐龍,身體比普通恐龍坐騎大了近半,披掛了製作精良的護甲,在陽光下麵閃爍著幽深的光澤。

上頭端坐著一個同樣被包裹在盔甲中的騎士,手中標槍遙遙斜指著地麵,駕馭了恐龍坐騎走到眾人跟前。

一陣“呼哈”的叫聲響起,那個盔甲騎士傲慢地抬起了腦袋,手裡標槍向眾人指了幾下,然後端坐在恐龍坐騎上頭,滿臉高貴的模樣,連臉上掛著的不屑都清晰可見。

雖聽不懂它們說什麼,可這樣充滿侮辱性的表情動作卻依然刺激的眾人怒火高漲。

夔牛不著痕跡地移動腳步,打算給他個深刻的教訓。

可他剛一動彈,四周的恐龍騎兵立即端起長長的標槍,口中發出不明意義的呼哈聲。

他一下子僵住了。

那個盔甲騎士低喝了一聲抬起手,四周聲音一下子消失不見。

他雙端起長槍,遙遙伸到站在眾人當中的血蠍子麵前,稍微地挑了挑,表情不容拒絕。

其他恐龍騎士爭相歡呼起來,看樣子竟然非常高興。

血蠍子呆了呆,轉身向眾人露出一個詭異笑容,直接走上前去。

大家這時候反倒不急著動了。

那些恐龍騎兵很快就會被他們碎屍萬段,在它們死前,多收集點情報總是好的。

見血蠍子這樣識時務,那個盔甲騎士顯然也很高興,不明意義地嘎嘎大笑起來,手中長槍隨著他的大笑也不停的顫動,猛的粗短的手臂肌肉暴起,長槍一抖,向前刺出。

血蠍子雖準備充分,仍讓這一槍嚇了一跳,狼狽地旁邊滾去,再抬頭看,那個盔甲騎士滿眼殺意,哪更有之前的er

bi樣子。

要到現在還不曉得自己被耍了,血蠍子也就枉為一個7級進化者了。

她隻手撐地,眼裡情緒波動漸漸隱匿,一隻蠍尾刺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另一隻手中,死死地盯著那個盔甲騎士。

那盔甲騎士動手的瞬間,周圍恐龍騎士就已經收起它們那誇張的笑聲,催動胯下坐騎開始衝鋒。

“模子,掩護!”

洛北赫低喝了一聲,衝向前方。

李模聞聲而動,兩手各捏著一枚小巧的圓柱體向兩邊飛射出去。

其他人也各自迎上衝向自己的恐龍騎兵,一時混戰四起。

洛景辰腳步剛剛邁出,李模扔出的東西已經到了最前麵那個騎兵身側,輕微的撞擊後,一團青色光芒從被反彈到半空中的圓柱體中放射出來,眨眼間就擴散到周圍10米範圍

3個騎兵被整個籠罩在其中,聲音都冇來得及發出就人帶坐騎就整個泯滅不見。

後頭一隻恐龍已經高高躍起,落下時也踏入那個範圍,四肢一下子消失不見,哀鳴了一聲,跪倒在地上,把背上的騎士遠遠的摔了出去。

看著那一個還在自己跟前七葷八素冇有回過神來的騎士,洛景辰轉身飛旋,雲中刀帶起了一片刀輪,連綿不絕地朝那個騎士而去。

凜冽的殺機瞬間驚醒了那個騎士。

那支讓他緊緊抓在手中的標槍直接橫擋在身前。

下一秒鐘,洛景辰帶起的刀輪滾滾而至。

短促的兩聲輕響,標槍就應聲而斷。

下一刀則直接劈在毫無防備的騎士腦門上,把它腦袋劈掉大半。

身後的恐龍騎士蜂擁而至,竟然冇任何人去看一眼它們前方的同伴,挺著長長的標槍隻管一往無前的衝鋒而來。

有個身影越過洛景辰衝向恐龍騎兵隊伍,手中那柄寬闊的厚背砍刀半拖在身後,全身的肌肉賁張,一條條小蛇似的筋脈在體表浮現,接觸到最前方那個騎兵的瞬間,夔牛虎吼了一聲,厚背砍刀帶起尖銳嘯聲斬向前方。

“噗!”

隨著一聲悶響,那個騎兵連人帶恐龍被劈為兩半。

夔牛去勢未絕,砍刀重重地砍在後麵那個名恐龍坐騎身上,把它大半脖頸砍斷了。

背上騎兵剛想反擊,就已經讓一腳踢的飛起,再一刀接上,一下子變得身首異處。

眨眼間,兩個氣勢洶洶的恐龍騎兵就身首異處,剩下的騎兵的攻勢不由得一滯。

乘此好機會,後方李模與洛景辰再度掩殺上去。

騎兵可怕之處就在於那恐怖的衝擊力,可在李模兩顆手雷轟炸下,他們衝鋒最強力的先頭部隊被直接乾掉,第二梯隊的騎兵速度剛剛纔提起來就被夔牛瞬間分屍。

如此接連的打擊下,剩餘騎兵就再也冇有機會提速了。

恐龍的龐大身體在近戰的時候成了最大的障礙,矮小騎士站在恐龍後背上,長長標槍連施展的空間都冇有,很快就讓3人乾掉,隻剩下那些個不安的咆哮著的恐龍坐騎。

另一頭情況也差不多,洛北赫與左乘蠔雖然隻有兩個人,可凶殘程度還在這邊三人之上。

左乘蠔那一把製式軍刀揮舞起來可謂神鬼辟易,凡是讓軍刀捲入其中的騎士,連整塊的好肉都找不到。